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国之孙氏强敌 > 第二百八十五章 扑朔迷离

  “主公,下官失职,但此事若所料不差,不会再有人死了”
  “嗯?什么意思?”
  “相关证人应该都死差不多了”
  “…嘶”孙策闻言倒吸一口凉气,死的全是证人,到底是何人所为?
  “有头绪了吗?”
  狄仁杰摇了摇头,不过很快又启禀“所能找到一人,相信所有案件当迎刃而解”
  “何人?”
  “荀谌”
  “荀谌?!他是袁绍的人,难道这一切是袁绍在背后搞鬼?”
  狄仁杰又摇了摇头“应该不是,主公,属下恐怕要食言了,希望锦衣堂能协助我找到荀谌”
  按道理荀谌前几日就应该离开了,这事孙策还是知道的,不过狄仁杰一再认为此案和其有关,他默默的打开系统,这不查询还好,一查询,发现荀谌竟然真的还在临淄“你拿着令牌去找贾公即可”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贾公,齐公…
  某公,一般是指年纪大,有声望,有地位的人,但在临淄,这个称谓可不多见。
  在这里能被称为公的人不多,蔡邕、贾诩、程昱、李儒以及解烦军的黄忠。
  狄仁杰感觉自己似乎抓到了什么…
  “主公,可不可以给属下一个权限?不经过贾公也能调用锦衣卫?”
  “嗯?你是怀疑?”
  事以至此,狄仁杰可不敢再轻易相信任何人,接连几次被人掐断线索,可不能再在同一坑里栽一次。
  “还请主公允许”
  几乎下意识的,孙策再调出系统查看贾诩的忠诚,'Max',和其他人一样,这意味着,贾诩并没有问题。
  但孙策并没有为其袒护,而是从暗里招呼出三名锦衣卫“他们三人,只听命于我,包括贾诩也无法指挥,就先借给你吧”
  “谢主公信任”
  狄仁杰走后,孙策也越发觉得此事不简单,在颁布了唯一三条足以致死的罪名后,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被蓄意杀死,而且还一次就是五条(不算黑衣人),要不是系统任务可以要求,他是真想自己亲手来抓捕这个丧心病狂之徒。
  “主公,孙太守兼礼部令求见”
  好吧,事情一件接一件,自从回到临淄,孙策就没有闲下来。
  孙邵来找自己,肯定就是和马超有关了,也不知谈的怎么样,袁绍虽然被自己弄得经济紊乱,可眼下这一战,是在所难免,多一些马总是好的。
  哪知,待孙邵把事情前后经过说了一遍之后,才发现一切和他想的并不一样。
  “又是一个父爱如山呐”
  “这…原来如此”
  孙邵也是一个孩子的父亲,被孙策没来由的一点拨,便察觉出此中缘由。
  “让他来见我吧”
  既然没法向马腾要到战马,孙策又大致猜出了马腾的用意,那送上门来的马超,他还是很乐意接收的。
  被孙策忽然召见,马超只道是这位征东将军有什么高见,却不想是一道晴天霹雳。
  父亲让他来避难?
  不可能,如果真要避难,也该是二弟和三弟,他马超可是勇冠三军,西凉人听到他的名号,无不敲大拇哥。
  可是转念一想,孙策说得又像模像样,既没有告知让他找谁求援,也没有说如何求援,不行,他必须要回一趟凉州,反正在此也想不出个所以然,如果真如孙策的猜测,他万不能弃家人于不顾。
  若不是,求援之事,可另着他人,西凉局势复杂,他根本不应该离开。
  望着马超毅然离开的背影,孙策欣慰的一笑,后世人们有辩论的说,这家伙是个白眼狼,故意坑死了自家父亲。
  现在看来,是佛说佛有理,至少眼前这个马超,就不是后世传闻那样。
  “主公,这就让他走了?”
