笔趣阁 > 东皇大帝 > 第二百五十八章 不欢而散
    听到奔雷剑宗这个外宗弟子的话,洛无尘看向自己的女儿,脸上带着几分得色,就好像在说,看爹给你找的夫婿,是多么的出色!
  
      然而,现在的洛清寒,却又是陷入了呆滞状态。
  
      铁牢星疾雷刀宗的那个天才弟子,便是她在紫极星的极寒宗,也是有所耳闻……
  
      韩宇政,二十四岁的法相中期武道修士,而且是疾雷刀宗法相后期以下第一人,便是一般的法相后期武道修士,也最多和他战胜平手。
  
      这样惊才绝艳的人物,还是一个男人,也是他们那阴盛阳衰的极寒宗内一群女弟子茶余饭后议论的焦点之一。
  
      虽然,洛清寒不至于像那些女弟子般花痴,但却还是惊叹于疾雷刀宗那个天才弟子的一身武道天赋。
  
      “他……今年好像也才二十四岁吧?”
  
      “一招击败韩宇政?”
  
      洛清寒一脸呆滞,万万没想到,当年那个在她身下被她压得动弹不得的少年,已经成长到了这等地步。
  
      不过,想到当年的事,她的目光却又变得有些闪避,绝美的双颊上也各自泛起了一抹不易察觉的绯红。
  
      “两位,前面就是秋谷了。”
  
      外宗弟子带着洛无尘和洛清寒二人,到了秋谷以后,问了周东皇的住处,便来到周东皇住处之外。
  
      “外宗金堂弟子唐海,求见东皇师弟。”
  
      外宗弟子立在周东皇的住处以外,恭声说道。
  
      虽然,唐海也是法相中期武道修士,但他自问远非周东皇的对手,甚至于,就算他步入法相后期,也不一定是周东皇的对手。
  
      正因如此,哪怕周东皇年纪小,入门晚,他的姿态仍然摆得非常低。
  
      “外宗弟子?”
  
      正在房间里面修炼的周东皇,听到唐海的声音,忍不住一怔,“他找我做什么?”
  
      带着疑惑,周东皇走出了房间。
  
      只一眼,他便看到在一个陌生中年男子的身后,站着两道熟悉的身影……其中一人,正是他的准岳父,洛无尘。
  
      另外一人,一如七年前一般,青春美丽,如同冻龄一般,正是他闲暇时会不由自主想起的洛清寒。
  
      “东皇师弟,他们说是来找你的。”
  
      看到周东皇出来,唐海目光亮起的同时,踏空落下,脸上布满灿烂的笑。
  
      “有劳了。”
  
      随着周东皇一点头,唐海也意思到自己带来的两人身份没问题,告辞一声便离开了。
  
      当然,离开之前,他再次委婉的重复了一遍,自己是外宗金堂弟子唐海,仿佛深怕周东皇不知道他是谁一般。
  
      “哈哈……东皇,你上次去洛家找我,也没听你提起击败疾雷刀宗那号称铁牢星百年难出的天才弟子的事,你藏得可真深呐。”
  
      洛无尘哈哈一笑,迎上前来,拍着周东皇的肩膀说道,熟络的样子,不知道的或许还以为这是一对父子。
  
      当然,洛无尘在心里补充了一句……早知道你丫的这么变态,一招击败疾雷刀宗最强的法相中期武道修士,我当日肯定不会自不量力的想要指点你。
  
       “岳父大人。”
  
      周东皇微笑招呼一声过后,摇头说道:“只是不足一提的小事,你不说我都忘了。”
  
      “哈哈……那是小事,那接下来的应该是大事吧?”
  
      洛无尘再次哈哈一笑,随即让到一侧,一边笑着,一边看向仍然立在不远处空中的洛清寒,对着她招手道:“清寒,还不过来见见你的夫婿?”
  
      “爹!这门亲事,我还没认呢。”
  
      洛清寒微微蹙眉,反驳一声后,踏空而落,落在周东皇的面前,目光复杂的看着周东皇。
  
      本以为那充其量只是一段露水情缘,却没想到,对方会找上门来。
  
      而且,还给她爹下了那么夸张的聘礼。
  
      让她现在想退,都退不了。
  
      “你……还好吗?”
  
