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汉末浮沉 > 第十八章 千钧一发

  常山郡一带的一处道观里,换了身新道袍的褚燕正咬牙切齿的冲一个中年文士抱怨。
  “这次不仅丟了丑,还让那萧杰破了符水的功效,如此一来,想让那里的人信奉我道可就难了。杨峰,你想个办法,该怎么做。”
  若是王家家主在这,便会一眼认出这个叫杨峰的人,就是那个在自己被抄家之前,来找自己的人。只是王家家主以为他是个骗子,没有理会。
  杨峰猥琐一笑,道:“我正为大贤良师谋划常山郡,确实不能让这个萧杰给搅乱了。你放心,我已经派人去盯着他的动向,一有机会,就出手除掉他。”
  褚燕恶狠狠的道:“千万不要杀了他,把他捉来,老子要活劈了他。让他知道知道得罪我们太平道的下场。”
  “褚兄放心,弟确保万无一失。”
  两个人相视一笑,仿佛已经为萧杰宣判了死刑。
  ……
  义勇庄。萧杰与田豫并肩走在麦田边,眼望着长势喜人的麦子,心情大好。
  田豫出言道:“主公机敏,竟然想到用泻药令那几个道士颜面扫地,如此一来,这里的百姓再也不会信他们的鬼话了。”
  之前萧杰冲田豫耳语,便是要他去寻些泻药,放到他们要用的符水当中,以便戳穿他们的真面目。
  萧杰微微一笑道:“雕虫小技而已,其实我是真怕了他们。每每遇到天下将乱之时,各种教派便此起彼伏的出现,蛊惑人心,最是可恶。等着瞧吧,乱大汉者,必为太平道也。”
  田豫心中一惊,皱眉道:“不至于吧,太平道虽然有蛊惑人心之嫌,可也是劝人向善啊,怎会犯上造反呢?”
  萧杰无奈的摇头苦笑道:“我的先生啊,你真是糊涂,他太平道如今遍布天下八州之地,徒众近百万,若你是张角,会甘心只作个道士吗?”
  田豫更是惊讶道:“主公怎知太平道已经有这么大的势力了?”按照田豫的认知,萧杰自从建立义勇庄之后便未出去过几次,一些外界的消息还是自己先行得知,才告诉萧杰的,所以对于萧杰知晓太平道的势力倍感惊讶。
  萧杰一紧张,说漏了嘴,把后世知道的事情说了出来。但他还是故作高深的轻咳一声,道:“这些都是我的推断,不过你知道,我的推断一向很准。”
  田豫点点头,萧杰每一次的推断都不约而同的准确,所以这次也对他深信不疑。
  萧杰摸着青翠欲滴的麦叶,自顾自的道:“只希望这乱世晚点开始,早点结束。”
  过了一个月,义勇庄平静如常。太平道的人没有再来,而这里的百姓也没有皈依太平道,好像两不相干一般。
  不过,萧杰近期因为平时没有了娱乐的项目,所以迷上了打猎,几乎每天都往山里跑。
  田豫多次劝阻他,可萧杰也不听从。萧杰的箭法与武功也算有了点成就,所以十分需要显摆一下。
  不过萧杰也不是个一意孤行的人,最后他与田豫商量了一个折中的办法,每次外出打猎,都要由一队人马陪同保护,以防不测。
  这天,萧杰再次进山打猎,随行护卫的是文丑,还有二十多个精骑。
  萧杰这次选择的地点是常去的离义勇庄五十多里外的一片密林中,这里面有许多的野鹿,山兔,所以萧杰每次都会满载而归。
  一行人策马走在林中,小心翼翼的四处张望,手上弓箭随时准备朝猎物射击。
  文丑跟在萧杰身旁,显得比萧杰还要兴奋。他本就厌倦山谷里每日不休的训练,所以总是主动请求陪萧杰外出。不过颜良为了改改文丑冲动的性子,大多不同意他出来,这次是他去求萧杰,才得了这么个机会。
