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聊天群 > 第1721章 一浪更比一浪强!
    当然,在将这个消息通知群里道友之前,还有件事情要做。
  
      狂刀三浪伸手在‘是’的选项上点去。
  
      “滴~”
  
      【您已经成功加入‘龙络’,请注册你的账号。】
  
      “我怎么感觉有点不对劲,这画风不修真啊。”狂刀三浪道。
  
      话虽如此,但他还是按着提示一步步来,为自己注册了【狂刀三浪】的账号。本来想注册狂刀四浪的……但感觉四浪这个名号还是在‘九洲一号群’内部使用就好。
  
      三浪刚将账号注册完毕,又一条系统提示弹出。
  
      【是否添加宋书航为‘知音’?是/否。】
  
      “我和书航小友,知音?”狂刀三浪捏着下巴思索片刻,点了点头:“对啊,我们的刀道天赋都极佳,可以说是刀法天才。说是刀道知音也没毛病。”
  
      于是,狂刀三浪伸手点了‘是’的选项。
  
      ……
  
      ……
  
      黑龙世界。
  
      虚空中的天劫,又过一波,依旧是威力接近7品的天劫。
  
      天劫好不容易突破了@#%×仙子的防御,落在宋书航身上……顽强的给宋书航抓了一回痒痒。
  
      一劫渡完,宋书航的第5小丹田中,【机械核心反应炉】开始变化起来。
  
      核心反应炉‘融化’为灵湖的过程,同样有些不同。
  
      它融化的只是外壳,那个金属外壳和不断延伸出来的能量线络,化为灵湖。而外壳之内有一个金属壳心,并没有融化。只是沉入到湖底深处,就像是一件‘法器’一样接受‘灵湖’的温养。
  
      同样是9层灵湖。
  
      由于核心反应炉当时是‘四格漫画’的结构,灵湖被整齐的分为四块,每一块都浮现独立又相互连接的‘湖魂’。
  
      宋书航望着沉于湖底的‘核心反应炉’,若有所思——这东西能当法器使用?或者自己未来晋升尊者境界,凝聚‘元婴’之时,这东西直接变出一个钢铁元婴出来?
  
      天空中,下一波天劫继续凝聚。
  
      就在这时,一个系统提示弹出。
  
      【滴~狂刀三浪添加你为‘知音’。】
  
      宋书航:“???”
  
      沃特?
  
      三浪前辈怎么加的我好友?
  
      我上一波天劫才刚让‘龙络小助手’将二维码和龙络结合起来,但新的‘二维码’还没来的及给群里的前辈们发送啊!
  
      宋书航本准备在自己渡劫完毕后,再将新的二维码发送给‘九洲一号群’的前辈。
  
      毕竟他现在在渡劫,如果现在就将群里的前辈加为好友,很可能会出现意外。仓鼠号和吃瓜前辈就是前车之鉴。
  
      ‘难道说……老的【二维码图案】,扫描过后,也能加我为好友?而且三浪前辈正好闲着没事,扫描了好几天前羽柔子发在群里的二维码?’宋书航抬头望天。
  
      三浪前辈,要不要这么巧?
  
      羽柔子发送二维码都这么多天过去了,您怎么又突然有兴致扫它?
  
      “龙络小助手,补加一条限制。在我渡劫的时候,不要轻易的给我的二维码好友发送求助消息。就算有时候我念头一起,想要求助,发送前也先跟我确定一下。”宋书航急忙补加规则。
  
      前车之鉴是个大坑,已经掉坑里一次了,绝对不能再掉第二次。
  
      【补加规定完成。】龙络小助手回复道,这种小规则功能,宋书航一说出来,它马上就能补加完成。
  
      宋书航点了点头,松了口气。
  
      有了这么一条规定后,他就安心多了。
  
      虚空中,又一波大型天劫凝聚。
  
      果然今天天劫大爷要凑齐‘七’这个数字,一口气让宋书航所有琉璃金丹化灵湖。
  
      ************
  
      三浪洞府。
  
      “哈哈哈哈,果然和我想的一样。”狂刀三浪嘴角上扬——我真特玛机智。
  
      另外他也确定了自己很久前的一个猜测。
  
      荔枝仙子加了胸垫。
  
      接下来,是时候将自己的研究结果发送到群里了。
  
      三浪打开手机,连接到‘九洲一号群’中。
  
      刚一上线时,他便看到今天又出来放风的铜卦仙师,正好同时上线了。
  
      哟,难得今天竟然看到铜卦这货。
  
      三浪正准备和铜卦仙师打个招呼。
  
      “哈哈哈哈,本仙师终于破解了‘荔枝仙子’能扫书航小友二维码,并加他好友的重要因素了!”铜卦仙师在群里发话。
  
      狂刀四浪:Σ(っ°Д°;)っ
  
      这不是我要讲的台词吗?
  
      卧艹,铜卦你这家伙是不是潜伏在我的洞府中监视我?然后无耻的抢占我的研究成果?
  
      荔枝仙子:“???”
  
