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道至尊驱魔师 > 028:北冥之主的媳妇儿来了

      魔神宫前的战斗或者说是单方面的殴打持续了半个多时辰方才停息,皇明月虽然看上去很是狼狈,不过却依然蹦跶得欢快。
  
      某处高楼上,小宝一脸遗憾地看着已经停止的战斗,可惜道:“三姨姨居然停手了,看来想要弄死我父君还得想其他办法。”
  
      血玉跟月笙二人听得小宝的话,顿时冒了一脑门的冷汗,看着这极为漂亮的小娃子,齐齐在心里嘀咕:这娃子怎么这么的凶残呢?为什么就一定要弄死自己的爹,他爹跟他到底有什么仇什么怨啊?!
  
      小宝微微撇了撇嘴,牵过身边一脸懵懂的团子,继续道:“弟弟走吧,咱们该下去了。”
  
      两个小豆丁手牵手的下了高楼,两道童音不时的响起。
  
      “小宝哥哥,你父君没被揍死,那么我父尊就不可能被五姨姨揍死了,我们是不是就抢不回娘亲了?”
  
      “嗯,暂时抢不回。不过我们可以想些其他的办法弄死他们。”
  
      “好啊,那小宝哥哥等你想到办法后一定要告诉我啊,我也想要弄死我父尊。”
  
      “没问题。不但我要想,团子弟弟你也要动动脑子想啊。”
  
      “嗯嗯,我一定会日思夜想的!”
  
      “日思夜想是这么用的?不过也没关系,只要我们一起想办法,就总能想出来的。不是都说兄弟齐心,其利断金么!”
  
      “对,这话我听我娘亲也说过……”
  
      两个表兄弟手牵手地走没了影,独留血玉跟月笙二人在风中凌乱。
  
      这俩儿子果然是投胎来讨债的吧?!
  
