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道至尊驱魔师 > 032:青丘夙离,夜郎献美

   推荐阅读:                 女娲留下的神罚之力即便是隔了千万年的岁月依然很是强悍,第八天的那场神罚之后,夙离便陷入了一个只有回忆的梦境中。
  
      梦中如同幽冥司的望乡台,前尘往事都在眼前一一闪过。
  
      奢华的宫殿,醉生梦死的奢靡,这是他早就不曾再记起的一段往事,可如今在神魂破碎间,他看到最多的画面便是那早已化为尘埃的王朝,和燃烧着熊熊大火的鹿台。
  
      火海中,有人大声笑着仰望苍穹,那一句可以称之为最后遗言的话,在脑海中久久不散。
  
      “成汤五百余年的基业不是毁在尔等手中,更不是顺意天意,而是孤王自愿毁去,只为一人毁去……”
  
      大荒之中有一泽国名为青丘,而青丘历来便是九尾白狐一族的地盘。【雪中悍刀行漫画/】。
  
      九尾白狐是个奇特的种族,每个族人都是五百岁才算是成年,且在还未成年的狐狸崽子们都是性别不分的,只有在它们成年礼上方才有一次且是唯一一次选择自己成年后的性别的机会。
  
      正因为九尾白狐的这一性别不分的特性,所以青丘当中常常会出现上午才刚刚认识了一个狐狸弟弟,到了晚上这个刚认识的狐狸弟弟就变成了狐狸妹妹的稀奇事情。
  
      夙离是这一代九尾白狐王族的独苗,因为是唯一的一只独苗,所以被宠的也忒不像话了些。在别的狐狸崽子们还在青丘中下河摸鱼,上山追兔子的时候,它就将心思放在了如何偷偷将青丘的结界打破,怎样才能顺利出了青丘去外面闯荡的事情上。
  
      都说有志者事竟成,这话放在狐狸的身上也同样凑效。
  
      夙离围着青丘的结界整整研究了百余年,终于在他四百多岁的时候研究出了一个不惊动自家爷爷且又能将结界给打出一个洞的办法来。
  
      办法有了后,夙离便打了一个包袱,怀里还揣着一张早前便研究好的下界尘世的地形图趁着夜深人静时就逃出了青丘。
  
  
      然而这一去,他便整整三千多年都没能再回去青丘。
  
      ……
  
      ……
  
      “诗曰:天产猴王变化多,偷丹偷酒乐山窝。只因搅乱蟠桃会,十万天兵布网罗。当时李天王传了令,着众天兵扎了营,把那花果山围的水泄不通。上下布了十八架天罗地网,先差九曜恶星出战……”
  
      魔神宫中的九曲池旁,轩辕天音神色慵懒地依靠在躺椅中,在她的身边还坐着两个白白嫩嫩的小包子。
  
      距离满月宴又是一年过去,如今自家的这对龙凤双生子已经两岁了。
  
      两岁的小未来跟小明日被轩辕天音给喂得白白胖胖的,跟小时候的团子一样,兄妹二人都十分的喜欢黏轩辕天音。
  
      因为比起父尊,娘亲总会给他们将许多好听的故事。
  
      今日轩辕天音难得的空隙,所以便被两个小包子给缠了一下午,非要听齐天大圣的故事。
  
      轩辕天音经不住两个小家伙的央求,在两双湿漉漉又软萌的期待目光中,顿时有了一种兵败如山倒的感觉。
  
      今日天气明媚,九曲池里开满了一池的并蒂莲。轩辕天音清冷悦耳的声音在九曲池边响起,两个小包子乖乖地并排坐在她的身边,认真的听着故事。
  
      在娘仨的不远处,一只雪白的狐狸趴在那里假寐,毛茸茸的耳朵不时的抖了抖。
  
      一年时间过去,原先只有巴掌大的狐狸逐渐长到了半人高,而身后蓬松的狐狸尾巴也冒出了五条之多。
  
  
      “娘亲……”
  
      本该在魔川殿听政的团子突然从月亮门外冲进了院子,轩辕天音将故事的声音顿时一停。
  
      团子这一两年忙着长个子,以前那圆润的脸蛋也是瘦了下去,如今的他跟帝尊大人站在一起也是越发的相似。
  
      瞧得团子快步走了进来,小明日跟小未来立刻咧嘴冲着他乖巧地喊道:“哥哥。”
  
