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道至尊驱魔师 > 009:我咬死你个没良心的王八蛋!
崆峒海底的最深处有着一条横跨整个崆峒海的大海沟,似深渊的海沟底下长满了各种形状不一且颜色亮丽的珊瑚群,而就在这大片的珊瑚群中,如水晶般灿烂夺目的龙神宫分外显眼。
  
  最近这龙神宫中的气氛很是有些微妙,走到哪里都能瞧见一片缠绵悱恻的眼风,和闻到一股八卦的味道。
  
  一处小珊瑚群里,两个海蚌侍女一边躲在里面偷懒,一边小声在嘀咕着什么。
  
  珠儿姐姐,你刚刚在龙神殿当值,可有见到那一位上神又来了?
  
  怎么没有!叫珠儿的海蚌姑娘低低一笑,然后咬着对方耳朵轻轻道:那位上神大人一来便缠上了至尊,你是没瞧见至尊那一张脸都黑得能滴出墨水来了。
  
  可是至尊也忒奇怪了些,既然不喜,按着至尊的脾气居然也没有将那位上神大人给轰出崆峒海,都缠了至尊一个多月了呢。
  
  小妮子你就不懂了吧。珠儿嗔了另一位海蚌姑娘一眼,笑嘻嘻地道:那位上神大人虽然是闹腾了一点,可是自打她来了咱们龙神宫后,宫中的气氛都热闹了不少。至尊这百万年来还是太过清冷孤寂了些,虽然他不说,可是想必心里还是挺喜欢身边还有个闹腾点的女子在的。
  
  那珠儿姐姐的意思是那位上神大人很有可能会成为咱们至尊的夫人了?
  
  若是那位上神大人一直这么坚持不懈的缠下去,只怕这事儿还真的是**不离十了。珠儿点了点有,煞有介事的说道。
  
  而她俩口中的那位上神大人,正是一个多月前,在苍迟喝醉了酒守了他一整晚的女子。
  
  来自龙凰一族,新上任的龙凰之主——九凰上神晗娆。
  
  在一个多月前,苍迟返回龙神宫的第二天,晗娆便追来了龙神宫,指名道姓的要找龙神至尊。
  
  当日守在宫门口的正好是青龙一族的人,见到晗娆一身瑞气腾腾的气泽,显然是一位来头不小的尊神。
  
  青龙侍卫不敢怠慢,立刻回宫去禀报了苍迟,待到苍迟一脸疑惑的出现后,当日宫门口所有当值的人皆是目瞪口呆地看到了那位英姿飒爽的女上神一把抱住了自家至尊。
  
  然后的然后
  
  关于龙神至尊跟那位女上神的桃色逸闻便传遍了整个崆峒海。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龙神殿中,苍迟一脸头疼地看着赖在这里不走的晗娆,他倒是没想到不过因为自己的一时好奇之心,居然就惹上了这么一个牛皮糖。
  
  晗娆坐在龙神专用的王座之上,一边晃动着腿,一边笑吟吟地歪着头看着苍迟,毫不矜持地道:求亲啊!苍迟我都跟你求了一个多月的亲了,你就答应了吧。
  
  一听到晗娆再次说出‘求亲’二字时,苍迟额前的青筋就忍不住地跳得欢快。
  
  这个女人在一个多月前找来龙神宫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一把给抱住他后,说的第一句话便是——苍迟,我要向你求亲!
  
  这一个多月来,‘求亲’这两个字,几乎天天都能从她嘴里听到。
  
  抬手揉了揉眉心,苍迟有些无语和无奈,我记得我说过拒绝的。
  
  那又怎么样?晗娆依旧笑吟吟地看着苍迟,道:你拒绝了,我就再求呗。一次不行就两次,两次不行那就十次,总有一日我会求到你答应的。
  
  可是历来都没有女子求亲这一说。苍迟黑着脸道。
  
  谁说的!晗娆双眸一瞪,然后唰地一下自王座上跳了下来,凑近苍迟少许,用事实反驳道:我阿爹跟阿娘在还没成亲前就是我阿娘先求亲的。
  
  苍迟闻言噎住了,瞪着晗娆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拒也拒绝过,赶也赶过,可惜似乎对晗娆根本没有用。
  
  晗娆趁着苍迟被噎住时一把伸手又抱住了他的胳膊,然后笑眯眯地继续道:苍迟,我可是很执着的,你就乖乖从了我吧。
  
  你一个女子,到底是从哪里学来的这么不知羞的话!苍迟立刻想将自己的胳膊给拽回来,可惜晗娆抱得太紧,他抽了几次都没能从她手中抽出。
  
  放开!
  
