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聊天群 > 第359章 变成妹吧,宋书航!
    ()散修李天塑的剑法,还是直指五品金丹境界,灵皇级别的功法!这马上让宋书航想起了当年赤霄子离别时,教导李天塑的那套剑法。
  
      宋书航曾经在梦中代入到‘李天塑’的一生中,亲身体验李天塑从一个得了怪病的少年,投主到赤霄子道长的门下,最终得到奇遇的全过程。
  
      记忆中,赤霄子的确传授了李天塑一套‘直指金丹大道’的剑法。
  
      甚至,宋书航当初还亲眼观看了赤霄子道长传功授艺的过程。
  
      遗憾的是当初代入李天塑的人生中时,赤霄子道长传授功法时的记忆是片片断断的,充满着朦胧之感,有些关键之处还是跳着来的。
  
      并且,当初赤霄子道长传授李天塑的剑法口诀,用的是一种宋书航完全听不懂的语言传授的。
  
      最终对于这套剑法,宋书航只记了几个剑术架式,其他的一无所获。
  
      “那么,眼前藏于画像中的神秘《剑诀》,难道就是李天塑从赤霄子道长那继承的剑法吗?”宋书航心中猜测道。
  
      正当他思索之际,小楚楚已经盘坐在密室中,开始盯着四副巨大的画布,炯炯有神的参悟起来。
  
      四副画布上,画着四个姿势不同的李天塑,表面上看,四画连在一起时正好是一式精妙的剑法?但这应该只是表层的伪装才对,四副画中肯定还隐藏着什么线索,能让人‘悟’出剑诀的线索。
  
      宋书航的目光视线随着小楚楚的视觉,不断在画布上来回移动——遗憾的是,或许是宋书航的‘悟性’天赋点数不够,除了看着画像上的李天塑以各种姿势装逼之外,他实在看不出这四副画像中有什么深奥的地方。
  
      楚姓世家的弟子,就是从这么四副画中领悟出精妙的《剑诀》来的?
  
      这得多强大的悟性值啊!
  
      宋书航幽幽的叹了口气,他甚至已经将四个画像和自己脑海中‘残缺版’的赤霄子道长传授剑术的画面联系起来,但依旧看不出什么线索。
  
      我的悟性难道真的这么差吗?
  
      还是说,我注定和这套《剑诀》无缘,所以当时在李天塑的梦境中时,赤霄子道长并没有重新教导自己‘剑法’,而是改了一招‘火焰刀’教导他?
  
      难道我这一生注定没有耍剑的机会,天生就是拿刀砍人的料子吗?
  
      宋书航的思维都开始扩散起来。
  
      ……
  
      ……
  
      话说,如果四副画像真是李天塑的剑法的话……那么为什么这套《剑诀》会出现在这里?
  
      宋书航还记得羽柔子跟他介绍关于楚姓世家和虚剑派之间的恩怨时提到过,楚姓世家是在‘百年前左右’得到了这份《剑诀》。
  
      然后整个楚姓世家的弟子开始默默的修炼,并不外传……只可惜,世上没有永远的秘密。《剑诀》的消息不知怎么的,被隔壁虚剑派的人知道了。接着就是虚剑派因为贪婪,引发了和楚姓世家之间恩怨的故事。
  
      那么问题来了——百年前左右,楚姓世家就得到了这份《剑诀》?他们是从哪里得到的?
  
      要知道,散修李天塑几个月前都还活蹦乱跳的呢,一个月前才上演了天外飞尸的惨剧,飞尸在他和白尊者的面前。
  
      百年前,楚姓世家的人要如何从一位五品金丹灵皇的手中得到这份《剑诀》?如果李天塑百年前就丢失了一份《剑诀》,他难道就不闻不问?
  
      宋书航仔细回想了一下当时梦到的‘李天塑人生’,不过,在他经历的李天塑人生之梦中,并没有关于和‘楚姓世家’甚至是眼前这四块画布有关的剧情。
  
      估计这段剧情在当时的梦中,属于被‘一闪而过’的小细节。
  
      ……
  
      ……
  
      “难道,是李天塑前辈自己在百年前的时候,将这份《剑诀》送给楚姓世家?”宋书航想到了最后一个可能。
  
      ——但这个也很难讲的通,楚姓世家只是个不入流的小世家,李天塑怎么说都是五品金丹灵皇,没理由将这么贵重的《剑诀》送给一个小世家啊。
  
      呃,等下!
  
