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聊天群 > 番外 修真八卦报社 1—9期

  【番外】【修真八卦报社】第一期:一头鲸的自述
  作者:『灭凤』(喵凤)
  修真八卦报社实习记者凤喵(以下简称凤喵):请问鲸鱼先生,最近您似乎遇到了些匪夷所思之事,不知是否方便跟大家说说?
  鲸(一直处于懵逼与鲸呆状态):是的。我已然怀疑我整个鲸生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我需要静静——
  凤喵(拿着话筒,好奇):静静是谁?
  奶骑(干咳一声):咳!
  凤喵(瞬间领悟):不好意思,跑题了。那么,您究竟遇到了怎样的事情,让您都开始怀疑鲸生了呢?
  鲸(用鳍护住大脸上惊慌的双眼):那是不堪回首的时光——我原本在大海中遨游,自由自在。可令我没有想到的是,一个长相帅到我都想以身相许的男子出现后,我的鲸生便从此改变。
  凤喵(默默递上一条在鲸眼中的“帕子”,大约是人类用的浴巾?):他是谁?
  鲸(婴儿拳头大小的泪珠扑簌簌往下掉,幸而它有“帕子”,拭去眼泪):他居然骑在了我的身上,原本以为我是海中之王,可没想到居然被一个人类给骑了!
  凤喵(拿爪子捂眼,一个大写的:污!):然后呢?
  鲸(用鳍拧了拧“帕子”,哗的一声,地面已然被淹):我这不是哭,是在分泌盐分!
  凤喵(点头,然后跳到高处,地面太湿了):我懂!
  鲸(羞红了脸):他是个很厉害的人类,原本我以为我是相信科学的,但是他突兀的出现,让我有些不敢相信。毕竟,现在科学发达,没人告诉我居然还有修真的存在。
  凤喵(额头冒汗,内心无比复杂,鲸也相信科学么?):虽然建国后不许成精,但那些活了几百上千年的还是存在的。
  鲸(点点硕大的头):这个我现在也明白。后来,我这辈子都不敢想象,我居然还能飞。
  凤喵(扭头看了一眼奶骑):是一次性飞剑004版么?
  鲸(惊恐万分):没,没错,就是它!哞哞哞——
  凤喵(内心:哭的还挺有节奏感):咱别哭了,好歹也是成年鲸了,要勇敢嗷?
  鲸(再次拧了拧“帕子”):嗯呐!那也是段灰暗的记忆,每每想到,我就不能自已。那飞剑,速度老快了,我都能感受到我浑身的肥肉都被风吹的律动。我没坐过人类的飞机,但我想,那004版飞剑的速度肯定超过了飞机。
  凤喵(你能耐啊,还知道飞机~):白前辈的飞剑确实——挺快的。
  鲸(擤鼻涕):要是这些也就罢了,我还经过了一次空间穿越,哎妈呀,那滋味甭提多爽了!
  凤喵(哪儿学的东北味儿呀?):一般人还真体会不到。
  鲸(把“帕子”扔一边,上面都是鼻涕):后来宋书航那小子把飞剑给毁了,我终于回到了我熟悉的母亲怀抱——大海,那时候我真想吟一句诗。
  凤喵(再次递上一个“帕子”):什么诗?
  鲸(接过,一本正经的):大海啊!他~妈~的都是水!
  奶骑(噗——)
  凤喵(突然肝疼):好湿!
  ——【修真八卦报社】实习记者凤喵为您真实报道
  ……
  ……
  ……
  ……
  【番外】【修真八卦报社】第二期:大妖京巴
  作者:『灭凤』(喵凤)
  凤喵(左爪持黄瓜话筒,右爪挥爪):大家好,欢迎再次坐客修真八卦报社,这期我们请到了《修真聊天群》中人气爆棚的大妖京巴豆豆童鞋!
  豆豆(优雅的坐在椅子上,因为没穿衣服,小豆豆跟它的手一样在和大家招手):大家好,本豆豆大爷很高兴参加这次话题讨论。
  凤喵(目不斜视、一本正经、故作纯良的看着小豆豆):豆豆大人,听说您深得您主人黄山真菌的喜爱,以至于他每天都在群里爆料,说你天天离家出走,他不惜一切代价要追捕你回家。请问,这是真的吗?
  豆豆(抖小豆豆):这是一件令汪十分骄傲的事情,黄山大傻这个大傻哔~,没事就喜欢拘着我,明明知道我需要勾搭狗妹子,偏偏要我跟他一起修炼!面对他几百年,烦都烦死了!万一我被他拘弯了,怎么办?
  凤喵(一脸懵逼):弯?
  豆豆(继续抖小豆豆):咳咳!
  凤喵(低头看稿子,寻找问题):好,那本喵继续问您,在您离家出走的这段日子,与宋书航同学相处的如何?
  豆豆(一听是宋书航,立刻坐直身体,伸出狗爪子一根一根掰着):第一,他是好人,给我买电脑,买手机。第二,他是好人,经常给我买狗粮。第三,他是好人,经常出门溜我。第四,他是好人,一直照顾我,想来肯定是好人的吧?
  凤喵(好人卡这般发放,宋书航他造么?):那他这般宠爱你,是不是你们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比如:恋爱什么的。
  豆豆(二脸懵逼):啥?
  凤喵(低头继续翻稿子,刚刚那问题是那个逗比提出的,neng死它!偷偷看一眼奶骑):那么,请谈谈白前辈吧?本喵记得您似乎乘坐过他的一次性飞剑004版,不知有何感想?
  豆豆(狗脸一阵惨白,如果脸上没有毛的话):往事不堪回首!
  奶骑(干咳一声):说!
  豆豆(瞥了一眼奶骑,无奈):其实这件事,真不是我的错,都怨果果,要不是他,我早就回到书航小友的身边了,怎么会被白前辈追杀?怎么会被捆绑在004版一次性飞剑上?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果果的错!像我这种听话乖巧萌萌哒的京巴,怎么会做出那样令人痛恨的事情!
