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聊天群 > 第1280章 接个吻还带背景音乐?
    这种不由自主的行动和说话……是又入梦了吗?
  
      这次的入梦来的好突兀,一点头绪都没有,宋书航也不知道自己要入梦的对象是谁。23US.COM更新最快
  
      目前看来,这次入梦的应该是位女子。
  
      然后他脑海中飞快回忆了一下最近和他接触比较多的女性。
  
      碧水阁楚阁主?
  
      六修仙子?
  
      兽界的善姑娘?
  
      这几天接触比较多的就只有这几位了,但是这几位的性格都不会干出去调戏其他仙子的事情吧?
  
      所以,这回入梦的对象是谁?
  
      正思索间,这次入梦的对象已经大步前往湖边那位仙子方向。
  
      感应到了‘入梦对象’的动作,湖边那位仙子回过头来。
  
      这位仙子皮肤洁白,毫无瑕疵。
  
      她眸子细长,右眼的眼角有一枚显眼的泪痣,让她看起来有一种妩媚之感。她似乎是刚哭过,眼圈微红,眼角还带着一丝泪珠。
  
      功德蛇美人@#%x仙子!
  
      宋书航一眼就将她给认出来了。
  
      朝夕相处这么长时间,认不出来才奇怪。
  
      湖边的女子是@#%x仙子,那么这次他附身的对象不用猜也能想到程琳仙子。
  
      这一次,他是真的入梦到程琳身上了。
  
      入梦到活着的‘长生者’身上,还是第一次。上一次他以为自己入梦了程琳,事实上只是被那豪迈喝酒的长生者和那位象牙卦仙给拉入到了一个梦境中。
  
      现在发生的是程琳的往事吗?
  
      时代是什么时候?
  
      远古天庭时间之前?之时?之后?
  
      程琳仙子大步向@#%x仙子靠近。
  
      @#%x仙子有些警惕望着程琳,显然这段‘入梦剧情’中,@#%x仙子还不认识程琳,还没有爱上程琳。
  
      “你是谁?”@#%x仙子出声道,她的声音中带着慌乱,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是受到惊吓的小兔子。
  
      这时候,宋书航入梦的‘程琳’加快速度,大步跨到@#%x仙子的身边。
  
      她伸手熟练的勾住@#%x仙子的下巴,用一种极极轻挑的语气道:“美人垂泪,人见人怜。小姐姐,你为何一个人在这里伤心落泪?”
  
      你为什么要这么熟练啊!宋书航内心吐槽。
  
      两位仙子之间交流时,使用的是‘远古语言’,但入梦状态的宋书航能完全理解这些语言的意思。
  
      同时,入梦状态的宋书航,能体验到此时程琳的所有感觉。她看到的、听到的、闻到的、摸到的,宋书航全部能一一感应。
  
      宋书航看到了@#%x仙子惊慌的小脸,听到了她细细的呼吸声,闻到了她身上散发的淡淡花香,指腹间传来一种细腻、柔软的触感。
  
      “你是谁,为何会出现在这里。”@#%x仙子焦急道,她想仰头避开程琳的手指,但程琳的修为明显要高她一大截,她的指尖如尖随形,保持着勾着@#%x仙子下巴的姿势。
  
      “小姐姐,我叫程琳,道号也是程琳。小姐姐你呢?”程琳笑嘻嘻道。
  
      果然是她。
  
      “我,我不告诉你。”@#%x仙子站起身来,大步后退。
  
      这段剧情中的@#%x犹如可爱的小白花,我见我怜,而眼角那颗泪痣,让她的清纯中带着一丝妩媚。
  
      “小姐姐你真坏,不过女人越坏越可爱。”程琳保持着蹲地的姿势,她双手托腮,抬头仰望着惊慌失措的@#%x仙子,眨了眨眼睛。
  
      @#%x仙子:“……”
  
      “不开玩笑啦,我看到小姐姐你一直在湖边哭泣,所以想过来安慰一下你。小姐姐你有什么伤心的事可以说给我听一下,反正你和我不认识,你将伤心的事和我说,也不用怕丢脸。而且我跟你说,我最近很闲很闲。看在小姐姐你这么漂亮的份上,如果你需要帮忙的话,我可以帮助你,不用你付任何的代价。嗯,如果是谁惹哭了你,需要我出手教训对方的话,我也可以给小姐姐你打八折。”程琳仙子双手托腮,似乎还开始卖起萌来。
  
      因为宋书航发现自己的脑袋在左右摇摆。
  
      程琳仙子双手托腮,脑袋摇晃的样子,应该会蛮可爱的。
  
      如果宋书航一个大男人蹲在地上,双手托腮,脑袋摇晃卖萌,会很辣眼睛。
  
      @#%x仙子:“你,你这话有语病。上一句还话全部免费,下一句又说打八折。”
  
      “小姐姐你真坏~帮忙是如果你有什么事情搞不定,我去帮助你完成。打人又不同,打人是很危险的事,而且打人是干坏事。帮你忙是做好事,帮你打架是做坏事。当然不同啦。不过看样子,是有人惹小姐姐伤心了,所以小姐姐想打他喽?”程琳嘻嘻笑道。
  
      @#%x仙子脸一红,用力摇头:“没有,才没有!”
  
