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最强大唐 > 第197章:无能狂怒之痛苦
    “你的行李盘缠之类的东西准备好了没有?”李承乾问。
  
      “我攒了一些盘缠,至于行李,一些衣物,几本书就是全部。”玄奘道。
  
      果然很有僧人的风范,这点东西,就想去千里之外的天竺。
  
      “不行!”李承乾果断道,“你出国之后,代表的就是我大唐,怎么能这么寒酸呢?你的行李盘缠,侍从的问题就交给我吧。”
  
      “侍从?”玄奘大惊。
  
      “对啊,当然得找人陪你一起去,好有个照应。”李承乾显得很自然,他印象中的唐僧,当然是有徒弟的,还是三个,可惜他找不来孙悟空,不然……
  
      “系统,孙悟空,能召唤吗?”
  
      “……”
  
      系统用沉默回击李承乾的无厘头。
  
      “全凭殿下吩咐。”玄奘只得道,他感觉有点不对劲,但没有办法,他是来求人的,当然得听人家的安排。
  
      “嗯,你们先回去休息吧。”李承乾道。
  
      两人离开,李承乾开始列清单,关于玄奘要带的东西的清单。
  
      次日,审理如期举行,李承乾自然是陪着薛仁贵一起去,他在吃早饭的时候,塞给薛仁贵一份关于宋士杰一些会问到的东西的回答,都是系统根据之前宋士杰的表现预测的,李承乾则稍微润色一下。
  
      薛仁贵看到这个东西的时候,叹一口气,没想到只是上个公堂,还得背东西,简直要命啊……
  
      他只得认真看几遍,大多都跟着早饭一起咽到肚子里了,记到脑子里的不多,说实话,他不想记,才会这样子。
  
      “到时候,在公堂上,狠狠让这个讼棍吃到教训,知道吗?”李承乾道。
  
      “知道了,殿下。”薛仁贵只得硬着头皮答应。
  
      李承乾满意地点点头。
  
      长安城的衙门,是个很尴尬的存在,它是唯一一个不是当地最高权力机关的衙门,这里最高权力机关自然是皇宫了。
  
      但张虎克的实权可不低,虽然他官位是县令,但他管的人,可是长安城的居民,不少达官贵族子弟照样得他管。
  
      有得必有失,他这个官位权力大,也不好当,甚至可以用如履薄冰来形容,但他还算有些本事,当的很不错。
  
      他已经得到杜如晦明确的指示,这次案件的审理,他算是心中有数,对于薛仁贵的处置问题,杜如晦的决定让他惊讶,但他保持了镇定,没有多问,只是回答他会按照杜如晦的要求办。
  
      李承乾的到来,也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事情,甚至李祐,也来了,李祐的想法很简单,要处罚薛仁贵,有种就把他一起处罚算了!
  
      张虎克咽一口唾沫,他暗暗庆幸自己去找杜如晦这个决定实在是太明智了,薛仁贵背后有两位殿下,处置薛仁贵?还是算了吧。
  
      “来人,给二位殿下看座!”张虎克滴溜溜跑下来,到二人面前,“二位殿下有什么吩咐吗?”
  
      李祐的话很简单,就是一句好好审。
  
      李承乾则显得很平静,他道:“秉公审理。”
  
      “一定一定!”张虎克说完,又跑回自己的座位上。
  
      宋士杰和薛仁贵站在公堂中间,宋士杰很不满意,薛仁贵哪里有犯事的样子,穿的干干净净整整齐齐,也没有被绑。
  
      “张大人,薛仁贵他为什么没有被绑住?按照规矩,他应该被绑住的。”宋士杰道。
  
      薛仁贵侧眼瞧瞧宋士杰,也没有生气,甚至不带半点感情。
  
      张虎克皱眉,他怎么绑薛仁贵?这么多人要保他,都是他惹不起的人,他想了想有什么办法可以让薛仁贵不用被绑,还真给他找到一个办法。
  
      “薛仁贵身体有恙,本案也不是什么大案,故不曾绑他。”张虎克道。
  
      他说完,用略微带着暗示的眼神看一眼薛仁贵,希望他能装模作样一下,哪怕咳嗽一声也是很好的,但薛仁贵并没有打算装病。
  
      张虎克有点尴尬……
  
      “张大人,您瞧瞧这家伙的样子,哪里有半点生病的样子,他一定是欺骗了大人。”宋士杰道。
  
      “我说他有病,他就有病,你别吵了!案子还审不审?”张虎克怒了。
  
      宋士杰总算知道一些什么,他道:“张大人,你好大的官威啊~”
  
      “你把状告薛仁贵的原因说给大家。”张虎克不理会宋士杰的冷嘲热讽。
  
      “好!”宋士杰仰起头,开始发表他的长篇大论。
  
      “薛仁贵,一介武夫,仗着自己的武艺高强,恶意打伤多位大人的孩子,请大人为他们做主!”宋士杰道。
  
      衙门外面有人喊一声:“打得好!”
  
      顿时,人声鼎沸,都在大声支持薛仁贵,说他打得好,薛仁贵好像是大英雄一样。
  
      李承乾暗暗点头,果然,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啊!
  
      倒不是说这些富家子弟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其实说到底就是仇富心理作怪。
  
      宋士杰转身,一脸凶恶看向门口的围观群众:“你们不要在公堂之上喧哗!”
  
      人多力量大,门口的人,一点也不怕宋士杰,有几个小孩子还在对他做鬼脸,人群后面,不知道谁把一块烂白菜扔到宋士杰脸上,把宋士杰给打懵逼了。
  
      李承乾眼前一亮,特么这是……名场面啊,居然真的让他看到了,还是这么近距离的看到,爽啊!
  
      宋士杰本来要发怒,但他害怕又有人扔东西打他,他只得转身,继续道:“反正薛仁贵打伤了人,他应该受罚,按照律法,他应该受到杖刑。”
  
      “他们是自愿和我切磋的。”薛仁贵道。
  
      “但他们被你打伤了,很痛苦,你必须受到惩罚。”宋士杰道。
  
      果然和李承乾预测的话一模一样。
  
      薛仁贵也把玄奘的回答告诉宋士杰。
  
      “他们的痛苦源于他们的无能。”薛仁贵道,“他们要是有本事,当时为什么不打倒我呢?”
  
      众人大惊,不愧是能写出好诗的人,说话就是有哲理,特别是高堂之上的张虎克,听到痛苦源于无能这句话,心有戚戚,都要两行清泪留下来。
  
      男人啊,年纪大了,人到中年,力不从心,每次他的夫人抱怨的时候,他总是很痛苦,现在,他总算明白了,他的痛苦,确实是源于他的无能啊……
  
      “???”
  
      李承乾注意到张虎克的表情,不由在心里嘀咕:“特么薛仁贵说这么一句话,老张怎么一副遇到知己的样子呢?莫非是神经病犯了?”
  
      显然,李承乾是不能理解中年男人的痛苦的……
  
      (本章完)

Ps:书友们,我是张朱紫,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