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聊天群 > 第1486章 宋书航决定念几句台词
    不知道为何,宋书航听到【古魔核心,只有我才配拥有。】这句话时,感觉莫名的喜感。这句话意外的狠戳他笑点。
  
      霸宋很想笑,但为了保持店主的威严,他得保持平静的表情。
  
      宋书航全程保持着十指交叉,叠于下巴的姿势。
  
      楚楚悄然来到宋书航的身后。
  
      傀儡仙子继续装木头人,一动不动。
  
      楚楚传音入密,感叹道:“又是因为一件宝物而发生的争执?修炼界一如以往的残酷。”
  
      她们的楚姓世家,就因为强大的祖传剑诀,引起了虚剑派的贪婪。
  
      之后,虚剑派为了确保断仙台的胜利,买通杀手狙杀她。
  
      托虚剑派的福,她的胸口到现在都没有长回来——甚至说不定一辈子都长不回来了。
  
      虚剑派死的好!
  
      “有人的地方,就会有争夺。这是无法避免的事情。”宋书航差不多以‘快进’的方式经历过楚楚的人生,所以能体会她的心情。
  
      “老师,我们要出手吗?这位咒术师看上去应该是二品左右的境界,我应该可以阻止他。”楚楚传音问道。
  
      “你看错了,这是四品境界程度的修炼者……他体内还隐藏着一股力量。你暂时不是他的对手。”宋书航回道。
  
      收银台底下,金发小姑娘抬头望了眼宋书航、傀儡仙子、楚楚,然后又小心翼翼的凑到收银台的缝隙,察看餐厅中的变化。
  
      “说吧,宝物到底在哪里。”花纹男子来到彪形大汉的身边,沉声问道。
  
      “我没带在身上。”彪形大汉虚弱的回道。
  
      花纹男子:“我知道,所以我问你宝物到底在哪。”
  
      “我可以将宝物交给你,毕竟,对我这种人来说活着才是最重要的……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彪形大汉苦笑道。
  
      他是很识时务的那种人。
  
      花纹男子显然也很满意彪形大汉的回答:“很好,我很……”
  
      【杀杀杀杀杀杀~~不忠之人……杀杀杀!不孝之人……杀杀杀!】这时,可怕的《七杀歌》突然响起。
  
      听到这熟悉又可怕的旋律时,宋书航心肝都慢了半拍。
  
      望天,我的铃声为什么会是七杀歌?
  
      好在这铃声不是造化法王的声音,而是一位清脆悦耳的女子歌声。
  
      突如其来的‘七杀歌’,将花纹男子和彪形大汉之间的气氛破坏的一干二净。
  
      “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宋书航平静道。
  
      他低头一看,发现来电的是‘七生符府主’。
  
      “话说,我的铃声什么时候变成女声版的七杀歌?我记得自己没设置铃声吧。”宋书航心中疑惑。
  
      是谁将他手机的铃声换了?
  
      最近他‘昏迷、爆炸复活’的时间较多。说不定这段时间里,就有人恶作剧换了他手机的铃声。
  
      是豆豆?三浪前辈?铜卦前辈?
  
      回头一定要强烈谴责‘九洲一号群’前辈和道友的这种恶作剧行为。
  
      然后,他淡定的划开手机接听。
  
      彪形大汉和花纹男子直直的望着宋书航。
  
      特别是花纹男子,身上那些黑雾汹涌起来,杀意蠢蠢欲动,压抑不住。
  
      “喂,书航小友,你在兰西岛上吗?”七生符府主的声音从手机中传来。
  
      宋书航:“对啊,我还在这里买下了一个餐厅。前辈你要来我这做客不?”
  
      边上,傀儡仙子叠于下巴的手指微微一挑。
  
      一个隔音法术落在宋书航身上,将他和七生符府主的通话屏蔽掉。
  
      在场有普通人,收银台底下还有个金发小姑娘。
  
      宋书航和七生符府主间的谈话,不适合让两者听到。
  
      电话另一头,七生符前辈笑道:“我过几天会前往田天岛,如果到时你的餐厅还开业的话,我去凑个热闹也无妨。”
  
      宋书航:“到时候前辈来消费我给你打个折扣,对了,前辈你找我有事?”
  
