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烟阁守护者 > 第五十三章 各怀鬼胎的创业公司
    萧铣告诉大家,这次咱们失败的原因,那是因为咱们名头不够响亮,所以我打算称王!
  
      坐在下面的公司成员们,一个个的以为萧铣在刚才的战斗中,被敌人的战马一蹄子踢中了脑袋,患上了无定向丧心病狂间歇性全身机能失调症。
  
      现在公司都这样了,简直就是创业未遂先破产啊,还称王,称王八蛋差不多。
  
      成员们议论纷纷,有些说趁着亏本不多,把公司的固定资产变卖了,咱们赶紧散伙吧,我回我的高老庄,你回你的花果山。
  
      这个时候,萧铣展现了他归为皇族的王八之气,不,是王霸之气,说服了大家。
  
      他的理由有两点,一是,现在市场混乱,造反公司注册了一大堆,隋朝早就管不住了,巴陵的英雄豪杰们推我老萧做炮灰,噢是当一哥,如果我不称王,不足以服众。
  
      另外我老萧家以前就是在这里发家致富的,可以说这里就是老萧家的风水宝地,在这里称王,那天时地利人和,一定能成就大业的,到时大家都是开国功臣!
  
      二是,老萧家梁朝皇室的名义,在这片土地知名度还是有一些的,如果用皇室名义来招安沈柳生,他必定会降服。
  
      虽然第二点理由与第一点在因果关系上,跨度有点大,凭什么认定别人一定回来归降?但是凭借着第一点足以说服公司的始创成员,尤其是开国功臣四个字。
  
      后来事实证明,很多成功的创业公司老板,他们那天马行空的想法,还是很能忽悠创业团队上下一心,努力开拓进取的。
  
      哪怕当初的想法其实是有点扯淡的,只要博大雾成功了,也能说出一百个注定成功的原因,然后出书立传告诉世人,反正你看了也不会成功的,还顺便贡献了版税。
  
      创业期的公司执行力就是强,说干就干,在公元617年十月,萧铣自称梁公,将自己手下兵马的服色旗帜,都改的和当时梁朝的一样。
  
      结果,萧铣祖坟还真是冒青烟了。
  
      正在周围抢地盘的沈柳生看到萧铣新的旗号,心想着萧铣虽然打仗水平很差劲,但是胜在有皇族背景,师出有名。
  
      于是果断的率众归降了,萧铣当时正在蹲坑,高兴的连手都没有洗,冲出来就使劲的和沈柳生握手,当场任命沈柳生为车骑大将军。
  
      有了沈柳生这个示范效应,周围的小造反头目纷纷加盟萧铣,短短的五日时间不到,萧铣就聚拢了数万人。
  
      这个时候,由于公司业务发展太快,人多的罗县已经驻扎不下了,萧铣便提出了将公司搬往巴陵。
  
      萧铣虽然没当过什么大官,但博览群书,深知官场的斗争,他之所以选择有了几万人揣在口袋里的时候,才前往巴陵,原因其实和宋江是一样的。
  
      熟悉宋江的人都知道,当初一开始的时候,其实他死都不肯上梁山,因为他知道如果自己孤身一身上梁山的话,估计要排第108名,所以后来有了自己的班底之后,才上的梁山。
  
      原来这萧铣也不是白痴,看着那一群热情推举自己的官员们,他心里哪能不明白,那是打算推自己做炮灰,所以坚决等有了几万人后,才前往巴陵和这些官员见面。
  
      这帮官员见到萧铣如此老道,却也是无可奈何。
  
      当董景珍听到萧铣这位梁公准备驾到,连忙派了下属徐德基,带着巴陵的各个领域各个营生,知名人物乡绅父老黑白两道,一共数百人出城迎接。
  
      这些占据着当时社会资源的上层人物,一见面就互相表达了相见恨晚的惋惜之情,并陈述了一番,对当前大隋国君昏庸无能的深恶痛绝。
  
      在座众人纷纷表示,为了天下这些生活在水深火热中黎民百姓,就算让他们抛头颅洒热血都在所不惜,情深之处个个都英雄落泪。
  
      眼见互飙演技差不多了,大家准备犒劳军队一番,然后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回到军帐的沈柳生见到这些个乡亲父老,老而成精的他马上感觉到强烈的危机感,因为此前刚到萧铣麾下时,在萧铣这边的英雄排行榜里边,他一直占据榜首。
  
      现在来到了巴陵,才刚到步,这些人就准备过来分一杯羹了,而且还要钱有钱,要人有人,分明是代表了某一些社会阶层的利益。
  
      自己初来报道,一旦进入城中,一定会居人之下,越想越不对劲,因此连夜和党羽们商议。
  
      他认为虽然他们最先跟随老萧,理论上是公司第一老油条,但是巴陵这些人,摆明了准备砸钱砸人入股公司,势必一下把他们的股份冲淡了。
  
      这样子的话,革命尚未成功,收入就下降一大半,这怎么可以,于是沈柳生和他的党羽们就决定杀掉徐德基,再把他带来的几百人作为人质,再把老萧架空,占了这巴陵,挟梁公以令诸侯!
  
      沈柳生想的很美好,而且执行力也强,当晚就把徐德基给剁了,领着人头丢在萧铣面前,来了个先斩后奏。
  
      这萧铣果然不是普通人,面对如此情景,一下就想到了沈柳生的打算。
  
      现在军队里大部分都是听沈柳生的,如果自己和沈柳生硬来的话,恐怕就变成了出师未捷身先死了,明年今日别人给自己上坟就行了,还谈什么分大隋的蛋糕。
  
      于是萧铣以退为进,看到人头后假装大惊的连筷子都掉在地上,对沈柳生说道:“我们现在乃是正义之师,为的是天下黎民百姓,但是你居然干出这种自相残杀的事,道不同不相为谋,你另觅明主吧!”
  
      说完头都不回的走出了军营,其实老萧内心忐忑的要命,万一沈柳生没有给自己忽悠住,挟持自己就悲剧了。
  
      所以老萧情不自禁的越走越快,打算赶紧先逃到巴陵城里再说。
  
      沈柳生见状,被萧铣这说走就走吓了一跳,成立了公司说不干就不干,好歹去把营业执照注销啊,否则工商税务局来查怎么解释,于是沈柳生赶紧月下追萧铣,把老萧请了回营。

Ps:书友们,我是风清月朗星稀,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