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聊天群 > 第900章 一剑北来,天外飞魔!
银女子一只脚已经跨入到空间之门中,听到白尊者的叫声后,她好奇的转过头来:“年轻的尊者,有什么事吗?”
  
  铜卦仙师眼睛一亮,大声叫道:“白前辈救我!”
  
  这个时候,也只有祈求幸运的白前辈,能救他脱离银女子的魔爪了。八)
  
  但白尊者却摇了摇头,对铜卦仙师道:“抱歉铜卦道友,我救不了你。我现在打不过她,她真要带你走,我阻止不了她。”
  
  这位银女子,表面上看起来只有尊者的实力,而且身上还有淡淡的血腥味,显然有伤在身。但是……她绝对不可能是尊者,从她轻易开启空间之门来看,估计是九品劫仙以上的境界。
  
  铜卦仙师:(╥﹏╥)
  
  白尊者又认真的对银女子道:“道友,我很难阻止你带走铜卦仙师……所以,你一定要带走铜卦道友的话,我想请你善待他,不要为难他,不要伤害他,不要逼他做不愿意做的事情,好吗?”
  
  白尊者说话间,本命飞剑流星剑出轻微的‘嗡嗡’剑鸣声。如果对方连这样的条件都不肯答应的话,那白尊者不能让对方轻易带走铜卦。
  
  “关于这点,你尽可放心。我深深爱着他,绝对不会为难他的,更加不可能伤害他。谁想伤害他,就先踏过我的尸体!”银女子一脸认真的保证道。
  
  数万年时间,难得找到一个让她心动的人,她怎么可能让对方轻易狗带!
  
  不过……说到心动,她又不由悄悄望了眼白尊者。除了手中抱着的铜卦外,似乎这位年轻的尊者,也让她有了心动的感觉。
  
  但马上,银女子用力摇了摇头不行,她怎么能花心呢?
  
  万年时间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能让她一见钟情的对象,绝对不能因为花心的原因,破坏了这段感情。想到这里,她抱着铜卦仙师的手更紧了一些。
  
  白尊者点头道:“那我就放心了。”
  
  “那么,年轻的尊者,我们以后再见。”银女子对着白尊者挥了挥手,然后她带着铜卦仙师,一头钻入到了空间裂隙中。
  
  她感觉自己不能再继续留在这里,否则她若又对这个年轻的尊者动心,就麻烦了。她可不想当一个花心的女人。
  
  空间裂隙,渐渐关闭起来。
  
  铜卦仙师:(╥﹏╥)
  
  “咦?等下,等一下下,铜卦前辈,我还有个小礼物要交给你啊,是黄山前辈送你的东西!”宋书航挥舞着木盒,大声叫道。
  
  铜卦仙师幽怨的望了眼宋书航,在空间之门彻底关闭上之前,他挥手叹道:“算了……送你了,书航小友。”
  
  宋书航:“哈?”
  
  这时……空间之门已经彻底关闭,铜卦和银女子都消失不见。
  
  宋书航僵着手,捧着那个木盒。叹了口气后,他将属于铜卦仙师的木盒收了起来。罢了,如果下次有机会再遇上铜卦仙师的话,再将礼盒还给铜卦前辈吧。
  
  接着,宋书航又转身取出另一个木盒和飞剑,递给北河前辈:“北河前辈,这是黄山真君让我转交给你们的小礼物,黄山真君说他实在无法抽空过来,所以托我带来了礼物。另外,这柄飞剑是醉天居士让我还给你的。”
  
  “谢谢书航小友……另外,不是醉天居士,是最越居士。”北河散人接过木盒和飞剑,顺便指出了宋书航念错的道号。
  
  “哦哦哦,最约居士,我差点又记错了。也不知道最约居士什么时候才能人前显圣,他的道号太折腾了。”宋书航感叹道。
  
  “人前显圣,谈何容易。我们九洲一号群中,现在都还没有人前显圣的前辈呢。”北河散人笑道。
  
  修真长生之路,是一条漫长的路啊。但是,只要冲着‘长生’的目标,勇往直前,终有一天,他们会实现自己的目标。
  
  收起木盒和飞剑后,北河散人望了下方正在奋笔疾。以他现在六品境界的眼力,稍稍运转下灵力,就能看清静记者们稿子上的文字。
  
  【修士日报】的记者、【天机信息中心】和【神岗修士电台】的成员,现在都已经在写第二稿了。
  
  今晚的‘紫禁之巅’大战,信息量实在好大打到最后,竟然还有一位古老的疑是劫仙的前辈闪亮登场,并示爱铜卦仙师。
  
  修士日报的记者和天机信息中心的成员,还是很有节操的。两家从不同的角度,去描述整个事情的经过。
  
  但【神岗修士电台就一点节操都没了。他们写了下第二个亮眼的标题震惊,你绝对想不到,铜卦仙师深爱的人居然是他!
  
