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道至尊驱魔师 > 008:喝大了的龙神至尊

      这是苍迟第一次离开崆峒海,虽然是为了去北冥找那只有些欠收拾的胖鱼,可是当苍迟沿路看了不少美景之后,他第一次觉得以前一直窝在崆峒海的自己简直是傻透了。
  
      白白浪费了那么多的时光,错过了无数的美景!
  
      天地大劫所带来的恐惧依然没有完全除去,虽然父神盘古以身化灵应了劫数而拯救了天下苍生,可是四海八荒的生灵对于那场灾难依然心有余悸。
  
      因为亲自感受过那种毁天灭地的末日,神魔之战总算是消停了,魔神将央突然陷入了沉睡,让得魔族族人也暂时退回了魔域。
  
      北冥海域在极北之北,想要到达北冥海域须得跨过大半的陆地。
  
      苍迟一路前去北冥,整整用了半年的时间才到达,而当他来到北冥神宫时,却被一只老海龟告知他们家君主根本就没有回来过,让得苍迟差点没咬碎了一口牙。
  
      显然那胖鱼知道他会追来北冥海域,所以为了躲他,那家伙压根就没想过回北冥。
  
      如今这天大地大的,想要将那胖鱼给找出来,还真的是难如大海捞针!
  
      老海龟瞅着眼前这位瑞气腾腾的尊神,心里同样也在打鼓,莫非是他家君主又在外边惹了什么事儿,让得人家亲自找来了北冥?!
  
      可是眼前这位尊神看上去都是比以前被君主招惹过的那些家伙都要厉害不少啊,一看就是个不好惹的主儿。
  
      如今父神陨落的消息谁人不知晓,以前君主惹了事儿还有父神帮忙兜着,可现在父神不在了,要来了一个看上去就颇为厉害的主儿来寻事儿,这老海龟可真真是为自家君主给捏了一把冷汗。
  
      就在这老海龟寻思着要不要趁着君主不在宫中,他先代替君主跟这位尊神说两句好话把恩怨给化解了的时候,只见那位黑着脸的尊神却是一拂袖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就在他快要走出宫门时,老海龟又瞧见那位尊神突然脚步一顿,然后便听得他语气有些不好地道:“待你们家君主回来后,以后你们这些做臣下的还是多多看着他点,别让他尽惹事儿。若是以后他当真有了什么解决不了的麻烦,便立刻派人来崆峒海寻本尊,只要报上你们的来历,便有人会带你们来见我。”
  
      老海龟闻言一愣,瞧着那大步离开的背影,半响才反应过来这位尊神原来不是来找事儿的啊!
  
      不仅不是来找事儿,听其话中的意思这明显是来给自家那位爱惹事儿君主当靠山的呀。
  
      见那道金色的身影都快要消失在宫门外时,老海龟才立刻急急忙忙地追问道:“不知尊神名讳?待到君主回来后,小的也好告诉我家君主您有来过啊。”
  
      苍迟的脚步不停,只是淡淡道:“崆峒海,苍迟。”
  
      崆峒海…苍迟?
  
      老海龟眼中划过一抹茫然,随即似想到了什么般,突然神色猛地一震,看着那早已经空无一人的宫门外,呐呐地道:“居然是崆峒海的那位龙神至尊!”
  
      ……
  
      ……
  
      苍迟一路出了北冥海域,往南边登陆。
  
      在大陆上游历了数百年,方才有些意犹未尽地回了崆峒海。
  
      崆峒海底的龙神宫还是老样子,不过有了在外面游历过的经历,苍迟倒是不像以前那样只是待在崆峒海了,偶尔也会去到陆地上到处走走看看。
  
      洪荒走到末期,经历了数百万年,终于进入了上古期。
  
      上古初期,这片天地间又多了一个新的种族——人族!
  