      或许,还真有可能。按时间推断的话,百年前的时候,正是李天塑的宝贝女儿病入膏肓之时。当时的他散尽万贯家财,只为延缓女儿的病情。
  
      或许是楚姓世家的那位前辈正好手中有什么李天塑急用的宝物,所以换到了李天塑的一式‘剑术’?
  
      “也不对。”宋书航又很快摇头否定了这个可能性——以李天塑的为人,就算是穷困到极至,也不可能将赤霄子传授他的剑术功法随意外传给别人。
  
      赤霄子在李天塑的心目中有着至高的地位……这点,经历了李天塑一生的宋书航再清楚不过。
  
      那么,或许这《剑诀》是李天塑自己原创的功法,又或者是他一生中收集起来的一些功法。
  
      因为宋书航记得,在李天塑的女儿病重之前,他可是气运极佳,在修炼到五品金丹之前,就收集了对修士为说都算丰厚的身家呢!
  
      ******************
  
      正当宋书航继续思索之时,屋内的小楚楚突然从地上一跃而起。
  
      “原来如此,这就是《剑诀》的秘密啊!”小楚楚开心的笑道。
  
      悟出来了?这么快就悟出来了?这楚楚姑娘的悟性,是要逆天啊!宋书航心中震憾道,相对比之下,他的悟性简直就是渣渣了。
  
      “我感觉我的悟性也不差啊。”宋书航幽幽道——无论是之前修炼《金刚基础拳法》、《真我冥想经》、《君子万里行身法》或者是‘掌心雷’道法,药师前辈、白尊者都夸过他悟性不错的。而他似乎对这些功法也很快就上手了。
  
      难道……药师前辈和白尊者都是在安慰他?
  
      又或者——他真的和剑无缘吗?
  
      ……
  
      ……
  
      密室中,小楚楚抽出一柄贴身携带的小短剑,在密室中疯狂的舞起一套剑法。
  
      这套剑法,一眼看去并没有什么出彩之处。
  
      看上去,似乎也就是普通的基础剑法模样。
  
      但是随着小楚楚越舞越快,这套剑法渐渐产生了奇怪的变化。剑法的变化越来越多,但最终却汇合成了四个剑式。
  
      正是密室中墙壁上李天塑摆出的四个剑式。返朴归真化为四个剑式,但这四个剑式延伸开来,却能拥有一百零八种变化。
  
      “哧!”最后,小楚楚拼命全力的样子,朝前虚空狠狠刺出一剑。
  
      短剑上发出微微的剑鸣之声。
  
      “我这一生,只铸一剑。”小楚楚用细细的语气坚定的念道,她话间一落时,手中的短剑上剑鸣之声更加响亮起来。
  
      宋书航可以感应到,楚楚浑身的气血之力,随着最后一剑,全部灌入到手那口小短剑之中,短剑似乎接受了气血之力的灌注,剑光变的更加锋利了一些。
  
      就在这时,宋书航发现自己的心跳加速起来。
  
      不是梦中小楚楚的心跳加速——而是他宋书航的心跳开始快速、有力的跳跃起来。
  
      砰!砰!砰!
  
      心脏用力的、用力的跳动,几乎要破开胸膛一样。
  
      在心窍之中,有一物似乎要破壳而出。
  
      是灵鬼!
  
      它在迫切的呐喊,似乎想要钻入梦境,想要接近梦中的楚楚。似乎是楚楚的那一剑,将灵鬼激活。
  
      不仅是楚楚,灵鬼还想靠近的是那四副画卷。宋书航和灵鬼感官相通,他可以切身体会到灵鬼想要接近画卷的念头!
  
      ……
  
      ……
  
      下一刻,宋书航睁开了眼睛。梦,醒了。
  
      目光透过帐蓬门口的缝隙向外看去,可以看到外面星空中依旧是繁星点点,星月争辉。
  
      “还是大半夜吗?”宋书航苦笑一声,随后伸手摸向自己的胸口。
  
      心跳还没有恢复平静,心窍中的灵鬼也似乎受刺激了一样,活跃无比。活跃的灵鬼倒不是什么坏事,它能不断的给宋书航制造大量的气血之力。
  
      宋书航沉沉叹了口气,心境久久无法平静。
  
      他不由摸了摸自己手指上的古铜戒指。这莫非是李天塑身死道消后,留下来的因果吗?
  
      “楚姓世家地下室的四副画卷吗……或许,我应该去看看?”宋书航喃喃念道。
  
      但是,自己要怎么进入楚姓世家的地下室去?
  