  凤喵(真不是故意看到你的小豆豆,拜托你不要站着说话):果果才是最萌最软最可爱最易推到的好么?
  豆豆(瞥):你一只喵就不要肖想佛门弟子了!
  凤喵(投怀到奶骑怀中撒娇,只露一条猫尾巴晃悠晃悠):我一定要虐死这只京巴!我要亲软萌可爱小果果嘛!
  奶骑(揉着猫毛,手感不错):好。
  豆豆(三脸懵逼):奶骑你居然喜欢的是猫,而不是我!汪汪汪!
  凤喵(钻,蹭蹭):你哭的真难听。
  奶骑(继续顺毛):豆豆闭嘴。
  ——修真八卦报社实习记者凤喵为您报道
  ……
  ……
  ……
  ……
  【番外】【修真八卦社】第三期:奶骑与院长
  作者:『灭凤』(喵凤)
  本篇报道由药师爆料(药师,祝你好运哦!今儿算卦的可是给你算了一个上上上签呦!)——
  凤喵友情提示:本章文风很正,非常正!
  凤喵(一本正经,拿着稿子,举着黄瓜话筒):今天作客我们修真八卦社的乃是鼎鼎大名、人见人傻、花见花凋谢的群主大傻——单纯的神经病(夏の⑥月飞雪),鼓掌欢迎!
  (一阵静默)
  凤喵(一脸懵逼,院长大人似乎rp不太好的样纸):好!今日本喵收到一条绝密消息,那便是院子大傻与奶骑有那么一丢丢不可告人的秘密,如今你们二人都在,不妨来说一下,满足一下大众的好奇心嘛?
  奶骑(一脸羞涩)
  院长(二脸羞涩):傻喵,这种事儿你也信!还有,都知道我是版主了,谁给你的勇气写出来,发出来?
  凤喵(二脸懵逼,权力大就可以欺负喵了吗?泪汪汪给奶骑抛个眉眼):奶骑哥哥~~~~~~
  奶骑(顺毛,动作好娴熟,猫毛可真柔顺)
  凤喵(仰头看天花板,留个下巴给院长):院长大傻,看到了么,这才是真爱!
  院长(三脸懵逼,外加一脸被抛弃的样子,手捂心口,娇眉紧蹙):奶骑,你……
  奶骑(继续顺毛,逗下巴):唔,你就满足一下喵凤的好奇心嘛,正所谓好奇心害死喵——何况它这么乖~
  凤喵(摇尾巴,讨好的蹭蹭奶骑手心):院长大傻,听说你是奶骑的媳妇,昂?
  院长(偷偷瞄了一眼奶骑,脸颊通红):傻喵别乱说,这是假的。
  凤喵(秒懂的哦了一声):原来是这样啊!不过呢,就算不是媳妇,也就是小二、小三、小四之类的咯?
  院长(一脸愤恨,看向奶骑的目光幽怨而委屈):不是!
  奶骑(抬手在院长头上摸了一下):别闹,你就承认吧!
  凤喵(嘴巴张成O形):我的喵妈呀,奶骑哥哥你居然承认了啊!我以为你会矢口否认,没想到啊没想到,奶骑哥哥你居然背着本喵做出这样的事儿!
  凤喵(再次一脸幽怨的看着院长):院长大傻,你还给我装葱姜蒜,偷偷摸摸的和奶骑好了,居然也不告诉本喵了!本喵要离家出走!你们两个铲屎的,给本喵等着!
  院长(一把抓住凤喵尾巴):别闹,我去武夷山,你在家好好陪你奶骑哥哥,乖!
  凤喵(炸毛!一爪子过去,放开本喵尾巴!):你去干哈,拜佛?求仙问道?
  奶骑(探究的目光)
  院长(默默的看了一眼凤喵,凤喵继续炸毛):采药。
  凤喵(八卦脸,摇尾巴):壮*阳的?
  奶骑(瞬间脸红)
  院长(幽幽的叹口气):给你治病,补智商的,只要你不放弃治疗。
  凤喵(炸毛!伸爪,挠!):混蛋!奶骑哥哥~~~~~~他说我智商不够!
  奶骑(笑笑,死死抱住凤喵):他是坏蛋,咱不理他。
  凤喵(钻奶骑怀里,各种花样蹭):奶骑哥哥~~~~~~你赶走他!人家不要看到他!他就会欺负喵!
  奶骑(顺毛):哥哥舍不得他哎。
  院长(一脸感动):奶骑,我也舍不得你——
  凤喵(嗷呜,回头龇牙咬院长):喵嗷!本喵要离家出走,豆豆,等本喵!
  奶骑(艰难的拖住凤喵):喵凤你该减肥了,好沉,抱不动了哎。
  院长(一脸坏笑):别累着你,我心疼,我替你照看傻喵吧,你忙你的。
  奶骑(低头看了一眼凤喵,宠溺的摸摸头):好。
  院长(奸计得逞的笑):好勒,你慢走!
  凤喵(n脸懵逼):奶骑哥哥~~~~~~不要喵!嗷!院长大傻!神经病!本喵要挠死你!
  (下面是乱七八糟的混战ing~~~~~~)
  (凤喵站在院长头顶,唔,最后的战果大家也都知道了)
  ——修真八卦社实习记者凤喵捂着猫尾巴为大家报道
  (PS:傻喵,卖队友)
  ……
  ……
  ……
  ……
  【番外】【修真八卦社】第四期:霸气爽朗女神——苏氏阿十六
  作者:『灭凤』(喵凤)
  写在本章前面的话:话说,苏氏家族庞大无比,在修真界的地位堪比顶尖势力,阿十六作为晚辈,却实力超群,得到九州一号群各位长辈的赞许,凤喵十分崇拜,因此这期便是我们V5霸气、威震九州一号群、声威赫赫、美丽与智慧并存、貌美如花的苏氏阿十六。
  ——这是十六的刀架在猫脖子上的分割线——
  ———这期是没有奶骑哥哥在的分割线———
  凤喵(点头与大家问好,恭敬的朝十六行礼,爪有些发/抖的握着黄瓜话筒):恭迎十六阿姐!