      人族的出现让得整个大荒都热闹了起来,他们似乎天生擅长创造般,短短数百年的时间,人族便从最原始的野人演变成了各个群居的部落。虽然他们的生命很短暂,可是他们短暂的一生,甚至比任何一个长寿的种族都要过的精彩和充实。
  
      苍迟很喜欢这个生命短暂却积极生活着的种族,所以他每当一有空便会走出崆峒海,来到陆地上隐去身形到各个部落去转了转。
  
      看他们学习耕种、看他们造出属于自己的文字、看他们逐渐形成自己的文明、看他们坦然面对天灾**、看他们平静面对生老病死……
  
      每每看到这里,苍迟总能发现这个弱小种族骨子里所隐藏的那一份坚韧。
  
      苍迟有预感,或许再过数百万年或者数十万年,这个弱小的种族将会代替世间所有的神祇,成为这个天地的掌控者,成为他们自己的主人。
  
      踏着月色,苍迟再次返回崆峒海,却在即将入海的那一刻,听到海岸边隐隐有着乐声和欢笑声传来。
  
      他半截身子已经没入海水中,却入海的动作突然顿了顿,然后转头朝着那海岸边看去,隐隐能瞧见火光在跳跃,高大的山壁上,倒影着不少来回走动的人影。
  
      这种情况以前在他游历大陆的时候见到过,陆地上经常一到夜晚便会有各族族人升起篝火聚在一起跳舞喝酒求偶。
  
      原本苍迟对于这种篝火晚会是没有什么兴趣的,以前游历大陆时即便是遇到,或者被人邀请,他都会冷着一张脸拒绝。
  
      然而今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月色太美,又或者他的确太寂寞了,看着那跳动的火光和欢笑的人群,他第一次有了去看看的想法。
  
      于是,海岸边正在载歌载舞,把酒言欢的人们皆是瞧见远处的平静海面突然掀起了一股巨浪,而在那巨浪中,一名身着金色袍子瑞气腾腾的尊神正踏浪而来。
  
      篝火晚会上的人在瞧见苍迟走来后,所有人几乎都是一愣,而也有不少胆子大的神女或者妖女也是目光亮晶晶的瞧着他。
  
      这位尊神是来喝酒的还是来求欢的?
  
      这个问题在所有人的心间都是悄然划过。
  
      然而没人想到的是,这位尊神一不跳舞,也不求欢,在走来后只是找了一个无人的位置席地坐了下来。
  
      瞧着他盯着身边的酒坛子看了半响,然后接着抱过酒坛子,拿起酒碗就自斟自饮了起来。
  
      众人瞧得这位尊神自个儿喝了起来,心中在微微松了一口气的同时,才恍然:原来尊神只是想来喝酒的啊……
  
      场中的气氛再次变得欢呼起来,鼓声、乐声再次响起,男男女女也是一边牵着小手一边步入场中。
  
      苍迟抱着酒坛子为自己倒了一碗酒水,刚喝第一口他就忍不住差点吐出来。
  
      呸!什么美酒琼浆?这么难喝的东西,那群龙崽子居然还天天在吹捧!
  
      第一次喝酒的苍迟在喝了第一口酒后,就一脸苦大仇深地盯住了酒坛子。
  
      他要不要再喝呢?
  
      苍迟在心中犹豫,不过每次龙神宫中聚会,便听到下面那群龙崽子说什么不会喝酒的男人根本不是男人,他就有一些淡淡的惆怅。
  
      他绝对是个男人,只不过是天生不能喝酒了罢了!
  
      就在苍迟犹豫地盯着手中的酒坛子,想着还要不要再喝一口的时候,便听到一阵轻快的脚步声朝着他过来了。
  
      当阴影自他头顶罩下后,他眉心皱了皱,抬头便瞧见眼前站着两个小女妖,真一脸面红耳赤地看着自己。
  
      “尊驾为何独自饮酒?”小女妖红着脸,目光期待的看着苍迟,然后朝着他伸出一只白皙如玉的手,“不知小女可有荣幸,邀得尊驾共舞一曲?”
  
      若是换个其他的男人或许在有个美艳小女妖邀请自己时肯定立马上去了,可惜这位小女妖的运气不好,她遇见的是连情都不知为何物的苍迟!
  
      所以苍迟端着酒碗的姿势不变,看了看自己,然后又抬头看了看站在自己跟前的两个小女妖,面无表情地道:“走开,不要挡着光!”
  