      小大人模样的抬手摸了摸弟弟妹妹的脑袋,团子方才一脸求助地看着轩辕天音说明了来意:“娘亲快去魔川殿一趟吧,父尊又在发脾气了。”
  
      这两年魔神帝尊大人的脾气是越来越诡异莫测,每次众臣上殿都是一副提心吊胆的模样。明明上一刻脸上还带着笑意,可下一刻就立马冷得骇人。
  
      一般这种时候,除了轩辕天音出马,谁都不敢上前去找死。而因为帝尊大人这善变的性情,轩辕天音也被众臣们给当成了救星或者说是‘灭火器’。
  
      轩辕天音闻言有些头疼地坐起,看着团子问道:“你父尊又是因为什么事儿发脾气?”
  
      团子将小脸一板,摊手道:“关于这件事儿,娘亲你还是亲自去看看吧。”
  
      “嗯?”轩辕天音狐疑地看向儿子,眯眼道:“我记得今日似乎是夜郎族的人来了魔都,可是夜郎族的族长说了什么或者是做了什么事儿惹你父尊生气了?”
  
      魔族从洪荒时就有不少的部落,但自当年魔神沉睡后,有些远古部落就纷纷脱离了大部队选择了隐世。自当年跟迦落那一场大战之后,这两年有不少隐世的部落都选择了回归,其中就包括今日回魔都的夜郎族。
  
      团子抬手摸了摸鼻尖,却实在不说魔川殿内发生了什么事儿,只是道:“娘亲去看看便知道了。
  ”
  
      儿子是自己生的,轩辕天音又岂会不知道自己的这个宝贝儿子是个什么性子,都说知子莫若母,今日团子的话语间有些闪烁其词,轩辕天音的眸底一深,便知道前面魔川殿内发生的事情肯定跟自己有关。
  
      缓缓起身,抬手拍了拍小未来跟小明日的脑袋,淡笑看着自己跟前的三个宝贝,道:“你们三个留在这里跟你们义父玩,娘亲去前面看看。”
  
      团子还还说,可是小未来跟小明日见轩辕天音要走,立刻跟着起身要一起去前面。
  
      哪知团子见弟妹要跟脚,立刻一手拽住一个,安抚道:“娘亲要去前面帮父尊处理事儿,你们就不要跟去打扰了,哥哥陪你们玩。”
  
      小明日一听哥哥要陪着自己玩,立刻又乖乖的坐了回去,而小未来却是皱眉看了看哥哥,然后有抬头看了看娘亲,神色间有些不舍。
  
      “未来最乖了,跟妹妹和哥哥在这里玩,娘亲一会儿就回来给你们继续讲故事。”俯身轻轻捏了捏小未来的小脸蛋,轩辕天音轻软笑道。
  
      被娘亲赞了乖后,小未来这才又老实的坐了回去。
  
      待到轩辕天音缓步离开后,团子这才笑眯眯地挪到不远处的狐狸身边,然后猛地扑倒,抱住狐狸的脖子,一脸亲昵地蹭了蹭,道:“义父,这日子太平静了,好久没看娘亲修理人了呢……”
  
      只见他话音一落,原本还在假寐的狐狸却是突然抬起了头,一双金瞳扫过月亮门外,然后晃了晃脑袋,低低问道:“前面出什么事儿了?”
  
      团子笑得一脸蔫坏,凑近狐狸耳朵边,低低道:“夜郎族的老家伙也不知道是哪个筋没对,居然在殿上倚老卖老恳求父尊选魔妃。那老家伙这次回魔都还从自己的部落里选了数十名年轻貌美的女子,义父你说这个夜郎部落是被父尊给连根拔起,还是被娘亲给用天雷劈成灰飞?”
  
      狐狸眼中闪过一抹嘲讽之色,低低哼了句:“我赌那些人会被你娘那个女人给全部丢出帝都。”
  
      团子闻言惬意的一眯眼,然后趴在狐狸背上,幸灾乐祸地道:“真想去前面看看啊。”
  
      “想去便去。”夙离抖了抖身子,没好气地道:“小子,从老子身上下去。”
  
      团子嘿嘿一笑,不但不下去,反而翻身骑在了它的背上,抱着它的脖子,笑眯眯地道:“不下去,义父你在驮我一会儿呗,否则我就要告诉娘亲你根本没有失忆。”
  
      夙离闻言一噎,侧头没好气瞪了一眼骑在自己身上的小无赖,笑骂道:“臭小子!”
  
