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拥有召唤系统的我却被召唤了 > 第一百九十八章 补番时被微笑Boy销魂的笑声给吓到的我不知都写了啥

第一百九十八章 补番时被微笑Boy销魂的笑声给吓到的我不知都写了啥

    “只剩下你一个了,黑之brsrr狂战士。”
  
      躲开了魔炮攻击的迦尔纳以优雅的动作落在地上。
  
      在迦尔纳的面前,是同样躲开了攻击的弗拉德三世。
  
      虽然因为的计划使自己与齐格飞分开了,导致自己不得不一个人面对这位印度首屈一指的大英雄。
  
      但是,弗拉德三世依旧毫无惧意,一如他生前面对土耳其的大军一般。
  
      绝不能在侵略者面前做出有失尊严的举动!
  
      即便现在的弗拉德三世很愤怒,但他的一举一动依旧不失王者风范。
  
      “能够用这样的方式牵制住sbr剑士,余不不得不称赞你,以及为汝提供支援的sr魔术师。”
  
      对于他人的睿智与英勇,弗拉德三世毫不吝啬的予以称赞,哪怕那是敌人。
  
      但是,这并不代表弗拉德三世会手下留情。
  
      “不过,要是你以为这样就能打败我,那就大错特错了做好觉悟了吗?未经许可就肆意践踏余故国的罪人们啊,现在是处决的时刻!汝就与那些龙牙兵一起曝尸荒野吧!”
  
      弗拉德三世以无比的气度将手向前一挥。
  
      瞬间,无数的钢铁之柱刺出地面,朝着迦尔纳刺去。
  
      这正是弗拉德三世的宝具极刑王b!
  
      正是德莱格之前抽到的那件宝具。
  
      只不过其拥有者弗拉德三世受限于nr枪兵的职阶,导致其力量要略逊于德莱格。
  
      面对无数铁桩的攻击,迦尔纳反射性闪避到了空中,他知道,自己只要双足立地就会被瞄准。
  
      所以,弗拉德三世也早已猜到他会这么做。
  
      在迦尔纳即将落下的立足点,铁桩却仿佛要刺穿他下落的身躯似的冒了出来。
  
      迦尔纳对此并不感到意外,黄金神枪一扫,铁桩应声碎裂。
  
      然而,下一秒,被破坏的铁桩的缝隙间,又长出了新的铁桩。
  
      “破坏是没有意义的么。”
  
      得出这个结论的迦尔纳停止了对铁桩的攻击,改用单手抓住铁桩。
  
      但是,这却令他遭到了更多铁桩的袭击。
  
      即使如此,迦尔纳依然不慌不忙地应对着眼前的事态。
  
      披在他身上的黄金铠甲是神所赐予的拥有太阳光辉的绝对防御宝具。
  
      面对眼前的钢铁洪流铁桩的穿刺可以轻松将其弹开。
  
      但,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很不错的铠甲。”
  
      不知何时,弗拉德三世单手握着不知何时拿出的长枪,来到了迦尔纳面前。
  
      弗拉德三世手中的长枪狠狠地刺向迦尔纳的颈项。
  
      “但是,一旦接近到这种地步就没有意义了。”
  
      虽然仅仅只有b等级的铁桩无法突破黄金铠甲的防御,但无穷无尽的攻击依旧对迦尔纳造成了很大的妨碍。
  
      虽然只是一点点,但也足够弗拉德三世接近迦尔纳了。
  
      毕竟大公的敏捷可是啊。
  
      无法躲避身处铁桩的包围中。
  
      孤立无援赛米拉米斯的空间转移仅限于空中庭园内。
  
      凌厉的攻击哪怕有黄金铠甲防御也足以致命。
  
      绝境。
  
      除此之外,已经没有什么语言和词汇能够形容迦尔纳现在的处境了。
  
      但是,明明身处这样不妙的环境,迦尔纳的表情却一如既往的冷静。
  
      就在弗拉德三世准备把枪刺出的瞬间,迦尔纳的身躯就像要割裂黑夜似的绽放出无比耀眼的光芒。
  
      魔力放出炎:
  
      把魔力贯注入武器的力量。在迦尔纳的情况下,是熊熊烈焰化为魔力附在使用武器上。
  
      此技能是经常发动的,迦尔纳握着的全部武器都会得到此效果。
  
      被描述为专门特化“火焰”的技能,即便是身躯也能绽放烈火。
  
      全力发动的情况下,持续时间不可超过十秒,否则作为御主的普通魔术师会无法动弹,一流的魔术师也会陷入无法行使魔术的疲惫状态。
  
      倘若有大量的魔力供应,甚至能利用喷射火焰飞翔,空中时速可达音速。
  
      如同迦尔纳的父亲苏利耶亲临一般,大地直接被炽热的火焰给灼烧成焦土。
  
      而迦尔纳手所握的铁桩,还有束缚着身体的铁桩,也全都被瞬间烧熔落地。
  
      “看来没有那么容易解决啊。”
  
      弗拉德三世一边拨开身上的椽桩残骸,一边以冷冷的声音说道。
  
      “要投降吗?”
  
      “不要说这种连玩笑都说不上的话,红之nr枪兵。只要还有想托付给圣杯的愿望,余就不会投降,而且你那神枪,你那甲胄,你那火焰魔力供给又能持续多久?应该投降的难道不是你吗?”
  
      正如弗拉德三世所说,迦尔纳毫无疑问是最顶级s从者。
  
      但这不仅是迦尔纳自身的武艺,更多的是建立在他所拥有的宝具与固有技能上的。
  
      黄金的铠甲、黄金的神枪、以及刚才使用的“魔力放出”,其耗费的魔力量实在是大得非比寻常。
  
      即使迦尔纳能够战斗,但他的sr御主恐怕也没有那么多魔力来支撑。
  
      “说到底,对于侵略者的你们,余就不会手下留情!”
  