      小女妖:“……”
  
      似乎从来没有遇到过这般不解风情的男人,两个小女妖立刻尴尬起来,站在原地不知道是该走还是不该走。
  
      而苍迟在等了半天也没有等到这两个女妖让开后就有些不耐烦了,俊美的脸庞顿时变得威严而冷冽起来,金瞳朝着二女妖一瞪,只见那两个美艳的小女妖立刻双眼含泪,然后泪奔而去。
  
      不过那二女一走开,苍迟的脸色终于回暖了几分,因为终于没人挡着他的光了。
  
      垂眸再次看了看手中的酒碗,苍迟咬了咬牙,为了证明自己是个男人,他再次将头一扬,一口饮尽了碗中的酒。
  
      火辣辣的酒水自喉间划过,苍迟立刻被辣的皱了皱眉,然后……
  
      嗯?怎么眼睛有些花了?
  
      头也晕乎乎的?
  
      苍迟的眼神儿有些直,直勾勾地盯着自己抱着怀里的酒坛子,嘀咕道:“怎么变成两个了?”
  
      霸气威严的龙神至尊第一次喝酒在喝过第二碗后就彻底喝大了!
  
      “什么破酒?一点都不好喝,亏得那些龙崽子还整日里吹嘘。”喝大了的龙神尊主一脸不满意地将手中抱着的酒坛子丢扔得远远的,便想起身回龙神宫,哪知他还没起来,便听到身边突然出来一个轻笑声。
  
      苍迟醉眼迷蒙地朝着笑声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逆着火光,一位身穿金色软甲的美丽女神在目光笑吟吟地看着他。
  
      苍迟看了她一眼,然后收回视线,摇摇晃晃地起身。
  
      估计是喝大了脚有些软,在起身的时候差点一个趔趄,不过幸好他醉是醉了,本能却还在,立刻将自己要栽倒的身体又给撑了起来。
  
      不再看身边满脸错愕的女子,苍迟一步一晃的朝着大海的方向走去。
  
      女子眨了眨眼,瞧着那摇摇晃晃离开的人,有些不可思议地道:“这是…喝醉了?”
  
      喝醉了?
  
      苍迟不屑地一笑,心中哼道:老子会醉?老子是男人怎么会喝醉?不信老子走个直线给你瞧瞧。
  
      结果……
  
      他才刚刚一迈开步子,就右脚绊左脚,然后嘭地一声栽了下去。
  
      这栽得动静着实有些大,不仅将那金甲女子给看得目瞪口呆,也引起那边篝火圈中跳舞喝酒的人们的注意。
  
      苍迟被摔得脑子一阵晕乎,想要再爬起来吧,终究没能抵过那强烈的醉意,然后脑袋一歪,趴在地上醉死了过去。
  
      而当苍迟再次醒来后,就已经是第二天中午的事情了。
  
      他是被一股海浪声给吵醒的,幽幽醒来结果一睁眼便看得的是一片蓝天和不是龙神宫的水晶宫殿。
  
      而最让苍迟感到震惊的不是他睡在了海岸边,而是他的身边居然还坐着一个女人!
  
      他瞧着身边的那个笑吟吟看着自己的女子,第一反应居然是低头去看自己身上的衣裳,当发现衣裳完好如初后,方才狠狠的松了一口气。
  
      然后他一句话都没说,爬起来就走。
  
      就在他刚刚要入海时,便听得身后那女子用着清越的声音喊道:“喂,你就这么走了啊?昨晚上你喝醉了,若不是我将你从晚会带走,你可就被那些女妖和女神们给吃干抹净了哦……”
  
      苍迟闻言嘴角一阵抽搐,憋了半响才憋了两个字:“多谢!”话落,然后再次大步离去。
  
      女子估摸有些气结,见他再次离去,立刻又追问道:“你叫什么啊?”
  
      苍迟想了想,好歹人家昨儿晚上帮过自己,告诉她自己的名字也算是礼貌的一种,然后头也不回地回答道:“苍迟。”
  
      苍迟丢下自己的名字就这样匆匆的回了龙神宫,可是他怎么也没又想到,因为他昨日晚上的一个好奇举动,让他的身边从此多了一个甩都甩不掉的牛皮糖!
  
      ------题外话------
  
      九凰上神终于出场了…
  
      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