      俩熊孩子到底是不是投胎来讨债的不知道,反正这俩小的在自家父尊/父君面前是十分的听话的,至少是表面上看着听说。
  
      轩辕天心一家三口在魔神宫中住了下来,团子有了新玩伴后也不再缠着轩辕天音跟小未来和小明日了,日日拉着小宝满魔神宫的跑。
  
      五日后,神龙带着晗娆也从第九天赶来了,就连在炎魔域逍遥自在的龙邪也带着后析回了魔都。
  
      狐不归抱着沉睡中的小狐狸来到魔都的时候正是周岁宴的前一日,因为夙离自用过生死轮回果后已经快两年了都还未见醒,这可将狐不归给急坏了。
  
      一到魔神宫,他就抱着小狐狸直奔轩辕天音的寝殿,嚷着要让轩辕天音看看他家这个狐狸崽子是不是睡傻了,都快两年了还不见他醒。
  
      近几日魔域十分的热闹,因为魔神帝尊的二公子跟小公主满周岁,不仅各方魔族部落的人都涌来了魔都,就连妖域、神族和梵境的人都是纷纷跑了来看热闹。
  
      一时之间整个魔都变得分外热闹跟拥挤,虽然因为周岁宴的事儿,热闹一些没关系,可是头疼就头疼在这人一多,种族一多,就很容易打起来。
  
      所以这段时日魔都中的魔神卫十分的忙碌,两位魔主和十八魔将也是忙得脚不沾地,就连一直偷闲的魔神大人都被两位魔主陛下给从帝后寝宫中给请了出来。
  
      魔神大人被‘拉了壮丁’后很苦逼,因为他一天十二个时辰中起码有十个时辰都是待在书房中,他已经有好几日都没有见到他的亲亲媳妇儿跟宝贝小公主了。
  
      更苦逼的是就连晚上他回了寝宫也看不到自己媳妇儿跟宝贝小公主,因为他家媳妇儿说妹妹好不容易来一趟,所以要姐妹二人睡一起,晚上还可以说悄悄话。
  
      同样苦逼的还有某位大爷,某位大爷不仅被自家小媳妇儿给赶出了寝殿,还顺带塞了一个‘小拖油瓶’给他。
  
      然而没有最苦逼,只有更苦逼的是……
  
      小拖油瓶…啊,不对,是皇小宝。
  
      皇小宝被自家娘亲赶出了寝殿后,非常潇洒地朝自家父君挥了挥小手,然后抛去了他父君,找他的团子弟弟去了。
  
      某位大爷一张俊脸都快黑的能滴出墨水来了,却憋死了自己也不敢发作,否则只怕会被自家媳妇儿的凶悍姐姐给丢出魔域。
  
      虽然某位大爷不敢发作,可是睡了不少时日的空房,那周身的怨气是见了人就乱喷。
  
      这不,看着姐妹二人又腻歪在一起说悄悄话后,某位爷就跟一个怨灵似的,独自窝在角落里磨牙。
  
      轩辕家的女儿很少会有姐妹,所以一旦有了姐妹后,感情自然很好,更何况轩辕天心几乎是轩辕天音从她还是个小奶包时就带着长大的。
  
      姐妹二人又阴差阳错的分开了这么多年,如今好不容易重聚了,却又各分东西两方。所以一旦能凑在一起后,姐妹俩那好得都快跟一个人似的。
  
      “天音丫头……”
  
      狐不归火急火燎地冲外面冲了进来,刚一家门就被蹲在门边角落里的皇明月给吓了一跳,差点将抱在手中的小狐狸给丢出去。
  
      定了定神,发现那满是怨气的家伙居然是妖族的那位后,顿时将到了嘴边的怒吼又给咽了回去。
  
      不过经过狐不归这么一嗓子,倒是将腻歪在一起的姐妹二人给成功分开了。
  
      轩辕天音诧异地看着冲进来的狐不归,“不归前辈你这是怎么了?”一眼瞧见被他抱着怀里的小狐狸后,立刻脸色一变,自软榻上跳了起来后进步走到狐不归身前,沉声问道:“可是夙离出事儿了?”
  
      若不是因为夙离,狐不归不可能出现这种急躁的神色。
  
      见轩辕天音的脸色都变了,狐不归立刻摇摇头,道:“也没事儿,就是这小子自用了生死轮回果都快两年了还不见醒,我是一些心急了。”
  
      听得狐不归的话,轩辕天音这才算是松了一口气,抬手接过他怀中的小狐狸,笑了笑,道:“夙离当初被神罚之力给劈得神魂四散只剩下了一丝神魂,他若要醒来只有将神魂修补完整,补魂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儿。所以不归前辈也不用太心急,等他将神魂修补后就自然会醒过来了。”
  
      “话说如此说,可……”狐不归闻言瞥了被轩辕天音抱在话里的小狐狸一眼,微微松了一口气般地道:“可这小子一日不醒,我这一日就不觉得安心。”
  
      “不归前辈是等着夙离醒来后接管青丘吧?”轩辕天音似笑非笑地看着狐不归,挑眉道:“青丘族长自被迦落重伤后就一直在闭死关,如今夙离沉睡不醒,整个青丘的事情全靠你一人。”说着,笑了笑,继续道:“不归前辈向来无拘无束惯了,可是如今却被整个青丘的事务给缠住分身无暇,这才是让不归前辈头疼不已的事情吧?!”
  
      闻言,狐不归脸上的神色顿时变得有些讪讪的,显然是被轩辕天音给说中。
  
      瞧得狐不归那尴尬的神色,轩辕天音顿时低笑出声,道:“前辈今日刚到魔域就好好休息吧,你在魔域的日子里就将夙离交给我照顾吧。若是不归前辈觉得无聊,可以去寻神龙,正好神龙跟晗娆前几日也来了魔域。”
  
      “嘁!我找那家伙干什么!”狐不归顿时嗤了一声,抬手摸了摸鼻尖,道:“那老光棍自从有了媳妇儿后就恨不得变成妻奴了,跟没见过女人似的,真是出息。”
  
      轩辕天音闻言嘴角一抽,目光有些微妙地看着狐不归,犹豫道:“那个…我怎么听说当年晗娆差点成为不归前辈的媳妇儿啊?你该不会是羡慕嫉妒恨吧?!”
  
      “本座会羡慕嫉妒恨?!”狐不归立刻有些炸毛了,指着自己的鼻子,瞪着轩辕天音就道:“天音丫头,你觉得本座会是差媳妇儿的人吗?晗娆那么一个悍妇,我疯了才娶她!”
  