  十六(一身素净儒裙,端坐,亭亭玉立):大家好,我是苏氏阿十六,大家叫我十六即可。
  凤喵(挥爪,不自然的拿着稿子):十六阿姐今天可真美腻,亮瞎了本喵的钛合金喵眼,瞧这一身打扮,简直让本喵看的如痴如醉,好想扑倒给你暖床呦!
  十六(面带微笑,语气亲和):乖!听说第三期你写的番外,大家反响不错呐?
  凤喵(喵躯一颤,猫毛炸立):十六阿姐,那是药师爆的料(很不好意思再次出卖队友),我只是根据大家对他们的八卦写的,不能怪本喵。
  十六(眼睛微眯,冷哼一声):傻喵,你这期好好写,我以后宠你。
  凤喵(星星眼,忙点头,摇尾巴):好的!我会努力出卖奶骑和院长大傻的!
  十六(欣慰的点头):那我问你,院长是谁的人?
  凤喵(一脸纠结,院长明明是奶骑哥哥的媳妇嘛,对爪ing):十六阿姐的。
  十六(继续点头):那,奶骑是谁的人?
  凤喵(二脸纠结,奶骑哥哥明明是本喵的人呐,对爪ing):十六阿姐的。
  十六(顺毛,好柔顺,怪不得奶骑喜欢揉凤喵):乖!
  凤喵(低头翻出稿子,三脸纠结):十六阿姐,既然你上了咱们八卦社,喵喵有几个问题想问你哎!
  十六(低头和顺的看着凤喵):嗯,不过,你要想好再问喔!
  凤喵(奶骑哥哥快救喵,十六威胁我!):好!第一个,现在至少有百八十章苏氏阿十六都没有出现在大家面前了,请问,修真聊天群的第一女主的地位是否不保呢?
  十六(捏了捏凤喵爪子上的肉/垫,冷笑):这种问题,还用的着我回答?这修真聊天群,自然我说的算!第一女主,非我莫属!就算我不出现,也不可能有人动/摇我的位置!
  凤喵(失意体前屈,女神大人V587~):本喵听说大家都特别赞同其他人为女主,例如羽柔子,她俏美可爱易推/倒,为人萌萌哒,又不通晓世事,最是让书航大傻喜欢了。
  凤喵(口若悬河,没有注意到十六青筋直跳):还有九灯,对,就是那个三百年/前啪啪啪了葱娘的九灯,他们在那个什么岛上那个啥,那啥了那么久,肯定也有了感情,何况,他们连孩子都有了,虽然是牵手那啥的——
  凤喵(继续口胡,然后擦着口水):还有白前辈,啊!十六阿姐你不知道,喜欢白前辈的可不分男女、不分种/族的,我就是那么的爱他!我觉得书航大傻早晚跟着白前辈,会从了他老人家的!
  十六(抬手在凤喵脑袋上一敲):白前辈也就算了,她羽柔子不过是个爱撒娇的小丫头,至于那个九灯,哼哼,她是个老尼姑,不足挂齿!
  凤喵(捂着脑袋可怜兮兮的看着十六,为毛奶骑哥哥今天不在啊!救命!救喵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啊!):十六阿姐,那你为啥最近总不出现呢?大家都以为你失宠了!
  十六(再敲一下凤喵脑袋):傻喵,我一直都在书航的心里,看不出来吗?没发现他一直在为我寻龙骨枯藤吗?若论谁在他心里的地位高,那自然非我莫属!
  凤喵(忙点头,管他是不是真的,节/操固然重要,但小命更重要):十六阿姐说的对!
  十六(摸喵头):还有什么问题,继续问!
  凤喵(抹泪看着稿子,这让本喵怎么问,怎么问嘛!):咳,没有了,大家对十六阿姐非常满意。
  十六(挑眉,嘴角微斜,伸手扯过凤喵爪子里的稿子):唔,让我看看还有什么问题。唔?奶骑爱上院长,十六吃醋大发雷霆?院长劈/腿爱上奶骑,抛弃十六?院长与十六不得不说的故事?十六是否有暴/力倾向?十六是不是男扮女装?十六都被劈成外焦里嫩了,如何配书航?
  十六(眼冒火星):这都是谁出的问题!给老/娘去屎!
  凤喵(卷卷尾巴,揣小手,将脑袋躲进肚肚下面):不是我不是我——
  十六(恶狠狠的瞪着所有书友):你们给老/娘等着瞧!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们知道第一女主的厉害!
  ——修真八卦社记者凤喵泪汪汪整理报道(转正了本应开心,但本喵一世英名,喵喵嘤嘤,居然毁在了十六身上~)
  ——这是欲哭无泪,无奈的分界线——
  ……
  ……
  ……
  ……
  【番外】【修真八卦社】第五期:被汪吞的书航
  作者:『灭凤』(喵凤)
  凤喵(优雅的行礼,清嗓子,面露微笑,气质优雅,手握茄子话筒,话说黄瓜升级了呢!):哈喽大家好,我是天天困的有了黑眼圈的凤喵童鞋。
  凤喵(点头回应):感谢大家的掌声!最近《修真聊天群》更新的很勤快呢,大家不要谢我,若不是本喵趁着奶骑哥哥没注意把他锁进小黑屋,不写够三章就不让吃饭睡觉,你们可没这福气看三章呢!
  凤喵(得瑟完毕,看着一旁嘴角抽/搐的嘉宾,才收敛得意笑容):听闻最近书航童鞋又一次活下来了呢!不过这次的经历似乎比往日的更加精彩绝伦,想来大家都想求解书航童鞋的心里阴影面积,因此这期本喵请来了帅气的新晋光头——宋书航!
