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荡国恩仇录 > 第十六章 信笺

  穆檀潇看着这神秘的信件,四下仔细搜了遍,除了寂静的黑暗,却是空无一人。
  心道,想来应该是某个藏身暗处的神秘人物放置在马背上。身边的叶家三兄弟也注意到了异常,迅速围拢到一起,一探究竟。
  叶猛看着这信件上的几个字,同时也留意到了穆檀潇的神情异样,道:
  “贤侄,是否你所滞留之物。”
  穆檀潇坦然道:“不是,晚辈也不知道这信件何时在马背上。方才我与两位前辈交手时,并未留意到黑马背上有此物,而且......”
  穆檀潇顿了顿,用手轻轻抚过信件上的几个字,将信件交由叶猛查验,又继续道:
  “这几个字迹,笔墨已经干透,显然已经早就写下,刻意让这黑马带付于我。”
  “不错,”叶猛接过信件,见那字迹果然干透,道:
  “贤侄,当世之间,诸国纷争,江湖动荡,以你目前的身份,行事更要避免张扬,万事小心为宜。”
  穆檀潇闻言,深以为然,因此点头称是。
  一边的叶烈见俩将这信件传来传去,早就按捺不住,抢上前来,忽的一把将信件抢过,道:
  “大哥,你也太小心了,不就一封信件,又有何需要戒备的。”
  继而转向穆檀潇道:
  “贤侄,方才与你交手,你世叔我对你赶尽杀绝,你却处处手下留情,这信件,你世叔我来替你拆了,有什么明枪暗箭的,我来替贤侄你尽数挡下。”
  说罢就将那信件封口撕开,将里面的信笺扯了出来。
  穆檀潇与叶猛见此情形,都异口同声的惊叫道:“小心。”
  然而却为时已晚,那信笺已经被叶烈摊开拿在了手里。
  不过半晌,却也没任何事情发生。
  “大哥,我就看你多虑了。”
  叶烈见毫无异样,对着叶烈道。
  但他拿着那信笺看了许久,也不出声,却是挠头搔耳,一副憨笑的模样,与穆檀潇交手时的凶悍,判若两人。
  穆檀潇见他如此模样,却又担心他中了这信笺的什么奇毒,但这模样又似不像,所以朝着叶烈欲言又止问道:
  “叶前辈......”
  叶猛却微微一笑,道:“贤侄不必担心。”
  移步叶烈面前,将手一伸,叶烈见状,只是憨笑,将手里信笺交付于叶猛手里。
  “你这个二叔啊,只是性子鲁莽了点。哪里识得几个大字,却偏偏好面子,要逞能。”叶猛道。
  穆檀潇心道,原来如此,不过见他这样子,倒也可爱,想笑却又不好笑出来。
  确认这信笺没有被人做过手脚,叶猛又重新将其折叠交还于穆檀潇之手,说道:“贤侄请放心,这信笺并无异常。”
  穆檀潇见他这样说,也放宽了心,打开信笺,见那信笺上只有“勿入凉州城,否则,自来杀身之祸,切记。”几个字,字迹行云流水,一气呵成,而且苍劲有力,极其工整。其他,再无别的署名之类。
  穆檀潇心道,我自幼被义父藏于凉州,远离朗月山。为了掩饰身份,只在每日深夜时分,以货郎的身份进入山庄内,再让义父以内力帮我调理内息。而自己平日里也是小心谨慎,极少与外人有过多关联。整个凉州城,所熟悉之人,屈指可数。眼下,这留下信笺之人想必对我的行踪了如指掌,却又不加害于我,这个人,到底是何人,与我又有何关联?
  叶烈拿了信笺,扫了一眼道:“这字迹?”
  穆檀潇和叶猛对了一眼道:“不错,这字迹也早就已经干透,而且很是工整。”
  顿了顿,面向叶烈和叶刚,抱拳问道:“敢问两位世叔前辈,方才晚辈与你们交手,可曾记得有多长时间?”
  之前,穆檀潇虽详细告知了原由,也知晓了自己与叶家三兄弟的关系。自觉本也该改了“前辈”的称呼作“世叔”,却总觉得有刻意拉拢之意。如今,叶家三兄弟都改口称自己作“贤侄”,若还是以“前辈”来称呼,未免显得生疏,反倒失了礼仪。所以在“前辈”之前,加了“世叔”二字。
  久不言语的叶刚道:
  “适才交手,最多不过小半柱香时间,贤侄何以问询此事?”
  穆檀潇道:
  “世叔与小侄所想大致相同,试想若是这小半柱香时间,如何能将时间掐的如此精准,把这信件放置在黑马背上,又保证字迹干透但同时不被我们发现?几位世叔刚刚也看到了,我这黑马不同于寻常马匹,四蹄生风,普通人若想要将这信件放在它身上,也不是一件易事。况且,这字迹如此工整,完全不是慌忙间所写就。”
  “那依贤侄所言,此人怕是追踪你已久。”叶猛若有所思道。
  “不可能。”
  穆檀潇道:
  “那救我性命的老者,武学造诣,这世间的顶级高手也怕是难堪其就,我见他时,全无半分伤痕。南宫无策武功高强,在他眼皮之下都能全身而退,如果此人一直追踪于我,不可能不露出一点蛛丝马迹。”
  “那按照贤侄的推测,此人肯定是早就知道了你定会从此处经过,和我三兄弟发生冲突。难道此人有未卜先知之能?”叶猛道。
  “不是未卜先知。”
  穆檀潇缓缓道:
  “是根本有意造就。”
  叶猛忽然想起什么,道:
  “贤侄是说,此人与青玉宫有关?”
  “是的,”
  穆檀潇道:
  “不过小侄还有两件事无法想通。”
  叶猛问道:“哪两件事?”
  穆檀潇道:“此人若是与青玉宫有关,按道理应当是希望我去凉城,但却留下此信笺,阻我入凉城。”
  穆檀潇盯着手里的信笺,继续道:
  “得此良机,却不加以暗算。”
  “这确实奇怪。”
  叶猛接了话茬,道:
  “江湖上,信件之内暗藏迷药或者奇毒来害人,屡见不鲜却能屡屡得手,即便一流高手也不一定能够完全防备。此法是暗中伤人的不二之选。方才你叶烈二叔鲁莽行事,却也没有被暗伤,可见来人之意应当不是为了加害于你。”
  继而又问道:
  “那第二件事又是什么?”
  穆檀潇道:
  “他又如何能确定,你们三位世叔不会与我拼个你死我活,反倒料定我可以全身而退,继续进入凉城?”
  “那肯定是一早就潜伏于此,看了我们三人交手了。”
  叶烈插话道。
  “二世叔所言,也不无道理,只是细想,却不符合常理。”
  “既如此,那就不要想了。”
  叶猛忽道:
  “江湖之大,无奇不有,此人是敌是友,单凭一封信件,我们无从辨别。眼下,是友非敌也好,是敌非友也罢,他日,定会水落石出,我们不用凭空无端揣测。”
  “天色已晚,不如先行休息。贤侄你看如何?”
  话锋一转,叶猛又询问道。
  

Ps:书友们,我是我的天晴,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