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聊天群 > 第547章 八八八八八个声音!
    当~~
  
      那根拧成一股的触须偷袭失败,它砸在了一面金色的小盾上。
  
      灵鬼隐藏在宋书航的心窍中,它通过灵鬼独有的特殊感应能力,协助书航感应四周的一切。在触须砸下之际,灵鬼主动启动天赋金盾,替书航挡下这一击。
  
      但下一刻,那拧成一股的触须上,再次浮现上百个吸盘。
  
      吸盘牢牢粘住金色小盾,一缩一涨,灵鬼的天赋金盾也被转化为纯能量,被那光发的水母吸收。
  
      连天赋能力所化的防御金盾也会被吸收!
  
      “不怕你动,就怕你不动啊!御火术,最大火势,给我烧啊!”宋书航咬牙,全力催动御火术,控制着‘圣焰’燃烧。
  
      希望能引起发光水母更大的动作,好让他有脱身之机。
  
      “滋滋滋。”这时,发光水母发出响声。吸收完灵鬼金色小盾的能量后,它所有的触须缩回,重新保持着茧型状态。
  
      然后,它保持着一动不动状态,任由那‘圣焰’在它触须表层上燃烧。然后,它还打开吸盘,开始悠哉的吸收、转化圣焰的能量。
  
      宋书航:“……”
  
      他无奈的停下了御火术,再催生‘圣焰’也只是给对方补充能量,白费工夫。
  
      ……
  
      ……
  
      宋书航一动不动,苦思解脱之法。
  
      他不动,那水母的触须也不动。
  
      但当书航憋不住想使用‘龟息术’时,那些触须会飞快的伸来,一下子将书航手上的‘龟息术’符文化解、吸收。
  
      这样下去,书航恐怕要被活生生憋死。
  
      [不行了,没有龟息术,已经接近极限。]宋书航暗道。
  
      就在这时,包裹着他的茧动了。它内部的触须张开一个个小口,开始喷出一团团白色雾气——是湿润的空气?
  
      一边断去他的‘龟息术’,一边又给他释放空气?这只发光的水母想干啥?
  
      难道是空气有问题,隐藏着毒气之类?
  
      但这个时候……宋书航没有其他选择。
  
      当然,他也没有直接贪婪呼吸。
  
      他先从一寸缩小袋中,取出一枚古湖观前辈送的星5版‘道和丹’,这是内服的疗伤丹药,同时具有不错的解毒效果。
  
      书航将这道和丹含在口中后,才小心翼翼呼吸了一口……一旦这发光水母释放出来的空气有问题,他可以马上服用‘道和丹’解毒。
  
      吐出体内浊气,然后进行一次呼吸循环。
  
      新鲜的空气进入体内,滋润那憋到爆炸的肺部。
  
      这一刻,书航心中竟然涌上一种满满的幸福感。
  
      空气很纯净,其中没有感觉到任何毒素。
  
      只是为了保险起见……宋书航还是选择将‘道和丹’吞下。不管有毒没毒,药不能停。
  
      ……
  
      ……
  
      就在宋书航将‘道和丹’服下的时候,突然,剧烈的晕眩感涌上大脑。书航只感觉脑海一片空白,天旋地转。
  
      下一刻,他身体一软,不醒人事。
  
      ‘滋滋滋。’发光水母发出奇怪的声音,这声音听上去像是坏笑。
  
      接着,它保持着茧状,将宋书航小心翼翼的拖了过来,送到本体边上……然后,水母上裂开一张嘴,将书航囫囵吞了下去。
  
      ******************
  
      不知过了多久,宋书航从昏迷中惊醒过来。
  
      [吃了药反而昏迷过去了,完全不按套路来啊。]
  
