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东皇大帝 > 第三百一十四章 守株待兔
    恒流星域。
  
      铁牢星。
  
      疾雷刀宗驻地之外,有一座星际传送阵,便是坐标为疾雷刀宗的星际传送阵。
  
      在星际传送阵附近,有一道苍老而年迈的身影盘腿坐在那里,紧闭双眼,不知道是在修炼,还是在闭目养神。
  
      而在老人的身后,一个中年男子和一个青年男子立在那里,其中一人在闭目休息,另外一人则紧紧盯着前方的星际传送阵,半天才眨一下双眼,仿佛深怕错过什么一般。
  
      呼!
  
      突然之间,星际传送阵上,仿佛一阵风吹过,紧跟着一道身影适时的显现了出来。
  
      这是一个身穿一袭胜雪白衣的俊逸青年,在青年的肩膀上,还趴着一只小黑狗,小黑狗咋一看跟普通的黑色小土狗没什么特别,可仔细一看,额头上竟然长着一根独角,显得格外怪异。
  
      “周东皇!”
  
      那个紧盯着星际传送阵的青年男子,在白衣青年现身的刹那,瞳孔便急剧一缩,继而看向身前盘坐在虚空中的老人,语气急促的喊道:“乌廉大人,是周东皇!”
  
      “嗯?”
  
      刚通过星际传送阵传送过来的周东皇,刚察觉到不远处掠来的那一道目光,看过去,便又听到了目光主人的一声急促呼喊,仓促间回过神来,他便意识到不对劲了,脸色微微一变。
  
      下一刻,似是察觉到了什么,他身形一晃之间,整个人如同化作一道白色闪电,直冲天际。
  
      同一时间。
  
      那原本盘坐在虚空之中,不知道在闭目养神,还是在修炼的老人,睁开双眼,同时一捏手中一直握着的玉牌。
  
      轰!!
  
      轰隆隆!!
  
      ……
  
      不远处,那一座原本完好的星际传送阵,瞬间被一股可怕的力量笼罩,顷刻间被炸成齑粉,漫天粉尘腾空而起,转眼归于尘土,偌大一座星际传送阵再不留分毫痕迹。
  
      “他就是周东皇?”
  
      老人目光如电的盯着远处那一道白色身影,沉声开口问道。
  
      “乌廉大人,就是他!”
  
      老人身后的青年男子连声回应,而他身边不知何时也睁开了双眼的中年男子,也跟着开口,“乌廉大人,他正是我们奔雷剑宗的秋谷弟子,周东皇。”
  
      “他们……”
  
      与此同时,立在远处虚空的周东皇,也感觉老人身后的两人有些面熟,仔细一想,好像在奔雷剑宗里面见过,现在听那中年男子开口,他便知道自己没有看错,对方两人应该确实是奔雷剑宗之人。
  
      “你是什么人?”
  
      周东皇目光如电的盯着老人,对于两个奔雷剑宗弟子和眼前老人一起守株待兔般等在这里,他的心里,不祥的预感进一步扩散开来。
  
      “齐王朝供奉,乌廉。”
  
      老人面色傲然的盯着周东皇,眼神如同在看着一个死人,“能让我乌廉在这里守株待兔般等你一个多月,今日你即便死了,也足以自豪了。”
  
      几乎在乌廉话音落下之时,在他的身上,一尊山峰般的元神显现而出,宛如巨人,居高临下俯瞰着周东皇。
  
      “元神极境?”
  
      面对显现出元神,显露出元神极境修为的乌廉,周东皇面色不变,目光转而落在老人身后的两人身上,“你们是奔雷剑宗弟子?你们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奔雷剑宗出什么事了?”
  
      “让我来回答你吧。”
  
      还没等身后两人开口,乌廉已经率先冷笑开口:“奔雷剑宗,早在一个月前,就已经被我们齐王朝灭门了。这两个奔雷剑宗弟子,之所以出现在这里,不过是我们齐王朝留着来指认你周东皇的罢了。”
  
      “现在,他们已经帮我指认出你周东皇,没了利用价值,也该上路去找你们奔雷剑宗的那些人了。”
  
      几乎在乌廉话音落下瞬间,他身后两人齐齐色变,“乌廉大人,不是说好我们指认出周东皇,便放我们一条生路吗?”
  
      “乌廉大人,你……你不能食言!”
  
      在两人还在拼命寻求生机的时候,乌廉已经出手,如同巨人般的元神,一掌笼罩而落,可怕的力量呼啸而下,在两人甚至来不及反应的时候,落在他们的身上,将他们拍死!
  
      周东皇立在远处,漠然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对于两个叛徒之死,他心里没有半分怜悯。
  
      现在的他,脸上的平静不再,面色显得有些阴沉,眼中也闪烁着冰冷的杀意……
  
      他的预感,终究是成真了。
  
      奔雷剑宗,果然出事了。
  
      对奔雷剑宗下手的,正是恒流星域两大超然势力之一的齐王朝!
  
