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当概率事件遇上灌铅骰子 > 第二十八章:最后的挣扎

  “十二点了,是不是那个家伙要出来了?”
  “没错,大家小心!”
  或许是因为紧张,又或许有其他原因,瑠奈的声音略有些发抖,但很快她便又如往常一样镇定:“黄泉污秽一旦沾染到身上就会侵蚀你的意志,你们万不可大意”
  “你放心吧,我们会小心的。你也是,动手的时候你别干扰到我们。”
  尽管裴上元现在一点对付那家伙的办法也没有,可他依然嘴硬。
  说到底,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说服瑠奈不杀自己也仅仅是一时之策,而且还用掉了一次宝贵的机会。
  倘若接下来找不到解决事情的办法,这番举动也只是延长他们一段存活时间。
  系统将副本的难度定义为困难,与上个古堡副本的难度相同。
  在古堡副本中,若不是最后他召唤出阿撒兹勒和后来突然冒出来的寒鸦号,他和黛芬妮至少有两次出局的可能性。
  可这一次,本以为“惊声尖叫”活动副本没有太大难度的裴上元不但没有携带【破碎的水晶头骨】,还为了防止提高副本难度将新获得的武器【土卫十之钥】留在了仓库中。
  不得不说,裴上元这次是彻底失算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神庙也发生了变化。
  就在那么一瞬间,无论是屋内的篝火还是屋外的风雪,都有短暂的停顿。
  是错觉吗?
  裴上元眯了下眼睛,见其他两人也是一副疑惑又警惕的表情,这才放下心来。
  这时瑠奈开口道:“她出来了。”
  “何以见得?”
  “因为她的现身,这里的时空受到了一定程度上的干扰。当然,由于力量的枯竭,这种干扰也只是瞬间的事。”
  即使力量枯竭也能干扰时空,看来这个家伙的确非常棘手,难怪在全盛时期就算集结了数位高人也只能将其镇压。
  面对这样的敌人,能赢吗?
  裴上元扪心自问,同时也在思考着对策,但很快他就发现这一切都只是徒劳。
  双方的实力相差太大,根本就没有赢面。
  难道,这一切都是一个死局?
  就在他胡思乱想之际,神庙的石像突然晃动起来,随着晃动的幅度越来越大,残破的神像上也开始布满裂纹。
  “可恶,一旦神像破碎,五行大阵就失去效力,到时候全天下必定再度生灵涂炭。不应该啊,她不是已经极度衰落了吗,哪来的这些力量?”
  瑠奈看着逐渐碎裂的神像,心中也是极为震惊。
  她原本今天也会和往年一样,来到这座神庙,杀掉那些被选做祭品的人类。只要那个女人没有祭品,必然会再度被阵法拉回去。
  可这一次,那个女人居然有了抗衡大阵的资本。这是瑠奈做梦也不会想到的事。
  “可恶,大阵出现问题其他四人必定知道,为什么这么大的事情他们居然没有告诉我!难不成……”
  在瑠奈自语之时,其他三人也是各有打算。
  于清雨从地上拾起一根未烧完的棍子,掂量几下确定手感后便开始全神贯注地盯着神像。
  虾菌摘下了墨镜,露出了浑浊的双眼。他一只手紧握导盲杖,另一只手则揣在怀里,就好像怀中还有什么大杀器。
  而裴上元则是看着喃喃自语的瑠奈,将心思打在了她的身上。
  事到如今神像的破裂已成定局,他也只能依靠瑠奈。尽管护身符的描述表示可以抵挡一次灵术攻击,可究竟能够抵挡什么层次的灵术攻击并没有说清楚。
  更何况抵挡完这一次灵术攻击后,他们又该怎么做?攻击那个人?杀得死么?
  “瑠奈,如果我给你制造一个机会,你可以一击杀掉那个家伙吗?”
  “你的意思是,让我竭尽全力地攻击她?如果是这样,虽然我不敢保证一定能够击杀她,但将她重新镇压回去还是有可能的。”
  得到瑠奈的肯定回答后,裴上元将其揽到身后:“只有一次机会,你可一定要把握好。”
  “我知道。”
  两人交流完毕,神像也随后裂开。在神像的底座上,凭空出现了一个扭曲的裂缝。
  铃~
  是铃铛的响声!
  尽管没有这具身体的记忆,但裴上元的脑海中还是立刻就出现了这个想法。
  铃~铃~
  铃铛的声音越来越近,裴上元的心也越发跳得厉害。
  “你来了……”
  女人的声音很是清脆,还有一丝熟悉。
  强压住心中的疑惑,裴上元冲着裂缝喊道:“不要装神弄鬼了,要杀要剐,快点来啊!”
