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来自未来的名单 > 第二章;大妈!还我自行车!

  呼!呼!你快的啊!要迟到的,要迟到了。小萝莉焦急道。知道了!知道了!急什么啊!小哀满脸不在乎的说到。卧槽!我知道你和向阎王关惜好,但我不行啊!上次就因为迟到在门口蹲了一天了,还打扫了一周的厕所,你不知道有多丢人啊!老娘这张脸啊!一个月都没法见人了。说着用手捏了一下自己的脸皮一脸幽怨。不说这了,小哀大小姐!奴家能请你快一些吗?小萝莉大大的眼睛里硬挤出两滴眼泪来。任何人看到这个表情都会败下阵来,小哀也不例外。哎!好吧!好吧!谁叫你这么萌呢!我们快跑吧!要不然我也和你一样哦!小哀很无奈道。怎么可能呢?向阎王不是你爷爷的学生吗!小萝莉一脸好奇。那是以前,现在我是他的学生!小哀无所谓道。还有,你在废话小心向阎王在让你把男厕所也打扫一遍哦!小哀一脸坏笑。
  啊!我才不要呢!小哀快点,快点。小萝莉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上窜下跳的。说完飞奔,哎!小哀也无奈的耸耸的肩,正准备跟上去的时候,习惯的看了看身后,这也是爷爷走的时候告诉自己的,时刻要保持警惕,保护好自己,时常要看看身后,看看有没有人跟踪自己啊~~~~~~。想到爷爷小哀的眼泪又下来了。小哀快啊!快来啊!小萝莉奔跑中喊到。啊!哦!好的,我马上来,小哀从悲伤中回过来。小哀看了看身后,除了几个大妈为几毛钱的菜跟小贩吵的脸红脖粗,还有一群大爷眉飞色舞的大谈国内外政治军事,什么美国今天要收拾这个小弟,明天要给那个小弟扣大帽子等等。
  小哀无奈的笑笑,看看身后一切平安无事,摇了摇头,觉的可能有些神经了吧!谁会跟踪一个高中的小女孩,一没钱,二没权的。叹了口气,看着小萝莉已经跑远了,飞快的跟了上去,就在我们的小哀走远了后,卖菜小贩的车后走出两名黑衣大汉,其中一位虎背熊腰,一脸凶像,眼中不断冒出寒光,一看就知道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家伙,而另一位带着金丝眼睛,一股文雅的气制有内而外散发出来,有着文雅气制的人朝着小哀跑的地方看了看,嘴里念叨着;不亏为孙教授的孙女,反侦查能力还是不错的。
  但是,哼哼!还是差了点火侯。文雅男阴险道。“卡宾达(lobito)”为什么我们不在那个早餐店动手能。虎背熊腰的大汉说道。
  笨蛋!我们如果在那里动手的话,我们人还没带走,自己经被带到炮儿局了(警察局)。知道了吗?本格拉(cabinda).是,卡宾达!本格拉尊敬的回答。还有在这里尽量说京都话。明白了吗?卡宾达严肃的说道。是,明白。本格拉依然恭敬的说道。但内心已经翻腾蹈海,心里想着回去怎么完死这个卡宾达,妈的敢对老子指手画脚的,要不是老大要我听从你的命领,老子早打爆你的眼镜了。看你带眼镜老子就不爽,不行等回去一定要让带眼睛的小弟去做手术,把眼睛都拿掉,不然自己一看到带眼睛心里就不舒服,想一拳打上去,在看了看卡宾达后,更坚定了本格拉的想法。
  本格拉你在想什么呢?快的跟上来,目标跑远了。快的,完不成任务,我们就得和锷鱼做伴了!卡宾达焦急道。哦!好的卡宾达,我马上来,一听道锷鱼,本格拉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想想老大那几条锷鱼本格拉就想泪奔。别的老大都养狗啊,猫啊!什么的最吊的也就是鹰啊什么的,那都好说啊!死的不会太惨,在说了都是人养的,一点攻击力都没有啊!可是这老大养的锷鱼全他妈的野生的,野生的啊那攻击力刚刚的啊,更狠的是还有几条母锷鱼啊!想想母锷鱼本格拉都想裸奔了,妈的也不知到那个瘪孙向老大提出用锷鱼制里叛徒的方法,先不杀那个叛徒,等到母锷鱼发情期让那些人跟母锷鱼共处一个星期,那时母锷鱼的荷尔蒙急速上升,可不管你是锷鱼还是人都想和你做一些羞羞的事情的,那场面不忍直事啊。
  你以为已经结束了还早着呢!在你和那些母锷鱼做一些羞羞的事时侯,玻璃窗外可是有公锷鱼在外面看着呢!那些公锷鱼本来已经和那些母锷鱼都已经产下一批有一批的子孙了,这时你上了他们的老婆,就算锷鱼智商低,可这是野生锷鱼啊!你让他们断绝孙,他们能放过你,别开完笑了,不整死你那还教锷鱼,所以你爽完了,玻璃门一放开公锷鱼一拥而进,所有锷鱼攻击目标都惊人的一制,所有人的老二,哎呀!那场面太血衅,太惨爆(未满十八请禁止想像,满的话不要太沉迷此中)想像着本格拉摸了摸自己的老二,看看还在,就放心。
  本格拉你在干什么呢?干嘛!捂自己的裤裆,这才几天啊!就想女人了!没事,等任物结束。哥哥我带你好好嗨皮嗨皮哦!卡宾达露出一伏我们都懂的表情。看的本格拉一脸黑线。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事的时候。快我们敢紧追上去,别跟丢了卡宾达焦急道。你放心,就算他们上天入地我都会把他们追回来的。本格拉信誓旦旦道。嗯!这样最好。卡宾达一脸满意。说完两人飞奔。
  但是华夏有一句老话叫做;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两人走后没多久菜场的小贩车后又有一位身影闪过,正是早点摊的“朝阳”大妈,大妈看了两人的身影,脸上浮出了笑容,这两个肯定是从号儿出来的,这要是把这两人抓了,嗨嗨!炮儿局有得往我家挂锦旗咯!人还没抓到大妈这已经开始想像把锦旗挂在哪了。嗯!东屋不行太乱,西屋~~~~~。这时一位年轻人骑着自行车,看着一位老太太发楞,已为是傻了在大妈眼前晃晃手,这是大妈回过神来了,看有只手在他眼前晃又,把他当做神经病了,变破口大骂;你丫的京油子,你瞎了,你大妈我不是神经病,滚屠子。大妈眼看前面两大汉马上跑远了,心一急诚着那个年轻人楞神的工夫,夺过自行车向远处冲去。
  那年轻人也回过神看到自行车被夺,也飞奔过去嘴里喊到;大妈!还我自行车啊!

Ps:书友们,我是冰河创世纪,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