      北河散人:“算黑卦的,你成功加到书航小友了?”
  
      明月几时有:“怎么做到的?”
  
      铜卦仙师:“嘿嘿嘿嘿,我尝试了好几天,今天灵光一闪,终于想到了我和荔枝仙子最大的不同之处。然后我尝试了一下,再扫描宋书航的二维码,真的有结果了。来来来,开群视频直播,我给你们展示真正的技术。”
  
      灭凤公子:“哟,黑卦的竟然也会专心研究东西?我有点感兴趣了。”
  
      东方六仙子:“铜卦和荔枝最大的区别,是性别?不对……铜卦的性别我们也不清楚。那是什么?我真的很好奇。”
  
      黄山心好累好想退休:“……”
  
      他总感觉铜卦要准备开大招作死,心里在想着要不要禁言一波。但看到群里的道友很想知道结果的样子,黄山暂时忍下了禁言的冲动。
  
      【系统提示:铜卦仙师开启了群视频。】
  
      视频画面打开。
  
      然后……所有人看到了一位荔枝仙子出现在画面前。
  
      “哟,大家好,我是铜卦。”这位美美的荔枝仙子挥手道。
  
      荔枝仙子:“……”
  
      灭凤公子:“……”
  
      东方六仙子:“【喷血表情】”
  
      北河散人:“所谓的最大的区别,你就直接变成荔枝仙子了?”
  
      通玄大师:“【捂脸表情】”
  
      狂刀四浪:“卧艹!”
  
      药师:“【语音】不作死就不会死,这个道理为什么你们总是不明白?”
  
      黄山心好累好想退休:“……”
  
      我特玛的就不应该心软,刚才就应该直接将铜卦禁言了才对。
  
      “过程都可以忽略,只要结果对就行了。”视频中的‘荔枝卦’展颜一笑,一颦一笑处处透露出一种成熟的美人风采。
  
      黄山突然感觉,这种成熟的画风,很适合荔枝仙子。
  
      “然后,刚才我易容成荔枝仙子后,再翻出羽柔子小友发送的那张二维码,扫描了一遍。果然,就弹出了一个提示。这个提示框,只有我能看到。我给你们念诵一遍,其内容是【霸宋邀请你加入‘龙络’。是/否?】接收到这个提示框后,我马上上线,给你们展示真正的技术和操作。”铜卦仙师道:“现在,我直接加书航小友为好友,我点击了‘是’的选项。”
  
      “龙络是什么东西?”荔枝仙子好奇问道,她上回加宋书航好友时,并没有提示龙络。
  
      狂刀三浪淡定道:“嗯,应该是某种网络之类的东西?”
  
      铜卦这家伙,自以为找到了‘真相’,但是太天真了……真正的真相掌握在他狂刀三浪手中。
  
      真相是,根本不需要易容成荔枝仙子,需要的只是两个团子!
  
      三浪在等待,等铜卦仙师完成操作后,将气氛拉到高.潮时,他再出场,将真正的答案展现给道友。
  
      更可以让铜卦知道,一山还有一山高,一浪更比一浪强!
  
      想想那场面,就感觉特别爽。
  
      “很好,现在我已经成功加入到了‘龙络’中,这应该是添加宋书航小友为好友的前置条件。”视频中的铜卦仙师道。
  
      荔枝仙子:“能不能别用我的声音讲话?”
  
      听起来特别怪,她的大风车已经蠢蠢欲动了。
  
      “没问题,我切换成其了道友的声音。就东方六仙子吧。”铜卦仙师熟练的切换音道。
  
      东方六仙子:“……”
  
      看铜卦切换声道姿势如此熟练,就可以肯定他已经不是第一次模仿她的声音。我会不会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替铜卦背了很多黑锅?
  
      “我猜测的果然没错,下一步来了,提示为【是否添加宋书航为‘知音’?是/否。】咦,有点奇怪,我和书航小友没什么聊的来的话题啊,为什么会是知音?”铜卦仙师疑惑道。
  
      黄山心好累好想退休:“……”
  
      是的,你们绝对是知音,特别是堵我的心、让我心塞方面的天赋,都这么棒,就仿佛是一条流水线上下来的天赋产品。
  
      “不过总的来说,我成功了。如何刷书航小友的二维码加他为好友之谜,成功破解。下面,如果有道友要刷二维码的话,等我下回放风到现世,可以替你们免费化妆成荔枝仙子的模样,再刷这个二维码。”铜卦仙师在视频中挥手,一脸得意。
  
      荔枝仙子:“……”
  
      还想将群里的其他人都化妆成我的模样?
  
      算黑卦的你这个扑街,等你下回出来放风,我绝对半路就将你截杀。
  
      这时,狂刀三浪微微一笑。
  
      是时候到他出场了。
  
      狂刀四浪发言:“算黑卦的,化妆成荔枝仙子的方法,实在太麻烦了。其实,我也破解了刷二维码的奥秘。而且我的方法,比起你的方法更加简单!各位道友,每个人都能轻松办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