  书航(微笑,点头,右手摆手,顺手摸/摸锃光瓦亮的光头,左手握着黄瓜话筒。真是不容易呢,可算给嘉宾配上话筒了呢,虽然是凤喵淘汰下来的):大家好,我是宋书航。
  凤喵(将茄子话筒扔书航身边,果断窜到书航膝盖上,抬头仰望,摇尾巴):书航,听说你被豆豆给当点心吃了!话说你还能变成鱼嘛?我想吃小鱼干!
  书航(额头青筋暴起,咬牙切齿,一脸生无可恋,还夹杂着伤心、痛苦、不堪回首,情绪繁杂,竟让凤喵一时看不透):我一定会让白前辈送给豆豆一把流星剑001版!让他就连睡觉也会在上面!将来,有几版,都要给豆豆试用!
  凤喵(脑洞大开,一只可爱的京巴满脸惊恐,舌头拍打在脸上,口水狂奔,沾在白色毛发上,然后每天除了吃饭,都在天空中做旋转式飞行运动。想到这里,不禁为豆豆点蜡。):书航同学,豆豆也不是故意的嘛,你怎么可以这么小气呢!
  书航(拍桌!黄瓜话筒瞬间被拍碎,凤喵赶紧跳开,艾玛,差点她就被拍死了!但难免身上的猫毛被溅到几滴黄瓜汁,蛮清香的呢!):我小气?它咬我!嚼了好几口!吞我!那巨大的狗胃,胃酸腐/蚀我之身体,摧/毁我的心灵!幸而果果阻止的快,不然我就要变成豆豆的坨坨了!
  书航(深吸一口气,舒缓下紧张的情绪,平复下激动的心情):你不知道,从它肚子里翻腾出来,比进去还要痛苦,我感觉我整个鱼都要被压爆了!你是不知道,这该死的豆豆,还跟我卖萌撒娇,顶个卵用!没看到我刚从它狗嘴里出来就死翘翘了吗?
  凤喵(小心翼翼的趴回书航的腿上,踮起脚尖伸爪子在他胸口上安抚着):书航书航不要激动,都过去了都过去了昂!可怜见的,好好的一个大好人,被摧/残成这样!
  书航(心情慢慢平复,顺手在凤喵的毛发上揉着,好柔顺):往事,都是往事,以后不许再提!还有,小鱼干的事儿,我无/能为力。
  凤喵(没有小鱼干的喵是伐开心的,没有小鱼干的喵生是生无可恋的!):好啦,这期访谈到此结束!
  书航(惊愕,错愕,诧异):……
  凤喵(傲娇抬头露出下巴,眼睛微眯,斜视宋书航,鄙夷目光):你还不走?
  书航(抹了额头的冷汗,修真八卦社该换记者了吧,这样的素质……):等我回去让豆豆给你捎两斤小鱼干,我是无法亲自给你的,你明白?
  凤喵(笑脸,大笑脸,大大笑脸,摇尾巴):那咱们继续。呐,书评论/坛上有很多人都想知道,女主到底是谁,你究竟看上了谁?还有就是,大家都一致认为你和白前辈才是最好的一对CP,请问你怎么看?
  书航(脸颊粉红,做羞涩状):其实,不论是温柔可爱单纯的羽柔子,还是爽朗傲娇惹人怜爱的苏氏阿十六,我都很喜欢的。至于白前辈,呵呵,他真的是我的一位前辈而已,我真的没有暗恋他什么的……各位看官,求放过,我是直的,尊的!
  凤喵(一脸恍然,而后一脸迷恋):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事实,明白了,其实你喜欢白前辈也没关系呀,他实在是太有魅力了,放心,我不会笑话你的!我这一辈子只一个愿望,就是要做白前辈的喵!只要跟在他的身边,就是永远不幻化人形我也愿意。
  书航(抚额,被一只喵误会,他该怎么解释,再解释,更加被误会好不好?):祝你愿望成真。
  凤喵(突然想起什么,翻/动手中小报):书航书航,还有一个问题,请问,你被九灯啪啪啪时的感觉,能描述一下喵?
  书航(掐住喵脖子)
  凤喵(抓、挠、踹、蹬、咬……)
  现场一片混乱……
  最终,书航满脸、手背上都是抓痕,凤喵后背秃了一块毛发。
  凤喵(用尾巴遮住后背的秃毛):混/蛋啊宋书航!那是书友们问的,又不是本喵大人!
  书航(虎躯一震,瞬间神色尴尬):两斤小鱼干翻倍,这事儿不去找奶骑告状!
  凤喵(扭头,冷哼):哼!
  书航(咬咬牙):十倍!
  凤喵(龇牙笑):成交!
  ——闹剧终结的分割线——
  ……
  ……
  ……
  ……
  【番外】【修真八卦社】第六期:小白与青衫少年
  番外作者:灭凤妹子
  ——本文纯属凤喵YY,与原文无关——
  距离京都千里之外的古城城外,一位面目清秀、唇红齿白、头箍玉冠做侠客装扮的青衫少年,身后背着一把长剑,手牵一匹白马,时不时还抚着那白马的额头。
  他朝着斑驳的城门内张望着,似乎在等着谁。
  他并未发现,在他的身后站着一位白衣飘飘、青丝纷飞的男子,此人相貌绝美,好似让人一眼看去便舍不得挪开目光,柔美的脸颊挂着爽朗笑容,凤眼微眯,那双眸子好似会说话般。
  青衫少年被身后男子猛一拍肩膀,待他抽出剑来欲要刺向身后之人,却听得一声柔和的轻笑:“你这是要谋杀恩人么?”
  少年的手顿时顿住,原本狰狞的面庞仿佛变脸一般,笑容绽放,转过身来凑在那白衣男子身前:“小白,我等你好久!”
