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汉末浮沉 > 第十九章 遇难呈祥

  猛虎咆哮着看着萧杰,刚刚被杀死的士卒的鲜血从口中滴滴落下。
  萧杰已经怕到不知害怕是什么感觉了,若有人现在能来救自己一命,管他叫祖宗也行啊!
  正在萧杰浮想联翩之际,林子深处突然传来一阵铜铃的声响。
  那猛虎听到铃声后,怒啸一声,转身走到萧杰不远处坐下。然后,从林中闪出一个人影,蒙着面纱,手中拿着一个铃铛,刚刚的铃声大概就是从他这里传出来的,看来这两只老虎就是他驱使攻击萧杰等人的。
  这人走过来,用手摸了摸虎头,冲萧杰道:“萧庄主,在下乃太平道中人,今特奉杨渠帅法旨,请萧庄主过府一叙。”
  萧杰心思急转直下,思考着对策,面上仍故作镇静的拖延时间道:“哦?不知你们的渠帅是何人,为何想与我一叙呢?”
  驱兽人自以为胜券在握,语气傲然道:“萧庄主真是贵人多忘事,您莫不是已经忘了月前到贵庄上的几位道长了?”
  萧杰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道:“原来是因为这件事,但不知几位道长回去后如何,病情是否好转。”
  “少废话,”驱兽人语气突然转冷道:“不知你怎么做的,令几位道长颜面扫地,不过,今日你怕是逃不掉了,跟我走吧,那几位道长定会好好招待于你。”
  说着,身后走过来两个士卒,手里拿着绳子,便要捆绑萧杰。
  萧杰自然不可能轻易就范,待那两个人走近,萧杰突然掏出怀中匕首,顺势将二人杀了。随后,毫不迟疑的夺路便逃。
  “垂死挣扎。”驱兽人冷笑一声,晃动手中铜铃。两只刚刚十分乖巧的猛虎,再一次咆哮起来,怒吼着追赶萧杰。
  人总是没有虎跑的快。萧杰不过跑出去不远,便被追上,两头猛虎再次一前一后的将他包围。
  驱兽人缓步走过来,道:“既然你这么不老实,我也只好不客气了,先让阿大、阿二把你的腿咬断,看你还能如何逃。”
  说着,驱兽人一摇铜铃,两只老虎骤然起身,张着血盆大口扑向萧杰。
  萧杰两眼一闭,静待着命运的审判。
  “没想到两世为人,最终也逃不过一个英年早逝的下场,下辈子别让我投胎作人了吧。”
  正当事情仿佛尘埃落定之时,林子身处突然传来一声轻喝声。紧接着,一杆长枪划破长空,直飞过来,后边还有一个身影也往这边疾跑。
  那杆长枪不偏不倚,正中一只老虎的后背。紧接着,那道身影腾身而起,一脚踏在虎背上,双手旋即抽出长枪,再次攻向另一只老虎。
  那老虎身子跃在半空,自然躲闪不得,被一枪刺穿喉咙,哀嚎着倒在地上。
  萧杰再一睁眼,只见两个老虎已经半死不活的躺在地上,身旁多了一个身姿挺拔,浓眉大眼的银枪少年。
  萧杰大喜过望,自己再一次遇难呈祥了,看来老天待自己不薄啊。
  驱兽人眼见着便要功成,却在一眨眼的功夫就前功尽弃了,目瞪口呆了一会儿,急忙转身逃窜。
  可没跑出几步路,便撞在了一个大汉身上,跌坐在地。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外出未归的文丑等人。他们被野鹿引开的很远之后,文丑心道不对,这便马上往回赶,寻找萧杰的踪迹。不过,他们还是晚来了一步,若不是刚刚那个银枪少年,萧杰就算不死,也得身受重伤。
  文丑拉着驱兽人的衣领,怒吼一声。驱兽人便哆哆嗦嗦的求绕道:“别杀我,我也是奉命行事,求大爷饶命啊!”说着,裤脚处流出来一股淡黄色的液体。
  文丑一脸鄙夷的将他摔在地上,身后立刻来人将他困了个严严实实。
  文丑急忙跑到萧杰身边,焦急道:“主公没事吧,都怪俺没能好好保护主公,让主公受惊了。”
  萧杰本想着好好骂文丑一顿,不过如今大难不死,萧杰心情不错,便轻声笑道:“武烈不用自责了,我无大碍,不过多亏了这位兄弟搭救,不然此时我怕已经命丧黄泉了。”
  说着,萧杰转过身冲银枪少年施礼道:“在下义勇庄萧杰,感谢壮士救命之恩,不知壮士尊姓大名?”
