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东皇大帝 > 第三百零八章 元神后期
    当然,眼前女子她们那一族,也不乏族人意外将一生仅有的一次共享记忆的机会给了别人。
  
      如果对方让她们满意,且愿意成为她们的道侣还好。
  
      如若她们不满意,或对方不愿,她们会毫不犹豫的将对方杀死!
  
      而且,这种情况,大多数都是她们不满意,将意外和他们共享记忆的男人杀死!
  
      “我是不是该庆幸,自己让她满意?”
  
      周东皇暗自苦笑。
  
      女子所在的那个族群,他前世也听说过,只是没有接触过,那一族的人,都是女人,强大的基因,让她们只要和外族男人生下孩子,只要是女孩,都会传承她们一族的血脉。
  
      这一族的女人,放在无垠宇宙星空,是所有男人都梦寐以求的道侣。
  
      她们冰清玉洁,一生只认一个男人,且一旦和一个男人结合,将可以给那个男人带去极大的好处,堪称男人修炼的绝佳炉鼎。
  
      前世,有一些男性武道修士,也因此想要与她们一族的人结合。
  
      愚蠢的,直接强行掳走她们一族的人,但往往还没得手,对方为保清白,直接选择元神自爆,同归于尽。
  
      聪明的,往往会正大光明的追求她们一族的人,按部就班,与之结合。
  
      当然,这一族的女人,眼光也都非常挑剔。
  
      他们选择道侣,一般都不会选择庸人,既为了自己着想,也为了后代着想。
  
      就如现在。
  
      周东皇可不认为,是自己的外表让对方满意。
  
      对方满意的,肯定是他与之分享的记忆,看中的也是他日后的成就。
  
      他的记忆,来自千年之后,这千年记忆,注定让他不凡,更何况前世的他还是天人极境的存在,这一世的成就,比之上一世,只高不低。
  
      “塑魂神木……”
  
      与此同时,名为‘莫宁桑’的女子,深邃的目光仍然锁定周东皇,“我的男人,只要你不半途夭折,日后必定成神……你记忆中的一些东西,我也很感兴趣,便适当给我一些当作你日后迎娶我的聘礼吧。”
  
      “至于嫁妆,我也不占你便宜,提前给你一些吧。”
  
      几乎在莫宁桑话音落下的瞬间,周围的空气间的灵气,突然躁动了起来,而且越来越躁动……同一时间,在诡妖星各处,空气间的灵气也越发的动荡了起来。
  
      诡妖星内灵气的动荡,令得诡妖星各处的妖兽到处奔走,一些原本还显得温驯的妖兽,在这一刻,也开始厮杀起来。
  
      “怎么回事?”
  
      诡妖星内灵气的异动,哪怕是身在诡妖星外星空中的何晋也有所察觉,他第一时间进入诡妖星,可以发现诡妖星内躁动的灵气,都向着一个方向汇聚而去。
  
      “难不成……真让东皇发现了诡妖星灵气躁动的原因?”
  
      “现在这一幕,是他搞出来的?”
  
      何晋被吓到的同时,也想着灵气所去的哪个方向前行,很快便来到了水帘洞前的大瀑布前。
  
      不过,何晋并不知道瀑布之后有一个水帘洞,因为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的灵气,都是透过大瀑布周围的山岩窜入进去的,他只能确定这瀑布所在的一片山岩之内有什么东西。
  
      “嗯?”
  
      正当何晋神念扫出,笼罩大瀑布周围的一片山岩,想要一探究竟的时候,他似是察觉到了什么,先是一愣,随即脸色瞬息大变。
  
      只因为,一股强大的真元,正从山岩之内席卷而出,如同狂风暴雨一般,顷刻间就吓得他收回了神念。
  
      轰!!
  
      轰隆隆!!
  
      ……
  
      何晋凌空而立,此时耳边轰鸣声震耳发聩,随即他更是察觉到四周有一股强大的无形之力,向着他压迫而来,转眼将他镇压,哪怕他再怎么拼命,都无法调动体内真元。
  
      真元,全被镇压了。
  
      “好可怕的力量!”
  
      何晋瞳孔急剧一缩,面露骇然之色,“哪怕是化神极境的武道修士,也未必有能力将我如此吧?”
  
      “隔空将我镇压。”
  
      “我虽然修为只是化神初期,但实力却比一般的化神中期都强!”
  
      何晋被吓到了,而且吓得不轻。
  
      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何晋的脸色再次一变,“不好!东皇可能就在里面!”
  
      这一次,周东皇所为何来,他再清楚不过。
  
      现在,眼前这异动,他猜测十之**和周东皇有关,否则岂会这么巧?
  
      正因如此,他猜测这一切都是周东皇所触动,周东皇现在十之**就在里面,令得他一时心急如焚。
  
      虽然,他和周东皇相处不久。
  
      但,周东皇的出现,却给他和他的女儿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管是哪个方面,都是如此。
  
      对于周东皇,他始终心存感激。
  
      而今日,却要眼睁睁看着他出事?
  