      “哥哥……”
  
      “义父……”
  
      两个小包子瞧见自己的哥哥居然爬到了狐狸背上,原本还腻歪在一起的兄妹二人立刻噔噔噔地跑了过来。
  
      小明日眼巴巴地看着狐狸背上的哥哥,然后伸出小手拽住一把狐狸毛,软软地道:“义父,我也要坐。”
  
      “还有我!”小未来立刻跟着道。
  
      夙离有些无奈地看了一眼跟前的两个小奶包,然后抖了抖耳朵,将自己的身子趴低了点。
  
      团子也是立刻翻身跳了下来,看着自己的弟弟妹妹笑道:“来,哥哥抱你们上去。”
  
      片刻后,九曲池旁传来孩子的欢笑声,三个小孩跟白色的大狐狸滚成了一团。
  
      相比起这边的欢声笑语,魔川殿的气氛可谓是安静的吓人。
  
      夜郎族族长颤巍巍地跪在大殿中,身后还跪了整齐一排的妙龄女子。
  
      轩辕天音踏入魔川殿时正好瞧见这一幕,好看的眉峰便是玩味地一挑。
  
      夜郎族的女子在魔族向来负有貌美的盛名,她不过是这么粗粗一看,便发现这些女子竟然都是各有千秋且类型还不带重复的。
  
      殿内赤焰等人看好戏般地盯着殿中的人,当瞧得轩辕天音进殿后,赤焰双眼一亮,立刻朝着轩辕天音恭敬一礼,然后大声道:“见过帝后。”
  
      他这一嗓子立刻让得魔川殿内的所有人的目光都转了过来,然后众人又是纷纷行礼。
  
      玉阶之上,东方祁神色淡漠的坐在紫金王座中,当瞧得轩辕天音后,那暗红的双眸中立刻掠过一抹暖意,周身骇人的冷气也是瞬间散去。
  
      起身笑看着她,温声道:“你怎么想起过来了?”
  
      轩辕天音含笑走近,在路过夜郎族一行人时,连一个眼角余光都没有施舍一个,径直抬步走上玉阶,边走边道:“我听说帝尊大人想要选妃,所以便过来看看了。”
  
      帝尊大人闻言一挑眉,待得轩辕天音走近,抬手将人一搂带到自己身侧,垂眸笑问:“看什么?”
  
      轩辕天音笑瞪了他一眼,方才将目光落向殿下的夜郎族等人,悠悠道:“看是哪个吃了熊心豹子胆的东西敢来撬本主的墙脚,敢给本主的头上染绿色!”
  
      ‘噗呲——!’
  
      赤焰突然笑出了声儿,不过在察觉到似乎自家帝尊大人扫过来的冰冷目光后,立刻将脑袋一埋,不吭声了。
  
      帝尊大人轻哼一声收回目光,方才看向轩辕天音笑道:“那天音可有看清楚?”
  
      “看清楚了。”轩辕天音盯着下方脸色微变的夜郎族族长,笑着点头道:“果然是美人儿,难怪敢来撬本主的墙脚。”
  
      帝尊大人闻言立刻撇了撇嘴角,对于轩辕天音那句‘美人儿’表示大大的不赞同。
  
      但很快,神色有些不赞同且不满的帝尊大人再次眉开眼笑了起来。
  
      因为轩辕天音在话音之后,又话锋一转,沉声道:“无声、无极,将夜郎族一行人给本主叉出去。自今日起,夜郎族所有人永世不得踏入魔都一步!”
  
      没有任何的话,也不给夜郎族族长任何说话的机会,轩辕天音就直接下了这么一条简单又粗暴的命令。
  
      原本还使劲儿憋着一口气的赤焰顿时有些瞠目结舌地抬头看来,别说是赤焰了,相措、玉孤酬、还有蓝染等人也是一脸不知道说什么好的表情。
  
      而夜郎族的人闻言却是神色大变,抬头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玉阶之上的人,夜郎族族长更是急声道:“帝后,我夜郎族诚心回归,你这么做难道不怕寒了我们这些远古部落族人的心吗?”说完,目光转向一旁含笑不语的帝尊大人,继续道:“帝尊,难道您就这么放任帝后为所欲为吗?”
  
