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当概率事件遇上灌铅骰子 > 第二一五章:位于夹缝中的世界
    虽然服务员的态度非常好,可裴上元依然有种莫名的冲动,想把服务员按在地上暴打一顿。
  
      姥姥的,既然知道这东西不卖还带自己来看,还说什么“是您说看看的”,这不明摆着让自己发糗吗?
  
      真是的,不就是在门口打个喷嚏吗,至于这么小心眼?
  
      因为先入为主的观念,裴上元看向服务员的眼神越发不善,心中的冲动也愈加强烈。
  
      “诶,你这么跑这里来了?”
  
      忽然间,一只手拍在裴上元的肩头,与此同时,裴上元心中的无名火迅速消散。
  
      这时他才发现自己的后背竟然满是冷汗,整个身体也出现了奇怪的虚弱的感。
  
      拍他的人正是方怡月,这个女人离开房间后没找到裴上元的踪影,在一番打听后得知这个一顿吃了碗粉丝的家伙进了这家飞扇阁,所以就进来找他。
  
      不过当她看见裴上元两眼发红,头发上还冒着白色的水汽时,方怡月知道这个家伙一定是出现了什么问题。
  
      “你刚刚怎么了?眼睛发红,头上还冒烟,谁招惹你了?”
  
      裴上元没有回答,扶着一旁的支架粗喘两口气,有些混乱的大脑疾速冷却下来。
  
      在这喘息的时间,裴上元发现了这家店铺的异常:似乎每个人的状态都有点奇怪。
  
      尤其是裴上元身后的年轻人,脚上穿着黑红配色,胸口还有个硕大的spr标签,看上去人模狗样的,此刻却是趴在柜台前流口水。再看他的眼睛,目光呆滞,一点精气神都没有。
  
      方怡月顺着裴上元的视线看过去,见到那个年轻人也是发出一阵恶寒:“噫,那个人怎么这个样子,口水都快滴到柜台上了,你们服务员不管管吗?”
  
      裴上元没有搭理方怡月,环顾四周,将店中客人的丑态都收在眼里。随后,他总算察觉出了这家店铺究竟是哪里不对劲。
  
      “是香!那个檀香绝对有问题!”
  
      说着,裴上元拉起方怡月的手就往门口走去,不料他还未走几步,视线便开始变得模糊,周遭的一切都扭曲起来,除了方怡月以外的人皆是飘然远去。
  
      这幅场景极其诡异,就好像是回到了宇宙的初期,宇宙尘埃之间以极快的速度远离对方,时产生的超高温度,也随着宇宙的膨胀而变得寒冷,一如此时的空间。
  
      “姓姓裴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发生了什么啊?”
  
      裴上元不想回答她,他知道一旦将能力者的世界展露给方怡月看,这个倔强且拥有极强好奇心的女人必然会循着蛛丝马迹走进这片世界。
  
      只可惜,这个世界太危险了,危险到一个普通的女人只要介入其中,就会死亡的地步。
  
      所以,裴上元并没有告诉方怡月实情,转而一把将其推开,随后向前迈出几步,站在原本是店铺门口的地方,猛然转身。
  
      身后自然是方怡月,不过此时的方怡月面带疑惑,似乎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而在方怡月的身后,还有另一个女人。
  
      但见她穿着一袭淡ns的华丽宫装,头上挽着象征n的百花分肖髻。面上的桃花妆并没有给她带来妩媚,反倒是有一种别样的清纯。
  
      嘴角,还挂着一抹高深莫测的笑。
  
      看着这个女人,裴上元不禁想起了一首赋。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写这首诗时,李太白见到了杨玉环念这首诗时,裴上元遇到了小老板。
  
      “飞扇阁的小老板,别来无恙啊!既然想见客,可得拿出主人的姿态来,不说好茶伺候着,那也别让人这么难堪啊。”
  
      看着这个美丽至极的女人,尽管裴上元克制自己不要去在意,但无意中还是将其与自己身边的女孩比较了一番。
  
      若是真论起来,可能只有活了上千年的雪女瑠奈与她有得一比,其他诸如新田光、黛芬妮、于清雨、青秋白、方怡月等等凡人之姿,着实有点看不上眼。
  
      可正因为如此,裴上元心中的戒备才会更甚。
  
      他很清楚,自己并不是一个会被外貌所迷惑的人,能够让自己产生心动感觉的,唯有一个解释:魅惑之术。
  
      檀香不是什么正经的檀香,n似乎也不是什么正经的n。
  
      “我姓谷,叫谷音念,是这家飞扇阁的老板。我想您一定是误会了,我本没有让您难堪之意,只是我的妹似乎会错意了。”
  
      谷音念口中的妹想必就是那个服务员了,裴上元早就猜到这个服务员的身份绝非是普通的雇员,哪有服务员用那种态度对待客人的,就不怕老板炒鱿鱼吗。
  
      不过即便如此,裴上元也不会立刻相信谷音念的话。
  
      金老爷子说的好,凡是漂亮的女人都会撒谎。像方怡月那种一笑倾心级别的就耍了自己两三次,这种祸国殃民级别怕不是要把自己给买了。
  
      “你觉得我会信你吗?开什么玩笑,我这么聪明的人,一眼就看出来你这人满嘴谎言。说吧,那些檀香是怎么个回事?别告诉你没在里面掺东西。”
  
      见裴上元咄咄逼人,谷音念也不生气,笑道:“裴先生说笑了,那就是一些营生用的小伎俩,难登大雅之堂。而且,这世上也没人规定不准燃烧掺了催情剂的线香吧?”
  
      催情剂?难怪了。
  
      裴上元没有继续纠缠这个话题,转而回到谷音念的身上:“既然你对我没什么恶意,又为何要把我带到这个空间来?话说,你这个空间是怎么回事?感觉既真实又虚幻,像是处于两个世界的交接处。”
  
      “裴先生好眼力,其实这片空间正处于两个世界的夹缝中。而这片世界真正的主人也并不是我,我只拥有使用它的权利。这次请你过来,也是这片世界的主人想要见一见你和你的同伴,不过看样子裴先生已经替你的同伴做好了选择,希望以后不会后悔。”
  
      裴上元这种十分自我的人才不会后悔这种事,直接最后一句话当做了耳旁风。
  
      “那么,你说的那个主人,究竟在哪里呢?”

Ps:书友们,我是埃罗喵,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