      “小姐姐你的心思都摆在脸上,太好猜了。”程琳嘻嘻笑道,然后她站了起来,拍了拍手:“好吧,看在小姐姐你这么漂亮的面子上,替你打架我也可以再给你一个折上折。”
  
      程琳也站起来后,宋书航才发现一件事。
  
      她站起来后,视线平视的位置是@#%x仙子的胸口处。也就是说,她此时的体型很小。难怪她能厚着脸皮一口一个小姐姐的叫着。
  
      “说吧,小姐姐,你要揍的人是谁?别看我小,但我的实力很强的,方圆千里范围内,也就两个老头能打的过我。其他的人,都只有被我打哭的份。”程琳得意洋洋道。
  
      @#%x仙子眼睛一亮:“打哭?”
  
      宋书航听到这里时,突然心中一动。
  
      远古时代,有某位大能就被人打哭过好几次,据说还流下了上百滴珍贵的眼泪没错,那货就是宋木头。
  
      程琳仙子擅长将人打哭,宋木头不会就曾经被她打过吧?
  
      “小姐姐你要将谁打哭不?我告诉你,我有特殊的手法,一套连击下来,哪怕是对手意志坚强胜铁,整个人都是铁打的,我也能让他流下铁钢融化的眼泪。”程琳一副蠢蠢欲动的模样道。
  
      “任何人都可以吗?”@#%x仙子欣喜道。
  
      程琳:“呃,除了那两个老头啊。那两个老头我现在状态不好,恐怕打不赢他们。”
  
      “好,除了两个师祖外,方圆千里,什么人都可以打哭吧?”@#%x仙子道。
  
      程琳拍了拍胸膛:“小姐姐只要告诉我要打的是谁,现在哪,长的什么样子,我分分钟就去将他打哭给你看。”
  
      在程琳拍着自己胸膛保证的时候,宋书航手掌上传来一阵柔软的触感,虽然体积不大,但弹力十足,那手感当真没话说。
  
      宋书航:“……”
  
      这算什么?
  
      福利?
  
      希望自己‘入梦程琳仙子’的事情,不要被她感应到。
  
      否则的话,说不定程琳仙子那一套能将铁汉子都打出铁汁泪水的手法,就要让他宋某人尝尝了。
  
      但是,长生者们似乎都有特殊的感应。他入梦的记忆关系到‘长生者’的时候,好像多少都会引起长生者的注意。这次他更是直接入梦到程琳仙子的身体上……感觉会很不妙。
  
      宋书航心里有点慌。
  
      @#%x仙子吸了口气,道:“我要打的人就在我身边,她叫程琳,你将她打哭可好?”
  
      程琳:“……”
  
      @#%x仙子:“你说过的,方圆千里除了两位师祖,你可以将什么人都打哭。你莫非是要食言?”
  
      “小姐姐,你可真坏。不过我喜欢。”程琳嘻嘻笑道。
  
      她竖起手指道:“另外,小姐姐。交易成立!”
  
      “哈?”这次,换@#%x仙子惊讶了。
  
      “交易内容为‘打哭程琳’,交易代价为小姐姐的十个甜蜜的吻,打个八折为8个甜蜜的吻。再打个折上折,再给你减两个,六个甜蜜的吻。交易成立。”程琳道。
  
      然后,她伸出手,轻轻在自己的手臂上一拍。
  
      “嘤嘤嘤~~”她开始痛哭起来。
  
      哭的可伤心了,泪水止不住的落下。
  
      一边哭着,她一边纵身一跃,扑到@#%x仙子的怀里,用泪水打湿她的衣裳。
  
      宋书航感觉自己的脸都埋入两团柔软中。
  
      一言不合,又发福利。
  
      “小姐姐,接下来轮到你了。给个吻,要甜蜜的那种,不甜蜜我不要,嘤嘤嘤~。”程琳抬起头来,仰望@#%x仙子。
  
      想要我哭还不容易嘛,你想我怎么哭我就能怎么哭。
  
      哭法多样,哭都也可以随意换。
  
      呜呜呜~~嘤嘤嘤~~呀呀呀~~
  
      一直换到客户满意为止。
  
      @#%x仙子惊慌失措,小脸都吓到发白。
  
      宋书航:“……”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程琳!
  
      “小姐姐你要违约吗?嘤嘤嘤~”程琳抬起头,眼泪止不住的掉落,嘴角却扬起得意的微笑。
  
      @#%x仙子手足无措:“先欠着,先欠着!”
  
      “好,那就先欠着。”程琳得意洋洋道,她伸手擦去自己的眼泪。
  
      @#%x仙子不由松了口气。
  
      就在这时,程琳突发动了闪电攻击,她抬起头来,凑向@#%x仙子红润的嘴唇。
  
      @#%x仙子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
  
      宋书航也瞪大了眼睛,望着眼前越来越近的红唇。
  
      眼看着两人的嘴唇就要贴近。
  
      周围突然响起了震耳欲聋的音乐声。
  
      一阵狂暴的吉它声弹奏起来。
  
      接个吻还带背景音乐?
  
      不对!
  
      宋书航心中一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