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当概率事件遇上灌铅骰子 > 第一三五章:仪式祭礼,蜃域展开
    早上七点,距离订婚仪式开始还有一个小时。
  
      “所以说我必须得穿着这种衣服在太阳下坐两个小时?”
  
      看着身前厚重的礼服,在看向万里无云阳光明媚的天空,裴上元的心中有种哔了狗的感觉。
  
      和也无奈地摊开手:“我已经吩咐人尽量减少细节了,而且小光那边的衣服只会比你这个更厚重,你一个大老爷们就担待一点吧。”
  
      没有办法,只好穿上去。
  
      礼服脱胎于樱岛的和服,但在其基础上稍有改动,胸前还有一个巨大的绒球。因为不太懂樱岛的文化,裴上元也不知道这个绒球有什么含义。
  
      不过话说回来,赤井的风俗似乎和其他地区并不一样,这或许和那个传说有关。
  
      当然,裴上元也从新田光那里得到消息,说赤井的祭典其实和黄泉之主无关,至于为什么都在同一天,说不定只是个巧合。
  
      因为新人需要在仪式开始前入场,所以穿好衣服后,裴上元跟着队伍来到新田家的后山,那里也有一座神社。
  
      这座神社不大,前后也就一间屋子,因为很少对外开放所以也没有设立纳奉箱,许愿的牌子自然也是没有的。
  
      众人在鸟居前鞠上一躬后,从两侧进入。
  
      据说神社道路的中间位置是供神明行走的道路,普通人走上去是忌讳。不过神社的巫女或是祭祝可以行走,应为他们是神明在人间的代言人。
  
      在手水舍净手、净口后,一行人来到神社前,由新田老爷子颤巍巍地打开神社大门。
  
      新田老爷子是新田家最后一名祭祝了,新田家一脉单传,原本老爷子也准备让和也接手神社的工作,奈何和也对此根本没有兴趣。
  
      为了摆脱家业的束缚,十六岁便跑去外地,无奈之下老爷子只好放弃让和也接手的想法。
  
      但他也没有寻找能够接手神社的人,毕竟这个神社和新田家息息相关,无论新田家没落到何种地步都不会让外人插手。
  
      因为这些原因,再加上三战后的新社会对神道的冲击,新田老爷子近几年萌生出了在自己死后关闭神社的念头。
  
      新田老爷子知道自己时日无多,或许都坚持不到今年的冬季祭典,估计这次订婚仪式将会是最后一次开放神社了。
  
      当年随着自己一起举行祭典的小伙子,如今已是两鬓发白,大家都老了。
  
      随着新田光穿着厚重的礼服在旁人的搀扶下来到裴上元的身边,新田老爷子点了点头,高声道:“祭典,开始!”
  
      随着老爷子一声令下,众人按照排练,有条不紊地进行自己的工作。
  
      祭典的流程裴上元已经熟悉,所以他并没有将心思放在这上面,而是稍微偏点身子,打量着新田光。
  
      他本来以为新田光会像樱岛传统婚礼中的新娘那样,会在脸上铺一层厚厚的白粉,可惜事实并不是如此,新田光的脸上只画了层淡妆,虽然这淡妆他一眼就看了出来。
  
      除此之外,还和传统婚礼不一样的就是衣服。裴上元的礼服是黑色的纹付羽织袴,胸前的白色绒球其实是羽织的纽子。这一点倒是和传统婚礼类似,不过新田光身上的礼服就不一样了。
  
      传统婚礼中新娘的服饰应该是白无垢和角隐。
  
      白无垢便是素色的和服,也有人会选择用红色包边来点缀,一说代指纯洁无瑕,一说是代表自己是张白纸即将染上夫家的颜色。
  
      新娘头上那如白色罩子般的帽子便是角隐,至于其寓意据说和一个女性嫉妒便会头上长角的传说有关。
  
      当然,新田光身上穿的并不是白无垢,而是一套极为厚重华丽的礼服。一层叠着一层,林林总总七件,穿起来极为繁琐,和贵族穿的十二单有的一拼。
  
      角隐自然也是没有的,甚至还散着发,只在前面带了个类似簪子的东西。
  
      总之,这场订婚仪式极其诡异,不像普通的订婚仪式那样简单,也不像传统婚礼那样繁杂。
  
      总感觉新田老爷子就是以订婚为借口,进行一次对神明的祭礼。
  
      将新田光上上下下看了几遍后,裴上元的目光缓慢地转向人群。
  
      一眼看去,在赤井街道上看见的面孔基本上都在这里,豚骨拉面的老板连店都不开了,在不远处肃穆地站着。
  
      虾酱和领队也在人群中,裴上元还看见准备拍照的领队被人制止。
  
      难怪上找不到关于赤井祭典的近照,都是一些隔着老远的p照,原来是不允许拍摄。
  
      胡思乱想了一阵后,裴上元感受到一滴汗从额头滑了下来,本想伸手去擦,但他刚动新田老爷子就死死地看了过来,忙打消擦汗的念头。
  
      在焦灼的等待中,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很快祭典便进入尾声。
  
      接下来是请神明赐福,赐福前又是一大段祭祝的祭词。
  
      按照昨天排练的经验,这段祭词大概要持续十多分钟,结束后就到了新人喝交杯酒。
  
      然而,这祭词还没念几分钟,裴上元就感觉有点不对劲。
  
      周围的气氛忽地极为压抑,山上的空气仿佛凝固,每次呼吸都要使出很大的力气。
  
      裴上元看向新田光,只见她的脸上充斥着疑惑的神情,在这疑惑之中又带着一丝恐慌。
  
      显然,她也发现了什么。
  
      然而还在念祭词的新田老爷子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妥,他依旧以平缓的语速念着祭词,声音还有变大的趋势。
  
      这不正常!
  
      用眼角的余光瞥了眼众人,却发现他们都陷入了一种呆滞的状态,虾酱和领队也是如此!
  
      “噫”
  
      就在这时,祭词念到一半的新田老爷子突然倒下,嘴角还吐出些许白沫。
  
      裴上元见状立马冲了过去,可这一步跨出,天地瞬间变样。
  
      原本还是阳光明媚的天空,突然暗了下来,黑色的雾气笼罩在山上,雾气中似乎还有什么东西在挥舞。
  
      不仅是原本倒在地上的新田老爷子,就连身后的新田光也是消失不见了。
  
      仅是转个身子,神社就成了山腰的神庙。
  
      “这是蜃域!”

Ps:书友们,我是埃罗喵,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