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聊天群 > 第1031章 诸天万界,听我讲法!
    望天,我要怎么办?宋书航心好慌。
  
      他就一个新晋的四品小修士,而且从开始修炼到现在,算上‘碧水阁时光城’里的修炼时间,也只修炼了四个多月。他肚子里就那么点货,真让他当着诸天万界修炼者的面,开坛**。他能讲个啥?
  
      讲讲《五年模拟三年高考》?
  
      讲这个的话,会被全天下的修炼者打屎的。
  
      又或者讲讲他的修炼经历?
  
      但是回头想想,他的修炼经验也没啥好讲的。
  
      而且,他的经历说出来,全天下也没几个人会相信的。他从加入‘九洲一号群’后,就跟着各位前辈瞎练,也没有正式拜师。之后,在‘九洲一号群’各位前辈的指导下,练着练着就四品了。
  
      总不能跟全世界的修炼者们说:“其实啊,修炼一途讲究缘分和运气,我就跟着前辈们瞎练,用了四个多月就炼到了四品?”
  
      会被全天下的修炼者打屎的好不好。
  
      而且,他又不是儒家圣人,无法像儒家圣人那样面带微笑,向所有人介绍出生之吊,幼年之吊,修炼之吊,神成大成之吊啥的。
  
      修炼也没得讲,那要不讲讲‘渡劫的经验’?
  
      宋书航想到这里,望了眼身边‘抱头蹲防’的常远子和七生符府主。还有不知什么时候呈‘orz’姿势跪着的天涯子前辈。
  
      回想一下本次渡劫的经过。
  
      第一波天劫,这波比较弱,渡劫的众人都能正面刚一波!【来啊,来怼我啊!】
  
      第二波天劫,抱头蹲防,另配上瑟瑟发抖的姿势。
  
      第三波天劫,呈‘orz’姿势跪地。
  
      最后……又遇上了‘什么都能卖’前辈及时送上强力外援。
  
      摔啊,这样的渡劫经历怎么与人共享啊?!
  
      眼看着距离【玄圣**】的时间越来越近,宋书航急出了冷汗。
  
      要讲啥?到底讲点啥好?
  
      谁来给我个稿子啊!
  
      ……
  
      ……
  
      而此时,全天下的修炼者都保持着抬头望天的姿势——之前的人前显圣虽然很让人激动。但全天下的修炼者更期待的是下面的环节【玄圣**】。
  
      据记载,八品玄圣在‘人前显圣’、‘凝聚圣印’两个步骤完成后,还会有一个‘玄圣**’的过程。
  
      上古、远古时期的修士们,就算是散修,修炼速度也不慢。这不仅是因为当时的天地灵力浓郁的原因,也因为那个时期,八品玄圣隔一两百年左右就会出一位。就算是散修也能经常听到玄圣**,受益良多。
  
      这位新晋的千年第一圣‘霸宋高僧’会讲什么内容呢?
  
      “我佛慈悲,霸宋大师会不会讲解大乘佛法,我佛门当兴!”佛门的弟子激动道。
  
      “依小僧之见,霸宋大师在**时,当会口生莲花,妙语生机。”
  
      “霸宋大师或许会凝聚出八品金莲,为我等讲解‘心境’之妙,合掌为朴素的敬礼,微笑又如莲花的纯净。”
  
      “贫僧感觉霸宋大师会讲解‘功德之法’,看大师的功德之力,凝聚到了这种极限状态,前所未有!大师或许会为我们讲解功德之妙。”
  
      佛门的弟子们议论纷纷,但无一例外,佛门弟子都认为今晚,他们当大有收获。
  
      有佛门弟子已经机智的拿出纸和笔,准备将霸宋大师到时候讲的佛法记录下来,好好研究。
  
      ……
  
      ……
  
      终于,【玄圣**】的时间到了!
  
      宋书航却还是没有想出,要讲点什么才好。
  
      他硬着头皮,努力让自己的面部保持着镇定之色。
  
      怎么办?怎么办?
  
      冥冥中,宋书航感觉有数亿亿双眼睛,从宇宙各处、甚至是各个位面凝视过来,盯着他。压力大山啊!
  
      真不行的话,就豁出了。反正自己现在是光头状态,那不如就盘膝而坐,然后施展‘舌绽莲花’技能,再学佛祖,粘花一笑,不发一言。
  
      事后,再用高深莫测的表情,对全天下的修士来一句:“你们悟了吗?”
  