      周东皇前世虽然活了千年,但对男女之事却非常懵懂,再次见到这个时常让他牵挂的女子,他脸上挤出一丝笑容,略微有些尴尬的问道。
  
      “嗯……还好。”
  
      周东皇尴尬,洛清寒自然也尴尬,特别是现在她还理亏。
  
      “你如果没有意见,我们之间的婚事,便定下吧……婚事定下以后,我带你回紫云星去见见我娘,见见我妹妹。”
  
      暗自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的些许悸动,周东皇一紧张,便开门见山说道:“至于婚礼……你想在天玄星办也行,在紫云星办也行。”
  
       他觉得,现在就算有一个神劫级武道大能站在他面前,他也绝对不可能这般紧张。
  
      “天玄星和紫云星各办一场比较好。”
  
       洛清寒还没开口,洛无尘已经在一旁笑着说道,显然对此非常上心。
  
      洛清寒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然后看向周东皇,说道:“你对我的用心,我可以感受得到,也很感动。”
  
      “我承认,我对你有好感……但,却还没到谈婚论嫁的地步。”
  
      “七年前的那件事情,是一个意外,你不用觉得对我有愧。如果你觉得,你担心我再和别的男人好,让你心里添堵,那你大可放心……在这里,我可以向你许诺:我洛清寒,便是死,也不会再和除你以外的第二个男人在一起。”
  
      “在我眼中,婚姻大事,不是儿戏……我,也只想嫁给我想嫁的那个人。”
  
      “当然,你给我爹的聘礼太重了,而且那聘礼我恐怕一辈子都没办法退回来……你要是执意要和我成婚,迫于我爹和我姥姥给予的压力,再加上你对我的付出,我可以妥协。”
  
      “但,如果你那样做,我心里会不舒服……你就算得到我,也只是得到我的身体,得不到我的心。”
  
      “而且,你我当年也就一面之缘,相处的时间没多久……你是真的喜欢我吗?还是因为,只想对我负责?”
  
       “如果只是想对我负责的话,大可不必,毕竟当年之事,非你我所愿,你不需要觉得愧疚。”
  
       “嗯……我要说的话,就这些。”
  
      洛清寒一番话下来,说得非常认真,但听得立在一旁的洛无尘却是一脸焦急,随后更是看向周东皇,说道:“好女婿,感情是可以在婚后慢慢培养的,你可别因为这丫头的话,而起别的心思!”
  
      洛无尘怕了,真的怕了。
  
      这么好的女婿,要是跑了,让他去哪找?
  
      “爹,你能安静一点吗?”
  
      洛清寒心里一阵无力,这还是她的亲爹吗?不站在自己这边也就算了,连中立都不保持了?还要站到对面去?
  
      与此同时,在洛无尘和洛清寒父女二人的目视之下,原本一脸云淡风轻的周东皇,突然笑了。
  
      这笑,让两人都有些捉摸不透。
  
      “抱歉。”
  
      周东皇看着洛清寒,叹了口气,“我没想到,这件事情,会让你有这么大的压力,给你造成这么大的困扰。”
  
      “听了你这一番话,我想了一下……我上门提亲,确实冒昧。而我,之所以想娶你,也确实只是想对你负责,乃至不容许别的男人染指你。”
  
      “那份聘礼,以及这枚丹药,便算是我这次冒昧之局的赔礼吧。”
  
      “你我之间的事,你便当作是一场闹剧,到此为止。”
  
       “日后,你我之间……一切随缘。”
  
      周东皇一边说着,一边从空间戒指里面取出了一个小小的丹药瓶,里面存放着一枚显相丹。
  
      “赔礼就不用了。”
  
      洛清寒没想到周东皇会这么说,一时心里竟然有种莫名的空落感,但表面却在摇头,“那门功法,我保证我爹和我姥姥不会再传给第三个人……便是我,也不会去修炼那门功法。”
  
      “鉴于我爹和我姥姥都修炼了你给的功法,再加上我没办法还你一门差不多的功法……我所能做的,便是为了你,不会再跟任何男人好。”
  
      “我,我会终生为你守身如玉。”
  
       话音落下,洛清寒深吸一口气,方才平复下莫名躁动的情绪,看向洛无尘,说道:“爹,我们回去吧……我有话跟你和姥姥说。”
  
      “等等。”
  
      而这时,周东皇叫住了洛无尘,“岳……洛家主,我有些话想对你说,我们借一步说话。”
  
       “好。”
  
      听到周东皇对自己称呼的改变,洛无尘一脸苦笑,最终还是要错过这个这么好的女婿吗?
  
      他实在想不通:
  
      那丫头,到底怎么想的?
  
      这么好的男人,就这么错过了。
  
      而且,还扬言,错过这个男人以后,还要一辈子不嫁?
  
      他怎么就生了这么一个女儿!
  
      “爹,我在这秋谷外面等你。”
  
      洛清寒跟洛无尘打了招呼,便踏空而起,离开之前,更警告了洛无尘一声,“不准再拿他的任何东西!”
  
      洛清寒离开以后,洛无尘有些尴尬的看了周东皇一眼,“东皇,这件事……抱歉了。”
  
      “你给我的那门功法,我和岳母大人记下以后,便毁掉了……我们保证不会再外传。”
  
      洛无尘本身就是一个爽快人,周东皇要是能成为他的女婿,那就是一家人,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可现在,都被他女儿搅黄了,让得他也有些里外不是人,同时后悔当初接下了聘礼。
  
      但,他的女儿执意如此,他也毫无办法。
  
      总不能真的把她腿给打折吧?

Ps:书友们,我是风轻扬,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