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汉末浮沉 > 第六十七章 另有企图

  高台下的一处座位旁,顾淑面色阴沉,对卫宁道:“你不是说那萧杰是个不学无术之人吗?怎么会有如此舌辩,令我等自取其辱。”
  原本顾淑得到父亲顾融的命令后,就向卫宁了解萧杰的情况。可卫宁说萧杰出身下贱,没读过什么书,因此顾淑才伙同自己的儿子向萧杰发难,谁曾想萧杰不仅沉着冷静,而且把他们怼的体无完肤。
  卫宁的脸色也不好看,虽然萧杰的回答大部分是避重就轻,没有正面回应问题,可这份诡辩也足以名传天下了。更重要的是萧杰再一次在蔡邕面前揭卫宁的短儿,让他无地自容,生怕惹怒蔡邕,影响自己与蔡琰的婚事。
  卫宁道:“我们虽然输了一阵,但还有诗词一道。我在颖川时曾见过萧杰写诗,还是有些意味。所以我猜他作文必是短板,等会儿找借口让他写一篇文章,待他写不出来再羞辱他。”
  卫宁设计的很好,他不相信一个人可以样样精通,不过他做梦也想不到萧杰是一个接受过五千年中华文化教育的现代人。
  顾淑虽然已经不相信卫宁的话了,但眼下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于是点头道:“姑且信你一次,若这次再出差错,别怪我跟你翻脸。”
  卫宁急忙点头道:“您放心,这次我保证万无一失。”
  萧杰这一次舌战群儒只不过是插曲,待萧杰走下台后,顾雍这才正式宣布月旦评开始。
  许邵给出的辩论题目是儒经中的中庸一篇,令诸位学子各抒己见,畅谈学问。
  萧杰其实很喜欢这样文人驳斥的场面,各种思想,各家文化就是要在这样的驳论中才能发展的。因此,他暗自思索道:如此盛会,以后我也要在常山举办起来,不为别的,就为了历久弥新的文学思想。
  场上激烈的辩论,学子轮番上台直抒胸臆。
  底下,萧杰等人倒是难得清闲,喝着酒聊天。
  夏侯兰对萧杰道:“大哥,我接到了消息,颜良文丑他们大概在明天就能到达吴县。”
  因为怕萧杰在吴县有什么闪失,因此颜良等人马不停蹄,昼夜兼程的赶了过来。
  萧杰点点头,他也看得出来,顾家已经针对上了自己,没准儿真的会刀兵相向,早一点做准备还是好的。
  周瑜道:“此次月旦评形势凶险,顾家明显要对主公不利,我看我们不如就此离去,免得出什么意外。”
  枣衹与鲁肃点头称是,与其在这里小心提防,倒不如直接离开。
  萧杰问郭嘉道:“奉孝以为如何?”
  郭嘉笑了笑,道:“主公放眼的是整个天下,还会顾及一个小小的顾家吗?”
  萧杰哈哈大笑道:“知我者,奉孝也。若是我此时离去,岂不是说明我怕了顾家吗?不论顾家有什么样的明枪暗箭,我自挥然不动。”
  周瑜等人虽然无奈,但也十分敬仰萧杰的豪情壮志,大概就是因为这,众人才会聚到一起的吧。
  高台后边的一个角落里,顾淑将顾雍叫到身旁说道:“传老祖宗命,令顾家不惜一切代价羞辱萧杰。”
  顾雍面色一沉,在顾家,他父亲顾向只是名义上的家主,一切大权都掌握在祖父顾融手里。而顾融最喜欢的是顾淑这一支,对父亲顾向与自己不闻不问,因此平时家族有什么事情也都是顾淑安排。
  顾雍道:“不知二叔要我做什么?”
  顾淑道:“很简单,待会儿你上去后,表示要各位学子一展才学,写一篇文章记述此次月旦评,我们会选取最优者,由蔡邕蔡大儒临摹刻碑,永留于这太湖之滨。”
  顾雍微一皱眉,问道:“二叔你这是何意?这与那萧杰有什么关系?”
  顾淑笑道:“待会儿,你说完这番话,再点名一下我等皆仰慕萧杰的才学,让他务必也要写一篇。”
  顾雍面色一变,连连摇头道:“万不可如此,二叔,何必给我顾家结怨呢?”
  顾淑厉声道:“是他萧杰先招惹我顾家的。你难道连老祖宗的指令也不遵了吗?”
  “这……”顾雍百般为难。他并不愿与萧杰结怨。虽然顾淑等人已经与萧杰撕破脸皮,但他宁愿与父亲置身事外,也不想掺和。可顾融的话又不能不遵守,实在为难。
  “元叹,你不必为难,这件事你若不愿做就算了。”正此时,蔡邕走过来对顾雍道。
  顾雍一脸感激的冲蔡邕施礼道:“弟子多谢老师的体谅。”
  蔡邕点点头道:“元叹,这里没什么事,你就回去吧。”
  “这……”顾雍万没想到蔡邕竟让自己直接离开。
  思索半响,顾雍道:“实不相瞒,弟子已经疲惫不堪。实在难以支撑,多谢老师体谅,弟子这就回去静养。”
  蔡邕摆了摆手,顾雍这才转身离去。
  待顾雍走远,顾淑皱眉道:“蔡公为何让小侄离去了?”
  蔡邕叹道:“既然他不愿意做,就不要勉强了。接下来的主持就由你亲自作吧,这样也方便。”说着,蔡邕转身离去。
  顾淑笑道:“恭送蔡公,晚辈这就去准备。”
  顾淑暗道:如此一来,确实方便了许多,还是蔡邕高明。
  说话间,台上的辩论已经有了结果。秦宓最终辩倒了众人,再无一人上台应战,辩论由此告一段落。
  枣衹笑道:“子敕的辩才世间无双,难逢敌手啊!”
  秦宓笑道:“有主公珠玉在前,我也不过是狗尾续貂罢了。”
  萧杰摆摆手道:“子敕不必过谦。我刚刚不过是诡辩而已,万万比不得子敕真才实学,一字一句皆可引经据典,令他们哑口无言。若说子敕辩才无双,那可正是如此啊!”
  秦宓笑了笑,不再说话。对萧杰他们也都习惯了,萧杰是一个十分谦虚谨慎的人,并不喜欢别人过多的夸耀,反而对别人极尽赞美。
  这时,换了一身礼服的顾淑走上台,冲众人道:“小侄身体偶感微恙,实在支撑不住,因此就由在下代替他主持,还望诸位谅解。”
  台下,周瑜皱眉道:“顾雍刚刚面色红润,精神矍铄,可不像是一个会突然发病的人。”
  萧杰笑道:“事出反常必有妖,且看这顾淑又要做什么。”
  顾淑笑道:“如此盛会,空前绝后,因此我提议请在场的诸位各展才学,写一篇文章来记述此间乐事。然后由各位先生前辈选出其中最优者,让蔡公临摹刻碑,永存于太湖之滨。”
  此言一出,全场一片哗然。这可是一个让自己的墨宝名传千古的好机会,许多人都已经跃跃欲试,想要一展身手。
  顾淑招呼人在高台上摆好许多书案,准备好文房四宝,又对萧杰道:“萧庄主方才舌辩无双,相信这才学也是不凡,还请萧庄主不要吝啬,上台来写一篇吧!”
  萧杰眉间一挑,原来这顾淑要在这里耍花样。
  

Ps:书友们,我是青衣潇然,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