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聊天群 > 第139章 你叫我书山压力大好了!
    宋书航运气不错,离他不远处的月刀宗弟子们都发狂了,蹦达了会儿就都晕倒在地,没人注意到他。︽頂點小說,..
  
      蓝原谷内,血雾越发浓郁起来。
  
      约两个呼吸,宋书航突然感觉自己心窍温温的,有种发烫感。
  
      这种感觉,他太熟悉了——每次修炼《金刚基础拳法》后,再用《真我冥想经》将气血送入心窍时,就是这种感觉!
  
      不过他自己修炼时,总是心窍微微一烫就结束了,不像现在,心窍简直是在持续加温。
  
      也就是说,此时,他心窍中的气血值在飞快提升!提升的越多,未来他完成百日筑基所消耗的时间就会越少。
  
      若是一直增涨下去,说不得他要在今天就开心窍,完成百日筑基!
  
      这就是七生符府主说的‘好处’之一。
  
      ************
  
      轰!
  
      苏氏阿七的刀斩入蓝原谷,没入那浓浓的血雾之中。
  
      轰轰轰轰……恐怖的刀芒爆破声不断回荡。
  
      天刀葬星海的威力有多大?
  
      作为连苏氏阿七自己都控制不住的刀术,他这一刀下去,刀气扩散时,伤害力可扩散开数百米之外而不减弱!
  
      叮叮叮~~
  
      血雾中传出不断出异响,血雾更浓了。
  
      五息之后。
  
      苏氏阿七还刀归鞘,眉头却皱的更深了些!
  
      公子海,似乎还没死?
  
      蓝原谷中,那漫天的血雾渐渐消失。
  
      首先映入阿七眼帘的是正是一身破烂的公子海。他披头散发。身上到处是伤痕血迹。但他还活着。脸上洋溢着那让人讨厌的笑容。
  
      在公子海手中是一柄红的发黑的血刀。冒着滋滋热气,本命血神刀已经成形。有了这刀,公子海就有把握冲击五品境界,凝聚本金丹!
  
      在他身后,安知魔君张口一吸,从底下蓝原谷中扯上一道魔气。
  
      这次的‘血神邪刀阵’是他和公子海共同‘改编’,共同主持完成的。
  
      以整个月刀宗为祭品。
  
      公子海得到本命血神刀。
  
      而他得到这一道‘三邪魔气’。这就是双方合作的同共收获之一。
  
      而在他们两人的身边,有个长发狂乱。一脸横肉的男子。男子身上同样鲜血淋淋,大伤小伤无数,正痛的咧牙。
  
      正是他接下了苏氏阿七那一刀‘天刀葬星海’!
  
      苏氏阿七看到这一脸横肉的男子时,目光顿时火热起来,他右手缓缓搭到了刀柄上:“狂霸魔君!”
  
      无极魔宗——狂霸魔君。
  
      五品金丹境界修士,实力高强。
  
      无极魔宗的弟子个个性格极端,剑走偏锋到极点。狂霸魔君倒是无极魔宗中唯一一个比较人畜无害的极品——只要没人惹到他的话!
  
      但偏偏狂霸魔君天生一副‘招人惹’的体质,随便走在路上可能都有人会莫名其妙的看他不爽,想给他来一记耳光,或是吐口痰啥的。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由于他的这特殊体质。所以前几天他现身时,《修士日报》还特地报道了他。让各位出门在外的修士小心点,不要莫名其妙的就惹上狂霸魔君,自找不痛快。
  
      “能正面接了我这一刀‘天刀葬星海’,狂霸魔君果然名不虚传。”苏氏阿七握紧刀柄,战意熊熊燃烧:“既然你为公子海出头,那就战吧!”
  
      战吧,让我痛快的战一场!
  
      阿七整个人都燃烧起来了。
  
      “我只是欠公子海师弟一个人情,过来保护他一次罢了。”狂霸魔君咧了咧牙,刚才那一刀天刀葬星海,他可是拼了老命才挡下来啊。
  
      “别说那么多了,战吧。”苏氏阿七道。
  
      ——公子海师弟?公子海早就是无极魔宗的弟子?
  
      “今天不是战的时候,你我都有顾虑。你要守护你身后的两个小家伙,我要保护身后的公子海师弟和一位小后辈。”狂霸魔君道:“过些时间,我和你相约战一场。”
  
      苏氏阿七皱了皱眉头。
  
      ……
  
      ……
  
      两位金丹大牛交流之间,公子海微笑着伸出手来。
  
      本命血神刀只是自己大阵的收获之一,现在,第二件大收获终于来了!
  
      四枚血红色的结晶体凭空出现,缓缓落向公子海。
  
      蓝原谷中漫天的血雾其实并不是散去……而是化为了四枚血红色的晶钻。
  
      现在终于凝聚成型。
  
      若不是为了这四颗珍贵的‘血神钻’,他早就让狂霸魔君带着他跑了,哪还用留在原地和苏氏阿七磨嘴皮子?
  