  突然,在他们的右前方出现一只野鹿。那头鹿看了萧杰等人一眼,便跑进了密林深处。
  萧杰自然不肯放过这头猎物,急忙打马追赶,文丑等人自然也紧随其后。
  可追着追着,那头野鹿便不见了踪影,萧杰很是懊恼,只好再去寻找其它猎物。
  可当他正要拨转马头,再寻目标时,刚刚那头野鹿却有诡异的出现在了前面。野鹿看了萧杰等人一眼,再次往林子深处跑去。
  萧杰心中稍稍起疑,但没有多想,只当是野兽没有心智,对危险知之不深,便继续追赶。
  可这次,那头鹿却始终与萧杰等人保持着距离,仿佛引诱着萧杰一般。萧杰张弓搭箭,连射了两箭,可都未伤及野鹿分毫。这更激起了萧杰的好胜心,非要捉住他不可。
  一行人正追赶着,突然在右边又出现一头鹿。文丑手疾眼快,立马射出一箭。
  只听到那头鹿哀嚎一声,倒地不起。众人纷纷出声赞扬,文丑哈哈一笑道:“主公,俺去把那头鹿捡回来。”
  萧杰一摆手,继续追赶前面的鹿。而文丑便带着几个人,往鹿尸体处跑去。
  文丑等人来到被射中的野鹿身边,其中一个士卒用枪将鹿尸挑起,放到马背上。突然,在不远处,又出现一头鹿的身影。
  文丑面露喜色,带着人追赶而去,不经意间,离萧杰等人越来越远。
  这边,萧杰等人不知跑了多久,也不知深入了密林多远,只见两边的树木高大无比,估计有上百年的树龄。但萧杰却并未在意,毕竟这样的密林中,除了有些野兽之外,并不会有什么危险。
  “武烈怎么去了那么久还没有回来?”萧杰心里暗道。
  突然,前面原本平坦的地面骤然下陷,几个跑在前面的士卒连人带马就跌落坑中,传来一阵哀嚎。
  萧杰急忙停住马头,下马来到坑边向下探查,只见坑中立着尖耸的木椎,掉下去的士卒与马匹已经惨死坑中了。
  萧杰大惊失色,身后的一个士卒道:“这大概是猎户挖来捕熊用的。”
  萧杰心有余悸,这才意识到今天的事太诡异了,先是野鹿似乎有意的把自己引进树林,接着文丑又外出未归,这里又出现了陷阱。
  萧杰越想越怕,自己身边除去死在坑中的还有十人。便道:“按照原路返回,小心戒备。”
  一行人再次上马,按照原路往回走。可树高林密,萧杰刚刚心急之下也没有留下标记,去哪里找寻原路呢?不多时,便迷失了方向。
  萧杰已经心惊胆战,不过表面上还是保持着镇静。他自问最近除了太平道没得罪过什么人,难道是太平道要害自己?可他们也不可能驱使野鹿来引诱自己啊。莫不是他们真有驱兽之法。萧杰突然想到三国演义里诸葛亮七擒孟获时就曾有一个木鹿大王可以驱赶野兽,比士卒还要凶猛。
  萧杰越想越怕,不禁加快了脚步。可如今天空也被树木遮掩,无法靠太阳辨别方向,只能在林中瞎走。
  突然,一声声虎啸传来,两头猛虎亮着獠牙,一前一后将萧杰等人包围。
  两头虎怒吼一声,马匹便受到了惊吓,四下逃窜将萧杰他们摔落下来。没了马匹作为脚力,逃跑是不可能了。
  萧杰等人刚落下地,两头猛虎便张着血盆大口,直扑过来。
  人哪里是老虎的对手,面对猛虎的獠牙,狰狞的爪子。士卒们连连发抖,武器都握不稳当,最终惨死虎口。
  不知是刻意为之还是如何,两只老虎将萧杰留在了最后,转着圈的把萧杰围在中间,张着血淋淋的虎口,随时准备了解萧杰的生命。
  萧杰面如土色,只能静待死亡的降临……
  

Ps:书友们,我是青衣潇然,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