  名为小白的男子嘴角微微上翘,露出的笑容让青衫少年的心里顿时一阵乱跳,红了脸颊。
  “这便走吧!”小白看着少年羞涩模样,不禁玩心大起,伸手在少年脸上摩挲下道:“你越发可爱了。”
  少年如同惊鸟一般,后退二步,扭过身去牵马,暗暗收敛心神,希望把小白的样子从脑海中忘记。
  然,小白的模样早已刻入他的心,如何能够忘怀?他的命乃由小白所救,一身功夫也都是小白所受。如今跟随小白已有一年,小白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早已深入其心,难以自拔。
  “好啦!我们走吧!不要再闹别扭了喔!”小白抬手揉了揉青衫少年的头,成功的让少年嘟起了嘴,十分怨念的望着小白。
  最终,青衫少年乖乖的骑着白马,小白则牵着缰绳带着他离开那座古城。
  古城渐行渐远,最后消失不见。
  “小白,我们要去哪里?”青衫少年在马上问道。
  小白歪着头似乎在想些什么,青衫少年见状连忙继续问道:“听闻沙漠是个很特殊的地方,不若我们去看看好不好?”
  正在愣神中的小白闻言,这才笑着点点头。
  青衫少年暗暗抹把汗,好险,幸而自己反应快,不然小白又要不小心摔倒了呢!
  春去秋来冬又至,二人一马走走停停,终于来到了一片不见天际的沙漠。
  “小白,今日可还要与我练剑吗?”青衫少年下了马,从背后抽出长剑,劈出一道剑花,问道。
  小白点头,化指为剑,凭空变出一把长剑,青衫少年似乎早已习惯这种无法理解的事情,也不惊讶,安抚好白马,便提剑而来。
  小白与青衫少年喂招,时不时还指点着,倒是青衫少年认真严肃的模样,让小白很是赞赏,看待他的目光,也终于有着些许变化。
  良久,青衫少年力竭,这才收手。倒是小白依旧一副逍遥世外的仙人一般,一丝头发都未乱。
  将青衫少年抗在肩膀上,小白顺手在他的屁股上拍了拍,唔,蛮有弹性。
  青衫少年并不是不反抗,当然,就算他在全盛之时也未必能反抗过小白,遑论此时他已力竭,只能任由小白胡闹。
  被拍到屁股的青衫少年脸红的像血染的绸布,当他被小白放在白马上时,这才长吁口气。
  小白笑道:“今日进步甚大。”
  青衫少年低低嗯了一声算是回答,被抗在肩膀上,还被小白给拍了臀,好羞耻……
  ——残酷而又让人心碎的百年分割线——
  ——玻璃心就此打住,下面虐心时刻——
  百年韶华已逝,小白依旧,在他的面颊上看不出一丝岁月痕迹,青丝飘然,如同百年前那般,丝毫不见一丝凌乱。
  而那青衫少年,早已鹤发旧颜,没了当日琼华玉面,孤零零的躺在一座坟茔中的棺木中。
  小白静立在前,默默的看着生机已无、魂归天界的老人。
  百年相陪,小白已从四品先天修炼到五品灵皇境界。可那曾经的青衫少年,终究未入修行,这是他的选择,小白无从干涉。
  他多次想要给那少年喂些灵药,让他多陪伴着自己。可终究,他都拒绝。
  小白尊重他。
  就这样,百年已过,少年将要如土,他想再看他一眼,就一眼。
  胸中如有重石之堵,脚步如有千斤之坠,他握紧拳头,万分不舍。
  雨,随着天被乌云遮住伴着狂风而至,小白慌张掐起阵法将整个坟茔遮住,老天,你也在为他而泣吗?
  小白合住眼睛,回想着百年来他们相处的点点滴滴,他因自己调笑而娇羞的叫着小白,他因气恼而愤怒的叫着小白,他因拒绝自己逼着他修行而决然的叫着小白……
  一切的一切,仿佛都在昨日。
  “白马青衫江湖客,剑起而落是英雄。”小白默默念着,好似在夸赞那曾经的青衫少年,也似乎是在缅怀。
  最终,他将他葬好。
  碑上只有“白马青衫”四字。
  阵法起,小白距离坟茔百丈远,在他的坟茔周边建起一座大阵,是他花费一日所研究,除他自己,外人无法进入。
  肉眼所观,那坟茔渐渐消失,仿佛前面的一切都未曾有过。
  小白收敛心神,专心闭关修炼,不问他事。
  只有那白马青衫少年郎,被封禁心底,不愿想起。
  ……
  ……
  ……
  ……
  【番外】【修真八卦社】第七期:药师之祸
  番外作者:灭凤
  灭凤作品:《萌主千千岁》女频作品,大家可以给她来些推荐票哟~~~女频的推荐票和主站的不重合。投完这边投那边,投完那边投这边,别提多酸爽了~~
  ——本文由看热闹不嫌事儿大、不做死就不会死的江紫烟爆料——
  呐,伸爪子,自我介绍一下,本喵名凤喵,奶骑哥哥每次都把我的名字叫反,呐,就是喵凤。其实都一样啦,随你们大小便咯!怎么叫都成。
  本喵通体白色短毛,琉璃天蓝色的大眼睛,谁见谁喜欢。呐,我就是集美丽、可爱、呆萌、聪慧、傲娇为一体的凤喵大人。
  本喵今日闲来无事,打开手机聊天软件,用爪子挠出九州二号群。
  灭凤尊者大人萌萌哒:紫烟紫烟【萌萌哒白前辈表情】,蹭胸~打滚~摇尾巴~喵呜~
  江紫烟:傻喵,顺毛,摸头。
  灭凤尊者大人萌萌哒:喵?嗷!撅嘴ing~挠墙ing~打滚ing~紫烟,这称呼你跟谁学的!谁把我萌萌哒的紫烟给教坏了!【愤怒的白前辈表情】
  岂有此理,若是被本喵知道是谁,哼哼!看本喵的十八挠,他挠出几个血窟窿来!