      弗拉德三世高举右手,周围的地面瞬间涌出了强烈的杀意。
  
      在空中庭园中看见这一幕的赛米拉米斯皱起了眉毛。
  
      纵然被迦尔纳烧毁了那么多,铁桩的数量依然多的数不清。
  
      远视用的影像中到处都丛生的铁桩,密密麻麻,无穷无尽,铺满了整个地面。
  
      亚述的女帝终于意识到了这件宝具的特征以及它的可怕之处数量,压倒性的数量。
  
      在对军宝具或者对城宝具当中,的确也存在着能一下子歼灭上百乃至上千人的宝具。
  
      但是说到以万为单位的宝具,那可真的少之又少了。
  
      这是因为他的宝具并非圣剑圣枪之类的东西,而是将历史上发生的“实际事件”把两万名奥斯曼土耳其兵穿刺在铁桩上的那个传说进行再现的结果。
  
      的确,这件宝具的等级并不高,只有平均水准的b级。
  
      而其中的每一根铁桩更是算不上强,仅仅只是普通的钢铁罢了。
  
      但是,即便如此,这件宝具依就是如此的可怕。
  
      仅仅只是因它的数量。
  
      两万,面对这个压倒性的数字,即使是钢胆的英灵们也会感觉到无形的威压感。
  
      或许等级不高,但弗拉德三世的宝具和她具现出的庭园一样都是破格级的。
  
      赛米拉米斯终于理解到了这一点。
  
      “没办法。”
  
      赛米拉米斯收起以往的颓废,伴随着一声清脆的响指,庭园的尖端出现了四个巨大的术式。
  
      单一术式所蕴含的魔力或许不如先前放出的魔力炮,但综合起来,绝对比魔力炮更加可怕。
  
      “现在还不能失去nr枪兵,就由我来进行支援吧。”
  
      但是,天草四郎时贞却打断了赛米拉米斯的行动呼。
  
      “不,还不是时候。”
  
      迎着赛米拉米斯与莎士比亚不解的目光中,他解释道。
  
      “这种程度的攻击不足以威胁到迦尔纳。”
  
      “可是”
  
      “不要忘了,黑方还有棋子。如果我是黑方的sr御主,就不会错过这个放出狂犬的最佳时机。”
  
      “狂犬”
  
      赛米拉米斯伸出另一只手,在整个战场的鸟瞰图上指指点点。
  
      很快,影像中出现了一个头戴面具的魔术师,以及一坨巨大的肌肉。
  
      阿维斯布隆正在斯巴达克斯解开身上的束缚。
  
      “斯巴达克斯,你的御主是我,明白吗?”
  
      早已被远处的喊杀声得血脉偾张的斯巴达克斯喘着粗气,用仅有的一点点理智回应道。
  
      “啊啊,我知道,看来没有你的力量我是没有办法存在的。实在是难以原谅的隶属关系。”
  
      “那么,你要杀死我吗?”
  
      “但是我没有办法杀死你。因为我必须尽可能在现世逗留更长的时间来完成使命,因为我必须压制者!牢牢抓住绝望深渊中的一丝希望。到了最后,我必须把寻求圣杯集中而来的贪婪的权力者们统统杀死。”
  
      “原来如此。但是,为此你首先必须消灭我们的对手。去吧,brsrr狂战士,你的对手是侵略者,使权力者的走狗,作为动机应该是很充分的理由了吧。”
  
      斯巴达克斯身上的封印一解除,他便迫不及待的向着战场狂奔而去。
  
      伴随着他那张狂的笑声。
  
      目送着斯巴达克斯的背影,阿维斯布隆无奈地叹了口气。
  
      要是一不小心摆出高高在上的态度,斯巴达克斯恐怕会马上撤回前言把他杀死吧。
  
      “因为我太脆弱了那家伙的话,就只需要一击斯巴达克斯已经安排好了,哪么,接下来接下来就是,我的宝具的炉心了”
  
      “老师!”
  
      远处传来了一个声音,阿维斯布隆回头一看,只见自己的sr御主罗歇正在城墙上向自己挥着手。
  
      虽然能看到对方,但是距离实在太远而无法对话,所以他才使用念话跟自己联络。
  
      “这样很危险吧。”
  
      “是的!那个,等您回来之后可以看看我做的魔偶吗!?这次我觉得自己应该做得很好!”
  
      “噢。”
  
      阿维斯布隆佩服地点了点头。
  
      罗歇对魔偶的热情实在相当浓烈,只要一给他建议,他就马上修正,然后再朝着更高的目标前进。
  
      如果是生前的话,自己说不定会把他留在身边当徒弟,他的确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更重要的是,对于现代依然有家系继承着由自己和祖先开创出来的秘术这一点,他也感到非常满足。
  
      “有时间我会去看的。”
  
      “是是的!”
  
      罗歇虽然好像还没有说够,但却有点害羞似的低下了头。
  
      “话虽如此,我对小孩子很不适应。”
  
      本来生前的阿维斯布隆就体弱多病,长年都生活在一个几乎跟人们没有任何交流的环境中。
  
      在家务方面他甚至还特意造出了奴仆魔偶来完成。
  
      正因为如此,他跟小孩子几乎是绝缘的存在,像这种仰慕自己的状况也只会让他感到困惑。
  
      这是何等的讽刺!
  
      以再现神的奇迹为目标而努力,想要创造出原初人类亚当的阿维斯布隆,实际上竟然讨厌着人类!
  
      “真是没办法。”11

Ps:书友们,我是古月风炎,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