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汉末浮沉 > 第六十一章 争奇斗艳

  萧杰端起一杯酒,递给身旁的女子。女子扶着杯,一饮而下,脸上瞬间泛起一丝红晕,煞是可爱。
  那女子微微一笑道:“小女觉得公子和其他的客人不一样,觉得公子不是来寻欢作乐的。”
  “哦?”萧杰眉间一挑,笑道:“你怎么看出来的?”萧杰倒是不怕被人看出心思,反而好奇一个妓女怎么看透了自己的真实想法。
  女子道:“两位公子和别的客人不一样,其他客人只会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们,不停的拿手抚摸我们,可两位公子没有,尤其是这位公子,一直正襟危坐,都没有看过我们一眼。”
  “原来是这样啊,”萧杰笑道:“如此说来,姑娘目光如炬,想来也是接待过许多客人喽?”
  女子红着脸道:“这些都是听姐姐们说的。两位公子是小女两人第一位客人。”说着,坐在鲁肃身旁的女子也娇羞的微微点头。
  萧杰这才明白,难怪这两名女子如此拘谨,完全不像风华场所的女子那般热情开放,竟然是雏鸟。
  萧杰不禁觉得心猿意马,看着身旁女子的眼神也柔和许多,轻声问道:“姑娘叫什么?”
  女子微微抬头,涨红着脸抬头看向萧杰道:“步练师!”
  步练师!萧杰闻听此言,犹如晴天霹雳,步练师可是东吴大帝孙权的皇后,性情柔和,恭敬贤淑。
  萧杰一把将步练师拉入怀中,手指穿过她的秀发,柔声问道:“那你为何会流落到这群芳阁?”
  步练师一听萧杰发问,眼中渐渐渗出泪水,强忍着悲意道:“家道中落,母亲带着我和弟弟逃难到吴县。谁知母亲突然染病,撒手人寰,留下我和年幼的弟弟。所以我只好卖了自己埋葬母亲,剩下的钱留给弟弟过活。”
  萧杰面色一沉,转头问另一个女子道:“这位姑娘你呢?”
  另一个女子一礼道:“小女张氏,年芳十六,被妈妈赐名婉儿。奴家也是随父逃难到此,中途父亲病故,奴家只好卖身葬父,与练师姐姐一道来到这群芳阁中。”
  萧杰点点头,冲鲁肃道:“子敬,你可以先回去了。”
  鲁肃原本一直紧张的闭着眼,一动也不敢动,闻听萧杰之言,还有些不可思议,睁开眼问道:“庄主当真?”
  萧杰点头道:“我要你回去帮我办几件事。”
  鲁肃急忙起身,如蒙大赦,冲萧杰拍着胸脯道:“庄主但讲无妨。”
  萧杰转头问步练师道:“你弟弟现在何处?”
  “就在城南的一处私塾里,因为无钱购置房屋,他暂时住在教书先生家中。”
  “可有凭证去找他?”
  步练师从头上拔下一根玉簪,递给萧杰道:“这是小女母亲的遗物,弟弟会认得它。”
  萧杰接过玉簪,递给鲁肃道:“子敬立刻回去,让我二弟同邓贤,泠苞一起过来找我,并要多带些钱财。其次,让奉宗带着玉簪去城南找到步姑娘的弟弟,带回客栈好生照看,等我们回去。”
  鲁肃应了一声,迈步便要离去。不料萧杰又补了一句:“子敬还得回来,我们的赌局还没完呢!”
  鲁肃苦笑一声,出了大门。
  步练师不解的问道:“公子,你这是要做些什么?”
  萧杰笑道:“到时候,两位姑娘就知道了,来陪我喝酒。”说着,萧杰招呼来婉儿,两位姑娘一左一右,陪着萧杰喝酒。
  ……
  鲁肃回到客栈,夏侯兰出迎道:“子敬,怎么就你回来了?我大哥呢?”眼见得鲁肃一脑门的汗水,夏侯兰心中一惊,还以为萧杰出了什么麻烦。
  鲁肃笑道:“子幽莫要担心,庄主安好,现在城中的群芳阁中。主公命我回来有事相告。”说着,鲁肃与夏侯兰快步走回客栈大堂,召集众人前来。
  待众人齐聚,鲁肃道:“庄主让我回来有几件事情安排。子幽你带上邓贤与泠苞立刻前往群芳阁与主公汇合,另外多带些钱财。”
  邓贤问道:“主公怎么也和奉孝一般,去逛青楼了?”
  鲁肃笑道:“主公不仅逛青楼,恐怕还要买回来两名女子呢。”鲁肃虽然老实,可却不傻,听到萧杰的吩咐就大致猜出了他的心思。
  邓贤笑道:“原来如此,主公看上艺妓了,所以才让我们带着钱去。”
  “胡说什么,”泠苞突然给了邓贤一个爆栗:“主公怎么可能如此庸俗,主公这么做,一定有更深层的道理。”
  邓贤揉着脑袋,似懂非懂的点点头,感觉泠苞说的有道理。
  鲁肃笑了笑,拿出步练师的玉簪,继续道:“奉宗带上这根玉簪去城南的私塾里找到一个认识它的少年,并把他带回客栈,好生照看。其中缘由等事情办完我再做解释。”说着,鲁肃将玉簪递给枣衹。
  枣衹接过来,虽然心中不解萧杰这是要做什么,但仍是转身出门,往城南而去。
  鲁肃最后道:“子敕与文谦留守客栈。就这样,分头行动吧!”说着,众人便各自散去……
  夜幕降临,白天劳作的百姓纷纷回家歇息,平常的屋舍一片静谧。然而,群芳阁却迎来了一天中最热闹的时刻,张灯结彩,金碧辉煌。
  老鸨容光焕发,站在门口卖力的招揽客人。
  不过,这里的生意也不用老鸨过多的推销。群芳阁的艳名在整个吴郡都是数一数二的,每日都是生意火爆,来客不断,楼上楼下都是起满坐满。
  萧杰仍旧在大堂里的一张桌子旁坐着,身边是步练师与婉儿。两位女子不明所以的陪萧杰喝了一下午的酒,可萧杰却并未显出醉态,反而是她们俩有些微醺,靠着萧杰的肩膀。
  萧杰明里在喝花酒,实则目光不断的打量着过往的来客,并不时向步练师与婉儿询问。
  婉儿虽然只是初来乍到,但却对这里的常客十分熟悉,尤其那些衣着华贵的显赫子弟更是牢记在心。
  “公子看到那边的那位青衣博带的公子了没?那就是张家家主的三儿子张白,几乎每晚都来这儿,每次都点名要翠儿姐姐。”
  “还有那边那位穿红衣服的,那是朱家的朱林,是梅儿姐姐的老主顾了。”
  “还有还有,那位中年人,是陆家的陆涛,好像是陆家旁支,也总是来这里。”
  萧杰耳听着婉儿的介绍,眼睛观瞧着这些士族子弟,心中暗道:表面上光鲜亮丽的士族,实则就是这般模样。可惜鲁肃还未到,否则就能让他输的心服口服了。
  说话间,门口又来了一群人,十几个家丁簇拥着一位锦衣华衫,年轻俊朗的青年走进来。老鸨面脸堆笑的跟在旁边,不停的说着好话。
  萧杰心说这应该也是一位豪门的贵公子,不然老鸨也不会这么卖力气。
  婉儿凑到萧杰耳边道:“这人是顾家的二公子顾悌。”
  萧杰点点头,笑道:“吴郡四族的子弟都齐了。这群芳阁可真是争奇斗艳的地方啊!”
  

Ps:书友们,我是青衣潇然,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