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聊天群 > 第1999章 一匹戏精
【我什么都没问啊!你倒是给我说话的机会啊!】宋书航感觉自己的情绪不知为何暴躁起来。
  
  而且,你不是会读心术吗?这个时候好好的读心,再回答不好吗?
  
  这个金漆大师,就是拥有一种令人暴躁的气场。
  
  只要和他交流几句,整个人的情绪就会如火箭般上升,连强大的道心都压不住。
  
  宋书航努力调整自己的情绪——和这种人交流,就要不被对方牵了话题,要掌握话语主动权。
  
  在这方面,宋书航还是比较有经验的。
  
  【大师,我要怎么从这里出去?】他直接开门见山问道。
  
  不能委婉,和这位金色大师交流的话,一委婉起来话题不知道要被扯到哪去,所以一定要直入主题。
  
  “你要出去吗?早说啊。”金色大师哈哈一笑:“我送你出去啊!”
  
  宋书航:“……”
  
  我倒是想早说,但你没给我机会。
  
  金色大师哈哈一笑后,起身快步跑到儒家圣人的骨灰盒边上,伸手按住盒盖,准备将骨灰盒打开……然后,他就被儒家圣人的骨灰盒拖着飞了。
  
  “圣人大佬的骨灰盒还真难开。”金色大师也不尴尬,他被盒子拖着飞的时候,还一边和宋书航闲聊。
  
  【这里,是什么地方?】宋书航最终还是忍不住好奇问道。
  
  “一个不存在于‘现世诸天万界’和‘九幽’的世界。你可以将它当成是历代天道‘登基’之处——的踏脚石”金色大师很爽快的回答道。
  
  他完全没有要向宋书航隐藏秘密的意思。
  
  天道登基的踏脚石?
  
  原来如此,也就是说,历代的天道在继承天命的时候,其中有一个环节或仪式,天道们会经过这里,在这里印下印记。
  
  那么之前的大眼珠子,功德网络和白马,果然都是印记幻影,和他猜的一样。
  
  “你猜的没错,基本上就和你想的一样。”金色大师回道。
  
  宋书航闻言,又思索起来。
  
  从印记来看,天道们留下的都是象征的形象,并不是他们真身。
  
  不过,白to对应的天道留下的竟然是白马?
  
  “那白马不是幻影,是匹戏精。”金色大师嘿嘿一笑,回道:“我以前也以为白马是幻影印记,直到有一天,我亲眼看到它偷偷摸摸跑现世去了,我才知道这匹戏精的本质。”
  
  宋书航:“……”
  
  偷偷跑现世,又和白to前辈对就的天道有关。
  
  没错了,就是那匹在现世执掌诡异的封闭空间的‘空间之灵’白马了吧?
  
  正说话间,那匹白马又悠悠的踏蹄而来。
  
  难怪,自己在搭乘圣人骨灰盒按轨迹飞行的时候,遇上白马的次数特别多,比遇上大眼珠子和功德网络的次数多了好几倍。
  
  本来宋书航还以为白马的轨迹和圣人骨灰盒的轨迹重合较多……现在看来,分明是这白马在跑了一圈后,又特意绕回来,一遍遍的从圣人骨灰盒边上路过。
  
  这次白马现身后,看到宋书航所在的骨灰盒和金色大师凑到了一起,它便知道自己应该被暴露了。
  
  白马打了个响鼻。
  
  然后它人立而起,两条前蹄辛苦的摆出白鹤亮翅姿势,两条后蹄扭曲成金鸡独立之姿。
  
  宋书航:“……”
  
  看到这招牌动作,他就可以正式确认白马的身份。
  
  “既然白马并不是虚幻的幻影,那代表白天道的虚幻之影又在哪?”宋书航心中好奇。
  
  按金色大师的介绍,这个天道们登基的‘踏脚石’空间,都会留下天道的印记吧?
  
  “这个空间,可是非常大的。”金色大师回道:“圣人骨灰盒运转的区域,只是这个空间渺小的一部分。”
  
  也就是说,其他天道的印记,在其他区域运转着。
  
  【原来如此。】宋书航望着这个空间,若有所思。
  
  然后,一个想法突然浮现于他的脑海。
  
  这个空间,不属于现世诸天万界,不属于九幽,那么……现世的法则就无法触及到这里?
  
  【那如果我在这里晋级的话,会有天劫降落吗?】宋书航开始在意识中推算起来。
  
  修士在晋级的时候,都需要承受天劫。
  
  天劫过后,才会顺利晋级。
  
  但如果在一个‘没有天劫’的空间中,进行晋级的话,会怎么样?
  
  没有天劫的话,是直接晋级成功?
  
  又或者,因为没有天劫考验,无法获得认证,卡在瓶颈状态?
  
  “对于你这个大胆的想法,我有个不成熟的建议。”金色大师露出大慈悲的笑容:“你可以先找个实验品来试试,看看效果。”
  
  【不过……想也没用。】宋书航道:【我这次是靠着圣人骨灰盒,将意识送了进来。肉身都还在外面。下回的话,我肯定进不来。所以,不多想了。】
  
  “也对。”金色大师道,然后他双手一用力:“开了!”
  
  圣人的骨灰盒,被打开。
  
  宋书航的意识,此时正粘在‘不朽之骨’上。
  
  在金色大师眼中,宋书航的‘意识体’就像是一团史莱姆,包裹着不朽之骨。
  
  “施主,你太饥渴了,连骨头都不放过。”金色大师双手合掌,语气中带着悲伤之感。
  
  宋书航:“……”
  
  你这个连小弟弟都想切掉的男人,没资格说我啊。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嗨呀呀!”金色大师伸手用力拉起宋书航的意识体,狠狠向骨灰盒外拉去。
  
  宋书航的意识体被拉成了面条状。
  
  “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这句话,给我在心中默念一百次!”大师吼叫道。
  
  太暴躁了。
  
  啵~的一声,宋书航的意识体被强行拉下。
  
  但是,藕断丝连。
  
  意识体被拉下后,还有一缕缕的丝线,连在不朽之骨上。
  
  但这时候,暴躁的金色大师已经动手开始划起符文。
  
  符文一枚枚明亮起。
  
  这是和儒家圣人的‘儒文’以及天帝的‘帝文’非常相似的符文。
  
  文字就代表着道、代表着特征和力量。
  
  下一刻,宋书航的意识体被送离这个‘天道登基’踏脚石空间。
  
  他的意识回归现世。
  
  但那一缕缕的丝线,化为‘莲花投影’的根须,牢牢粘在不朽之骨上。
  
  莲花根须的特征之一:无视距离,只要粘上目标,不被斩断的话,它可以无限长,甚至可以跨越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