  江紫烟:是算黑卦的……
  灭凤尊者大人萌萌哒:【拍桌子表情】算黑卦的一天不打上房揭瓦啊!看本喵怎么收拾他!【愤怒的白前辈表情】
  黑卦最近总招惹本喵,没事就要揪本喵尾巴,看样子是时候本喵出手教训一下这混蛋小子了!
  江紫烟:其实是我师傅啦!【调皮的白前辈表情】
  灭凤尊者大人萌萌哒:【疑惑表情】哦,不是算黑卦的啊!傻药师,你等着瞧!哼!【傲娇的白前辈表情】
  原来是药师啊,唔,坏药师一直叫我傻喵来着,原来是紫烟妹纸有样学样,哼!
  江紫烟:喵喵,可不要说是我说的哦!
  系统消息:江紫烟撤回了一条消息
  灭凤尊者大人萌萌哒:呐,你撤回没用哦,我有截图!【萌萌哒白前辈表情】
  江紫烟:……
  灭凤尊者大人萌萌哒:紫烟,在家等我,看好药师,别让他跑了!【邪笑的白前辈表情】
  本喵挠着手机,关掉九州二号群,又去九州一号群水了一圈。
  灭凤尊者大人萌萌哒:我要去药师家做客!静等本喵好消息!握拳!【萌萌哒白前辈表情】
  黄山真君:握拳!
  北河散人:握拳!
  狂刀三浪:握拳!
  药师:握拳!
  黄山大傻的豆豆大王:药师这是紫烟姑娘在上吧?握拳!
  羽柔子:握拳!
  书山压力大:握拳!
  苏氏阿七:握拳!
  ……
  一连串的刷屏,本喵舔舔爪子,十分满意,嗯!既如此,本喵即刻启程前往药师那里,唔,要不要先置办一些东西呢?
  例如:皮鞭蜡烛绳子铁链锁环玫瑰油什么的?
  好滴,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跳上电脑桌,打开电脑,淘宝,购买!搞定!这快递不行哦,有了!拿出手机,打开通讯录,丰收速递小江!就是他!嘟嘟……
  “喂,小江吗?我从淘宝xx家买了些东西,帮我取一下送到xx那里,好的,费用到付!”本喵满意的眯着眼睛,摇尾巴,真是愉快的决定呢!
  从电脑桌跳下,奔到白主人的卧房,跳起开打门把手,蹿到白主人的身边,我蹭,我打滚,求顺毛!
  白主人抬手给本喵顺毛挠下巴,好舒服喵嗷!呐,这就是我的主人白尊者了,你们不要太羡慕哦!
  “怎么?瞧你似乎不开心呢!谁欺负你了?”白主人问道。
  撅嘴,冷哼道:“药师欺负喵!”
  白主人的手顿了下,从袖口中取出一张符纸道:“这是禁锢符,见到药师贴他身上即可。去吧,一切有我。”
  “主人你真好!”喵呜~蹭蹭~瞪大喵眼,水汪汪的~
  将禁锢符装到一个小背包中,再取了小鱼干塞满小背包,背到背上,喵!出发!
  没有一次性飞剑005版,也没有流星剑001版,本喵会飞~才不像松鼠航,才一品!
  对,你们没看错,松鼠航!最近关注《修真聊天群》论坛里有人把书航小友的名字打成了松鼠航,总觉得哪里萌萌哒呢!
  走你~
  约一个时辰后,本喵终于到达药师现在所住的房子。
  看本喵无敌连环腿,蹬蹬蹬蹬蹬……
  门,没人来打开,倒是捣出了一个大洞,人进不去,本喵进去绰绰有余!
  “药师!给本喵出来,我来了!打劫!交出小鱼干!”本喵跳进去,满屋药味,没错,肯定是这里了!
  江紫烟露头,见到我瞬间眼睛都亮了呢,道:“你这么快就来啦?”
  “紫烟紫烟紫烟!”我窜过去,扑倒,哦不,扑进她的怀中,蹭蹭,好软,好舒服~流口水~
  江紫烟被本喵蹭的痒痒,忙把我抱出怀中,指着大厅中大大的药炉后面道:“我师傅就在这后头。”
  说罢,便见一个光头从炉子后面伸出,吓屎喵喵了,伸爪子指着光头问道:“药师咋出家了?”
  “我是见书航小友光头发型很新颖,于是就……”江紫烟揉了揉本喵的头,然后说道。
  “紫烟哦,你看,这样子好不好呢?”呐,本喵把自己的想法一说,江紫烟略一思考,便点头同意了。
  “赞!”本喵开心的眯着眼睛,舔舔江紫烟的手,好细嫩哦!
  本喵并没有立即动手,因为我正在享用江紫烟给准备的小鱼干,先吃饱再说嘛!再说快递还没有到,先不急。
  反正药师今日是跑不掉的了!
  两个时辰后,有人敲门,江紫烟会意,去开门取快递。
  本喵知道时机已到,便颠颠的跑到药师身边,道:“坏药师,你这锅药好了没?”
  “嗯,已经好了,没看到我正在打理药炉么?”药师摸摸自己的光头笑道。
  呐,真好!本喵把随身的小背包打开,从里面拿出那张禁锢符,趁着药师不注意,跳上他的肩头。
  对着禁锢符的背面舔舔,蹭上口水之后啪的一下贴到了药师的后脑勺。
  “哎?傻喵你在做什么?我怎么不能动了?”药师顿时急了,突然之间不能动,连灵气都不能使用,怎能不让他着急呢?
  “紫烟喵!快来喵!我这里搞定啦!”本喵得意的蹲在药师的头上,江紫烟过来时,以为药师头上戴了一顶白帽子。
  本喵蹲在药师头上极为舒坦,海拔高,视觉效果甚佳,指挥起来有种大元帅的感觉。
  “呐,紫烟呐,现在听从我吩咐哦!首先,拿出绳子!要花式绑哦!神马?你不会?拿出手机百度呀!”