      东方祁闻言顿时目光一寒,轩辕天音在察觉到他身上的杀意后,轻轻拍了拍他的手背,示意交给她来处理。
  
      “天音。”皱眉看着她,暗红双眸中划过一抹不满。
  
      轩辕天音朝他安抚般地一笑,然后转头看向下方被无声和无极给押下的夜郎族族长,挑眉道:“若是因为怕寒你们的心便让本主忍受你们打我男人的主意,那本主倒是宁愿让你们寒一寒心的。”
  
      目光轻轻扫过夜郎族族长身后那些各色千秋的女子,轩辕天音冷笑继续道:“你们在回魔都前难道没有打听本主是个什么性子吗?对于一切敢肖想本主男人的人,本主向来是一律打死的。”
  
      “或许你们是第一个敢往这魔神宫送女人来的人,但也却是最后一个!本主今日便要所有还未回归或者正要回归的部落知道,你们敢往你们帝尊身边送女人来惹我不痛快,本主必定会让你们整个部落都不痛快。”
  
      话落,轩辕天音也不等夜郎族的族长再继续说些什么,神色冷冽的直接抬手一挥,沉声道:“无声,将他们给本主全部丢出魔都!”
  
      “是!”无声立刻大声的应道,然后在瞥见夜郎族族长还想开口说话时,手疾眼快地往他咽喉处一按,这位来自夜郎族,且刚刚才进入魔都没多久的族长便彻底失了声。
  
      满殿的人一脸同情地看着被无声给粗暴拖走的夜郎族长,赤焰更是摇头叹道:“都说不作不死,这夜郎族又何必这么想不开呢!”
  
      一群莺莺燕燕哭着被无极给赶着出了魔川殿,帝尊大人清俊的脸庞上终于有了淡淡的笑容。
  
      而轩辕天音在瞥见赤焰那摇头抬起的模样后,眉峰微微一挑,问道:“赤焰你这么一副惋惜神色可是舍不得那些美人儿?若真是舍不得,本主也可以勉强留下她们给你送去魔主宫。”
  
      赤焰闻言立刻将头摇成了拨浪鼓,一脸木然地拒绝道:“多谢帝后美意,可是属下不需要。”
  
      少了夜郎族的人,帝尊大人的神色好了不少,而殿中的气氛也变得活跃了起来。
  
      当赤焰话音一落,站在赤焰身后的玉孤酬却是哈哈一笑,看着轩辕天音戏谑道:“帝后您可别开赤焰魔主的玩笑了,若是赤焰魔主真将那些个女子给收入魔主宫中,只怕相措魔主会不高兴的。”
  
      对面相措立刻面无表情地瞥了玉孤酬一眼,然后默默垂眸不语。但轩辕天音却诡异的发现……相措那张面瘫上似乎极快的闪过了一抹尴尬之色,至于赤焰……就如同炸毛了般。
  
      这是?!
  
      轩辕天音眨了眨眼,有些不可思议地抬眸看向身边的东方祁,无声询问:是我想错了还是你的两位魔主大人已经偷偷暗度陈仓了?!
  
      东方祁嘴角抽了抽,一把拉过轩辕天音便抬步下了玉阶往殿外走去。
  
      “个人喜好不同,天音我们不能歧视他们。”
  
      轩辕天音眨眨眼,然后瞬间秒懂。
  
      至于殿内的赤焰跟相措,早已经在满殿人的意味深长的目光中齐齐消失不见。
  
      ------题外话------
  
      或许看到这里你们应该也瞧出来夙离的归宿到底是谁了,我从来没有说过要把小明日跟夙离配对,所以你们组的那什么CP可以放弃了!所有事情有因便有果,夙离的归宿其实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了,虽然我的书中断袖挺多,可是却自问还没有那个接受能力可以去接受那种喜欢了娘后又转而去喜欢女儿的感情o(╯□╰)o
  
      每段故事不会有无缘无故的因,所以也不会有随随便便的果,很多事情其实从一开始就有伏笔在,只要认真看,仔细去想就能发现。
  
      而关于书中断袖多的问题,我想说纯属个人爱好,不喜绕道!(另:我也从来没打算把夙离给掰成断袖,所以喜欢夙离的妹纸可以不用在评论区哭嚎了。)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
  
      
  看过《天道至尊驱魔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