  不放,我就喜欢抱着你。
  
  你到底喜欢我什么?我改还不行吗?
  
  那可不行。晗娆眨了眨眼,然后盯着彻底黑了脸的苍迟,严肃道:其实吧,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喜欢你什么,但是那日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我便已经认定了你就是我一直要等的那个人。
  
  晗娆难得用这种严肃又正经的表情说这件事儿,诡异的是,苍迟那黑得能滴出墨水儿来的脸庞却是悄然红了那么一瞬。
  
  一双金瞳中难得的有了一丝窘迫,苍迟神色有些闪烁,然后用力将晗娆推开了少许,斥道:年纪轻轻的,你懂什么认定不认定的。
  
  晗娆被苍迟给强行推开了她也不生气,只是目光有些发亮的盯着苍迟的脸庞,似在研究着什么般。
  
  盯了半响,似发现什么新大陆般,晗娆惊喜地叫道:呀!苍迟,你脸红了呢,你这是在害羞吗?
  
  被晗娆这么一问,苍迟的目光更加躲闪了起来,有些微恼地瞪了她一眼,嗤道:瞎说什么呢!你到底还走不走?你不走我就走了。
  
  走!怎么不走!晗娆翻了一个大白眼,然后撇着嘴道:这是你的宫殿,怎么能让你这个主人呢。
  
  说完,她还当真朝着殿门走去。
  
  不过走了两步之后,晗娆又回过头来看着苍迟,绝美的脸蛋上满是不舍,就跟要跟心爱的人生死离别似的,明日我得去俊疾山一趟,大概有两三日不能来见你了,苍迟你就不送送我吗?
  
  苍迟站在原地搭着眼皮不吭声。
  
  都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要两三日都不能见到你,这都隔了几个三秋了啊。晗娆见苍迟不吭声也不抬眼她,她眼珠子滴溜溜地一转,嘴上一直碎碎念叨着,脚却在不动声色地朝苍迟靠近了一步,又一步。
  
  哎呀呀,隔了快十个三秋都不能瞧见你了,我这个心情怎么就这么的不好呢晗娆还在碎碎念。
  
  苍迟依然搭着眼皮不看她,也不吭声,只不过眉心却是有些不耐烦地皱了皱。
  
  苍迟,你真的不送送我吗?晗娆继续碎碎念。苍迟,苍迟你说说话呀
  
  你到底走还是不
  
  终于,苍迟忍无可忍地抬起了头,这女人都说了半天了还不走。
  
  结果他最后一个‘走’字还没出口,一阵香风袭来,紧接着就见到晗娆不知道在什么已经悄悄挪到了他的近期。
  
  当他这么一抬头,便瞧见晗娆一张小脸笑得分外得意,然后‘叭’地一声轻响,直接一口,嘴对嘴的亲了上来。
  
  苍迟双眼猛地瞪大,显然是没有料到晗娆会直接扑上来亲他的嘴,感觉到了唇上的温热和柔软,苍迟瞬间石化,傻在了原地。
  
  而晗娆在偷亲成功后立刻笑嘻嘻地跳出了老远,然后神情如偷了腥的猫儿般,一双眼睛都完成了月牙儿。
  
  也不等苍迟有什么反应,晗娆这才笑得一脸欢愉地冲着石化住的苍迟挥了挥小手,笑眯眯地道:啊呀,这回我的心情就好多了!哈哈哈苍迟,我先走了哟,等我从俊疾山回来后再来找你。
  
  说完,整个人化作一道金光瞬间冲出了龙神殿,独独留下苍迟一个人还石化在原地。
  
  自那日之后,龙神宫的所有下臣和随侍都发现了自家至尊有些不对劲了。
  
  一向以办公严厉和认真著称的龙神至尊居然在聆听族人们的汇报时开起了小差,魂游天外去了。
  
  不仅魂游天外,龙神至尊他偶尔还会诡异的莫名脸红
  
  这个发现,让得宫中的其他人皆是如同见了鬼般,至尊他这是怎么了?
  
