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东皇大帝 > 第二百六十九章 让你三招
    莫仪天,彻底被周东皇激怒。
  
      星空之中,众目睽睽之下,莫仪天怒目立在那里,面色涨红,一头披在身后的长发扬起,阵阵真元自他体内席卷而出,最后凝聚成一尊十丈高的法相。
  
      莫仪天的法相,是一尊人形法相,因为只是真元凝聚的法相,所以看不清面目,但却可以看到这人形法相的手里,还有一柄剑,立在那里,如同一尊剑神,傲然挺立,睥睨四方。
  
      “是莫仪天的剑神法相!”
  
      “早就听说天松宗的镇宗功法凝聚的法相,由自己随心所欲凝聚……今日,算是长见识了。莫仪天按照自己的想法凝聚的这剑神法相,还真是有气势。”
  
      ……
  
      随着莫仪天的法相显现出来,除了天松宗的人见怪不怪,周围另外三大宗门的人,都有些惊讶的看着莫仪天的法相。
  
      在无垠宇宙,不是所有修炼功法都必须凝聚成固定的法相。
  
      还有很多修炼功法,凝聚法相的时候,完全随心所欲,自己想凝聚出什么法相,便凝聚出什么法相。
  
      当然,后者凝聚的法相,也有讲究,太过花哨且华而不实的法相,锤炼起来难度更大,那样将让自己在法相之境处于劣势。
  
      如莫仪天凝聚的剑神法相,其实已经算是比较花哨而华丽的法相,但他的天赋和悟性都算不错,还算可以将之驾驭,在法相后期,便掌握了法相附体的手段。
  
      法相显现出来的同时,莫仪天目光落在周东皇的身上,沉声说道:“周东皇,早就听闻,你的法相,乃是巨虎法相……今日,我便以我的剑神法相手中之剑,斩杀你的巨虎法相!”
  
      莫仪天的语气低沉而冰冷,显然是被周东皇刚才的话气得不轻。
  
      “法相倒是花俏,可惜华而不实。”
  
      面对莫仪天的不善言语,周东皇却只是淡淡扫了他一眼,语气不急不缓的说道:“看你对我刚才的话好像不太服气……既如此,我便让你三招。三招之后,我再出手。”
  
      话音落下的同时,周东皇体内真元也透体而出,凝聚成一尊十丈长的巨虎法相。
  
      这巨虎,跟一般的老虎不同,它的身躯更加强壮,浑身上下的轮廓趋近于完美,一经出现,便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俨然将莫仪天剑神法相的风头尽数抢走。
  
      “这是巨虎法相?”
  
      “天呐!在这尊巨虎法相的面前,我过去见过的那些巨虎法相,哪怕是法相极境的巨虎法相,看起来最多只能算是猫。原来,一只老虎,也能完美到这等地步。”
  
      “这巨虎法相的身躯比例,太完美了……如果以前有人跟我说,一尊巨虎法相,能如此引人注目,仿佛有着异样魔力,我绝不相信!”
  
      ……
  
      周东皇凝聚的法相,不是寻常巨虎法相,而是四神兽法相中的白虎法相,自然不是那寻常巨虎法相所能比的。
  
      哪怕现场没人认得出这是白虎法相,只是以肉眼看,他们也能分辨出白虎法相和寻常巨虎法相的不同,完全不是一个层面上的东西,差太多了,可以用‘天差地别’来形容。
  
      当然,现在最令人震惊的,还是周东皇对莫仪天说的话。
  
      周东皇竟然说,要让莫仪天三招?
  
      他疯了吗?
  
      莫仪天,可是天松宗年轻一辈第一人,三十岁前步入法相后期,并且掌握法相附体手段的存在。
  
      现在,哪怕是天松宗宗主黄春秋的脸色,也有些不太好看了,要不是顾及他作为天松宗宗主的脸面,他已经忍不住破口大骂一声‘狂妄’!
  
      “狂妄!”
  
      不过,黄春秋这个天松宗宗主是忍不住了,但天松宗的一群法相弟子却忍不住了,纷纷怒视周东皇,只觉得这个奔雷剑宗的天才弟子太过于狂妄。
  
      他们天松宗年轻一辈第一人,他们当中无人能及的人物,竟然被这奔雷剑宗弟子如此小觑,这一刻他们也有一种被羞辱的感觉。
  
      “莫师兄,既然他要让你三招,你便成全他!”
  
      “莫师兄,三招之内,强势将他击败!我倒是要看看,他是否真能做到让你三招。”
  
      ……
  
      天松宗一群法相弟子义愤填膺的对莫仪天说道。
  
      与此同时,另外三大宗门之人,上到宗主,下到法相初期弟子,回过神来以后,也都怔怔的看着周东皇,没想到周东皇敢说出这样的话。
  
      哪怕是奔雷剑宗的人,虽然见识过周东皇当初一招击败疾雷刀宗天才弟子韩宇政的情景,却也并不相信周东皇有能力在让莫仪天三招的情况下,击败莫仪天。
  
      三招之内,周东皇或许就败了。
  
      “周东皇太大意了吧?这莫仪天,可不是那疾雷刀宗的韩宇政能比的。”
  
      包括奔雷剑宗宗主余煜成在内,大多数奔雷剑宗之人,都微微皱起了眉头,只觉得周东皇如此大意,肯定要栽跟头!
  