      “周东皇,感谢你出现在这疾雷刀宗的星际传送阵外……你的人头,可是价值一枚‘化神丹’的,日后我若凭借化神丹步入化神之境,还要感谢你。”
  
      乌廉再次看向周东皇的时候,咧嘴一笑,随即操控元神踏空而出,巨手探出,向着周东皇抓了过去。
  
      听他所言,显然齐王朝对他的人头,发出了一枚化神丹作为悬赏。
  
      化神丹,是可以助化神极境武道修士大概率步入化神之境的丹药,非常珍贵,哪怕是齐王朝的存货也不超过五枚,齐王朝拿出一枚化神丹悬赏周东皇,可见对周东皇的看重。
  
      “吼——”
  
      几乎在乌廉那元神极境的元神对周东皇出手的同时,在周东皇的身上,也显现出了一尊庞然的元神,赫然是一只白虎,张嘴便发出一声仿佛惊天动地的巨吼,可怕的声浪席卷而出,形成音波攻击,将乌廉的元神震退。
  
      “怎么可能?!”
  
      而周东皇的元神显现,也惊得乌廉瞳孔一缩,脸色大变,“你……你怎么可能也是元神极境武道修士?!”
  
      “没什么不可能的。”
  
      周东皇漠然开口,同时白虎元神也动了起来,扑向乌廉的元神,在乌廉的元神企图与之抗衡的同时,一爪子落下,如同一座巨峰笼罩而落,顷刻间就将乌廉的元神碾碎,重伤了乌廉。
  
      “哇——”
  
      口中淤血狂喷之后,乌廉面色苍白如纸,眼中、脸上布满惊恐之色,“怎么可能?元神极境武道修士,怎么可能有这般强大的力量?”
  
      “我说了……没什么不可能的。”
  
      周东皇再次开口,宛如丧钟在敲响,下一刻,白虎元神在他的催动下,再次出手。
  
      “周东皇,饶我一命,我愿做你最忠实的狗!”
  
      身负重伤,无力抵抗周东皇再次发起的攻势的乌廉,虽然心里有一万个不可思议,但此时却还是跪伏了下来,身体瑟瑟颤抖,意图以此权宜之计苟活下来。
  
      然而,白虎元神的攻势,却没有丝毫停缓,一爪子将乌廉拍到了地面上,令得其化作一滩肉泥,陷入地里。
  
      嗖!
  
      周东皇肩膀上的小黑狗蹿出,如小财迷般的将乌廉的空间戒指扒了下来,临离开前,还对着乌廉的尸体啐了一口,“老家伙,就你这长相,也想做狗?简直是对我们狗的侮辱,痴人妄想!”
  
      然后,小黑狗跃回周东皇的肩膀上,目光谄媚的将爪中的空间戒指递了出去,“老大,这老家伙再怎么说也是元神极境武道修士,应该有一些用得上的东西。”
  
      “至于老大你用不上的,我可以吃的,便给我吃吧。”
  
      说到后来,小黑狗狠狠咽了口唾沫。
  
      “你先收着吧。”
  
      随着周东皇开口,同时闪身离开,小黑狗一脸兴奋的将手中的空间戒指收进了脖子上的项圈里面,准确的说,是项圈一头镶嵌的那一枚空冥石里面。
  
      这个项圈,是周东皇特意给小黑狗炼制的灵器,上面镶嵌的经过炼制的的空冥石,可以充当空间器物使用。
  
      而在周东皇带着小黑狗离开后不久。
  
      呼!呼!
  
      两道身影,齐齐出现在已经被毁掉的疾雷刀宗星际传送阵所在之地。
  
      如果周东皇在这里,只一眼就能认出,现在出现在这里的两人中的其中一人,不是别人,正是疾雷刀宗宗主,罗元秋。
  
      只是,现在的罗元秋,看着地面上那宛如肉泥般的尸体,只觉得一阵头皮发麻,“到底是谁出的手……齐王朝的这位乌廉供奉,竟然死得这么惨!”
  
      “莫非是那奔雷剑宗秋谷谷主何晋出的手?奔雷剑宗的三个化神修士,就他一人活了下来……而能如此轻易的在我们赶来之前击杀乌廉供奉的人,必然是化神之境以上的存在!”
  
      罗元秋身边的老人猜测道。
  
      “不可能!”
  
      罗元秋摇头,“据我所知,那何晋,虽然侥幸活了下来,也活不了多久了……他中了齐王朝那位毒护法的毒掌,现在恐怕正在某个地方等死呢!”
  
      齐王朝毒护法,也是齐王朝的一位化神后期武道修士,擅长用毒,且修炼了一门毒掌,号称化神后期以下的武道修士,中者必死!
  
      “如果不是何晋,又会是谁?”
  
      老人眼中闪烁着惊疑不定的忌惮之色。
  
      “不知道。”
  
      罗元秋苦笑,“不过,齐王朝供奉死在这里,虽说与我们无关,但我们既然发现了,却还是不得不通知齐王朝……这件事,便让齐王朝自己查吧。”
  
      齐王朝供奉乌廉,在疾雷刀宗的星际传送阵外守株待兔等待周东皇自投罗网之前,便去过疾雷刀宗,跟他这个疾雷刀宗宗主打过招呼,让他给予方便,而他也不敢拒绝,深怕得罪了齐王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