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当概率事件遇上灌铅骰子 > 第三十八章:捋一下时间线

  尽管女医生的声音不大,但对于裴上元来说还是很容易就能听到。
  所以当他知道女医生开始叫人后,他加快脚上的步伐,来到一楼的通道前。
  这里,站着两名保安。
  “快快快,上面有病人发病了,你们快制止住他,我去找主治医生!”
  保安听到这话,也是紧张起来:“几楼?”
  “四楼,你们快点去吧,我怕晚了事情不好解决!”
  说完,裴上元从两名保安身边穿过,往诊治楼跑去。
  可当他刚跑到门口,一个巨大的身影却是从门那边挤了过来。裴上元猝不及防,一头撞了上去,撞得脑袋上的线口都裂开,番茄汁流得满头都是。
  又是防暴盾!
  一局游戏下来怎么哪里都有蒙塔格聂,不是说大盾已经被削成狗了吗?怎么还这么恶心人!
  没有趁手的兵刃,裴上元也没法继续和大盾周旋,尤其是那两个保安已经反应过来裴上元就是那个发病的病人,和大盾形成了三角形的包围圈。
  兴许是这一撞将还未愈合的脑壳子撞出了什么问题,裴上元只觉天旋地转,脸上也有温润粘稠的液体。
  伸手一摸,都是番茄酱。
  完了……
  晕乎间,那个手持着电击器的古怪医生站在他的面前,先是电击治疗,又是安定抚慰,随后裴上元再次昏迷了过去。
  好在这一次他总算是离开了那个似幻境又不是幻境的地方,重新回到了废弃后的医院,只不过这一次他的视角好像有点奇怪,眼睛上糊了一层血污,身上也有味道。
  最为重要的是,和前两次幻境一样,游戏的UI和技能都消失不见,只能靠自己。
  怎么突然这么脏了,而且背包和装备都没了……不对,我的声音不对!
  第一次说话时差点没发出任何声音,一连尝试几遍后才艰难地发出几个艰涩的音节,就好像一个从来开口哑巴在学话。
  而且这个声音很沉闷,一点都不像十八九岁的年轻人,反倒像四十多岁的中年人!
  虽然之前他自言自语时就觉得自己的声音有点不对劲,略有点沙哑。起初他还以为是扮演的角色感冒了,但结合现在的状况,那具身体和现在这具身体根本都不是他的声音。
  换句话说,这两具身体可能都不是他的真身!
  再看自己的衣物,破破烂烂,像是穿了很久似的。
  很明显,这是之前那个手持狗腿刀的家伙!
  所以,所谓要求逃离医院的人其实并不是那个视频播主,而是那个被开瓢的家伙?
  回想起系统发布的任务,的确是在说视频播主,但是随着剧情的深入,裴上元发现事情似乎不是那么简单。
  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现在最重要的是确认那个视频播主身上究竟有没有【土卫十之钥】。
  抹开脸上的血污,裴上元不禁感慨这个疯子的身体素质,在频死状态下从四楼被推下去还一点事都没有。
  这倒不是说明裴上元的推测有误,毕竟这个疯子已经摔得头破血流,至少肯定是“造成了伤害”,至于造成伤害多少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毕竟,这个游戏的濒死状态可不是指只剩一点血,什么时候死主要还是靠玩家的意志力。
  正如之前裴上元在新手副本中被阿撒兹勒打得内脏破裂还能奋起反抗一样,这个疯子奄奄一息还能爬起来晃悠似乎也不是什么问题。
  只不过,凭借这个身体干倒身强体壮的视频播主,估计是不太行。
  按照之前的记忆,此时的视频播主应该已经到达三楼,而裴上元此刻处于诊治楼一楼,距离并不算远。
  扶着墙壁将这具身体拖拽到三楼后,裴上元撑着边角沉重地喘息着,而不远处,一道光亮照了过来。
  是头灯的光。
  “你究竟是谁?”
  这一回,视频播主居然说话了。
  不对,貌似自己扮演视频播主的时候也自言自语讲了很多话,只是这个疯子一句话都没说。
  毕竟在一个僻静的地方待得太久了,估计都已经忘了怎么说话了。
  “啊……呃……呃呼废……桑害里……”
  舌头很是僵硬,只能发出这样的声音,搭配这个沙哑的嗓音,听上去很是渗人。
  说着,他继续扶墙,朝着视频播主走去。
  “你别过来啊!我这里有刀,狗腿刀!”
  视频播主毫无章法地挥舞着狗腿,在灯光的照射下,裴上元隐约看到刀身上的锈迹,这显然和之前的记忆不符。
  要知道,他可是用砂轮片将整把刀都打磨过了的。
  裴上元见状,知道这条时间线和自己之前经历的时间线不同,那么这家伙显然也不会有【土卫十之钥】。
  不过,还是有点事的问他。
  想到这里,裴上元继续向他走去。
  “你别过来了!你是自己撞坏玻璃和铁丝网掉下去的,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还有……还有……你之前还要杀我,你是罪犯,杀人未遂!”