      夜还很漫长,但宋书航却完全睡不着觉了。
  
      叹了口气,他从帐蓬中爬起,掀开帐蓬钻出。
  
      一钻出帐蓬时,他突然看到不远处一块平坦的岩石上,坐着一道身影。
  
      那身影盘膝而坐,双手捧着一个竹制的茶杯,杯中有热气徐徐上腾。
  
      在那身影的边上有一个简易的小架子,上面有一些吃食、水果,还有热腾腾的茶水。
  
      柔和的月光洒落在那道身影上,这一刻,似乎整个世界都宁静了下来。
  
      宋书航眨了眨眼睛……是白尊者啊。
  
      这么晚了,白尊者还没睡吗?
  
      哦……也对。以白前辈的修为,睡觉早就是可有可无的事情,这段时间,其实只是白前辈一直配合着宋书航的作息罢了。
  
      然后,宋书航又抓了抓头,记忆中那个位置似乎没有平坦的岩石啊,早上都没看到呢?而且这岩石平的和镜面似的,是被一剑削出来的吧?
  
      胡思乱想之际,岩石上的白尊者转过头来,眯起眼睛,对着他笑问:“怎么醒了?做噩梦了吗?”
  
      “哈哈。”宋书航不好意思的干笑了声:“没有啦,也不算是什么噩梦……只是这梦有些奇怪,所以突然间就醒了。然后有些睡不着,就想出来走走。”
  
      “^_^”白尊者微微一笑:“睡不着的话,过来坐坐?”
  
      “那我就不客气啦。”宋书航爬上那快高大的岩石,坐在白尊者边上,伸手抓起一个果子,用力的啃了下去。
  
      白尊者轻笑,又替宋书航倒了一杯茶,轻轻放在架子上。
  
      随后,他重新捧起自己的茶杯,轻轻吹了吹杯中的热气,小小的抿了一口茶水,眸子微沉询问道:“梦到什么了吗?”
  
      宋书航接过架子上的茶杯,学着白尊者的模样小小抿了一口,答道:“梦到了楚楚姑娘的一些事情,还有关于李天塑道长的一些事情。李天塑道长就是那个当时我契约灵鬼时,天外飞尸过来的散修道长。”
  
      “嗯,我记得他。”白尊者微微点头道:“不介意的话,跟我说说具体的梦境?”
  
      “我倒没什么好介意的……只是这梦有些怪。”宋书航有些尴尬,他会梦到‘别人人生经历’的事情,还没和任何人说起过呢。
  
      “那就……说说?”白尊者呵呵笑道。
  
      宋书航点了点头,将梦境的内容徐徐道来……
  
      他在一边讲述着,白尊者在一旁默默的听着,不时轻轻的点个头回应。
  
      “就是这样了,最后因为心窍中灵鬼的异动,我就惊醒了过来。”宋书航说完梦境全过程后,一口气将杯中的茶喝下。
  
      “啊,烫烫烫烫!”他一边吐着舌头呵着气,同时又感觉这茶水味道很棒,比‘灵脉碧茶’还要好喝数十倍。茶水的味道简直在味蕾上绽放出花一样的舒服。
  
      白尊者笑着望了眼活蹦乱跳的宋书航:“心情平静下来了吗?”
  
      “嗯……跟人说说后,心情似乎一下子好很多了。”宋书航回道,心跳已经渐渐平缓了下来,心窍中的灵鬼也平静了下来。
  
      “平静下来了的话,就好好再回去睡一觉吧。明天,我们就要离开这小岛了。”白尊者望着天空中的明月,低头轻轻吹着茶上的雾气。
  
      “白前辈不奇怪吗?我做的梦……和我梦的方式?”宋书航出声问道。
  
      “嗯,我感到很奇怪。”白前辈一脸淡定道:“不过,暂时它对你并没有什么坏处,不是吗?”
  
      “那倒……也是。”宋书航抓了抓头,哈哈一笑。
  
      随后,他站起来身,对着白尊者挥了挥手:“那白前辈……我先回去睡觉啦。”
  
      “晚安。”白尊者道。
  
      “晚安。”宋书航从岩石上一跃而下。
  
      [话说,白前辈竟然会有如此女性化的一面,善解人意,温柔体贴。]宋书航心中暗道。
  
      “嗯……女性化的一面?”白尊者淡淡的声音从岩石上传来:“我倒感觉,书航你当一回女人应该会很不错。嗯……比如,那位楚楚姑娘。”
  
      啊咧?我刚才难道不小心将心里话给说出声来了?手机用户请访问m..(http://)《修真聊天群》仅代表作者圣骑士的传说(书坊)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作删除处理,http://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阅读平台。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