  海族会议上,当龙神至尊再一次魂游天外后,下方的臣子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开始交头接耳了起来。
  
  一青龙族人拽了拽身边的红龙族人,小声儿地问道:至尊这两日到底怎么了?你们红龙一族不是负责着至尊近身之事儿吗?可是有发现什么?
  
  那红龙族人偷偷拿眼瞟了瞟上方的至尊,然后同样压低声音道:至尊身上发生的事儿,我们怎么会知道,不过你有没有发现,这两日那位九凰上神却是没有来咱们龙神宫了。
  
  你的意思是青龙族人神色微微有些讶异,然后眼中突然升起了一股好奇的八卦,惊讶道:至尊这两日的反常行为是跟那位九凰上神有关?
  
  我看是**不离十。红龙族人一脸肯定是这样的表情,小声儿地道:我听在至尊身边伺候的海马管事说,两日前九凰上神离开后,至尊的神色便有些不对劲儿了,定然是那日在龙神殿中发生了什么。
  
  莫非那日至尊跟那位九凰上神闹不愉快了?二人身后竖着耳朵偷听的黑龙忍不住突然出声猜测道。
  
  不可能!红龙立刻侧头瞪了黑龙一眼,然后拿眼悄悄的瞅了瞅依然在神游天外的至尊一眼,然后嘿嘿笑道:至尊这种神色哪里是像跟九凰上神闹过不愉快的反应啊,这明显是到了发情期的模样嘛。
  
  发情期?!
  
  青龙跟黑龙低低‘啊’了一声,然后齐齐将目光再次看向了上方的龙神至尊,随即二人默默对视一眼,然后点了点头。
  
  还真是有些像发情期到了啊。
  
  虽然他们家至尊这发情期来的是晚了些,可是好歹也算是发情了嘛。
  
  一时之间,三龙再次对视了一眼,然后心照不宣的嘿嘿笑了。
  
  苍迟——!
  
  就在殿中的龙族族人们咬耳朵聊八卦说得正尽兴的时候,殿门外突然传来晗娆那熟悉的叫唤声。
  
  殿中众人齐齐一愣之后,同时将目光看向了王座上的龙神至尊。
  
  只见原本还在神游天外的至尊大人他,在一听到晗娆的声音后瞬间回魂。
  
  ‘唰——’
  
  细微的破风声响起,晗娆自殿外横冲直撞的闯了进来。
  
  一殿的龙族族人纷纷你看我的,我看你,要不就是抬头看天的看天,垂眸看地的看地。
  
  数十人有志一同的摆出一副‘我什么都没听见,我什么也没看见,至尊你就当我们不存在好了’的神色。
  
  苍迟!晗娆一闯入殿中后,也不看周围的众人,直接蹭蹭蹭的冲上了王座。
  
  苍迟皱眉瞧着她,原本想要告诉她,自己还在处理正事儿,让她不要胡闹,结果就瞧见晗娆一张小脸气呼呼的皱成了包子脸,那一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里都是有着火要喷出来似的。
  
  原本一句‘不许胡闹’被苍迟给重新吞了回去,脱口而出的竟是:怎么了?
  
  晗娆一脸愤怒地一把抓过苍迟就要拖着他往外走,一边拖一边气愤地道:苍迟,你现在立刻跟我去俊疾山。
  
  苍迟眉心一皱,一把拉住她,问道:去俊疾山干什么?
  
