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狗头人的异界冠位指定 > 第一百一十二章:魔元帅 下
    贞德被俘之后,被英格兰带往了鲁昂,在差不多一年的审讯关押后,被判处了火刑。
  
      这近一年的时间内,法王与贵族都没有筹到足够的赎金带回这位救国的圣女,或者说他们根本就没打算救回这位所谓的圣女。一众手握军权财权的贵族之中,只有吉尔德雷是真正想要把他的圣女带回来的。
  
      但是只有他一个人想,又有什么用呢?只凭他自己的军队,一支连偏军都算不上的部队,根本无法攻下重镇鲁昂。
  
      刚刚战场上的幻象,便是那一幕的重演。重重敌人的包围之下,他所率领的那点人马连的防线都冲不进去,就被长弓手的箭雨给逼退了。
  
      这就是一名军略评级达到级的统帅所能做到的极限了。看看那些评级达到b级的大佬,如征服王亚历山大,上帝之鞭阿提拉,他们建立的都是正常人想都不敢想的伟业。级已经算得上是人类里的佼佼者了。
  
      但是这所谓的佼佼者的水平,也达不到化腐朽为神奇,无视双方兵力差距的程度。
  
      战场上的两位,一位还是以军人元帅之身出现,却已经明白了自己在凡人领域的极限,一边恐惧内心的黑暗,一边尝试去拥抱禁忌。而另一位则是已经放弃了凡人的一切,彻底投身于了黑暗之中。
  
      战场上的虚影消散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本漂浮在半空中的魔术书。
  
      螺湮城教本!
  
      “我们开始阅读这本书到底是为了什么呢?对面的我。是为了那所谓的点金术来维持我们奢华的用度吗??”
  
      蓝胡子歪着头仿若不解。
  
      “不是。”元帅松开了自己紧握的长剑,用压抑的声音回应着眼前之人的问话。
  
      阅读这本书,潜心于禁忌的黑魔术,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那所谓的点金术吗?
  
      笑话!
  
      退役的元帅持有着大量的领土和田地,足以应付自己日常的用度。之所以财政困难,只是因为他在和平年代还一直维持着一批近千人的精锐部队和每日纵情声色的生活。只要他放弃了这两项,哪怕只是遣送了那些多余的部队,保留基础自卫队也足以缓解财政压力了。
  
      但是,他很清楚。养那些部队是为了让自己有报复那些出卖了圣女的家伙的力量,纵情声色是为了让自己能够暂时忘却痛苦。换句话说,如果他已经忘了那位圣女,又怎么会做到这种程度呢?
  
      因为没有才能,没有力量,他才会去阅读那本书。
  
      引以为豪的军略没办法让他突入重围救下圣女,那么就献祭了这无用的能力。
  
      个人杰出的勇武没办法让他从火刑架上救下圣女,那么就献祭了这无用的武勇。
  
      然后是无用的道德感,无用的荣誉感,无用的羞耻感
  
      为了向那些出卖圣女的自私家伙复仇,为了向不愿搭救自己宠儿虚伪的神祗复仇,为了将那位高洁无暇的圣女复活,将一切无用的东西全部换成了在黑魔术上的造诣!
  
      最后,他就变成了眼前的这位蓝胡子。
  
      铛啷!
  
      流转着光华的长剑摔落在了地面上,逐渐失去了原本的光彩。
  
      “你现在明白了吗?那边的我。”
  
      蓝胡子罕见地直起了身子,个头居然比以军人面貌出现的元帅还要高一些。他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嘴角还带着笑容。他迈着步子朝着那边的自己走了过去。已经丢下了长剑的元帅没有丝毫的动作。
  
      “同样不甘心如同一个普通人类一样弱小!不甘心如同一个普通人类那样无能!同样倾慕着那位圣少女,渴望再一次追随在她的左右,哪怕是性命、地位、荣誉,无论是什么都可以毫不可惜地为她付出这样的你难道还会甘于作一名普通的元帅那么简单吗?!”
  
      “我们是一体的。你注定会成为我,即使你现在杀死了我,你最后还是会成为我的。”
  
      杀人鬼的眼中是无比的平静,反倒是一开始咄咄逼人的元帅眼中满是不解和迷茫。
  
      “我我”话梗在了他的喉咙口。
  
      “我们是一体的,你割舍不了我。因为我不是你生命中的某个可能性,我是实实在在的你最后的模样。”一只手搭在了铠甲上。“这一切早就注定好了。”
  
      说完了这番话,蓝胡子的躯体也变得虚幻了起来,残留的魔力在周围的场景和刚刚呈现的战场上消耗得太多了。
  
      “看起来我是已经到极限了,支撑不下去了啊。”他叹着气收回了手。
  
      “你走吧。”元帅往后退了一步,捡起了地上的长剑,别回了腰间。
  
      “不留我了吗?你应该很想要我的这份灵基的对吧?”
  
      “已经无所谓了。”名为吉尔德雷的元帅吐出了一口气。他已经没有了最开始的那份决绝。
  
      和那位弗拉德三世不同,那位护国的鬼将是因为自己的家族被后世杜撰的吸血鬼传说所玷污,才如此地憎恨灵基中的吸血鬼成分,也憎恨以狂阶吸血鬼侧面召唤出的自己,以至于如果两个侧面同时出现,有极大概率会打起来。而吉尔德雷则不同,不管怎样想要去抹平那段疯狂的记录,那都是他自己做的,都是几乎必然会发生的结果,是浑然一体的。与弗拉德灵基中被强加的吸血鬼传说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于是他放弃了,放弃了融合这份会让他变得无比强大的灵基。
  
      可是他不想要了,那位却偏偏要强塞给他。
  
      一直卡着的进度骤然一下拉满了。两个强度几乎一样的灵基瞬间融合完成,混乱邪恶和守序善良之间出奇地没有发生太大的冲突,以至于剑元帅的阵营都只是稍稍朝混乱方向偏斜了下,依然待在守序善良行列里。他闭目细细感受了一番,马上就察觉到了多出的精神污染,艺术审美,深渊的邪视,阵地作成b等相关能力,几个属性也有了小幅度的上升,而最重要的灵基也提升到了不弱于一流英灵的水准。
  
      微微吃惊的元帅睁眼看着眼前的蓝胡子带着笑容逐渐化成了金色的光点。
  
      “下地狱的话,我一个就够了。”
  
      “力量全部都给你了哦,这一次请好好保护好她吧。”
  
      “那位高洁的圣女不该由我这个满手血腥的杀人鬼去保护。”
  
      “可是我”我也并不干净。
  
      他没问完的话,得到的只是一声不只是嘲笑还是解脱的笑声。
  
      在那位完全消失之后,仅剩的元帅也感觉到了什么,忍不住回头朝背后看了一眼。
  
      在他的背后,是飘扬的白色圣旗。11

Ps:书友们,我是上岸咸鱼,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