  “我不会杀了你的,你对我还很重要。”
  说话间,女人终于露了面。
  透过裂缝,裴上元清楚地看到她是一个穿着深黄色和服的女人,长直的黑发垂下遮掩住她大半的面容,只露出了一只眼睛。
  而所谓的铃声也并非铃铛发出,而是她脚上的铁链枷锁。
  “说实话,我真的不想和你建造什么污秽的国度。这样吧,我们协商一下,你只要回到大阵里面继续享清福,我们就不会动手把你杀死。你看这个买卖很划算吧?”
  或许是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裴上元居然开始了作死,这要是放在以前他可绝对不会做。
  女人冷眼看向裴上元,忽地笑出了声:“我还真是小看你了。本以为你只是个道具,没想到你还挺牙尖嘴利的,有点意思。不知你哪来的信心可以杀死我,就凭你身后的那个女人吗?”
  “我就是有信心,你管得着?你一个污秽之物,还妄想成为造物主,痴人说梦吧!”
  裴上元竭力嘲讽的同时还示意着瑠奈赶快准备攻击,可瑠奈却告诉他,只要女人待在裂缝之中,就无法被攻击到。所以,还需要将女人从裂缝中引出来。
  裴上元瞥了眼身后的瑠奈,见她点了点头,心中不由叫苦。
  平日里他都是一副生人勿近模样,别说惹别人生气,就连惹别人注意的能力都没有。可如今他不得不做这件事,也只好逼自己一把了。
  身为女人,最讨厌被人说什么呢?
  有了!
  “你个婆娘,生得如此丑陋,瞎子见了都会避让三分,生怕被你那副丑样感染。而且你还大言不惭要和我这个貌比潘安小郎君结合,我呸!你也不照照镜子,你这个丑婆娘配得上我吗?”
  “我和你在一起,那就是最好的花泥配上了路边的狗尾巴草……不对,说你是狗尾巴草那还是侮辱它,你就是生长在粪坑里混身上下满是粪蛆的不知名植株!”
  本以为这一通嘲讽后女人必定会气愤不已,奈何这家伙脑回路惊人,非但没有生气,反而哈哈大笑起来,还夸赞裴上元骂得好。
  “这家伙怕不是个疯子吧?”
  “从人类的角度来看的确是个疯子,可从污秽的角度来看那就不一定了。”
  女人停下狂笑,笑着看向裴上元,目光之中带着一丝疯狂:“你说的没错,我就是生活在最污秽的地方。我丑陋,我邪恶,以至于我的父母都不要我。他们认为我是不祥的象征,还将我抛弃在河中!我恨他们,也恨我自己,更恨天上的那群神明。我要颠覆这个世界,我要让神明匍匐在我的脚下,我要创建一个满是污秽的世界!”
  在女人进行癫狂的宣言后,她向前一步走出裂缝,挥手间打出三道浊风,直指大堂中的三人。
  “拜托你了!”
  裴上元大吼一声,将护身符置于胸前,直接撞向冲往瑠奈的浊风,而瑠奈则是紧随其后,所剩无几的力量凝聚于手上,绽放出璀璨的蓝光。
  虾菌和于清雨也是各自为阵,尝试着躲避浊风。
  就在裴上元触及浊风的一刹那,胸口的百解消灾符忽地爆出刺目的白色光芒,照得裴上元睁不开眼。同时他全身上下都是暖洋洋的,浊风的阴冷之气都被尽数阻挡在外。
  浊风消散之际,瑠奈助跑跃过裴上元的头顶,又借他的肩膀作为跳板,拳头挟着璀璨夺目的蓝光笔直地冲向女人。
  拳头落下,这蕴含着瑠奈全部力量的一击结结实实地打在了女人的身上。
  然后,一只手穿过了她的胸膛。
  完了……
  这是裴上元唯一的想法。
  虾菌和于清雨被浊风击中,完全迷了心智,变成了女人的傀儡。虽然系统并没有直接表明两人的死亡,但裴上元知道,他们现在的状况和出局没什么区别。
  女人像扔掉破娃娃般将瑠奈的尸体甩到地上,迈着细碎的步伐走到裴上元的身前,伸手挑起他的下巴:“现在,轮到你了。”
  还没等裴上元反应过来,一股浑浊的水流突然出现将两人团团围住,最后裴上元就失去了五感。
  他只觉得像是回到了测试空间之中,那种孤寂无边的黑暗再度将他包裹,直到他无法呼吸。
  恍惚间,他仿佛感受到某样东西从他的身上被抽去,随后他的耳边便出现了系统的提示。
  【玩家裴上元已出局】
  【任务失败,是否开始结算】
  【选择确认,开始结算】
  副本名称:风雪神庙
  副本难度:困难
  副本目标:度过为期一天的暴风雪,未完成
  副本评价:糟糕
  结算奖励:段位经验*10
  回到登入空间,之前一直不说话的9527播放了《安妮的仙境》,随后这首班得瑞的成名曲就被裴上元关掉了。
  “先生,您看起来很需要安慰。”
  “不,我只是需要休息,有空再见。”
  “回见。”

Ps:书友们,我是埃罗喵,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