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聊天群 > 第240章 云雾道长,沃特啊油弄啥嘞?

  
      天空中,陨石似乎真认准了宋书航,启动了定点导航模式……越来越近。
  
      宋书航盯着陨石,脑海中飞快计算着它降落地点。
  
      突然,他的眼睛瞪的老大!
  
      “是我看错了吗?”宋书航揉了揉眼睛,隐约间他似乎看到,那颗陨石的正下方,有一道人影?
  
      他瞪大眼睛,激活了眼窍中的气血之力,让自己的目力更上一层楼。
  
      不,没看错!陨石之下还真有个人。
  
      而且,还是个熟人,宋书航刚才还想到他了。这人影正是被黄山真君押在‘五指山封印法禁地’的云雾道人。
  
      此时云雾道人呈侧躺姿势,侧身被陨石砸了个正着,半边脸都肿了起来,一脸血。浑身上下都是伤,陨石上的火焰将他整个包裹,他身上的衣物已经被陨石的火焰燃烧的差不多。
  
      “奇怪,云雾道人按黄山真君的描述,已经是五品灵皇,凝聚了本命金丹的强者,他干嘛不从陨石底下飞出去,还要硬扛着这颗陨石?他在干嘛呢?”宋书航心中疑惑。
  
      难道这颗陨石,是块宝贝不成?
  
      3★  ……
  
      ……
  
      宋书航却是误会了,云雾道人并不是不想从陨石底下飞出去,而是根本飞不出去——他晕过去了。
  
      是的,云雾道人身为堂堂五品灵皇,凝聚金丹的强者,被区区一颗陨石正面砸中,竟然晕死过去?
  
      这简直就像是一个肌肉结实的黑叔叔,走着走着。突然被一只从树上掉下的蚂蚁砸晕过去一样可笑!
  
      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时间回到十几分钟前……
  
      当时。云雾道人因为头顶的大凶之兆压力越来越大。便放弃了去‘闻洲市’吃喝玩乐的计划,准备直接从闻洲市上空掠过,前往空空盗门的总部。
  
      然而,就在他接近‘闻洲市’的时候,飞着飞着,突然感觉到头顶出现了一片阴影,还有一股热气向他涌来。
  
      当他抬头一看时,整个人都呆住了。
  
      在他头顶十米开处。有一块长五米、宽七米的大陨石燃烧着熊熊火焰,当头罩下,那速度,快到没朋友!
  
      而且很诡异的是,陨石落下时,他一点都没有察觉,简直像是突破了空间限制,凭空出现的一样!
  
      按理说,以云雾道人五品金丹灵皇的境界,这么大的一块陨石。出现在他万米之外时,他就马上会有感应。
  
      但这块陨石见鬼的悄然无息。甚至完全屏蔽了他的感应和直觉。
  
      一直当这陨石靠近他身边不到十米时,他才察觉!
  
      “该死,这是黄山大傻那家伙用法术暗算我?”这是云雾道人心中的第一念头!
  
      这么大一颗陨石接近自己却没有感应,肯定是因为有人施展了法术,影响了他的感应。
  
      “但是,黄山大傻你太小看我了!区区陨石,看老夫一剑将它弄碎!”云雾道人心中冷哼道。
  
      他被封印的这些年间辛苦修炼,就算没有丹药资源,还是硬生生靠着自己凝聚了金丹,成为五品金丹灵皇。虽然所消耗的时间无比长,但胜在根基扎实,比起服用丹药提升的五品灵皇强大很多!
  
      像这种普通陨石,他轻易一剑便能破之!
  
      “剑起!”云雾道人沉喝一声,他脚踏虚空,脚下的剑丸飞起,凝聚出一柄十余米长的巨大剑气,朝着陨石狠狠斩去!
  
      轰!
  
      剑丸剑气轰上陨石……
  
      巨大的陨石顿时被斩的四分五裂!
  
      云雾道人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然而,他的笑容还没来的及绽放呢,从陨石最末尾的一块碎片上,有一道潜伏着的剑气被激发出来,斩向了云雾道人。
  
      那道剑气,恐怖至极!
  
      云雾道人还只能隐隐看到一道剑光,闪了那么一下。
  
      然后……就没然后了,他晕死了过去!
  
      临晕前的那一刹那,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黄山大傻我艹你大爷,玩阴的!”
  
      云雾晕倒,剑丸有灵,自主的飞回到他身边护体。
  
      接着,陨石无情的砸在了他身上,将他从空中砸下。
  
      ……
  
      ……
  
      被云雾道人误会的黄山真君,此时正目瞪口呆的望着自己面前的一个镜子。
  
      镜面连接着云雾道人身上的隐藏印记,显示着云雾道人的一举一动。
  
      黄山真君通过镜子看着云雾道人被突然出现的陨石砸晕、砸飞时,不由暗暗咽了口口水。
  
      ——这种突然出现的陨石、无声无息、速度快如闪电、杀伤力巨大,集各种怪异状态于一身的陨石,他有印象!
  