      这样的话,有很大的几率可以糊弄过去。
  
      ……
  
      ……
  
      “来了来了!玄圣**要开始了!”全宇宙的八品以下修炼者,尽量将自己手中的事情放一放,抬头望天,凝听玄圣**。
  
      就算是一些大门派隐藏的八品玄圣级的高手,也有人静坐着,想听听这位新晋的道友在修炼一道上有什么高见,说不定能让自己触类旁通。
  
      ……
  
      ……
  
      这时,在诸天万界,所有修炼者的注目下,宋书航盘膝而坐。
  
      当他坐下的时候,浮在他身后的‘女帝’功德蛇美人,也俯身下来,附于他身后,无死角的衬托着宋书航的威严。
  
      宋书航眸子微沉,似乎进入到了‘沉思’状态。
  
      片刻后,他张开口,轻轻吐出一口气。
  
      ——他没有学佛祖‘拈花一笑’,学拈花一笑只能糊弄下低阶的修士,但绝对糊弄不了强大些的修士。到时候,他说不定还会被打屎的。
  
      最后,在进入‘玄圣**’的最后一刻,宋书航终于想到了一个主意。
  
      他不会**,但他可以背诵其他大能的**过程。
  
      在他脑海中,就有‘圣人**’和‘长生者程琳**’两个记忆。
  
      圣人**儒家有专利权,他不好当着诸天万界去讲这个。但‘长生者程琳’**,却没关系。
  
      于是,他从自己的记忆中,回忆着程琳女帝**的过程。
  
      程琳当初的**,讲的并不是什么深奥的东西,而是修真界流传很广的经文《道藏》。
  
      宋书航学着当初看到的‘程琳’的姿势,模拟着她的气场。
  
      宋书航和‘程琳’之间,本来就有诸多因果纠缠的原因,甚至宋书航的灵鬼‘叶思’更是‘程琳’的碎片之一。
  
      所以,当宋书航认真的开始模拟着‘程琳’时,他的气场随之一变。
  
      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从宋书航身上散发出来。
  
      玄之又玄,妙之又妙。
  
      诸天万界,所有关注‘玄圣**’的修炼者,齐齐一顿!他们感觉,在**开始的时候,‘千年第一圣’霸宋大师就仿佛是换了个人一样。
  
      功德蛇美人笼罩着宋书航,强烈的功德之光照耀下,让人都看不清宋书航的模样。
  
      但是,当诸天万界所有的修炼者看到这明亮的功德之光时,心中突然就涌上了许许多多的感悟。
  
      那耀眼的功德之光,就仿佛是一面‘功德之道’所化的镜子,无论是道修、佛修、魔修、妖修,还是古巫或是施法者……只要心中没怀着对‘宋书航’的恶念,在看到这功德之光时,就能从中映照出自己,得到属于自己的感情。
  
      玄圣还没正式开口**,诸天万界的修炼者,就已经受益非浅。
  
      但是海王、那个神秘傀儡修士、安知魔君、无极魔宗的一些修士,只感觉这‘功德之光’刺眼无比,根本无法从中得到什么领悟。
  
      功德蛇美人为宋书航冲上了漂亮的助攻,下一刻,宋书航一手结道印,缓缓开口。
  
      他的声音中,仿佛透过了漫长的岁月,从远古传递而来。
  
      《道藏》的开篇,在宋书航口中缓缓念出,不缓不急,
  
      《道藏》在修士界流传甚广,不仅是道宗弟子,就连魔修、佛门、妖修,或多或少都了解过这篇《道藏》。
  
      诸天万界中,无数的修士,都听过关于《道藏》的讲解,甚至有些道宗名门的弟子,从小就开始听师辈讲解《道藏》,听的耳朵都生茧子。
  
      但现在,从宋书航口中讲解的《道藏》却是从众人闻所未闻的角度,来讲解道藏。字字玄机,《道藏》中那些深奥无比的内容,却被三言两语就讲透。
  
      讲着讲着,隐约间,众人看到‘千年第一圣’口中,不时的有洁白的莲花浮现,在虚空中绽放。
  
      随着这些莲花的绽放,霸宋玄圣**的妙处似乎被提升了一个档次!莲花似乎成为了引子,引动了‘**异象’。
  
      之后,玄圣**中,宋书航每一句话,都化为‘大道之音’,和天地大道的力量产生共鸣。详云和白莲不断浮现,宋书航**的声音似乎化为琴声,让诸天万界的修士听的如痴如醉。
  
      同样的内容,在不同的人耳中听来,都得到不同的领悟。
  
      ……
  
      ……
  
      “这不是玄圣**!”道宗的一位老牌玄圣,呼吸都沉重起来:“这是劫仙**!”
  
      甚至,这**的等级可能更高!
  
      “劫仙**?老祖宗您没听错?但**的霸宋玄圣明明才刚晋升八品。”有弟子疑惑道。
  
      “绝对不会错,这根本不是玄圣**的等级。很可能,这位霸宋玄圣,有着一位劫仙级别的老师。他常年受自己老师的熏陶,**的层次其实已经远超玄圣级别。”老牌玄圣沉声道。
  
      ……
  
      ……
  
      “奇怪了,为什么霸宋大师不讲佛经和大乘佛法,却讲《道藏》?”佛门中,很多人心生疑惑。
  
      而且,霸宋大师讲的《道藏》字字玄机,显然这位千年第一圣对《道藏》的研究,远超想象。
  
      难道,霸宋大师并不是佛门中人?不由自主的,很多人脑海浮现了这个念头。
  
      ……
  
      ……
  
      九洲一号群中。
  
      灵蝶尊者:“……”
  
      要生一支男足的蛟霸:“……”
  
      荔枝仙子:“……”
  
      这篇玄圣**,太特玛的耳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