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聊天群 > 第一百零一章 诅咒?
梦中的‘他’或者说是坛主,在黄大根墓附近住了十年左右。想象中的那前辈高人一直没有出现,而灵鬼却已经接近成熟。‘他’真是欣喜万分——看来那位高人,根本不在意这只灵鬼和养灵宝地!
  
      再过此时间,只等灵鬼成熟,他就能将它取出!
  
      或许,罗信街区真是他的福地。
  
      居住于此地的第十二年,‘他’竟然又得到了一只未成熟的灵鬼,真是天降大福!
  
      这让他欣喜若狂!
  
      假以时日,这两只灵鬼成熟后,就算‘他’的‘鬼门驱鬼者’道统还不完善,光凭着灵鬼的特殊能力,都能将他的境界再推上一个大境界,得以延寿!
  
      然后,他做了件让自己后悔一辈子的事!
  
      ‘他’很开心的将自己新得到的那只灵鬼,也送入到黄大根之墓中,想利用这片福地加快灵鬼的成长。
  
      悲剧在这一刻产生……第二只灵鬼送入墓中后,就出不来了!同时,还斛发了灵蝶尊者布置的封印大阵。
  
      一共六层强力封印浮现,重重叠叠浮现!
  
      要不是他见机跑的快,就要直接被阵法攻击成渣了。
  
      以前,这六个封印处于潜伏状态,不被激活时,坛主还能进入坟场观察里面的灵鬼。而现在——他甚至不能接近黄大根之墓。
  
      而且和最初的困灵阵不同,这六个封印阵法极具攻击性。其中还有个血脉阵法,若是没有设下阵法的高人血脉后辈出现此地,这六个阵法就一直会处于开启状态。
  
      难怪,自己破坏了困灵阵法后,里面的灵鬼还会留在鬼灯寺中不出来,原来是它根本出不来!
  
      可怕的前辈,分分钟教他做人。
  
      这六个阵法的结构是如此复杂,以他的水平、实力根本无法解开这六个阵法。
  
      他只能眼睁睁守着这个大墓。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绝望了,对这个世界彻底的绝望了!
  
      就在他真的准备放弃或是拼死冲击一下那六个阵法之际……一天,一对年轻的男女来到了罗信街区,黄大根之墓处。
  
      事情,发生了转机!
  
      [我这是在看悲剧小说吗?]看到这里,宋书航已经知道接下来要发生的事了。
  
      感觉这位坛主是个极品,修士能混的像他这么惨的,真是少有啊。
  
      果然,接下来是那对年轻男女取走了灵鬼,而坛主被羽柔子展现出来的实力吓的发抖的剧情。
  
      紧接着,突然梦境画面一转,跳过了很多剧情。
  
      “活路?哈哈哈哈!不过,不过本座可以给你最后一个机会!”一道霸气的身影俯视着梦中的坛主。
  
      那身影霸气十足的模样,让宋书航感觉——羞耻的好想要找条地缝钻进去!这种光是想想就感觉好羞耻的画面,不要再重播了好不好?
  
      这时,梦境画面又是一转!
  
      “剑!剑!”那霸气的身影连挥两剑,将梦境中的‘他’斩成数段!
  
      “我诅咒你……我诅咒你!我将化为历鬼,永生永世寻你偿命!”梦境中的‘他’大吼大叫!
  
      恨恨恨恨!好恨!好恨!
  
      恨自己的命运多难;恨自己得到的道统不全;恨天地不公;尤其,恨那个家伙食言欺骗!
  
      纵化历鬼,生生世世要缠那家伙索命!
  
      无尽的恨意和梦中‘他’临死之前的诅咒,让宋书航从梦境中惊醒过来。
  
      抬头观望四周,三个舍友睡的沉沉的,土波还有节奏的打着呼噜。
  
      宋书航悄悄运转‘精神侦探法’的法站察探四周,宿舍中很安静,没有任何异状。
  
      “为毛我会做这么奇葩的梦?是因为白天时斩了坛主,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原因?”宋书航心中暗道。
  
      不对……如果只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话,这个梦境不应该如此逼真。
  
      这根本不是梦,而是坛主一生的记忆!里面蕴含着许多宋书航根本不知道的事情,他自认为脑洞没这么大,不可能脑补出坛主的一生来。
  
      “是那诅咒?还是鬼上身?”宋书航最终能想到的,只有坛主临死前的诅咒。
  
      也只有那恨意满满的诅咒,才会引起这么诡异的梦。
  
      “不行,明天得去问问药师前辈去,看看这梦到底是怎么回事。不弄明白的话,心里梗梗的。”宋书航喃喃道。
  
      **********
  
      次日,6月8日,多云。
  
      气候依旧燥热,但少了热情的太阳公公后,运动会上的观众数量有多增多。
  
      宋书航从怪梦中醒来后,便一夜无眠。
  
      清晨时,他本准备找时间去趟药师那。没想到反而先收到了药师前辈的一条短信。
  
      上面是一个邮寄地址,通玄大师的寺庙地址,让书航找机会将那‘黑铁飞剑’邮寄回去。
  
      另外药师提醒,今天他需要出去一趟办点事,不一定回来。
  
      书航回复了二字:“收到。”
  
      他想了想,最近应该没机会用到‘飞剑’了,那便将它寄回去吧。
  
      于是,书航找出了那张丰收速递司马江的名片,给他打了个电话:“喂,是丰收速递的小江吗?”
  
      对方愣了老半天,然后想起了什么似的,马上回答道:“是书航同学吗?是我,是我。你今天有快递要寄?”
  
      “嗯,有个小快递要寄,你有时间过来取件吗?”宋书航问道。
  
      “没问题,我马上过去!”司马江迅速回答。
  
      宋书航补充道:“不用急的,这快递只是普通件,你慢慢来就可以啦。”
  
      “没关系,我很闲的,一会儿就到。”司马江哈哈大笑起来。
  
      ……
  
      ……
  
      宋书航最近恨不得将所有的空闲时间都放到修炼上去,得到了气血丹不用掉的话,岂不是很浪费时间吗?
  
      不过,今天土波他们三人有比赛项目。身为好室友,他是一定要去加油助声的。
  
      “还有半个小时左右就是阳德的比赛了,那家伙报的是男子一百米。”土波一脸羡慕,一百米这种相对省力的比赛,他也想报名的。
  
      可惜当时迟了阳德一步,被占了先机。土波只好去报了个八百米接力赛。
  
      此时,阳德已经换衣服和鞋子做跑前准备去了。
  
      宋书航和另两个室友前往比赛跑道,准备为他加油。
  
      半路时,高某某手机中响起几年前很有名的一首歌……《威风堂堂》的喘息声。能用这首歌当铃声的,必须要有一定的脸皮功底。
  
      高某某淡定的摸出手机一看,竟然是是个久违的奇怪的陌生号码——于是,他脸色一喜,以极快的手速按了接听键。
  
      这年头奇怪的陌生电话大半是骗子居多。
  
      如果这是个骗子打过来的电话,那正好趁着无聊拉起来侃大山,反正接听又不要钱。如果对方是妹纸骗子的话,那就更棒了,高某某能发挥红色三倍战斗力哟!如果是那种本来要铃几声就挂的,那就更棒了,扣他丫的话费!
  
      “哟,你好你好!”一接通后,高某某迅速道,生怕对方马上挂他电话。
  
      “……”电话那头安静了半晌,然后试探着问道:“高某某?”
  
      “吖?我就是,你谁啊?”高某某心中一阵失望,竟然不是骗子?在这无聊的夏天,骗子们就不能专业点打个电话过来解解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