  北河散人现在特别后悔,他之前一定是忘记吃药了,竟然会请【神岗修士电台】的记者过来。
  
  简直是自掘坟墓啊。
  
  ……
  
  ……
  
  紫禁之巅决斗,落下了序幕。
  
  最后,北河散人请来的道友和记者们,渐渐散去。
  
  ‘九洲一号群’的道友则留了下来。
  
  趁着难得大家有空聚在一起,就顺便找个地方聊聊,喝个茶。再谈谈最近生的事情。比如九幽世界邪魔们最近的大动作,不断诱惑普通人、动物坠落的事。还有修真界的其他新闻和消息。
  
  “我们也下去吧。”北河散人望着空荡荡的紫禁之巅,心里稍稍有些落寞。
  
  好不容易打赢了铜卦仙师,但是最后铜卦这家伙却被人带走了。如此一来,北河散人胜利的满足感大打折扣。
  
  宋书航点了点头,站在紫禁之巅上,望着天空中那轮巨大的明月,以及远处杯京的夜景。整个城市都笼罩在雾霾中,有种迷蒙的感觉。
  
  “走了,接下来先去找药师前辈,看看能不能赚点外快。”宋书航轻声道。
  
  “赚钱!我也要赚钱。我们一起加油。”叶思师姐挥舞着小拳头道。
  
  之前,因为宋书航告诉她说,逛街只要开心就好,钱不用担心,放开手脚,尽管花!
  
  于是逛街过程中,叶思放开了手脚,在东方六仙子的强力推荐下,买了很多东西。那花钱度如流水。最终……一口气花了六百多万。
  
  宋书航手中有现金三百六十万左右,先还了东方六仙子三百万,还欠了三百万。
  
  这欠债的度,简直太酸爽。
  
  区区三百万,对东方六仙子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于是她顺手就替叶思免掉了。
  
  不过,叶思和宋书航都很不好意思,于是正好想趁机找药师前辈,学习一下赚外快的路子。正好,他现在也有很多要用钱的地方。
  
  ……
  
  ……
  
  北河散人从紫禁之巅上跃下,离开。
  
  宋书航准备离开……就在这时,有一封信封‘嗖’的一下,由远而近,落到了他的手上。
  
  这似乎是‘飞剑传书’的手段?
  
  但宋书航只看到了书信,却没看到飞剑。
  
  叶思师姐飞快的鉴定了一下信件,道:“这是一封普通的信件,没有暗藏机关,也没有毒物,可以放心的打开。”
  
  宋书航点了点头,打开了书信。
  
  书信中,夹着一根牙签……
  
  然后,上面有几个大字。
  
  【月圆之夜、紫禁之巅!一剑北来,天外飞魔!】
  
  落款处,是一只仓鼠的Q版图案。
  
  宋书航:“……”
  
  这是挑战书吗?
  
  看到这只仓鼠图标,他马上就想起了在儒家和九幽邪魔大战时,那只将他拉进去打擂台战的仓鼠邪魔。
  
  那只仓鼠邪魔似乎是白前辈to的下属,上次接触他也是想从他手中带走‘龙魔药剂’。算关系的话,应该不算是敌人。
  
  但是……宋书航感觉那只邪魔仓鼠很麻烦。那家伙,有一套奇怪的逻辑思维方式,宋书航不擅长应付这种家伙。
  
  于是,这封挑战书……果然还是撕掉吧。
  
  宋书航淡定的撕掉了这封挑战书,就当自己没有看到。
  
  就在宋书航撕挑战书的时候,一个气急败坏的声音从两百米外的距离处传出。
  
  “可恶,宋书航你这个家伙,是笨蛋吗?为什么要撕掉我的挑战书!”接着,仓鼠邪魔纵身跃出。
  
  它依旧是那副潇洒的打扮,白衣如雪,一尘不染。
  
  这家伙,身为一只邪魔竟然敢在众目睽睽之下现身?
  
  它就不怕自己叫一嗓子,九洲一号群的前辈们就顺手过来,将它‘除魔’灭掉吗?
  
  仓鼠邪魔几个跳跃,就来到了宋书航的身边。它伸手一招,宋书航书信中的那根牙签短剑就飞回到了它的手中,被它插入到腰间的剑鞘中。
  
  “为什么要撕掉我的挑战书?”仓鼠邪魔瞪着小眼睛道。
  
  宋书航道:“因为我拒绝你的挑战。”
  
  “你怎么可以这样,我千里迢迢的过来挑战你,你怎么能拒绝!”仓鼠邪魔气的跳脚:“我最近苦苦修改自己的‘一剑飞魔’,已经有十足的把握,将你的那个龟壳符宝防御破除。这次决斗一定能将你打的跪地求饶,你不能拒绝我的挑战!”
  
  所以说,在知道我要被你打到跪地求饶的结果,我为什么要答应你的挑战啊!
  
  “我还是那句话,我拒绝你的挑战。”宋书航呵呵笑道。(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