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聊天群 > 第1549章 感受痛苦、忍耐痛苦、习惯痛苦
    金丹散修:“???”
  
      即将抵达的援军是我和这位犬道友都认识的人?
  
      我和这位犬道友刚认识吧?所以,它的意思是援军是在修士界鼎鼎大名的人物?
  
      不过……我为什么见面就得怂,还得管叫人爸爸?
  
      虽然我的性格是好了点,但我也没有开口叫人爸爸的爱好。
  
      就算来支援我们的前辈,实力很强,以我的性格,也绝对不会无耻到叫人爸爸的程度。
  
      金丹散修心中如此想着。
  
      “啊啊啊啊,又被射中了……哔了喵了的~这些家伙射的真准。要不是本汪防御高强,早就被扎成串了。”豆豆的身形在空中上跳下窜,它的尾巴都夹了起来,防御自己的屁股,没想到屁股还是中箭。好在项圈激活后的防御效果还在,箭尖被毛发卡住,没伤到身体,就是有点疼。
  
      金丹散修:“……”
  
      是错觉吗?
  
      明明他和这位狗道友正被天人追杀,危在旦夕,随时可能被乱箭射杀。但这位狗道友看上去很开心的样子,蹦的特别欢乐?
  
      豆豆仿佛是读懂了这位金丹散修的表情,它最近真的是‘善解人意’——它最近越来越擅长从人们的表情、小动作、心跳、呼吸之类的数据中,去猜测对方在想什么。
  
      但虽然‘善解人意’,并不代表着它就会按着对方希望的去行。
  
      “哈哈,你猜对了。我现在特别欢乐……我就喜欢这种被人追杀的刺激感,亡命天涯最棒了。”豆豆的身形就像‘飞行小游戏’中躲避枪林弹雨的小飞机,躲避箭雨和长矛。
  
      金丹散修:“……”
  
      果然,人和狗的思维方式完全不是一个频道上的。
  
      “小心,对方抬出其它法器了。”豆豆突然又叫道。
  
      原本在追杀他们的天人,又祭出了全新的武器。是那三个飞的比较慢的四品天人,它们一起抬出了巨鼓状的东西,开始敲动起来。
  
      轰~~
  
      鼓声轰鸣,豆豆和金丹散修只感觉浑身剧震,那音波灌脑,身体更仿佛触电一样,麻木起来。
  
      “音波法器,它们还有这种偏门的东西呀。”豆豆咧牙道,它的听力比同境界的人类修士要强出许多,音波类法器的伤害对它有加成。
  
      关于这点情报,到时候要告诉黄山大傻。
  
      轰轰轰~~那鼓声不传的响起。
  
      豆豆和金丹散修受到干扰,飞行速度降低了一截。
  
      速度一慢,两者就被箭雨和长矛覆盖。
  
      豆豆激活风火轮,其上的火焰汹涌而出,将豆豆的身体包围。火焰就仿佛有灵性一样,以一种‘火山喷发’式的冲击,不断的压缩、喷发,迎向那些箭支和长矛,将它们冲开。
  
      边上的五品散修,手中祭起一块袈裟,袈裟疯狂舞动,将箭雨挡下。
  
      对大部分散修来说,法宝长啥样,是哪一系的都不是问题。
  
      只要自己能用,不管是佛、道、儒、魔的,都要留着,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用上。
  
      “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豆豆又飞快掏出手机,将它挂到自己的脖子上,然后重新给宋书航打了个电话。
  
      另一边,宋书航的电话接通了:“我已经向你的位置直接赶过去了。”
  
      “书航,再快点。天人的火力比我想象的要强大,我感觉自己有点撑不住了。”豆豆叫道。
  
      “咬紧牙关撑下去,我很快就到。”宋书航答道。
  
      豆豆:“快来啊,电话别关啊,我们保持通话状态啊。”
  
      “好。”宋书航回道。
  
      ……
  
      ……
  
      另一边。
  
      宋书航,换了个御刀飞行的姿势。
  
      他身形轻轻一跃,‘乌贼暴君双刀’飞到他手中。
  
      左手、右手各一柄‘乌贼暴君双刀’,然后宋书航施展了他如今掌握的最快刀遁秘术——拖刀术。
  
      不对,是《牵刀术》,是牵刀!
  
      拖刀术和刀术,后者的逼格明显高一点点。
  
      宋书航从没用两柄刀一起使用过《牵刀术》,现在一尝试,速度果然吊爆了。
  
      ‘嗖~~’的一下,双刀牵引着宋书航,疯狂加速。
  
      而且,用手抓着双刀有一个好处……不会像用脚踩着双刀那样劈成一字马。
  
      随着牵刀术的不断加速,终于在十五个呼吸之后,宋书航身后爆起了音爆云,冲入到超音速状态。
  
      赤霄剑:“哟,难得见你主动进入超音速飞行状态。请问霸宋道友,你有什么感想?”
  