      那是好几百年前的事了,那时候他还是个年轻的小伙子,接到了任务去迎接那时候还是真君的白前辈出关。
  
      然后他在路上给白前辈介绍当年时代的变化时,走着走着,突然就有一颗陨石砸在他身边,差一点点就会把他砸死。
  
      那颗差点砸死他的陨石也是这样的——悄然无息,如刺客般接近。还没等你反应过来,你已经进入到了陨石的攻击范围。
  
      滋滋滋……
  
      接下来镜子上的屏幕一暗。
  
      黄山真君留在云雾道人身上的隐藏印记,被陨石和那道诡异的剑气被毁掉了。
  
      他失去了云雾道人的踪迹。
  
      “云雾道人,不会死掉吧?”黄山真君暗道。
  
      好不容易陪这家伙玩了这么久,建了这么多个小号陪他水群,如果一下子就失掉的话,他心里多少会有些失落啊!
  
      *****************
  
      轰!
  
      最后,陨石落在了宋书航的身前一米余米处,在地面上砸出了个大坑。
  
      “卟!”晕迷中的云雾道人张口喷出口老血。头一垂。又晕了过去。
  
      “……”宋书航望着这位可怜的空空盗门弟子——晕过去了呢?
  
      似乎他接触到的几位空空盗门的弟子都很悲催呢。
  
      眼前的这位云雾道人。因为偷完东西后还得瑟,嘲讽黄山真君,结果被黄山真君抓住镇压了两百年。好不容易脱困而出了,飞着飞着,都被陨石砸晕。
  
      “气运一说,玄之又玄。但是气运这东西无疑是存在的!”宋书航心中暗道。
  
      如果说,白尊者就是幸运ex的代表,那这位云雾道人就是幸运e了。
  
      宋书航看了看四周。这段路是一段人烟稀少的路。大道穿过一片荒野,两边都是还没开发的黄土地,没有路人。
  
      于是,宋书航来到了那颗陨石的边上。
  
      被云雾道人击碎的陨石,如今只剩下一张八仙桌大小。
  
      云雾道人被镇压在其下。
  
      宋书航伸手抓住陨石,心窍、眼窍中的气血之力全力发动,将这块陨石搬了起来。
  
      “咦,重量比我想象中的轻多了呢。”宋书航喃喃道,他先搬着这颗陨石,前往自己的拖拉机。
  
      这可是天外陨石呢。不管是不是宝贝,带回准没错。
  
      说起来。多亏了白前辈一时心起,开了拖拉机出来。如果今天开的是其他车过来的话,还真搬不走这颗陨石呢。
  
      毕竟这陨石有长、宽有八仙桌大小,高度也有接近一米呢。
  
      将陨石放到拖拉机上后,宋书航拍了拍手。
  
      刚才,他似乎从这颗陨石上感应到了白尊者的一缕气息呢?
  
      “是我刚地搬陨石时,留下的吗?”宋书航抓了抓头。
  
      然后他又转身去,将晕死过去的云雾道人扛了起来,同样往拖拉机上搬去。
  
      虽然这云雾道人逗逼了点,不过也算是有一面之缘的,能救就救一下吧。真不行,通知黄山真君将他带走也可以。
  
      云雾道人怀中的剑丸微微震动,不过似乎能感应到宋书航并无恶意,又恢复了平静。
  
      搞定一切后。
  
      宋书航顺到拖拉机驾驶座上。
  
      轰轰轰……突突突……
  
      拖拉机冒着黑烟,继续在宽阔的大道上奔驰起来。
  
      **************
  
      闻洲市,白鲸路,宋书航家。
  
      宋爸爸和老吕两人已经有些喝多了,两人开始狂吹牛逼。吹自己小时候如何、如何吊炸天,吹自己当年打架一挑三、一挑四。吹自己儿子如何好、吹自己媳妇怎么样。各种吹。
  
      吹的太过了,坐在边上的吕天佑都有些听不下去了。
  
      厨房中的宋妈妈又给两人做了几个下酒小菜,冲着吕天佑道:“天佑啊,别理这两俩人了,你去客厅随便休息会儿,这两人就交给我吧。”
  
      “好的,婶婶。”吕天佑僵笑了下,整理了下自己的碗筷后,往客厅走去。
  
      然后松了口气,坐在沙发上。
  
      陪自己老爹到宋书航家,真是个错误至极的决定啊!
  
      ……
  
      ……
  
      宋爸爸和老吕两个却没有一点自知之明,喝的红光满面,两人说话都不流畅了。
  
      这时,宋爸爸的手机铃声响起。
  
      他伸手在口袋中掏了半天,掏出手机。
  
      也不看是谁打过来的,他抓起手机,接通就吼:“喂,谁啊。”
  
      “爸,是我啊?”宋书航的声音从电话中传了出来:“你喝酒了?”
  
      “啊?哦,老吕那死不要脸的到我们家做客来了,陪他喝了点小酒。你啥事呢?”宋爸爸大声道。
  
      “我在回家的路上了啊,再过十多分钟就到家了。”宋书航笑道。
  
      “啊哦,你要回家了啊。”宋爸爸用力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怎么早不回,晚不回,偏偏这个时候回?
  
      他小心翼翼瞄了边上的老吕一眼。
  
      肝好痛!(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