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汉末浮沉 > 第八十一章 惺惺相惜

  经历过吴县的事情之后,鲁肃终于下定决心,投靠萧杰。
  不过,鲁肃还需回家去禀告母亲,随后将家中事情安排妥当,再跟萧杰去冀州。
  萧杰出于好心,想让鲁肃直接举家搬到真定去。不过,其一因为鲁母年寿已高,鲁肃怕母亲受不了舟车劳顿。其二,鲁母自小就生活在南方,习惯了江南的气候,北地苦寒,也怕母亲受不了。
  鉴于这两点考虑,鲁肃便不打算让母亲也跟着一起去了。
  萧杰为了表示对鲁肃的重视,就让二弟夏侯兰与乐进,还有郑玄的弟子崔琰等人一起陪鲁肃返家,然后他们就从临淮郡过豫州北上。
  同时,周瑜也需要回家去交代一番,所以也和鲁肃等人同路走了。
  而萧杰等人便直接从长江乘船沿洪泽湖北上,经徐州,过青州回到冀州。
  洪泽湖原为浅水小湖群,古称富陵湖,两汉以后称破釜塘,隋称洪泽浦,唐代始名洪泽湖。后来黄河决堤改道,河水涌入洪泽湖,这才形成了今日的规模。
  此时的洪泽湖水网密布,虽然此地多有官商来往,却不十分太平。
  萧杰等人共租下三条大船,在河上前行。
  两岸青草茂盛,树林荫荫,此时正是春夏之交,生机勃勃。站立船头迎风而立,心胸开阔,爽籁发声。
  郭嘉等人坐在船板上面推杯换盏,喝得不亦乐乎。
  文丑拿着酒杯,撇撇嘴道:“可惜不是千金酒,这普通的酒滋味就差多了。”
  邓贤点头道:“可不,喝过了千金酒,再喝这酒就没味儿了。”
  文丑连连点头,哭丧着脸看着站在船头的萧杰道:“主公,你是不是还藏着两坛千金酒啊,拿出来给我们解解馋呗!”
  萧杰嘴角微一抽搐,一脑门子黑线的看向旁边装作若无其事的郭嘉,自己藏酒的事情只有郭嘉知道,肯定是郭嘉告诉文丑的。
  这两坛酒,萧杰也不是舍不得,只是他怕再遇到一些后世知名的豪杰英雄,想要结交却拿不出来东西,因此才没给文丑他们喝。
  萧杰瞪了文丑一眼道:“你个丑鬼,老子的义勇庄早晚得让你喝没了,要说这千金酒就数你喝的多,你还想要。告诉你,你要是敢打我那两坛酒的主意,老子就把你踹下船。”
  文丑悻悻的不再说话,仰头灌了一口酒,苦着脸吐了吐舌头。
  说话间,船家走过来冲萧杰道:“公子,我们遇上水匪了。”
  “哦?”萧杰朝着船家指着的方向看去,确实见到前面远处有几支小船,向这边缓缓驶来。
  萧杰微微一笑,没想到走到哪儿都能碰上打自己注意的。
  于是,萧杰转头冲甘宁道:“兴霸,遇上你的同行了,还不快来看看。”
  甘宁原本就是“锦帆贼”,主要就是在水上劫掠,像上次与萧杰想见属于比较少的情况。
  甘宁上前一步,走到桥头眺望着前方,不由得撇撇嘴道:“我这些同行也太寒酸了点吧,实在是灭了老子的风范。”
  “锦帆贼”甘宁出行,那可是锦衣玉带,气势非常。相比于这些平常的贼寇来看,确实能说出这话。
  萧杰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身问船家道:“船家你久在这里租船摆渡,可知晓这伙儿水贼的来历?”
  船家点点头道:“自然知晓,这伙儿水贼是这富陵湖上最大的贼寇,大概有一千多人,有两个首领,武艺高强,附近的贼寇都不是对手,就连官府也不愿招惹。”
  萧杰微一惊讶道:“这么厉害,没准儿又是两个猛将啊!”
  船家诧异的看了萧杰一眼,人家马上就要来打劫你了,你还在这夸人家。
  船家又继续说道:“不过,这群贼寇也算是没那么穷凶极恶。他们手下的人大多都是这附近村落里的百姓,从不惊扰百姓,只是有时候会像今天这样劫掠过往的富商。但只要富商交了钱,他们也不会害人性命。就因为这样,官府才对他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有赶尽杀绝,鱼死网破。”
  萧杰笑着对甘宁道:“比你好说话。”甘宁之前作贼寇的时候可是一言不合就杀人的,虽然也不会惊扰普通的百姓,但富商大户还是被他杀了不少。
  甘宁道:“哼!比起老子还是差远了。”
  说话间,那群水贼来到了近处,共有八九条小船,每只小船上有十几个人,总共不过一百多人。
  为首的是一个身穿皮甲,手拿砍刀的汉子。
  那汉子大喝一声道:“老子只认钱,不杀人,乖乖把身上的钱交出来,老子饶你们不死!”
  此言一出,文丑等人视若罔闻,依旧在喝着酒。而船头处,萧杰与甘宁正不断的上下打量自己,还不停的指指点点。
  汉子顿时怒火中烧,这明显是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尤其是甘宁那不屑的神情,更是让人恼火。
  汉子大喝一声,纵身一跃便跳上了萧杰他们的船。
  汉子道:“敢不把老子放在眼里,看老子不活劈了你们!”
  “慢着,”甘宁道:“看你好像还有点本事,既然如此你和我单对单比一场,你若赢了,我们整船的人加钱财任凭你发落。若是输了,”
  甘宁与萧杰相视一笑道:“就过来和我们一起喝酒。”
  汉子微微一愣,旋又自信于自己的实力,于是点头道:“好,一言为定,你说要比什么?”
  甘宁道:“兵器容易受伤,这样吧,你我比试拳脚如何?”
  汉子满口答应道:“好,就比拳脚。”说着,汉子将手中的砍刀往地上一扔,摆好架势,死死地盯着甘宁。
  甘宁也是提起气势,与汉子对峙。
  一旁,文丑笑道:“真好,有酒喝,还有打架看,人生一大幸事啊”
  邓贤也打趣道:“兴霸,你要是输了,我和丑鬼非笑话死你不可,哈哈哈!”
  甘宁不为所动。突然,汉子大喝一声,迎面打来一拳。
  甘宁伸手一接,随后下盘扎稳,又与汉子对了一拳。
  汉子与甘宁你来我往,打了五十多个回合依旧不分胜负。
  邓贤眼前一亮道:“这小子够厉害的,能和兴霸打个平手唉!”
  文丑用力搓了搓手道:“弄得俺的手都痒了,要不让俺去会会这小子。”
  颜良白了他一眼道:“你还是老实呆着吧。”
  甘宁哈哈一笑道:“好身手,在下佩服。我叫甘宁,字兴霸。不知壮士尊姓大名?”
  汉子眉间一挑,惊喜道:“可是那川中锦帆贼,甘宁甘兴霸?”
  甘宁点头道:“正是。”
  汉子哈哈大笑道:“久闻锦帆贼大名,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在下周泰,字幼常。因为有些武艺,就在这做了这打家劫舍的买卖。”
  甘宁走上前重重的拍了拍周泰的肩膀道:“好,我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了。”
  说着,萧杰抱着一坛酒走过来道:“两位英雄惺惺相惜,在下感动,来请满饮此杯!”
  萧杰为两人各倒了一杯酒。
  两人举起来,一饮而尽……
  

Ps:书友们,我是青衣潇然,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