      说完,见轩辕天音一脸狐疑地看着自己,就连一旁的轩辕天心都是一副神雷同的狐疑表情看着自己,顿时嘴角抽搐了一下。
  
      “两个臭丫头什么破表情!”狐不归有些气结,“本座这就去找那老光棍。”说着便是转身要走。
  
      “哎哎…不归前辈。”
  
      刚走两步又被轩辕天音给叫住了,因为轩辕天音似乎想了起来,今日一大早,神龙就带着晗娆跑去魔荡山看风景了。
  
      “不归前辈。”赶忙将人给叫住,轩辕天音笑眯眯地道:“我刚刚忘记了,神龙带着晗娆一大早就出去了,你现在去他们寝殿只怕会扑个空。”
  
      狐不归一脸木然地转身过来看着轩辕天音。
  
      轩辕天音连忙笑了笑,继续道:“要不…你若是真无聊,就先回你的寝殿等等,大概不一会儿鲲鹏前辈就会到了。”
  
      狐不归闻言依然是一脸木然,然后呵呵冷笑道:“得了,我一单身狗就不去参和了。鲲鹏那家伙就算来了也是秀恩爱,我可不去被他喂狗粮。”说完,朝殿中的几人摆摆手,他家的夙离小狐狸也不要了,直接转身走人,道:“我还是回去睡觉吧,这一路从青丘火急火燎的赶来,我早就累了。”
  
      见狐不归走没了影后,轩辕天心在拉了拉自家三姐的袖子,小声儿地道:“就是是单身…不归前辈也是单身狐狸不是狗啊。”
  
      闻言,轩辕天音顿时好笑地侧头瞪了她一眼,伸手一指弹在她脑门声,笑骂道:“小坏蛋,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蔫儿坏了?!”
  
      轩辕天心捂着脑门冲着轩辕天音蠢萌一笑,“三姐,我说的可是实话啊。”话落,又想了想,皱眉问道:“可是不归前辈为什么说鲲鹏前辈来了也是秀恩爱呢?鲲鹏前辈也找到媳妇儿了?”
  
      话音刚落,一直蹲在角落里某位大爷立刻嗤笑了声,跟牙痒似的在那里哼哼唧唧。
  
      轩辕天音双眸微眯地看了过去,眸底又开始有凶光在闪动,而轩辕天心却是一眼瞪了过去,怒道:“你牙痒啊?”
  
      皇明月抬头望天,不吭声了。
  
      一见他这模样,轩辕天心立刻觉得眼睛都疼了,似不想再看他似的,一把拉过轩辕天音,又好奇问道:“三姐,你快说说那位北冥之主的媳妇儿是什么人啊?也是神族的吗?”
  
      轩辕天音闻言小脸变得有些古怪,点了点头,道:“是神族的。”
  
      “那可是洪荒之神?”轩辕天心又问。
  
      轩辕天音再次点头,“是。”
  
      “呀!这么说今日又能见到一位洪荒神祇了?”轩辕天心兴奋了,忽闪着眼睛,继续问道:“三姐,你可知道是哪一位洪荒之神?”
  
      轩辕天音的神色立刻变得有些为难起来,可看着自家小妹那软萌的模样,点了点头,道:“知道。”
  
      “三姐,你快跟我说说。”轩辕天心八卦了起来。
  
      “那个小五啊……”
  
      轩辕天音张了张嘴,正在心里措词该怎么回答她的问题时,只见外面天色突然霞光万丈。
  
      而在那万丈霞光中居然还带着一股腾腾瑞气,哪怕是魔都中四溢的魔气都压不住那一股瑞气。
  
      轩辕天音眼角抽了抽,然后干巴巴地道:“那一位洪荒神祇来了,你自己看吧。”
  
      闻言,轩辕天心立刻放眼看去。
  
      暗紫色的天幕中,两道身影虚空而立,轩辕天心一眼就瞧出了其中一人正是那位北冥之主鲲鹏,然而另一位……
  
      轩辕天心一呆,嘴巴张了张,结巴道:“三…三姐啊,北…北冥之主的身边是一个男…男的啊!?”
  