      他想要进去看看里面是什么情况,是否能救出周东皇,但四面八方席卷而来镇压他的力量,却令得他动弹不得,甚至现在他还能在空中悬浮,都是依靠镇压他的力量。
  
      他的力量,全被镇压了,难以调动分毫。
  
      ……
  
      时间,回到十几个呼吸之前。
  
      “跟你一起来的那个何晋来了,就在外面。”
  
      洞府之内,莫宁桑对周东皇说道:“幸好我共享了你的记忆,否则看到这样一个人类靠近,还没等他靠近,我就已经将他杀了。”
  
      “谷主?”
  
      听到莫宁桑的话,周东皇先是一怔,随即回过神来,也是松了口气。
  
      现在,莫宁桑搞出来的动静之大,恐怕整个诡妖星的灵气都在动荡,这情况,肯定会吸引身在诡妖星外星空之中的何晋。
  
      毕竟,他还在诡妖星内。
  
      以何晋的为人,是不可能眼睁睁看着他出事的。
  
      “好了,接下来,盘腿坐下,专心运转你的《四象独尊功》。”
  
      莫宁桑再次开口。
  
      闻言,周东皇顺势盘腿坐下,开始运转《四象独尊功》,因为自己的记忆跟对方共享过,所以对于对方知道自己的什么秘密,他也不觉得奇怪了。
  
      虽然,这种感觉很奇怪。
  
      但,他也知道,他没能力干预这一切。
  
      如果他的实力比莫宁桑强,完全可以杀了莫宁桑,这样便无人知道他的秘密。
  
      可问题是:
  
      莫宁桑,是凌驾于化神之境以上的分神强者。
  
      分神之境的存在,放在恒流星域,都是横推无敌的存在,哪怕是恒流星域的两大超然势力联合起来,都挡不住这样的存在。
  
      更何况是现在的他?
  
      所以,即便因为自己的记忆被人窥透而觉得奇怪,他也做不了什么。
  
      “这事该如何解决,只能等以后再做决定了……现在,能活下来,已经算不错了。”
  
      周东皇心中苦涩,实力弱,仍是原罪。
  
      现在的一切,都由莫宁桑主导,哪怕莫宁桑要杀了他,他也无从抵抗。
  
      在修炼的同时,周东皇可以感觉到,一股股实质的液态灵气,自体外窜入,顺着《四象独尊功》的修炼路线运转,每一个大周天过后,他的修为都能得到相应的提升。
  
      而且,这种提升很快,也很夸张。
  
      不知道过了多久。
  
      周东皇发现,他那两尊还没有步入元神之境的法相,也跟着步入了元神之境。
  
      然后,四尊元神初期的元神,再次相继蜕变。
  
      一尊一尊元神,逐个突破到元神中期。
  
      然后是……元神后期。
  
      一直到四尊元神都突破到元神后期,外界的灵气,方才停止进入周东皇的体内。
  
      准确的说,是从诡妖星各处聚拢过来的灵气都消耗得差不多了。
  
      周东皇睁开双眼,入眼是一张绝世倾城的脸,但此刻却香汗淋漓,不难感觉到,眼前的女子的气息也变得萎靡了许多,显然是消耗过度。
  
      见此,周东皇的心里,忍不住一阵悸动。
  
      更多的,是感激。
  
      “你没必要如此。”
  
      周东皇苦笑说道:“即便是我自己,想要有现如今的修为,也用不了多长时间……你这般耗尽心力、真元,为我强行聚拢诡妖星的灵气提升修为,对你的消耗太大了。”
  
      “往后一年半载,你恐怕都要处于虚弱状态。”
  
      “现在……哪怕是一个再寻常的分神修士,都足以杀你。”
  
      如果说,一开始,周东皇不太清楚莫宁桑想要做什么的话,现在,亲身经历后,循着先前共享的莫宁桑的记忆,他却又是知道莫宁桑做了什么。
  
      莫宁桑,以她们一族的秘法,强行聚拢诡妖星的灵气,为他提升修为。
  
      这秘法,她们一族的族人,一生只能施展一次。
  
      而且,消耗很大。
  
      “我的男人,我共享了你的记忆,知道你对力量的渴望……我,只不过是尽我所能帮你。”
  
      “不过,我能帮你的,就这么多。”
  
      莫宁桑缓缓说道:“这,也算是我提前给你的一部分嫁妆吧。”
  
      “我期待你日后到我族中,正大光明的迎娶我。”
  
      “另外,那个名为洛清寒的女孩,是我的‘底线’……日后,在你的实力胜过我之前,我不容许你再另外沾花惹草。否则,我便将你切了!”
  
      话音落下,莫宁桑一袭胜雪的身形,也在周东皇眼前飘然散去。
  
      显然是已经离开了。
  
      而莫宁桑最后话中的一个‘切’字,也令得周东皇只觉得某个地方一阵凉飕飕的,好像有一阵凉风吹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