  “里咋撒吧唧的,呃自私想问点问题。”
  随着裴上元的练习,说话专业逐渐利索了点,只是舌头还有点僵硬。
  许是第一次听人这样说话,视频播主明显楞了一下,但很快就回过神来:“你想问什么?”
  “现在四什么年代啊?”
  “2012年了,这家医院已经废弃十年了!”
  裴上元闻言,又问:“哦,这样啊。当初是为什么废弃的?”
  “据说里面有个病人疯了,杀了很多人,后来警察介入,找到了一些被丢弃的物品。这些物品后来证实都是最近几年附近失踪者的,经过调查,警察发现这家医院有见不得人的勾当,就封了。”
  “这样啊。”
  思考问题捏下巴是裴上元的癖好,只是他忘了自己挣用右手扶着墙,刚缩回手就站立不稳,往墙上靠,视频播主见他突然歪斜,还当他是要动手,吓得又挥舞起狗腿刀。
  “哎呦喂,你这衰仔,不知道扶老人家也不要这样子舞刀弄枪的,当心我碰你瓷啊!”
  虽然这具身体很虚弱,但裴上元哪里管那么多,依旧吊儿郎当满嘴跑火车。
  “还老人家,你之前拿到砍我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哦,我想起来了,我记得以前有过一个传闻,那个拿着狗腿刀的病人其实是个怨魂,他发病的时候被保安打死,尸体还被扔进电梯井里,你是不是就是那个鬼啊!”
  说着,视频播主连连后退,握着狗腿刀的手也开始颤抖。
  裴上元无语了,两人打都打过了,自己这具身体也摔下楼过,很明显就是个实体嘛,怎么可能是鬼。
  “你个后生仔扑街啊,咒我死!老子以后活得肯定比你爷爷还要长!”
  “我爷爷三十岁那年猝死,你现在怎么看都四十多了,当然活得比他长了!”
  这句反驳来的太突然,裴上元一时语塞,竟是找不到话题续上。
  没办法,只能默默地摸过去,路上再想话题。
  大概是知道裴上元已经油尽灯枯,所以这一次视频播主并没有害怕,反而上前几步虎视眈眈地盯着他,看得裴上元差点忍不住碰瓷。
  “行了行了,看得我发毛。我问你,你怎么不出去?”
  一听到这话,视频播主立刻哭丧着脸,诉苦道:“我是想出去来着,可关键我出不去啊。一开始门外还是空地,窗户外面还是院子,可就这么一转眼,门里门外都是大厅,窗户外面也变成了一团黑雾。我见地上有一只死老鼠,斗胆扔出窗外,你猜怎么着?”
  “咋地?”
  “死老鼠刚碰到那些黑雾,就被一根老长的像章鱼触手一样的东西卷了过去,然后那黑雾里就穿出骨头被咬碎的声音。我听得真切,八成就是那死老鼠被什么东西给吃了!你说外面这么可怕,我哪里敢出去啊!”
  说到这里,挺大的爷们居然抱头痛哭起来,嘴里还叫嚷着以后再也不来这种鬼地方了。
  裴上元知道他此刻的行为都是系统的安排,也不多嘴,只是平静地盯着窗外,企图发现什么东西。
  和自己之前看到的一样,窗外黑暗涌动,天知道里面究竟有什么。
  不知不觉间,裴上元又回想起测试空间中的那个巨大瞳孔,随即汗毛直立,竟是就这么吓出一身冷汗。
  那种东西,绝非是人力所能比拟。
  就算人类科技再发达,在那个毫无感情的瞳孔中,怕也如蝼蚁一般脆弱。
  因为身份问题,裴上元自诩比常人多识一点东西。可正以为如此,面对未知的事物时他才会感到可怕。
  或许,只有当人类接触到更高层维度的时候,才能缩短和TA们的距离吧。
  不对,无论是瞳孔还是这片涌动的黑暗不都只是《召选之门》的AI创造出来的东西吗,本质上和《诸神黄昏》中的众神没什么区别,估计在游戏后期也是玩家攻略的对象。
  而现在可不是感慨这些事的时候,当务之急是要找到逃出去的方法。
  如果幻境中的事情经过相差不大的话,那么视频播主口中的杀人事件应该就是电梯维修工那一段,而刘姓记者应该是在那之前听闻失踪消息才去暗访的记者。
  若是这样,时间线应该是:刘姓记者——电梯维修工——医院废弃——视频播主和狗腿刀男。
  那么,被开瓢的家伙又是谁,他在这件事中又扮演着什么样的身份?
  这,或许就是逃离医院的关键!

Ps:书友们,我是埃罗喵,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