      四枚血神钻缓缓降落,公子海正欲伸出手将它们收起。
  
      然而就在这时,其中一枚血神钻突然停顿在半空。然后,它主动改变了方向,像被磁石吸引着一样,朝着蓝原谷一个方向飞去。
  
      在那里,一个年轻的男子猥琐的蹲在地上。在公子海疑惑的目光中,血神钻就这么落到了年轻男子的手掌心。
  
      公子海脸上的微笑声顿时僵住,他睁大眼睛盯着那年轻男子,想不通血神钻为什么会主动跑到那男子的手中。
  
      片刻后,公子海眼中突然恍然大悟。
  
      他根据这男子所站的位置,马上计算出了自己‘血神邪刀阵’的一处漏洞位置!
  
      就像是知道了一道复杂算术题的答案后,便能更容易推算演算过程一样。
  
      原来如此,对方站在自己‘血神邪刀阵’的漏洞位置,轻易的从将自己马上就要到嘴的肉给扣去了一大块!
  
      历害,实在是历害!
  
      “一山更比一山高,公子海心服口服!”能在第一次看到自己改良过的‘血神邪刀阵’就马上察觉出这处漏洞位置。早早蹲在那里等着便宜从天而降。公子海自认没这个本事。
  
      所以。他心服口服。
  
      “呵呵。”宋书航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历害的不是他,而是他身后九洲一号群里的前辈们!
  
      天空中,苏氏阿七看到这场面时心情大好,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他知道宋书航从公子海这家伙手中抢到了宝贝。
  
      “哈哈哈哈。”阿七一笑,身上气势更沉重了些,隐隐间保护住宋书航。
  
      公子海收起余下三枚血神钻。风度翩翩朝着宋书航拱手:“敢问道友道号?”
  
      有苏氏阿七在,这枚血神钻是别想要回来了。
  
      “你叫我‘书山压力大’好了!”宋书航露出一口白牙。
  
      “书山压力大?儒门行者?难怪有这等眼力。”公子海微微一笑:“那么,这颗血神钻就暂时寄托在书山道友手中。假以时日,我当登门造访,换回血神钻。”
  
      同时,狂霸魔君伸手抓住公子海和安知魔君,如老鹰抓着小鸡一样,就欲远遁而走。
  
      “就想这么离开?”苏氏阿七的法刀微微出鞘,对着狂霸魔君冷冷道:“别人会惧你们无极魔宗一分,我苏氏阿七可不怕。今天你若不给我个满意的交代。就带着公子海离开的话,来日我就斩你无极魔宗十处分坛。”
  
      狂霸魔君耸了耸肩。
  
      公子海温和道:“应该的。阿七兄你生我气也是正常。那么,区区十几处分坛,就送给阿七兄你泄下气。我们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狂霸魔君抓着他们,飞快远遁而走。
  
      阿七还刀入鞘,没有追踪。
  
      从狂霸魔君对公子海的态度看来,完全不只是‘欠个人性’这么简单。公子海在无极魔宗中是什么身份?
  
      然而无论如何,这笔账,不会这么容易就算了!
  
      **************
  
      半晌后,苏氏阿七踏着虚空,如同踏着阶梯一样落在宋书航身边。
  
      宋书航腰间插着柄黑乎乎的长刀,右手抓着枚‘血神钻’。不过他现在的注意力不在这两件宝物上,而在自己心窍中。
  
      心窍已经盈盈有了些肿胀感——估计再有十缕左右的气血值,就可以开心窍了!
  
      百日筑基,眼看着就要完成了!
  
      阿七用力拍了拍宋书航的肩膀:“书航小友,做的好。作为一个修士,其他的可以没有,胆量却绝对不能没有。”
  
      宋书航回过神来,咧了咧牙,阿七一掌拍过来时,老疼了。
  
      “阿十六,这事情告一段落。现在你马上跟着我回苏氏本族去!”阿七朝着阿十六叫道。
  
      阿十六却摇了摇头,起身往结蓝原谷内走去。
  
      蓝原谷内一片废墟。
  
      月刀宗的弟子被抽干了生命能、灵魂力量,连身体都变成了干尸躺在地上。
  
      谷内的兵器、丹药等等所有修士用品,全部被那诡异大阵抽干了灵气,仿佛经历了漫长的岁月侵蚀,轻轻一碰就化为一堆烂铁、垃圾。
  
      阿十六来到了蓝原谷内一处房间,抬腿一脚踹去。
  
      房门在‘血神邪刀阵’力量的腐蚀下早已经破败不堪,被她一脚踹飞。
  
      房间里面,仙农宗的那位‘正德’大叔一脸麻木,他看上去老了很多,头发在‘血神邪刀阵’力量的影响下变的苍白。
  
      好在那邪恶大阵持续时间没有太长……否则他也要和外面的月刀宗弟子一样,被抽成干尸。
  
      当他看到阿十六时,露出苦笑。
  
      “知道错了?”苏氏阿十六居高临下道。
  
      正德大叔嚎啕大哭起来。
  
      在谷内,但外面的响声那么大,他都听的清清楚楚。
  
      他知道一切都只是公子海的阴谋。
  
      他知道月刀宗已经成为历史。
  
      他知道仙农宗也损失惨重——师兄弟们临死时的惨叫声还在他耳畔回响。
  
      苏氏阿七跟在阿十六身后。
  
      他沉沉叹了口气:“先带他离开吧。”
  
      仙农宗的事,他也有责任……事情结束,他却不能对仙农宗坐视不理。(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圣骑士的传说,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