  “傻喵!又想干什么蠢事?紫烟?你怎么也犯糊涂?”药师一脸惊恐的看着紫烟拿着绳子靠近,身体偏偏又动不了,只能动嘴了。
  “坏药师你闭嘴,再吵我拿你的臭袜子堵了你的嘴!”本喵威胁。
  呐,看到没,威胁的好管用,啧啧,瞬间就安静了有木有!
  花式捆绑完毕!
  “紫烟,去拿药师的手机,然后给我们合个影发到群里去!”本喵在药师的头顶摆出一个帅气的动作,然后吩咐道。
  “好!”江紫烟去寻了药师的手机,全方位三百六十五度都照了一遍,她有拿了自己的手机与药师一起玩自拍。
  “呐,下一项!蜡烛!这东西怎么用不用我多说了吧?”本喵用爪子指着江紫烟拿来放在桌子上的快递。
  江紫烟点点头:“百度!”
  “聪明!”
  药师:……
  药师内心独白:谁来拯救一下我?
  ——这是不能再多说怕被河蟹的分割线——
  把买来的快递里的东西都用了遍,本喵的气才消了几分,看着江紫烟道:“呐,紫烟呐,以后你要乖乖的,不要再叫我傻喵了哦!你师傅这就是范本哦!就算我打不过你,但是我有我的白主人哦!”
  江紫烟一听到这话,脸都黑了几分,打不过请家长,这是什么鬼?
  “呐,药师,你以后要好好教导紫烟哦,以后不许再发生这种事情了哦!不然我下次带来的就是流星剑了哦!”
  本喵得意洋洋的离开,至于那禁锢符,只有两个时辰的效用,现在估计也差不多了吧?
  呐,本喵走了,真不知道紫烟会怎样呢?啊丫丫,我真是太善良了呢!
  ……
  ……
  ……
  ……
  【修真八卦社】第八期:一次性奶骑001版流星剑
  ——本文由不作死就不会死、惹了凤喵大人必死的奶骑冠名出境——
  俗话说得好,有仇不报非君子,有仇必报才是真英雄嘛!
  虽然本喵不是什么大英雄,但是对于惹毛本喵之人,本喵也不会爪下留情。
  呐,做喵呢!就是这么任性!
  修理完毕药师之后呢,真是意犹未尽,舔爪,下回带上摄影机,应该把整个过程都录下来才是。可惜啊可惜!
  抱着爪机,哎?修真聊天群最近更新挺多的嘛!八错八错,奶骑要是再更新这么少,本喵肯定要上他家把他关小黑屋呢!不给吃不给喝也不给上厕所,哼╭(╯^╰)╮
  九州豪华群。
  系统消息:铜卦仙师上传【苏氏阿十六表情包16张】
  铜卦仙师:【苏氏阿十六萌萌哒表情】
  系统消息:铜卦仙师撤回一条消息
  铜卦仙师:五分钟后删除,大家快下载!
  系统消息:铜卦仙师被管理员苏氏阿十六禁言30天
  额(⊙o⊙)…算卦的你还好吗?
  不管了,五分钟的时间不多呢,赶紧用爪子挠着,把那表情包下载才是。
  好美腻的十六哇!拿爪子擦擦口水。本喵要设置成手机屏保,我要天天看着她!
  神笔傻骑:算卦的干得漂亮!有空把凤喵的照片也p一下做成表情包哈!
  纳尼?沃特阿由说啥呢?本喵大人瞬间懵逼了好吗?
  灭凤女王大人:……
  神笔傻骑:我先去码字了,算卦的记得到时候给我单独发一份!
  灭凤女王大人:……
  看样子今天本喵的爪子要开荤呢!好久没舔血了呢!眯眼,亮爪子!
  灭凤女王大人:奶骑,有人欺负喵喵~【苏氏阿十六哭泣表情】
  神笔傻骑:谁?【苏氏阿十六微笑表情】干得漂亮!
  灭凤女王大人:……
  灰常好,特喵的老纸今天不把你的翔都打出来,本喵跟你姓!
  摔!
  打滚!挠墙!
  撒爪子跑白白主人怀里,蹭,抱~
  白白主人挠着本喵下巴,玩着电脑,笑道:“奶骑惹你不开心啦?”
  “喵!”是十分不开心,百分不开心,千分不开心!哼╭(╯^╰)╮
  “呐,这给你。”白白主人拿出一把小木剑,大约有手指大小。
  “喵?一次性飞剑?”本喵用爪子扒拉着木剑,目光瞬间发亮,好东西啊!终于想到如何玩了!
  “恩!这个叫做一次性奶骑001版流星剑。效果嘛!七百二十度度旋转,而且是来回的哦!正转七百二十度,反转七百二十度,应该会很爽呢!”
  “还有,它的变速性能要比其他流星剑更为先进,快则突破超音速,慢则会骤停,你想想,正在极速飞行过程中,突然停下,哦呵呵,真是好期待呢!”
  “哇哦!”本喵舔舔爪子,恩!看样子这次无需自己动爪了。
  “呐,我在这飞剑上还增加了一个新功能,就是不定向飞行,可以忽左忽右,可以忽上忽下,总之天地有多大,它的心就多大!”
  “当然,我还给这款飞剑设置了录影功能,到时候飞剑开启时便会启动录影模式,还会抓拍哦!再也不用担心错过精彩瞬间了呢!”
  “主人你真棒!”麻溜收下,在白白主人的手上舔了舔,便收拾行装准备出发去奶骑家。
  不过一个时辰的功夫,本喵便飞到了奶骑家门口,竖着耳朵听了半晌,恩,嫂子没在家,也没有其他人,只有奶骑在呼呼(~o~)zZ大睡!
  嗯呐!真是天助本喵耶!
  抬爪子敲门,恩!没错,就是敲门,奶骑毕竟是凡人,要是挠坏他们家门,他也不好解释不是?
  过了好半晌才有人来开门,本喵蹲坐在地上,抬头看揉着眼睛睡眼朦胧的奶骑,脆生生的说道:“送快递的!”