  “让他走吧,有什么理由可以阻止一个男人去尽孝呢?对了,你离开之后,帮我把老贾头找来”
  回到驿站,马岱问起被召见的原因。
  马超忽的又想起了孙策之言,万一是真的呢?于是一改话口“征东将军告诉我,让我回凉州问清楚了再来,伯瞻你与云禄在此等我消息”
  “唉?兄长,我与你同去吧,中原并非长治久安之地,路上也好有个照应”
  “嗯…也行,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出发”
  马超倒不是怕路上真有个什么好歹,而是觉得既然回去,马岱的本事他了解,绝对是不小的助力。
  就这样,马超一行原本四人,回去却只有两人,马云禄作为特使代表,留在临淄。
  孙策只道此事后,自衬原来他听进去了,于是对马超又新进不少好感,更令人将马云禄接出驿站,安置在一处宅子里,并配了两个丫鬟。
  马超之事暂且不提,说狄仁杰回到大理寺,秘密安排了锦衣卫去寻找荀谌,以及打探曹家二公子的事。
  关于曹丕,他还是对孙策酌情隐瞒了,他知道自家主公和曹操的关系,年节前,不少同僚还对孙策接来曹昂抱有反对,尤其是还在征东军治下任职,这岂不是自找不自在,主动给曹操布置眼线?
  对此,就连狄仁杰他自己也觉得孙策过于烂好。
  独自喝着闷酒,在纸上写写画画,试图把现下手中的线索梳理出联系,下一刻,寺卿来报贾诩来访。
  这还是大理寺成立以来,贾诩第一次来访,狄仁杰猜到了缘由。
  看来孙策给自己的锦衣卫,也并不是完全独立于锦衣堂。
  好吧,既然来了,他不妨就探探贾诩的底。
  “贾公,您这可是第一次来访啊”
  “呵呵,老夫是早就该来拜访了”
  两人相对坐下,狄仁杰还没来得及开口,贾诩则直奔主题“狄大人是打算一查到底吧?”
  对贾诩的话,狄仁杰不是太明白“还请大人明示”
  “老夫是想问,如果这个案子,你查到最后,发现那个人不是你所能撼动的,或者还会引来杀生之祸,你还会坚持到底吗?”
  原来是这样,狄仁杰心里已经有了计较,贾诩必然知道一些他不知道的“主公既然敢把能调动三军的令牌给我,那下官又岂能辜负主公的信任”
  贾诩笑了笑“如此,老夫可以告知你一件事,前几日,有人偷偷盗取了我锦衣堂的黑油”
  “原来是锦衣堂的黑油,那可知是何人?”
  “应该是锦衣卫”
  “锦衣卫?”
  说到这,贾诩从凳子上站起来,漫步到门口“所以,尚能调动锦衣卫的人,除了老夫之外,也就没几个人了”
  对,正如贾诩之言,现在还能调动锦衣卫的,一只手能都数过来。
  其中一个是孙策,这点毋庸置疑,另外还有程昱和李儒。
  他们都曾在锦衣卫任过职,不排除现在的锦衣卫里,还有可听从他们指令的人。
  “贾公,你可有荀谌的消息?”
  “呵呵,看来我的嫌疑是洗清了,你到底还是问了,去郭嘉府上找找看吧”
  狄仁杰其实一早就该问贾诩,像荀谌这样的外来者,锦衣卫定然是着重观察的。
  “谢贾公告知”
  郭嘉府上?怎么又扯到郭嘉了呢?狄仁杰感觉自己脑袋里一团糟,看来一切的答案,只有找到荀谌,才能解开。
  “也不用谢我,主公所托,实非老夫所愿”
  原来最后孙策还是出手相助,为了兑换点,他再一次找到系统漏洞,他不能直接相助,可胖贾诩帮忙,这不算直接吧?
  ……
  郭府。
  “友若,你到底在和谁谋划此事?”
  郭嘉一脸的焦躁不安,今早荀谌慌慌张张的来找他,让他帮忙把自己神不知鬼不觉的送出去,前者自然发现有不妥之处,一再逼问,终于察觉到是和曹昂一案有关。
  可笑他之前还拍胸脯保证荀谌是被冤枉的。
  “奉孝,你就别问了,还是送我出去吧,那狄仁杰死咬不放,我走了,你们青州就安静了”
  “怎么可能?你的行踪只怕早就让锦衣卫查实,我前脚送你出城,你信不信狄英发现你后,齐国你都出不了,就会被抓回来,事到如今,你只有把一切告知我,我才能帮到你”
  “唉,不是我不愿说,是说了,只会害了你,看在文若,公达的份上,送我出青州吧”
  “我是征东将军的近臣,随时要被传唤,怎么可能离开临淄,更不用说离开齐国,你不说,我实在没法帮你,还是哪里来回哪里去吧”
  郭嘉可不敢随意帮荀谌,毕竟是五条人命,孙策早上才把这件事拿出来严肃讨论过,要是顶风作案,他郭嘉即使再得宠信,也会一朝回到解放前。
  “罢了,罢了,我便告知你吧”

Ps:书友们,我是夜冭魅,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