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汉末浮沉 > 第十六章 被褐怀珠

  萧杰话音刚落,文丑大喝一声,起身冲向关羽,手中大刀冲关羽面门直劈下来。
  关羽两眼一眯,突然将身形一转,顺利躲过文丑出刀的路径,同时将自己的刀往旁一甩,拨开文丑来袭的刀锋。
  文丑眼看一击不中,借势将刀刃一横,再次冲关羽横劈过去。
  这一下避无可避,关羽索性将刀尖往地面一杵,以刀柄挡住文丑攻击。随后又用脚一提刀刃,手握刀身,以刀攥向前连攻文丑。
  文丑左右躲闪,连退几步,不禁心中恼怒,再次提刀砍杀过去。
  两人你来我往,连战了五十多个回合,仍不分胜负。然而,交战的两人不禁毫不疲惫,反而越战越勇。
  一旁观战的韩当等人不禁面色复杂,他们毕竟也是一流的武将,很明显就能看出来,两人目前表面上战成平手,不分胜负,可实际上文丑已经用尽全力,但关羽明显游刃有余,甚至有所保留,这场比试的最终胜负已然十分明显了。
  不过,这也让他们生出了些许敬佩,毕竟这里能和文丑打成平手的只有颜良,韩当与乐进、胡车儿武艺差不多,但比之颜良和文丑还要差出不少。而今关羽可以战败文丑,那么对他出任骑兵统领的事,韩当等也就没有什么异议了。
  不过,萧杰倒是在心中暗道三国的夸大其词,虽然文丑打不过关羽,但差出的没那么多,绝不是一合就能被斩杀的。
  场上关羽与文丑两人又战了百余合。文丑使出浑身解数,仍战不下眼前这个红脸大汉。
  反观关羽,一直眯着双眼,未曾有过窘态。
  突然,文丑再一次提刀朝关羽砍去。哪知关羽此次并未针锋相对的抵挡,而是倒拖着刀,不断后撤。
  文丑心说看来你是怕了爷爷的厉害,看俺不生擒了你。随后,文丑继续追赶着关羽,誓要彻底打败他。
  眼看着关羽无路可退的时候,突然他虎目一睁,反手砍去一刀,迅猛异常,直取文丑头颅。
  这一刀来的太快,文丑根本来不及躲闪,只好将刀往上一横,以求阻挡。
  然而,关羽此刀刃斩生铁,力压千斤。硬生生将文丑大刀砍断。
  眼看着明晃晃,冷森森的刀刃袭来,文丑紧闭上双眼,等待着死亡的降临。不过,良久后,文丑依然没有听到头颅滚落的声音。
  文丑诧异之下,缓缓睁开眼,只见泛着寒光的刀刃离自己的额头不过一寸距离停住。
  关羽面无表情,抽回大刀。
  文丑长长的出了口气,瘫坐在地,刚刚那一刻,他真的以为自己就这么死了。
  看到之前惊险的一幕,急忙冲过来的颜良等人将文丑扶起,笑着询问文丑有没有尿裤子。
  关羽轻抚胸前长髯,冲文丑道:“承让。”随后转身将刀放回兵器架上。
  “哈哈哈,”萧杰笑着走过来,虽然刚才那一幕,自己也吓得够呛,但他表面上还是故作镇静的,“怎么样,这下你们总该服了吧!”
  文丑摸着后脑勺不好意思的道:“俺服了,云长比俺强多了,刚才要不是云长手下留情,俺这颗头就没了。俺就这么个脾气,有啥说啥,刚才俺有失礼莽撞的地方,云长你可别见怪。”
  关羽抚须笑道:“哪里哪里,关某绝非气量狭小之人,能与武烈切磋一番,甚是痛快!”
  众人抚掌大笑,随后萧杰命令拿出千金酒,大摆宴席,为关羽接风洗尘。
  酒宴上,关羽原本就赤红的脸上,颜色更加深重,无限感慨的道:“主公,我本出身低微,又是个杀人犯,有通缉在身,幸蒙主公不弃,第一次见面就待我如此恩重,羽怎敢不效死命以报之。”
  萧杰心中大喜,面上更是哈哈大笑:“云长客气了,以后我们就是自己人了。再说,杀人犯算什么,我还是个要饭出身呢!来来来,你们说说身上都带着什么官司啊。”
  众人喝的醉醺醺的,闻听此言不仅哄堂大笑。
  文丑率先道:“俺和大哥颜良原来是土匪,后来被县令给剿了山寨,被主公收留,在这倒是过的有滋有味啊。”
  韩当接口道:“我原先在幽州边军里当兵,后来因为凌辱长官,被排挤出来的,走到常山这遇到快要饿死的主公,便随手搭救,不曾想啊,如今竟是这般光景。”
  “没错,”萧杰笑眯眯的道:“韩大哥是我的救命恩人,不过我是他主公。”
  韩当哈哈一笑,很是自得。
  胡车儿道:“我也是个寒门出身,本想去投军,后来听说主公的大名,便来投奔了。现在回想起来,还好当时没去投军,不然,如何能遇到主公和众位弟兄啊!”
  一旁的乐进满饮一杯后,笑道:“不错,我也是这样想的。”
  田豫与刘熙相视一笑,田豫道:“我师兄弟二人就更不用说了,若非主公收留,怕早已露尸荒郊了。”
  眼望着席间一位位历史上有名的人物,萧杰哈哈大笑:“我等虽出身卑微,可那又如何,高祖皇帝当年也不过是一亭长,也曾食不果腹,也曾落草为寇,也曾犯法杀人。之后不照样建功立业,统御海内吗?我等今日齐聚一堂,今后患难与共,必定成就一番大业。杰虽不才,但也有一颗济世安民之心。如今天下民怨沸腾,朝纲不振,那些世家贵胄,只顾自己享乐,不顾百姓死活。有朝一日,我一定要把这些害虫全部铲除,还天下一个河清海晏,盛世太平!”
  闻听萧杰一番话,在场诸人个个热血沸腾,齐声高呼“今生愿追随主公,生死与共”
  萧杰再次举杯,与众人一道,一饮而尽。所有的情谊全都包含在手里的这杯千金酒中……
  ……
  巨鹿县城外的一座道馆中,一位身着道袍,披散头发的中年道士高坐首位,下首两边分别坐着几个同样道士打扮的人。
  “大哥,”其中一人对首位的道士道:“杨峰传来消息,他在真定的谋划被一个叫萧杰的小子给大乱了。”
  坐在首位的道士轻咦一声,问道:“说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
  刚刚出言的道士理了理思路,说道:“原本杨峰打算借助真定王家的财力,买下常山郡守一职,以便控制常山郡。不过中途出了些差错,罪魁祸首就是这个叫萧杰的。”
  “萧杰?他是个什么人?”
  下首的道士继续道:“据说他有恩与真定夏侯家,得到夏侯家的资助,如今在露云山脚建了一座义勇庄,专好结交天下豪杰,人称河北小孟尝。”
  “哦?”首位的道士眼前一亮,道:“如此英才,正是我太平道所需要的信众,通知常山的杨峰,褚燕,命他们想办法让义勇庄供奉我黄上帝的神位,做我大贤良师的弟子。”
  下首的道士应了一声,起身下去吩咐传信。
  若是萧杰看到这一幕,定会头疼不止,真应了沮授对自己的担心,自己竟然被太平道看中了,日后可是福祸难料啊!
  

Ps:书友们,我是青衣潇然,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