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红楼之石头新记 > 第二百三十六章 子子孙孙永宝用

      两情相悦最美好,彼时你对我一见钟情,我亦如是。
  
      要是用濯清的“色、香、味”三美论来评判,黛玉无疑是一等一的佳人。
  
      首先,色即则不必说,林妹妹美若天仙,关键是从不觉得自己低人一等,或低男人一等。
  
      宝钗和湘云虽美,就要差了点平等知己的感觉,更多是顺从濯清,或者叫遵从男权社会的秩序。
  
      而晴雯则就有点持靓行凶,傲娇了一些,有些过犹不及。
  
      其次,那拿香来说,黛玉有暖香,宝钗有冷香,不分伯仲。香菱也有淡淡的清香,这都是可遇不可求的佳人,只有彼此意趣相投,才能闻到。
  
      相比之下,秦可卿的香就有了一些“淫”的味道。尤氏姐妹的香就是有些“欲”的成分。
  
      元春的香,就显得稍微庄重了一些。这几位比起那前三位的香味要差了一个层次。其余那些没有香味的美女,就更不用提了。
  
      至于味,那就是各花入各眼,环肥燕瘦,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不能分高低,只看个人喜好。
  
      黛玉敏感多情,宝钗温婉贤淑,湘云直爽大气,丽娅英姿飒爽,元春雍容华贵,探春神采飞扬等等。
  
      濯清属于眉毛胡子一把抓,只要是美人都收到自己园里再说。
  
      只有一位例外,那就是“辣味”十足的凤姐,毕竟是“嫂子”,不能随便撩。
  
      不过,也是没有合适的机会,不然以濯清的性格,皇帝的女人都敢染指,何况嫂子。
  
      比来比去,“色、香、味”俱全的女人只有黛玉一人而已。
  
      濯清正在看着睡得安稳的黛玉,胡思乱想之时,紫鹃来轻声说道:“王爷,今儿按风俗,这潇湘馆的大门,得王爷亲自来开,还得差人去请舅老爷过来!”
  
      濯清成亲了,按普通官宦人家得喊老爷,在随园里,所有人就得改口,称“二爷”为“王爷”。
  
      舅老爷就是贾政,他是黛玉的舅舅,今天他要来接受新媳妇敬的三道茶点,中午在随园喝“会亲酒”。
  
      娘舅为大,这也是各地方各风俗,但总体上,都是尊重娘舅。濯清无论按柳家还是水家的风俗,都要派轿子去请舅舅来赴宴。
  
      濯清在茜雪的服侍下洗漱,紫鹃则帮着黛玉起床梳洗。
  
      濯清昨天没有任性妄为,所以黛玉虽不良于行,在紫鹃和雪雁的搀扶下,外人倒也看不出太大的问题。
  
      洗漱完毕,濯清亲自开了房门和院门,这平时都是嬷嬷或丫头干的事。
  
      濯清拉着黛玉,先去水家祠堂祭祖,把昨天晚上和黛玉各剪一小截的头发,打结包在荷包里,压在祠堂的香案上,表示双方是结发夫妻,请祖宗保佑。
  
      “子子孙孙永宝用”这句话流传已久,早在商周时期的青铜器铭文里就有这字样。
  
      由此可见,我们为什么要祭祀祖先?因为早在几千年前,祖先已经在保佑你。
  
      只有在咱们华夏,有几千年连绵不绝的文化一脉相承,其他的大小国家,不是靠传说就是凭篡改。
  
      黛玉又亲自泡茶,到正堂给老王爷、老太妃以及舅舅贾政献茶。
  
      老太妃原来对黛玉有些不满意,原因是黛玉身体太单薄。
  
      她最中意的还不是宝钗,而是湘云。
  
      湘云性格直爽,个高腿长,像老太妃年轻的时候。
  
      两人相处融洽,湘云嘴又甜,深得老太妃欢心。
  
      后来,黛玉处事大方得体,公平公正。身体慢慢也丰腴了些,尤其这两年长开后,愈发美丽。
  
      真是娴静犹如花照水,行动好比风拂柳。
  
      这次开脸后,黛玉更是明艳动人。
  
      老太妃越看越喜欢,拉过黛玉的手说:“好孩子,这些年委屈你了!咱们水家、柳家人丁稀少,都是我逼着溶儿,找了许多的侍妾,让你为难了!”
  
      黛玉被说中了心思,拨动了心中那根弦,忍不住落下泪来。
  
      老太妃一看黛玉落泪,更是我见犹怜,掏出手绢给黛玉擦拭,搂住黛玉削肩道:“好了!不哭了,今儿是会亲的好日子,别让你舅老爷笑话!”
  
      贾政连忙起身应道:“不敢!不敢!”
  
      濯清给长辈递上果品,对贾政说道:“舅舅不必拘束,咱们中午好好喝上几盅。晚上,司礼监大太监夏公公还要来作客。舅舅可以和他多亲近亲近。”
  
      贾政当然要巴结夏守忠,自己女儿元春还要靠人家帮衬呢。
  
      濯清既是自己的外甥女婿,又是女婿,还是侄女婿。
  
      这关系乱的,贾政都不知道怎么吐槽了,他为人格正,才有两房侍妾。
  
      濯清刚到弱冠之年,都快有三十个侍妾,这数字还在继续成倍增加。
  
      贾政心里不满,嘴上可不敢说什么,只得应承:“那就有赖濯清了!”
  
      要是让他知道,元春也成了濯清的“情人”,外孙胤晨是濯清的私生子,贾政说不定能当场晕过去。
  
      濯清就是这么贪得无厌,贾家的千金一网打尽,一个不剩。
  
      这次会亲酒后,就是要等三日后回门,不过这次回门就不需要再去荣国府了,因为林如海夫妇就住在随园外园。
  
      为什么会有回门这个风俗呢?据说,除了怕新媳妇到了新环境不适应,思念亲人之外,还有就是怕新郎官年轻气盛,对“房事”过于热衷。
  
      普通百姓怕新媳妇太过“受伤”,才有三日和九日回门的风俗。
  
      大户人家就不担心这个问题,因为有暖床丫头啊!
  
      黛玉就有紫鹃、茜雪两个暖房丫头,其中紫鹃已经有了侍妾的名分。
  
      所以,第二天晚上,黛玉推说身体尚未痊愈,让紫鹃替自己服侍濯清。
  
      黛玉不是傻子,宝钗蠢蠢欲动,联合宝琴“争宠”,她不是一点都察觉不到。
  
      虽然她不愿意勾心斗角,但是有几个铁杆盟友对自己不是坏事。
  
      再说自己身体确实不好,估计濯清昨天一点都没尽兴,她也算补偿自己的情郎。
  
      紫鹃比黛玉年龄稍大,心智成熟,身体健康多了。
  
      像雪雁这样的小丫头,将来放出去还是留下来,还要看情况。紫鹃却是一心一意陪着自己的姑娘。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Ps:书友们,我是不吃橙子的额,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