      赤霄剑此时趴在宋书航的背上,感觉就像是它骑着宋书航一样。
  
      “有一点,下回使用拖刀术的时候,我要改个姿势。我要仰躺着,那样我就不会看到地面。”宋书航出声道。
  
      牵刀术施展时,刀的遁光,呈‘尖梭’形状,笼罩在宝刀之上,其上有【避风、水、火、土、雷】五种阵法效果。
  
      “……”赤霄剑:“五品灵皇还恐高,你也算是天下罕有了。”
  
      “其实自从能‘踏空而行’后,我的恐高症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就是有时候飞的太高、速度又太快的话,恐高+恐速双症并发,我会受到点影响。”宋书航叹了口气,道:“接下来,每天只要有空我就会御刀到空中逛一圈。最多一个月后,我感觉自己就不用担心恐速和恐高的问题了。”
  
      “我差点忘记书航你恐速,我感觉我或许叫错了援军。”这时,电话中传来豆豆的声音:“总感觉等你这个恐速、恐高的家伙飞到后,我已经凉了。”
  
      和豆豆一样,宋书航在使用‘牵刀术’时,也将手机挂在了脖子上。
  
      “有道理,那我回去了。反正我赶过去,你也凉了。”宋书航道。
  
      豆豆:“亲~~你真想我死啊?唉哟我的黄山,屁股又中箭了。不开玩笑,书航快来,再迟点你就只能看到凉凉的豆豆,你于心何忍?”
  
      “咬牙撑住,然后当你习惯了这种痛苦后,你就会发现……其实这种痛苦简直就像毛毛雨一样。”宋书航道。
  
      豆豆:“被扎的是我,你当然这么说了。”
  
      “不,我是在传授经验。感受痛苦、忍耐痛苦、习惯痛苦。最终,你会感觉痛苦也不过如此。习惯,是一种很可怕的力量。”宋书航平静道——比如他,对痛苦的忍耐程度就已经达到了一种自己都不敢相信的程度。
  
      鉴定秘法,现在不是浑身大喷血,他都感觉不痛不痒。天劫的雷击,只要不是超阶的,对他而言就只是身体微微发麻一下的感觉。
  
      这一切,都是‘习惯’的力量。
  
      豆豆若有所思——感受痛苦、忍耐痛苦、习惯痛苦的后面,是不是还有一个叫‘享受痛苦’的境界?
  
      **********
  
      当宋书航使用‘牵刀术’终于赶到战场的时候,使看到了狼狈不堪的豆豆,和一位五品散修。
  
      豆豆和五品散修已经飞不动了,两人被逼迫着降落于一处山岸处,只能撑起防御,苦苦抵挡。
  
      五品散修看上去已经筋疲力尽……
  
      豆豆凭着黄山留给它的法器,随时都能突围遁走。但它并没有离开,而是协助五品散修进行防御。
  
      “书航,到了吗?”豆豆再次问道。
  
      如果书航还没到的话,它只有先遁走。然后再带人过来,为这位拥有自我牺牲精神的五品散修报仇了。
  
      “到了,我看到你们了。”宋书航的声音,从手机中传来。
  
      他的这句话,就仿佛是久旱后的雨滴。
  
      豆豆和五品散修同时抬头,往空中望去。
  
      轰轰轰~~
  
      一阵震耳欲聋的响声,那是刀遁术降落的巨响。
  
      宋书航双手抓着双刀,直接一头撞向那敲着大鼓的三个四品天人位置。
  
      在撞击的同时,宋书航浑身浮现一层漆黑金属之色,他身后有21只圣猿的虚影浮现,圣猿手持儒家宝典。
  
      三大淬体功法全开。
  
      正向豆豆、五品散修疯狂攻击的天人们,听到了轰隆隆的声音后,转头向后望去。
  
      但就在它们转头的时间里,宋书航已经一头撞到那大鼓位置。
  
      三个抬着巨鼓的四品天人被撞飞出去,它们的四肢呈扭曲状,就像被坦克辗压了一样……从空中跌落下去,生死不知。
  
      宋书航伸手一捞,将那只巨鼓收了起来——这种音波状的法器,就算自己用不到,以后也可以交给自己的弟子使用。
  
      “叽哩呱啦~”七尊五品天人盯着宋书航,发出各种诡异的叫声。
  
      它们的叫声中有惊讶之色,以及掩不住的惊喜。
  
      是这个家伙,那个肚子里藏着四颗金丹的变异人类修士。
  
      要是狩猎了他,它们将得到无上的荣耀。
  
      宋书航停住身形,他手持乌贼暴君双刀,脚踏虚空。
  
      有两朵黑色的莲花在他脚下绽放,托住他的身形。
  
      天人们目光发亮,如同看到稀世珍宝。七只五品天人,小心翼翼的将他包围。
  
      “活着的天人,价格比死掉的要值钱。”宋书航轻声道。
  
      想到这里,他祭出了自己的‘圣印’和‘魔印’。
  
      霸宋玄圣、霸儒玄魔。
  
      两大圣印齐出,在宋书航背后飘浮,一瞬间给天人带来沉重的压迫力。
  
      山崖上。
  
      五品散修:“霸……霸宋!”
  
      豆豆不屑的看了他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