  奶骑揉了揉眼,看向门外,再揉了揉眼,咦?还是没人呐?
  “笨蛋!低头!本喵在这呢!”本喵心好累,奶骑好笨哦!
  奶骑见是本喵,欣喜的将我抱起,“好久不见啦喵凤,你又胖啦!”
  哪壶不开提哪壶,不知道本喵最近在减肥吗?减肥吗?吗?
  算啦,本喵大人不计小人过,这点先拿小本本记下,回头再说!
  “呐!我真的是来给你送快递的!”本喵用爪子指了指身后的小包包说道。
  恩!奶骑在家穿着睡衣是样子好萌萌哒哦!
  只是不知道一会儿他乘坐一次性奶骑001版流星剑的时候是否还会这么萌萌哒呢?
  “这是什么,小飞剑吗?好可爱!”奶骑见到本喵从背包中拿出一柄木质小剑,便接了过来。
  本喵眯着眼睛笑着,从奶骑怀中跳下,挥爪道:“走你!”
  走你?唉?这句话咋辣么耳熟?
  啊啊啊啊——
  本喵欣慰的看着奶骑如同流行一般旋转腾空飞起,那柄小飞剑依然幻化成大飞剑托在身下,就那么直挺挺的朝着天际而去。
  啊啊啊啊——
  奶骑叫的好有节奏感呢!
  本喵从背包里取出一台ipad,然后打开影像。这是直播影像呢,唔,看起来很不错的样子。
  奶骑穿着的睡衣,露着半边肩头,锁骨可以清晰看到。只不过面相有些问题,很是狰狞呢!
  其实白白主人已经很仁慈了,还给这飞剑加了个护盾,遮住了许多的风,不然奶骑早被冻成肉渣渣了。
  这张不错,截屏,还有这张,唔,这个!简直太完美了!可以让黑卦做表情包,然后……嘿嘿……
  九州豪华群。
  系统消息:灭凤女王大人上传群相册【奶骑表情包】
  灭凤女王大人:这是黑卦给做的表情包,快下载呦!奶骑哥哥很帅哒——
  啊啊啊啊——
  远方的奶骑,在灵气消耗尽前,会一直围绕着地球啊啊啊啊——
  ……
  ……
  ……
  ……
  【修真八卦社】第九期:萌萌哒章鱼
  番外作者:灭凤
  ——————————————
  凤喵(猫爪啪啪话筒,这是一枚手榴弹,白前辈送的话筒,声效极好):大家好久不见,我是最近风靡一时、帅气威武的灭凤公子!咔咔,本喵大人终于出场了,大家快来膜拜本喵大人吧!
  凤喵(一本正经,坐直身体,蔑视):下面有请我们第二个来自大海的大妖,章鱼先生!
  章鱼(抖着数不清的章鱼脚or手?):%?@~×!-、——凤喵(一脸懵逼,手中的手榴弹话筒差点掉下):不好意思,这位大妖被封禁五百年,语言有障碍,稍等片刻,翻译机——走你!
  章鱼(一脸悲伤表情,看着面前突然出现的不明物体,努努嘴):大家好,我是老章——
  凤喵(挥爪子,从身边抄起一锤子砸脸上):老你妹,本喵比你大!我可是五品大妖!
  章鱼(脸上戳着一锤子,呆滞表情):大家好,我是小章。
  凤喵(和煦笑容):小章,你此次出关,正巧碰到修士界前辈拖拉机大赛,似乎被所有拖拉机碾压而过啊!?
  章鱼(惆怅,所有手or脚对在一起戳戳戳):章艰不拆!
  凤喵(眯眼睛,亮爪子):听说你还想追杀我?虽然松鼠航小友附在我的身上,但那也是我的身体!
  章鱼(泪流满面,嘀嗒流了一地泪水):求放过,伦家不知道是灭凤公子大人!
  凤喵(丢着自己手中的手榴弹,朝着大章鱼比划几下):自己死,还是本喵送你一程?
  章鱼(满脸泪水,外加一脸鼻涕):呀买碟~
  凤喵(嫌弃表情,为咩海中生物都这么搓!没事就知道哭哭哭!):闭嘴!
  章鱼(不知从哪变出一小帕子(大?)可怜兮兮的抹着泪):灭凤公子大人,今天不是采访我吗?先不要恐吓我可好?
  凤喵(扭头看了一眼镜头,端正身体):好!那我问你几个问题,若是不老实回答,哼哼——
  章鱼(狂点头)
  凤喵(翻看小抄,问题还是尼玛的那么多,眼花好不):你好歹也是只大妖,为何表现的这么渣,接连被那群愚蠢的人类碾压而过?
  章鱼(愤怒而又无奈的表情,整个章鱼都摊在座位上,生无可恋状):他们至少都是五品修士,我还未反应过来,他们就冲过来了!实在是太可啪了!
  凤喵(鄙视目光):那你就敢拦本喵的路?哼哼!
  章鱼(抖着自己的手脚):灭凤公子大人,那是剧情需要,您不要在意!
  凤喵(一脸嫌弃):呐,还有书友问了,你要喷东方仙子一脸……太污了!
  章鱼(一本正经):这是污蔑!乌贼吐东西那是本性!你们脑洞太大,怨我咯?
  凤喵(耸肩摊爪):不怨你怨本喵不成?傻妖精!哎?不对,我也是妖,你真是给妖丢面子!
  章鱼(幽幽的大眼睛冒着绿光):妖也是有尊严的,小章更是如此,我五百年才破封而出,大家都欺负我!
  凤喵(不屑的撇嘴):话说书中那个威风凛凛的你呢,书中那不可一世,老子天下第一的架势呢?
  章鱼(灯泡大的双眼闪过晶莹亮光):我只想安静的卖个萌——
  凤喵抬爪子糊上傻章鱼的脸,叫你卖萌,叫你卖萌!
  血光飞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