  银枪少年抱拳一礼道:“萧庄主客气了,在下赵云,年不过十八,无字。”
  “赵云!”萧杰一脸惊喜的看着赵云,没想到自己一直留意寻找的人,却在这里相遇了。赵云啊,长坂坡前七进七出,杀的曹操百万兵马闻风丧胆的无双猛将啊,哪怕是关羽也不逞多让的绝世勇将。
  萧杰一脸笑意,兴奋的冲赵云道:“能在此遇见赵兄弟实在是三生有幸,赵兄弟不如与我一同回庄,也好让我略表感激之情。”
  赵云稍微思索了一下,便点头道:“庄主盛情相邀,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哈哈哈,赵兄弟也是性情中人嘛,如此爽快,我最是喜欢。来来来,我们边走边聊。”说着,萧杰拉着赵云的手,并肩往马匹处走去。
  文丑看着地上两只老虎的尸体,又望了望萧杰与赵云的背影,撇撇嘴自语道:“不就是杀了两只虎嘛,俺一个人杀十个也不成问题。”
  可转念又一想到今天这件事若是让颜良他们知道了,自己所要面对的,后背不禁冒着丝丝凉气。
  一行人回到义勇庄,萧杰十分热情的领着赵云与众人互通姓名,随后,萧杰吩咐大摆宴席,为赵云接风洗尘,也为了自己今天的命悬一线压压惊。
  酒宴刚开始的时候,文丑便被韩当等人拉出去不知做了什么。只见到文丑回来时已经是鼻青脸肿的,坐在角落里莫不吭声。
  萧杰不禁摇头苦笑,特意走过去劝勉了文丑一番。文丑这才想开了许多。
  其实,萧杰是很喜欢文丑这样的赤子心性的。所以哪怕他犯了错,萧杰也总是表面上十分严厉,事后亲自与他谈心,毕竟在这尔虞我诈的乱世里,能有这样心性的人可不多见啊。
  萧杰喝的脸有些微红,问赵云道:“赵壮士为何会出现在那处密林中?据我所知那处密林四周荒无人烟,很少有人会去啊。”
  赵云也喝的有些微醺,答道:“我本是跟随师傅在那边的山里练武,今天我师傅的老友,一个老道长对我和师傅说,林子里有一位能够匡扶宇内的贵人遇险,所以师傅这才命我下山,救了庄主。”
  “哦?”萧杰知道赵云的师傅便是那号称蓬莱枪神的散人童渊,不过这个告诉他们救我的老道士又是谁呢?肯定不会是太平道的人就是了。
  于是,萧杰又问道:“不知这位,与我有救命之恩的道长是谁,也好让我日后报答。”
  赵云道:“这位老道长的道号我不知晓,我只知道他的俗家姓名,这位道长名叫左慈,字元放。与我师傅是多年的好友,常常来拜访我师傅,而道长的行踪也神鬼莫测。”
  萧杰面上笑而不语,心中却是十分吃惊。
  “左慈?那个戏耍曹操的道士,他为什么要找人救我?还说我是什么能够匡扶宇内的人,难不成我真的能有一番作为!”
  萧杰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眼底多了一丝精芒……
  

Ps:书友们,我是青衣潇然,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