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承天圣纪 > 123、该回去了

  蔡九也来到镇邪狱探望无忧,见无忧在睡觉,就把他唤醒了。
  他隔着栅栏,关切地问道:“兄弟,他们有没有打你?”
  “好着呢!你就放心吧!他们嫌我细皮嫩肉的,不经打,都懒得打我。”无忧大咧咧地答道。
  蔡九朝牢床上看了一眼,这天都冷了,竟然没有被褥!
  “我给你拿被子去!”说完,撒腿就跑了。
  无忧本想把他叫住,告诉他别去拿被子,但那个死胖子这会儿跑起来竟然还真快。
  其实无忧是有点感动的:“这个死胖子平时走起路来可没这么利索。如今为了我的事情,竟然这么着急,可见他还是很关心我的。也不枉我为他出头坐牢了。”
  等蔡九回到镇邪狱时,只见他脑门上冒着汗,抱着两床厚被子送到了牢房里,一床是盖的,另一床是垫的。
  无忧本想说什么,但还是忍住了,致谢道:“谢谢你,兄弟!”
  蔡九交待一番之后就离开了,临走时还说道:“无忧,明天我再来看你。到时我帮你带好吃的过来。”
  没过多久,灵植园的那帮师兄也来了。
  无忧心中颇感欣慰:“这些师兄们看来还算有良心,也不枉我之前对他们的一番善意了。”
  张侃站在栅栏外面,问得第一个问题也跟蔡九问的类似:“无忧师弟,他们没有对你动刑吧?”
  无忧盘腿坐在床上,假装很痛苦地答道:“哎,他们把我的双腿都打断了!”
  “啊!这……这……怎么这么残忍呀?”张侃吓了一跳,其他师兄也被惊到了。
  无忧突然一跃而起,直接就从床上跳跃到了栅栏边上,笑嘻嘻地说道:“骗你们玩的!喏,我好好的呢!”
  张侃小声地问道:“无忧师弟,没人来救你吗?”
  “嘘!”无忧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说道:“我喜欢这里,打算在这里长住下去了!”
  无忧与张侃等人净是瞎扯淡。
  晚餐期间,镇邪狱的弟子在灵膳堂里透露出一个大消息:“无忧已经被收押在了镇邪狱的牢房里面,并且被判两年监禁,刑满之后将被革籍逐出宗门!”
  众人听后无不摇头惋惜。
  入夜之后,无忧倒头就睡。
  站在牢房外值守的一名新弟子与无忧一同在朝溪宫选过堂口,他心中嘀咕道:“心真是够大的!没见过坐牢还能睡得这么惬意的!”
  他转而又感慨了一句:“同为灵根渣渣,一同入门,为什么你能冒尖,闹出那么大一番动静出来呢?连坐牢都能坐得这么独特!真是人才呀!”
  无忧这一觉一直睡到寅时,就是凌晨了,再过不到两个时辰就要天亮了。这个时候是整个朝溪宗最宁静的时刻,也是众人睡觉睡得最沉最香的时候。
  无忧从床上起来,大大地伸了一个懒腰,自语道:“真是好时辰!是时候该回去了!”
  那个值守的新弟子已经歪靠在椅背上睡着了。
  无忧白天问过对方,知道他叫刘平,年纪比无忧要大两三岁。无忧用力拍着栅栏,大声喊道:“喂!刘师兄,快醒醒!快醒醒!”
  刘平一听,吓了一个激灵,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他还以为有人要越狱呢!当他看到是无忧的时候,才放下心来。
  “刘师兄,麻烦你一件事情!”无忧说道。
  刘平勉强睁着朦胧的睡眼,不快地问道:“无忧师弟,这深更半夜的,你有什么事情呀?”这个时辰,任谁被人从睡梦中叫醒,都不会有好心情的。
  无忧递给他一把银色的小剑,郑重地说道:“麻烦你赶紧把这支小剑送到何管事那里去。”
  “为什么要送这个给何管事呀?”刘平根本就不认识这把小剑。
  无忧用威胁的语气问道:“你还想不想明天继续在朝溪宗待下去?”
  他见刘平还是一脸茫然的样子,解释道:“如果你不把小剑交给何管事,我敢保证,明天你就会被赶出朝溪宗!我没有骗你。如果你想拿自己的前途冒险,你可以不去!”
  “这……这……有这么严重吗?”刘平这种新弟子最怕事了,一听就吓了一哆嗦。
  无忧都把小剑伸到了刘平的面前,也不再回答他,就这样冷冷地看着他。
  刘平被无忧看得心里惊疑不定,渐渐地生出一股寒意。
  终于,他点头道:“好吧!我去。你要是敢欺骗我,消遣我,以后有你好受的!”
  刘平也实在不敢冒险。但是,他也知道这大半夜的去找上司,搞不好真会被骂死的!
  就在刘平拿着小剑去找何坚的时候,牢房外面的大树阴影下,站着一个儒雅的中年人,里面发生了什么,他看见了,两人的对话,他也听得一清二楚。
  听完无忧对刘平说的话,他不由面露微笑,心里暗骂道:“这小猴子一直不亮出小剑,我还以为他掉了呢!没想到,他竟然故意拖延到深更半夜来搞事情!”
  然后,他摇了摇头,满脸笑意地离开了,嘴里还连续夸赞了几句:“人才呀!我是越看越喜欢了,真是人才!”
  刘平把小剑交给何坚后,宁静的朝溪宗有两个地方不再宁静了,房间里纷纷亮起了灯。一处是镇邪狱,一处是戒律院。
  不到小半个时辰,汪执事和何管事带着刘平回到了无忧的牢房外。
  汪执事一改之前的倨傲姿态,他亲自给无忧打开了牢门,解开刑具。
  然后,低头弯腰做了一个请的姿势:“无忧师弟,你可以出来了!”
  何坚也说道“无忧师弟,你怎么不早……”
  汪执事赶紧朝他摆了个手势,示意他不要说下去。
  何坚改口道:“我们这就送你回去!”
  刘平在旁边看得目瞪口呆。
  他实在是不知道,何管事和汪执事为何会对无忧如此恭敬起来。之前他只知道,这些人见到了小剑之后,都很郑重其事。至于何管事和汪执事找了什么大人物商量就不清楚了,刘平也没有资格知道。
  无忧笑嘻嘻地说道:“真是不好意思啊,这深更半夜的,打扰了二位的美梦!”
  汪执事恭敬地用双手把小剑送还给无忧。
  汪执事转头严肃地对刘平告诫道:“今晚不管你看到什么,或听到什么,不要对外说一个字!否则,你懂的!”
  刘平吓得赶紧点头应承道:“是!我不会乱说的!不会乱说的!”
  汪执事朝无忧问道:“无忧师弟,你是想乘马车呢,还是乘飞剑?也可以乘飞舟。”
  无忧想了一下,答道:“那就坐马车吧!”
  汪执事和何管事亲自用一辆豪华的马车,把无忧送到了灵植园的大门口。
  是无忧主动要求停车的,他不想把灵植园的师兄们吵醒了,否则还得被他们问来问去,特别烦人。

Ps:书友们,我是江雪神刀,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