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汉末浮沉 > 第三十九章 来去匆匆

  夜色深沉,一片静寂。天上的云将月光遮蔽,没有一丝透亮。
  萧杰的房间烛光摇曳,略微有些昏暗。萧杰没有休息,因为他知道张卫不会轻易放过自己,所以今晚注定会有危险。
  枣衹坐在萧杰旁边,边煮着酒边道:“长夜漫漫,主公不如小酌两杯,打发无聊。”
  萧杰道:“不是千金酒,我可喝不下去。”
  枣衹笑道:“这就是主公的千金酒啊!”
  “什么?”萧杰瞪大了眼睛,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转过头对门口警戒的文丑吼道:“你个丑鬼,又偷酒喝。”
  文丑讪讪笑了笑,道:“俺出去巡视一圈。”说着,文丑一溜烟就没影了。
  萧杰一脸肉痛的接过枣衹递来的酒樽,欲哭无泪的道:“我早晚得被你们整的倾家荡产。”
  客栈外的小巷子里,张卫换了身黑衣,站在墙边,身后有十几个和他一般装束的人。
  王亮道:“上师,都安排好了,只等你一声令下,我们就动手。”
  张卫道:“好,立刻行动,记住要干净利落。”
  “是,上!”说着,王亮一摆手,身后的黑衣人手持短刀,迅速跑进客栈。
  “主公,事情不妙啊!”文丑回到屋里,焦急的道。
  萧杰摆摆手道:“不必惊慌,出什么事了?”
  文丑道:“我刚才下楼逛了一圈,发现客栈的老板和伙计都不见了踪影。看来他们是要动手了。”
  萧杰嘴角微微上扬,起身拿起佩剑,冲两人道:“既然有客人上门,我们自然不能怠慢,奉宗,武烈,今晚不必手下留情。”
  枣衹应声笑道:“只怕他们今晚会有来无回啊!”
  文丑搓着双手,嘿嘿笑道:“这下俺能过把瘾了。”
  ……
  王亮带着人杀进客栈,就要直奔萧杰的房间。正此时,一旁的房门被打开,早已在此埋伏多时的颜良提刀走出来,喝道:“无耻狗贼,吃我一刀。”说着,颜良提起大刀便砍。
  王亮本就只是个土匪,后来带着手下加入五斗米道,跟在张卫身边,一直也还是做些杀人越货的勾当。可他平时杀的都是些普通百姓,哪里见过颜良这样的武将,只一个照面就被劈成两半,鲜血直流。
  身后的黑衣人一见王亮身死,又感受到颜良周身骇人的气势,立刻吓的魂不附体,撒开腿往外逃跑。
  可还没到门口,大门就被颜良手下的士卒堵住,冲上去将他们全部砍杀,一个不留。
  客栈外的小巷里,张卫将这一切都尽收眼底,心知这次踢到铁板上了,急忙转身逃跑。可没跑几步,就被几个壮汉给前后堵住。夏侯兰从后缓步走来,撇了张卫一眼,淡然道:“绑了。”随后,迈步走向客栈。
  楼上,文丑等的急不可耐,可还是没有人杀上来,于是他打开门向外一探头,正巧看见一张脸,于是下意识的差点劈砍出去。
  “是我,夏侯兰。”
  文丑急忙停住手,惊道:“你怎么来了?五斗米道的人呢?”
  夏侯兰笑道:“都解决了。”说着,他走进门冲萧杰道:“兄长受惊了。”
  萧杰喜道:“二弟此来,想必已经擒获张卫了吧?”
  夏侯兰笑着点点头道:“大哥料事如神,张卫就在楼下。”
  萧杰等人一起下楼,颜良已经让人将尸体搬了出去,只剩被五花大绑的张卫跪在地上。
  文丑一脸失落的对颜良道:“大哥你也不知道给我留几个,俺这都憋了两个月了,好不容易有这么个过瘾的机会,就让你给抢了。”
  颜良道:“主公深陷险境,你怎么能只想着自己过瘾呢?你是不是最近皮又痒了,要不要我帮你松松啊?”
  文丑咽了口口水,头摇的跟拨浪鼓一般道:“不用了,不用了,俺知道错了。”
  萧杰走下楼,来到张卫面前。张卫急忙求饶道:“陈公子,求你放过我,我保证再也不会做这样的事了。”
  萧杰呵呵一笑:“以后不做?那你以前做过多少啊?”
  张卫急忙改口道:“我以前也没做过,就这一次,真的就这一次。求求你放过我吧。”
  萧杰找了个凳子坐下,自语道:“五斗米道,还是姓张,和张鲁会不会有什么关系呢?”说着,萧杰抬头问张卫道:“张鲁和你是什么关系?”
  张卫喜道:“张鲁是我家大哥,我是他二弟。”
  萧杰点点头道:“原来是这样。”
  张卫以为萧杰问自己大哥张鲁,是两人以前熟识,所以以为自己有可能活命,便道:“只要陈公子今日放我一马,我保证我和家兄日后必有重谢。”
  萧杰又问道:“那你们天师道现在由何人掌权呢?”
  张卫不明白萧杰问这些干嘛,不过为了活命,他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道:“现在担任我道祭酒的是家父,现在和我大哥在巴郡一带布道。”
  “那你们天师道都在那里有势力?”
  张卫自以为萧杰这是担心自己身后的势力过大,所以才会询问。张卫因此为了让萧杰不敢杀自己,于是便夸大道“我天师道在汉中郡全境都建有道观,信徒遍地,而在整个益州也有一半以上的郡县有我道中人传法布道。”
  张卫满以为自己只要这样说,萧杰碍于自己背后五斗米道的实力,就会放过自己。谁料萧杰问完这些后,冲文丑一摆手道:“武烈,你今晚不是没杀到人嘛,我就把这家伙给你祭刀了。”
  “真的?”文丑大喜过望道:“主公,不可不许反悔。”说着,文丑走过来一手拎起张卫就往外走。
  萧杰道:“给你半刻钟时间,别让他死的太痛快了,陪他好好玩玩。”
  “主公,你就放心吧!”
  处理好张卫,萧杰四处张望一番,问夏侯兰道:“二弟,奉孝去哪了,为何没跟你一起来?”
  夏侯兰道:“我也不知,他下午回来后,我把主公的信给他看过,今晚的计策就是他安排的。不过,待我去准备时,他就出门去,不见了踪影。”
  “啊?”萧杰无奈的摇摇头道:“不会是又去青楼喝花酒了吧?”
  正在萧杰纳闷的时候,之前夏侯兰他们住的客栈里的伙计走进来,递给萧杰一封信道:“客官,这是与你们一起的那个年轻书生让我交给你们的。”
  萧杰接过书信,打开来读道:“主公,解决好客栈的事后,立刻带人出城,切忌莫要迟疑。待事了后,我再向主公解释。”
  萧杰心中一惊,立刻起身道:“所有人,立刻随我出城,快!”
  夏侯兰道:“可放在那边的货物怎么办?”
  萧杰道:“先出城再说,奉孝的话,万不可不听。”说着,萧杰等人立刻出了客栈,往城外飞奔。
  颜良提着刀,一刀便砍死了被文丑折磨着的张卫,随后拉起文丑就走。
  一行人跑到南城门下,只见郭嘉骑着马正在等候。见萧杰他们赶来,郭嘉冲城门处一招手道:“快,开城门。”话音未落,几个士卒便合力推开了城门。
  萧杰他们不敢迟疑,立刻跑出城去,消失在夜幕中……
  

Ps:书友们,我是青衣潇然,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