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汉末浮沉 > 第八十章 事了北还

  张家的私兵包围在顾家周围,面容冷峻,漠然无语。
  大堂上,顾向与顾雍泪如雨下,跪在奄奄一息的顾融身前。
  方才,顾融早就在自己的茶杯里下好了毒,此时已然毒发,即将离世。
  “父亲,孩儿错了,孩儿错了……”顾向泣不成声。他真的认为自己做错了,有时候平时拥有的东西并没有感到多珍贵,可即将失去的那一刻才是最不舍的。
  同样的,朝思暮想的东西一旦获得,似乎也没有想象的那么好。
  有时候就是这么奇怪,让人难以捉摸。
  顾融费力的睁开双眼,断断续续的道:“无需……难过……要,要当好……家……主……”
  最后一个字随风而逝,顾家老祖宗顾融溘然长逝。
  “父亲――”
  “祖父――”
  ……
  顾家大门口,张温叹息道:“可惜顾融算计一世,最后落得这么个下场。这家主之位,究竟有什么好的?”
  张允道:“顾融牺牲自己,是要成全顾向,也是要给顾家留一个出路啊!对了,那两个女子找到了吗?”
  张温点头道:“就在后院,我已经让人把她们请到厢房暂歇,只等萧杰前来了。”
  话音未落只听得有马蹄声响,由远及近,频率急促。
  张允微微一笑道:“说萧杰,萧杰就到。”
  说着,萧杰等人拍马赶到,来到顾家门口停下。
  张允与张温上前一步,笑道:“恭迎萧庄主。”
  萧杰回礼道:“不敢不敢,不知顾家情况如何?”
  张允道:“一切都已安排妥当,两位姑娘正在厢房暂歇,儿啊,快带萧庄主前去。”
  “萧庄主,这边请。”张温闪身一让,随后转过头来在前面引路。
  萧杰冲张允深鞠一躬道:“多谢了!”说完,便急三火四的跟着张温进去了。
  一推开房门,只见步练师与婉儿蜷缩在一起,婉儿脸上似乎还带着泪痕。
  萧杰心中暗痛,嘴角微微抽搐着道:“练师,婉儿,我来接你们了!”
  原本步练师与婉儿还互相鼓励,强忍着情绪。可一见到萧杰,心中的委屈与害怕一下子并发出来。
  两人泪如泉涌,起身投进萧杰的怀里,不停的哭泣。
  萧杰用手抚着两人的秀发,不停的安慰道:“对不起,我来晚了,对不起,让你们受委屈了,对不起……”
  张温一脸笑意的退出来,将门轻轻的关上。
  大堂上,顾向与顾雍已经停止了哭泣,站起身来走到外面。顾家出了这么大的变故,需要他们去处理。
  外面,夏侯兰与枣衹带着顾淑与顾秘也走了进来。
  夏侯兰冲顾向拱手一礼道:“令弟与令侄皆毫发无损,现在平安送回。另外,顾家老祖宗仙逝,还望顾家主节哀。”
  顾向还礼道:“多谢了。顾家逢此变故,事物烦杂,恕在下不能奉陪,还请两位自便。雍儿,把你叔父与堂弟送回房去,好生照看。”
  “谨遵父命。”顾雍说着,招呼人手将顾淑与顾秘给扶到后院去了。
  夏侯兰道:“既如此,我等就不打扰了。”于是,夏侯兰与枣衹走到萧杰所在的房门前。
  夏侯兰轻轻扣了扣门道:“大哥,客栈已经安排好了,我们还是先回去吧!”
  半响,萧杰拉着步练师与婉儿走出来。送两人上了马车。
  萧杰冲两人道:“你们先回去好好休息,我这里还有些事情要处理。”
  步练师与婉儿虽然刚从惊恐中走出来,尚且心有余悸,此时最怕的就是和萧杰分离。不过两人也是懂事明理,深明大义。
  步练师道:“公子你去忙吧,我们在客栈等你回来。”
  萧杰重重的点点头,随后转身冲夏侯兰道:“二弟,你和奉宗先把他们送回客栈,我稍后便回去。”
  夏侯兰笑道:“大哥尽管放心。”
  随后,夏侯兰与枣衹便带着步练师与婉儿离开了。
  萧杰长长的松了口气,这几日的谋划与努力不就是为了这一刻嘛,完成这一切,萧杰一直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下来。
  随后,萧杰一转身,看到顾向正面无表情的站在自己身后。
  萧杰与顾向对视一眼,随后心照不宣的并肩走进大堂。
  萧杰冲着顾融的尸身跪拜一礼,随后道:“顾家老祖宗的死我有责任。”
  顾向摇了摇头道:“庄主不必自责,此事都是我鬼迷心窍,害的父亲了断自身。”
  萧杰站起身,背对着顾向道:“顾家此次的一千兵马,我不敢担保能活下来多少,但县令裴玄与管家我可以保证毫发无伤。稍后郭嘉他们就会将他们送回来。”
  因为是火攻,所以顾家私兵四散逃窜,很难得知到底能活下来多少人。
  顾向点头道:“私兵再招就好,管家是父亲心腹,得父亲知遇之恩,没准儿听到父亲逝世的消息也会追随而去。至于裴玄,对父亲言听计从,父亲一去,也不过可有可无罢了。”
  对于世家大族来说,私兵也不过是从雇农那里得来的,对这些私兵还是无需心疼的。只要土地与财富还在,损失的私兵随时都能组建起来。
  萧杰转过来,看着顾向道:“既如此,我便告辞了。”
  “等等!”就在萧杰擦肩而过顾向时,顾向突然出言叫住了萧杰。
  萧杰问道:“还有什么事?”
  顾向眼望着父亲顾融的尸体,动容道:“顾家用老祖宗与一千私兵的性命,想跟萧庄主换一样东西。”
  萧杰微一挑眉,道:“不知顾家想要我萧杰的什么东西?”
  顾向转过身,面容肃穆,冲萧杰长施一礼道:“顾家想要萧庄主一句保证,日后在庄主帐下,能有顾家一个席位。”
  萧杰沉默半响,还礼道:“前尘往事一笔勾销,若我萧杰有飞黄腾达之日,必不负今日之言,我萧杰日后,愿请顾家为我座上宾!”
  “多谢萧庄主!”
  ……
  第二天一早,颜良与文丑将城外活下来的顾家私兵给送了回来。
  除去一些走失的人,总共活下来三百多人。其中管家听说老祖宗已经身亡后万分悲痛,当天夜里就向顾向辞行,从此没有了消息。
  而裴玄更是在顾融灵前哭了三天三夜。不过,没有了顾家这个靠山,吴景没多久就免了他的县令之职。
  后来裴玄穷困潦倒,在家中自尽了。顾向看在以前的情分上,为裴玄料理了后事。
  吴县北门外的一个酒铺里,萧杰与朱桓推杯换盏,连干了三大碗酒。
  朱桓哈哈大笑道:“萧兄弟豪爽,对我的脾气。我早就说要和你好好喝一回,这次你就要走了,我也就不多灌你酒了。”
  萧杰也是高兴,原本自己等人今日便出城北返了,不想朱桓竟在城外等他,就为了要喝自己喝酒。
  萧杰笑道:“若是以后有机会,朱大哥一定要到冀州,到时我请你喝千金酒。”
  “哈哈哈,一言为定,下次见面定要一醉方休。”
  萧杰与朱桓拜别,翻身上马,道:“回冀州!”
  

Ps:书友们,我是青衣潇然,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