  他不问还好,这一问后结果就瞧见晗娆整张脸都黑了下来,然后咬着牙道:凰天长老骗我去俊疾山拜寿,等我去了才知道那根本就不是拜寿,是他们诓我去议亲的!俊疾山的金乌神君在三个月前就去了我龙凰族提亲,我却一点都不知道。若不是我一路从俊疾山打了出来,只怕我现在就已经成了别人的媳妇儿了。
  
  苍迟闻言双眼一眯,他还没说话,下面的龙族族人却是炸开了锅。
  
  议亲?
  
  开什么玩笑!
  
  这不是摆明了要跟他们家至尊抢媳妇儿吗?
  
  一群龙崽子立刻就闹腾了起来,至尊,那独脚金乌居然敢跟咱们抢人,我们立刻去淹了他俊疾山!
  
  对!一只独脚鸟还想跟至尊您抢人,给他个胆子!
  
  靠他奶奶的金乌,兄弟们抄家伙,咱们打上俊疾山去。
  
  殿中的龙族族人们激动了,纷纷撸了袖子就要往外冲。
  
  闹什么!
  
  结果一群人还没冲出殿门,便被苍迟给沉声一喝,吓得齐齐一个趔趄。
  
  苍迟黑着一张脸,目光沉沉地瞪了下方的龙崽子们一眼,然后侧头看向同样黑着一张脸的晗娆,既然是你龙凰族长老为你安排的亲事儿,想来也不会太差,那金乌神君我也知道,为人敦厚老实,的确是个良配
  
  苍迟!晗娆怎么也没有想到苍迟居然会说出金乌神君是良配的话来,一张小脸顿时彻底难看了下来。
  
  对上晗娆愤怒的目光,苍迟却是垂眸不看她,只是淡淡道:我是为你好。
  
  什么为我好!你就是不待见我是不是?晗娆这回是真的生气了,见苍迟垂眸不语,气得身子发抖,然后指着他就怒道:苍迟,你休想将我推开,我看中的男人是你,喜欢的男人也是你,即便你不喜欢,但是你也不能将我推给别的人。
  
  晗娆!苍迟眉心一皱,想要说什么,可是一对上晗娆的目光,到了嘴边的拒绝之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晗娆死死瞪着他,在瞧见他终归还有在继续说什么后,脸上的神色才微微缓和了一些。
  
  随即冷冷哼了一声,晗娆突然猛不丁地抓过苍迟的手,然后狠狠一口咬在了他的手臂上。
  
  一边下了狠命的咬,一边还不忘含含糊糊的怒道:我咬死你个没良心的王八蛋!
  
  苍迟被咬的眼角一抽,不过却没有将她给推开,任由她将自己的手咬出了血。
  
  下方一群龙族族人瞧得那发了狠咬人的晗娆,皆是倒抽了一口凉气,特别是他们在瞧见自家至尊的手都见了血后,齐齐觉得自己的手臂也是一疼。
  
  九凰上神那一口可咬得不轻啊,他们这些人看着都觉得疼,至尊他却是连脸色都没有变一下。
  
  而咬完了人后的晗娆却是连看都没看苍迟一眼,直接一把推开了他便再次气冲冲的走了。
  
  苍迟皱眉看着晗娆离开的方向一动不动,大殿之中也没人敢开口。
  
  似乎过了很久,又似乎只是一瞬,只见那玉阶之上的人低低叹了一口气,然后突然追了出去。
  
  两位主角都走了,殿中的龙族族人这才齐齐松了一口气儿。
  
  一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皆是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散了吧散了吧,看这个样子,至尊他一时半会儿怕是不回来了。就在众人不知所措的时候,那缩在角落里打瞌睡的老海龟却是慢悠悠地杵着拐杖走了出来,。
  
  然后他一边笑眯眯地摇着头朝殿外走,一边悠悠地道:这世间最捉摸不透的便是情之一字,强如至尊那般的人物,也是有被情所困的一日啊
  
  ------题外话------
  
  我突然觉得这番外一时半会儿恐怕是写不完了啊
  
  再这么写一下,只怕得写到三百多万字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