      瞧得自家已经舌头都打结的小妹,轩辕天音一脸面无表情地转头,然后拍了拍她的脑袋,道:“乖,咱们不能歧视断袖。”
  
      轩辕天心:“……”
  
      就在轩辕天心一脸被天雷劈中般的呆滞中时,只见魔川殿的方向立刻掠出一道红芒直指空中的二人。
  
      清俊无双,霸气悱恻的魔神大人出现了,可是他一出现后连话都没有说便对着鲲鹏身边的那个男人动了手。
  
      两个人在虚空中悍然打了起来,整个魔都顿时骚乱了。
  
      轩辕天心继续一脸呆滞的看着虚空中打得凶猛的二人,一脸见鬼地看向轩辕天音,问道:“三姐,那人是谁啊?居然可以跟姐夫打得不分上下。”
  
      轩辕天音默了默,突然道:“你可还记得数月前尧光山神光大绽,昆仑山整条龙脉都活了过来的事儿?”
  
      “记得。”轩辕天心立刻点头,数月前的那场惊天动地她在梵境就感觉到了,如今到了她们这个修为,只要没了那层壁障,她若要放开神识查看是很容易的事情。
  
      “那场动静就是他闹出来的。”轩辕天音淡淡道。
  
      “啊?”轩辕天心闻言一呆,随即立刻兴奋道:“那这么说这一位即便是在洪荒众神之中也是有些来历的咯?”
  
      “嗯。”轩辕天音点头,看着她,木然道:“神族父神——盘古,你说他有没有来历?”
  
      ‘噗——!’
  
      轩辕天心一口口水喷了出来,颤着手指向虚空,道:“你说他是盘古父神?为什么父神是断袖这件事儿我不知道!?”
  
      不仅是断袖,且还是跟北冥之主……
  
      轩辕天音无奈一摊手,道:“我也是刚知道不久,只能说他们隐瞒得太好。”
  
      轩辕天心一脸三观尽毁地抽了抽嘴角,随即似想到了什么,又道:“三姐,这不对啊!若是父神盘古,那为什么苍天柱上他的名字却没有出现啊?”
  
      “因为父神虽然活了过来,可惜实力却没有完全恢复,所以苍天柱上暂时没有他的名字。”轩辕天音摊手。
  
      “可是……”轩辕天心一眨眼,然后一手指向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悄悄溜到殿门外的皇明月,又道:“可是这个东西当初实力还未恢复前,苍天柱上也有他的名字啊,就连姐夫的名字的都有啊。”
  
      轩辕天音撇了撇嘴,道:“那是因为你家姐夫还有那个什么东西没有死成,父神盘古当年是真的羽化了。”
  
      “原来如此。”轩辕天心总算是一脸恍然地点了点头,目光继续看向外面的空中,惊叹道:“盘古啊,是活的盘古!没想到居然有一日我能见到活的父神盘古,这感觉简直就跟做梦一样啊……”
  
      瞧得轩辕天心那一脸感叹的模样,一旁的轩辕天音顿时忍不住地一笑。
  
      这丫头连妖神跟魔神都见到了,父神盘古有什么好稀奇的……
  
      不仅是轩辕天音觉得这丫头有些夸张,某位爷更是不爽了。
  
      目光阴测测地瞪着轩辕天心那一脸花痴的模样,已经忍了好多日的某位爷终于忍无可忍,然后怒哼一声,道:“他们两个打起来算怎么回事儿?当爷是摆设吗?”说着,只见皇明月身形倏地原地消失,下一秒就出现在了虚空中。
  
      本来是打得难舍难分的二人,因为皇明月的插入,顿时变成了三人团战。
  
      瞧得虚空中打得砰砰作响的三人,轩辕天音翻了个白眼,一把拉过轩辕天心就朝殿内走去。
  
      “小五,跟我回去,这种神经病看就了也会传染的!”
  
      ------题外话------
  
      不要问我为什么盘古复活闹出那么大的动静鲲鹏会察觉不到,其一是大荒太大,尧光山跟昆仑距离东海还很远!其二是鲲鹏实力不到,并不能像轩辕天音、小五、帝尊大人他们那样有创世神的修为!
  
      盘古归来,除了四方主能隐隐感觉到动静,离得远了的人是感觉不到的。
  
      也不要问我为什么小五是四方主之一就不知道那闹出动静的人是谁,并不是每个人都跟轩辕天音这般熟悉神族的,也并不是所有人身边都有像轩辕天音身边这样有很多个‘移动宝典’可以为她解释的。或许小五的身边的确有一个皇明月,但是以明月大爷的尿性,就算他知道是谁,也不会告诉小五的!
  
      最近被一些问题给问得头疼,咱们是看小说,并不需要细细考究什么,消遣就好好消遣,不用当做教科书来研究的。
  
      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