      当然,还是有一些奔雷剑宗的人,对周东皇充满信心。
  
      如秋谷谷主何晋,还有秋谷弟子何梦溪、大壮,以及春谷谷主之子柳浪。
  
      便是柳浪也不知道为什么,在周东皇云淡风轻的说要让莫仪天三招的时候,他竟然觉得周东皇的实力能够碾压莫仪天,即便让莫仪天三招,也能将之击败。
  
      “我对他竟然这般盲目信任……看来,他以前的表现深入我的内心。”
  
      比起何梦溪和大壮以外的的奔雷剑宗弟子,柳浪算是接触过周东皇较多的奔雷剑宗弟子,从周东皇用造假的手段耍得夏谷之人团团转,再到周东皇击败连灿,击败韩宇政,他对周东皇的可怕深有感触。
  
      所以,现在,即便周东皇在莫仪天面前如此狂妄,他也觉得周东皇有狂妄的本钱!
  
      极寒宗那边,宗主孟玉萍的亲传弟子钟凤,更是有意靠近洛清寒,讽笑说道:“洛清寒,你这男人也太嚣张了吧?莫仪天师兄的实力,可没那么简单,他怕是要为自己的错误决定后悔了。”
  
      面对钟凤的嘲讽,洛清寒没有搭理她,目光落在周东皇的身上,脸色平静,古井无波。
  
      她可是知道:
  
      早在一年前,周东皇的实力,便已经比她爹强。
  
      当时,她爹已经是法相后期武道修士,且修炼了天人级功法,掌握了法相附体的手段,实力不会比现在的莫仪天弱……那时的周东皇,只有法相中期修为。
  
      现在,周东皇步入了法相后期,实力肯定更强了。
  
      “我才刚入法相初期,勉强混了参与联盟狩猎的名额……而他。已经步入了法相后期。我和他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了。”
  
      洛清寒心中叹息,而眼中也闪过一抹落寞之色,一闪即逝。
  
      “周东皇!”
  
      这时,那被周东皇的话气得身体颤抖了半天的莫仪天,终究是努力压下心中的怒意,寒着脸盯着周东皇,冷喝出声,“你,会为你的这个狂妄而错误的决定,付出惨痛的代价!”
  
      “既然你想在三招之内败在我的手里,那我莫仪天便成全你!”
  
      话音刚落,莫仪天身形一闪之间,竟是变得虚幻了起来,然后他那十丈剑神法相则变得凝实了起来,显然是一开始就动用了法相附体的手段,让法相和自己的身体融为一体。
  
      “莫仪天看来是真的怒了,直接动用了法相附体的手段!”
  
      “现在,周东皇怕是要后悔了。”
  
      “他说让莫仪天三招,也就是说,莫仪天出第三招之前,他都不能对莫仪天出手,只能防御或者躲避!”
  
      “我怎么觉得他会食言呢?”
  
      
  
      ……
  
      众目睽睽之下,剑神法相在星空之中跨步而出,一步跨出,便如同寸地尺天,跨越极远距离,距离周东皇近了许多。
  
      咻!!
  
      剑啸声起,却是剑神法相手中的剑动了,在星空中掠过,一剑出,真元绽放,璀璨绚丽,引人瞩目,仿佛能斩断星河,直掠周东皇的巨虎法相而去。
  
      “周东皇肯定也要施展法相附体的手段,硬扛或躲避这一剑了。”
  
      在不少人心里这样想的同时,面对莫仪天的剑神法相来势汹汹的一剑,周东皇却偏偏没有施展法相附体的手段,整个人立在星空之中,巍然不动,神情自若。
  
      而面对莫仪天剑神法相的一剑,白虎法相只是匍匐下身体,便堪堪躲过了这一剑,更像是一个巧合,正好在那一瞬之间匍匐了下来。
  
      至少,在场的四大宗门法相弟子,基本上都是这样觉得。
  
      周东皇,在莫仪天的剑神法相出手之间,便预判性的操控法相匍匐下来,这才能惊险的躲过莫仪天法相的这一剑……换作下次,莫仪天有了准备,他的运气肯定没这么好。
  
      包括莫仪天本人,也是这样认为,“周东皇,下次你的运气就没那么好了。”
  
      然而,在场的四大宗门高层,包括四大宗主在内,面色却都是变得凝重了起来……
  
      他们门下弟子觉得周东皇这是运气,但正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他们却又是清楚的看出,周东皇的法相,是在莫仪天出手之后,才匍匐躲过那一剑的。
  
      

Ps:书友们,我是风轻扬,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