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影别动队 > 176. 背后突袭

      <content>
  
      向佐和向佑二人朝后山跑去,在后山小径的尽头,他们看见彭若飞正晕倒在地上,而听雨轩已然不见踪影。
  
      “凌先生,凌先生。”向佐连忙跑上前去,把彭若飞扶了起来。
  
      “怎么啦,凌先生,出什么事了?”
  
      彭若飞清醒过来,他望了望向氏兄弟,鼻翼张了张,泪水夺眶而出:“云鹏他娘……”
  
      向氏兄弟大吃一惊,往悬崖下一看,果然看见松树上挂着一截碎花衣的布片,而山脚下还残存着听雨轩的那块破碎的牌匾和十几个当兵的尸体。
  
      “唉,没想到弟妹她……”向佑重重地叹了口气。
  
      向佐拍了拍彭若飞的肩膀:“凌先生,节哀顺便,你可要挺住呀。”
  
      此时彭若飞已经缓过神来,他忍住满腔的悲愤,擦了擦眼角的泪水,从地上站了起来:“二哥,三哥,秀芹母女现在躲在天龙瀑附近的魔鬼洞里。我们现在一起去找她们吧。”
  
      “魔鬼洞?”向氏兄弟一愣,面面相觑,他们从没听说过有这么一个洞穴。
  
      “你们跟我走吧,我带你们去找她们。”
  
      彭若飞来不及跟他们作解释,连忙带领向氏兄弟朝魔鬼洞跑去。
  
      而此时,在第三道防线——天龙瀑那儿激战正酣,春芽子和刀疤,还有金生几个正组织三十多位兄弟在抵抗第三团的数百人,敌我双方都损失惨重,春芽子,刀疤他们没有重武器,只有来福枪和手榴弹,但第三团有重机枪,轻机枪,山下还有炮火支援。
  
      很快,春芽子身边的兄弟就只剩下一半了。金生被子弹击中了头部,当场殒命,而刀疤被手榴弹的弹片击中胸口,血流不止,昏死过去。但春芽子他们知道无论如何不能再往后撤了,否则大部队就暴露在敌人面前了,所以他们只能死守天龙瀑。
  
      彭若飞和向氏兄弟听见天龙瀑那儿传来的枪声,连忙隐蔽在附近的巨石后面,彭若飞看了看情形,显然,春芽子他们已经快到了弹尽粮绝的地步了,他想了想,跟向氏兄弟耳语了几句,三人便悄悄地从巨石后撤离,朝乌龟洞附近狂奔而去。
  
      到了乌龟洞之后,彭若飞一眼看见停在洞外的那辆卡车,连忙跳上卡车,而向氏兄弟则坐在卡车后面,彭若飞一踩油门,卡车便朝前驶去,彭若飞驾着卡车朝天龙瀑方向行驶,很快卡车就开到了第三团的身后。
  
      向氏兄弟拿起车上的土烧酒坛,撕掉封口,把封口的红布条塞进酒坛,当作引线,随后用火点燃,酒坛的瓶口冒着火,向佐和向佑把这一只只着了火的小酒坛朝敌军阵营里扔过去,这一坛坛土烧酒变成了燃烧弹,在敌军阵营里开了花,顿时一片哭爹喊娘的惨叫声此起彼伏。
  
      鲁克明没想到身后居然会出现这支奇袭军,连忙调转枪口朝卡车射击,彭若飞一会儿朝左,一会儿朝右打着方向盘,躲避射来的子弹。但左臂还是被一颗子弹击中,顿时血流如注。
  
      “二哥,三哥,坐稳了。”彭若飞大喊一声,随后猛踩油门,朝敌军阵营冲过去,卡车把众多士兵撞得人仰马翻,碾压而过,惨叫声不绝于耳。
  
      如此一来,第三团遭到腹背夹击,损失惨重,只能边打边撤,四处逃窜,春芽子他们的危机总算是化解了。
  
      “凌先生,你受伤了?”
  
      向佐从车后跳了下来,看见彭若飞脸上冷汗直淌,仔细一看,原来彭若飞左臂中弹了,连忙从衣襟处扯下一块白布,给彭若飞包扎起来。
  
      “不碍事。”彭若飞忍住疼痛,朝春芽子等人走去。
  
      “春芽子,你们现在还剩下多少人?”
  
      “只剩下我们这六个了。”春芽子望了望四周,都是兄弟们的尸体,眼睛一红。
  
      “这里的阻击任务已经完成了,你们快去隘口,跟六哥会和,一起下山吧。”彭若飞看了看情形,估计敌人还会反扑过来,现在能走一个是一个了。
  
      “是。”春芽子带着几名幸存的兄弟朝隘口走去。
  
      “二哥,三哥,我们现在去魔鬼洞找如霜母女吧。”彭若飞惦记着如霜母女的安危,只有找到她们,把她们送下山后,他这颗悬着的心才能放下。
  
      “好,凌先生,你带路吧。”
  
      彭若飞带着向氏兄弟来到了魔鬼洞,跳上巨石,拉开藤蔓,朝里面喊着:“如霜,嫂子。”
  
      可里面没有声音,彭若飞心里一紧,连忙钻进藤蔓,从巨石上跳了下去,向氏兄弟也紧随其后,但洞里却不见如霜母女的踪影。
  
      “凌先生,如霜她们真的是在这儿吗?”向佐看了看四周,洞里十分空旷,地上铺着厚厚的干树叶,洞顶上面有一个口子,上面垂下几根长长的藤蔓,而洞口则被巨石封堵,旁边都是一些枝蔓,很是隐蔽:“我在云雾山十多年了,还不知道这儿有这么个山洞。”
  
      “是啊,我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个山洞,真不知道如霜是怎么找到这儿来的?”向佑也很是奇怪,他们这些在山上十多年的老人都不清楚这儿有个山洞,如霜怎么会知道的。
  
      “这个山洞是云鹏和如霜俩在这附近玩耍时无意中发现的。先前我在竹林里遇到云鹏他娘,她跟我说,刚才打炮时,如霜带着她们躲到魔鬼洞里去了,她担心老六找不到她们母女,所以就出来去找老六。
  
      可是她在山里迷了路,后来在林子里遇到我,我跟她说了方向,她就朝隘口方向跑去了,后来肯定是碰到那些追兵了,云鹏他娘就把敌人引到后山的悬崖处,我跟她说过,听雨轩那儿很危险,一下大雨就有可能塌方,她明明知道这条道是死路,可还是义无反顾朝那儿走,最后与敌人同归于尽了。”
  
      彭若飞心颤着跟向氏兄弟讲起了莹梅牺牲的经过,心里一阵阵绞痛。
  
      “唉,弟妹看上去挺柔弱的,没想到关键时候比爷们还爷们。”向佐打心眼里对薛莹梅钦佩不已。
  
      “凌先生,节哀顺变。”向佑拍了拍彭若飞的肩膀,一时不知道如何安慰他。
  
      彭若飞深深地吸了口气,拍了拍向佑的手:“我们还是去找找如霜母女吧。”
  
      彭若飞刚要原路返回,却见魔鬼洞的一处角落里有个红色的东西,他连忙走了过去,捡起来一看,是张红色的糖纸,他记得他从广州带了些糖果回来给如霜,如霜很喜欢吃糖,这张糖纸应该就是如霜留下的。
  
      “如霜母女确实来过这里。”彭若飞指着红色糖纸向向氏兄弟解释:“你们看,这是如霜留下的糖纸。”</content>
  
      最快更新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Ps:书友们,我是秋月春风矣,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