      睁眼后,他迅速察看四周——自己又进入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
  
      四周是无数的玻璃镜子,镜子中映照出无数个书航。这个玻璃镜组成的空间里,有重力、有空气。
  
      除此之外,在距离他三米开外,有一个不规则的黑色球体若隐若现。
  
      黑球散发着淡淡的萤光,照亮这个古怪的玻璃镜空间。
  
      “这里又是什么地方?”宋书航道。
  
      他转头打量着四周,四周那无数块镜子中的‘他’,同样转头打量着他……
  
      整个空间中,除了镜子还是镜子。
  
      还有就是那个黑色的发光球体。
  
      “是那只发光的水母将我送到这里?”宋书航想了想,掏出宝刀霸碎,戳向那个黑色球体。
  
      就如同镜花水月一般,霸碎刀戳中那黑色球体的时候,直接从它外壳中穿了过去。
  
      “虚幻的东西?”宋书航挑了挑眉头,正准备收回宝刀。
  
      但就在这时,那黑色的球体却顺着宝刀,朝着宋书航滚了过来。
  
      不是虚幻之物,宋书航接触不到黑色球体,但黑色球体却能接触到宋书航和刀。
  
      黑球滚动速度极快,书航甚至连撒手撤刀的动作都没有做出,黑色球体已经和他的手指接触。
  
      下一刻……无数的东西从这黑色球体中灌入到宋书航脑内。
  
      ……
  
      ……
  
      在书航的脑海中,有八万八千八百八十八个声音同时响起,在不断的念诵着一些书航完全听不懂的内容。
  
      声音太多,交织成一片,化为一阵‘嗡嗡嗡’的声音,宋书航根本分辨不了这些声音念诵的是什么。
  
      他只感觉自己的脑袋要爆炸了一样,连当初近距离倾听造化法王的歌喉时,都没有这么大的冲击。
  
      但见鬼的是,他竟然清晰的知道这些声音,一共88888个!一个不多,一个不少。
  
      “这是什么陷阱吗。”宋书航双手捧着脑袋,感觉自己像中了[你已经死了]神拳一样,脑袋在急速充血,随时要爆炸开来。
  
      如果真是陷阱,那设置这个陷阱的人,一定有强迫症!只要88888,一个陷阱带回家~~
  
      [不行了,脑袋要炸了,再这样让这些声音念下去的话,我一定会疯掉的!]
  
      宋书航伸出拳头,想要给自己脑袋来一拳,看看能不能让自己晕死过去。
  
      但是……他这念头才刚浮起,脑海中那88888个声音一下子变的高亢起来,念诵的速度更是快了三倍。
  
      宋书航的脑袋CPU,瞬间过载了,整个人都卡住了。他的身体如同中了‘定身术’一样,动弹不行。
  
      那88888个声音继续飞快的念诵着,让那莫名其妙的内容充斥宋书航整个脑袋。
  
      这么一来,书航脑海中什么都想不了,他整个人一脸痴呆状,只能被动聆听那88888个声音。
  
      ……
  
      ……
  
      在修真界中,有一些特殊的道术、功法中,包含着强大的天地法则、大道至理。这种绝世功法、超凡道术,无法用文字记录。就算强行用文字将它们记录下来,也会被天地间的法则力量直接抹去……
  
      想要将这种绝世功法、超凡道术传承下来,极其困难。
  
      一些蕴含着少量‘天地法则、大道’的功法,还可以用‘传功玉简’之类的手段,记录下来,供后辈领悟。
  
      但一些蕴含着完整‘天地法则、大道’的功法,就连传功玉简也无法将它们记录。甚至功法、道术的创造者,也很难用‘语言’将它们传递给弟子。
  
      如此一来,很多珍贵的道术、绝世功法,就是因为无法记录而失传。
  
      为了能将自己的绝世功法、道术记录下来,上古强大的修士可谓是费尽心思。
  
      ……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最终,整整45个小时,接近两天的时间。
  
      脑海中的88888个声音,终于念诵到了尾声!
  
      随着它们统一的齐喝,持续了整整45小时的‘嗡嗡嗡’声终于结束。
  
      宋书航整个人瘫软在地。
  
      下一刻,鲜血从他眼睛、鼻孔、耳朵、嘴巴不断的流出。
  
      ……
  
      ……
  
      又是一天的时间过后。
  
      宋书航再次清醒过来。
  
      头痛欲裂,但眉心处却传来一阵阵清凉的气息。
  
      宋书航撑起身体,胃部传来饥饿的酸痛。他迅速打开自己的‘一寸缩小袋’,取出辟谷丹吞下。
  
      辟谷丹按品质的不同,能提供的养份也各有不同。
  
      普通辟谷丹,能提供普通人一个月的养分,一品修士的话服下也能辟谷十天,二品修士就只能撑个四五天了。
  
      宋书航手中的辟谷丹是苏氏阿十六赠送的,每一枚都足够一品修士使用两个月以上,二品修士也能使用一个月左右。
  
      苏氏阿十六本来想送书航更高品质的辟谷丹,不过当时宋书航修为境界不够,辟谷丹的品质太高,反而会让他吃撑着。
  
      但现在……宋书航服下一枚辟谷丹后,只感觉腹中依旧饥饿到发苦。
  
      他又取出一枚辟谷丹服下。
  
      然后又一枚……再一枚。
  
      一连服用了八颗辟谷丹,他才感觉腹中有了七分饱意。
  
      “我昏迷了多久了?怎么饿成这样?”宋书航喃喃道,同时抬头望向边上的镜子。
  
      镜子中的他脸色惨白,没有一丝血气。
  
      而且眼角、鼻孔、嘴边、耳边都有干涸的血痕。
  
      更让他在意的是自己的眉心处,不时的闪光起青铜的颜色。那青铜的颜色,是他的精神力再次暴涨,由量变引发了质变,带出的异象。
  
      这已经不是二品修士可以拥有的精神力了。
  
      宋书航最近恶补了许多关于修士‘体质’、‘精神力’的知识,他知道这青铜的精神力,是精神力达到了三品程度的象征。
  
      “麻烦大了。”宋书航吸了口凉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