      “我收到一个消息,一个被我记在小本本上的邪修,在今天正好登陆‘兰西岛’。如果书航小友你有看到他的话,可否出手帮我将他制服。等我过几天去田天岛时,你就可以将这位邪修转交给我。对方的实力应该只有三品,靠着一种邪法可以达到四品左右的战力。你身怀功德之光,正好克制他,对付他肯定手到擒来。”七生符府主飞快道。
  
      “长啥样?如果我有遇上,就顺手帮前辈你制服。”宋书航问道。
  
      七生符府主:“书航小友你肯帮助真是太好了,我将情报和照片发给你。总之,这又是年轻的时候,我许下誓言,要将这个邪修捉拿,将他带到虎牙山,祭奠被他虐杀的无辜山民,结果一直到最近才找到他的踪迹。”
  
      七生符府主年轻时候许下的誓言实在太多了,他那本厚厚的小本本上,记满了年轻时立下的誓言。
  
      这些誓言有大有小,也不知道七生符前辈有生之年能不能将这些誓言完成。
  
      七生符前辈现在有个最大的心愿,那就是找到‘时间通道’这种传说中的东西,然后穿越回到过去,找到年轻时的自己,一个大耳光抽过去——让他丫的再乱发下誓言。
  
      宋书航结束了和七生符前辈的通话。
  
      彪形大汉一脸懵逼的望着宋书航。
  
      而花纹男子,则是皱着眉头,他总感觉宋书航长的有点眼熟。但他的记忆又有点模糊,关于宋书航的记忆仿佛曾经变的透明过一样。
  
      叮咚~~
  
      七生符府主通过聊天软件,给宋书航发了一篇‘邪修’的资料过来。
  
      资料上,是一个肌肉发达,浑身纹着诡异花纹的男子。男子身上还穿满了孔洞和环,看起来相当诡异。
  
      下面还有一篇关于这个‘邪修’的个人情报。
  
      比如修炼的功法,功法的特殊之处,功法的漏洞……
  
      圣光、儒家正气、功德之光、佛家神通,都克制这位邪修的邪功。
  
      宋书航看完资料后,抬起头来,望向闯入他餐厅,还锁门锁窗的花纹男子。
  
      除了身上没有各种大大小小的‘金属环’外,这家伙和七生符府主发送过来的邪修,一模一样。
  
      世界有时候显的很大,但有时候世界又是如此的狭小。
  
      巧合?有缘?偶然?
  
      不。
  
      这世上没有偶然,有的只是必然。
  
      “天涯何处无……不对。”宋书航摇了摇头,再一次道:“踏破铁鞋无觅处,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
  
      然而,由于傀儡仙子贴心在他身边施展的隔音法术,在场没人能听到他的声音。
  
      “师父你在说什么?”楚楚疑惑道。
  
      她看到宋书航望着那位咒术师,嘴巴在张动,但却没发出声音,很是诡异。
  
      宋书航:“……”
  
      边上,傀儡仙子手指又暗中一动,将宋书航身上的隔音法术解除。
  
      “谢谢仙子。”宋书航转过头来,双手交叉,叠于下巴。然后,他目光深邃的望着那位花纹男子。
  
      “楚楚,你要不要过来排排坐,我们三个坐在一起,显的比较有气势。”宋书航建议道。
  
      楚楚立马拒绝:“不要。”
  
      “太不会配合了,身为我的弟子,你的修行还远远不够啊。”宋书航抬起头来,目光深邃的望着那位花纹男子,再次道:“踏破铁鞋……”
  
      “踏破铁鞋无觅处,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功德蛇美人猛的从宋书航身后冒了出来,她口中发出宋书航的声音。
  
      她录制了宋书航的声音,并用宋书航的声音抢了宋书航的台词。
  
      抢完台词后,@#%×仙子一本满足。
  
      抢台词,实在是太爽了。
  
      楚楚:“……”
  
      傀儡仙子:“……”
  
      宋书航:“……”
  
      “你是谁?”花纹男子警惕的望着宋书航。
  
      功德之光克制他,而像宋书航身后这种实质化的功德之光,光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就让他感觉压力巨大。
  
      宋书航:“没认出我来?”
  
      对了……这次复活+时光城,他身上‘天下无人不识君’的效果似乎弱化了。
  
      有时候,感觉这个‘天下无人不识君’的效果还是蛮有用的。
  
      既然如此,宋书航决定念三句台词。
  
      “何为孝?”
  
      “何为爱?”
  
      “知道母爱的伟大吗?”
  
      圣印浮现。
  
      “霸,霸宋!”花纹男子终于将眼前这个‘面目和善’的男子和自己记忆中的形象契合到一起了。
  
      是他,千年以来最可怕的玄圣。
  
      千年第一圣,二次显圣的存在。
  
      身具双圣号。
  
      诸天万界,只要是修炼者,就没有不知道霸宋玄圣威名的。
  
      自己刚才是被‘宝物’惚了眼,被猪油蒙了心,竟然没能认出霸宋玄圣来。
  
      宋书航身后……功德蛇美人默默的将宋书航这三句台词也录制下来。
  
      下次宋书航开口要讲‘何为孝’时,她又能抢一波。
  
      ……
  
      ……
  
      此时。
  
      宋书航目光变的凝重起来:“你是要束手就擒,还是要我出手?”
  
      花纹男子:“霸宋前辈,我以前得罪过你吗?”
  
      我今天也是第一次真正接触到您老人家啊。
  
      “还记得虎牙山上,被你杀害的山民吗?”宋书航站起身来,平静道。
  
      恐怖的压迫感,落在花纹男子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