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当概率事件遇上灌铅骰子 > 第二二四章:吔屎了,裴上元!
    “我劝你一句,还是别去了。那边已经得到了消息,在医院里设下了埋伏,你如果贸然前往”
  
      裴上元见庞玉泽虽然人长得丑了点,但心地还是十分善良的,居然在这个紧要关头还想着自己,心中不禁感动不已。不过定下的计划岂能说变就变,再者,天成那边留下的埋伏想必就是张子枫一行人,也是个结账的好机会。
  
      “我”
  
      裴上元这边刚准备吐露自己的心声,那边庞玉泽忽然猛地冲他拍了一掌,随后整个人便如断了电全息投影设备,在空中闪烁几下便消失不见了。
  
      与此同时,盖亚已经飞到空中,只是祂的注意力并没有放在暴虐和另一个不知名的神祇面前,而是死死地看向更遥远的天空。
  
      “”
  
      神祇之间的交楼不是通过语言,也不是通过信息素,而是同一种波动。那波动中包含了超音波和次声波,裴上元仅是听一下便是两腿发恼,头脑昏胀无比。
  
      再看那些侥幸逃过战斗余波的生物,这回却是插翅难逃,一个个眼珠夺眶而出,血溅当场。
  
      裴上元苦苦支撑,可不知为何,抵抗的时间越长他便越是轻松,到最后竟是能够完全免疫神祇交流时发出的波动,甚至还勉强听懂了神祇之间的对话。
  
      “听上去感觉像是盖亚在质问什么家伙不过涉及到的东西我都不明白啊”
  
      尽管勉强能听到盖亚在说些什么,可里面的内容却不甚理解,硬着头皮听完盖亚的长篇大论后,裴上元甚至有种想要睡觉的感觉。
  
      糟了,是上高数课的感觉!
  
      当然,他想要睡觉或许只是因为失血过多而已
  
      意识上的失血过多。
  
      随着盖亚n完毕后,原本还是万里无云的天空转瞬间便是乌云密布,随后一个身体像是人类但是脑袋是根触须的家伙从黑雾中凌空走了出来。
  
      看着那熟悉的行走姿势,裴上元的精神顿时激灵起来。
  
      错不了的,这种走在街上会被打的装13式走路姿势,绝对是混沌那个话说一半的老王蛋!
  
      从一开始面对暴虐,到之后面对混沌,原本裴上元对神祇的态度还是十分恭敬的。
  
      奈何跟盖亚私底下厮混久后,这种敬畏感也随之消失,甚至开始在心里调侃起这些高高在上的神祇。
  
      混沌的出场显然在其他三神计划之中,裴上元都怀疑暴虐和眼球肉团之间的战斗只是演戏,毕竟这两个家伙虽然看起来比较惨,可气息上并没有太大的变化。
  
      果然,在混沌出场后,眼球肉团开始叽叽喳喳地说话。
  
      大概是和盖亚厮混久了,裴上元勉强能理解盖亚的话,可面对这个眼球肉团,只能用一脸懵逼四个来形容此时此刻裴上元的内心。
  
      这家伙到底在说什么?
  
      眼球肉团说完后,混沌开口回答,但祂还没说几句,忽地警觉起来。
  
      随即,裴上元就看见远在万里之上的混沌冲着自己一挥手,随后整个意识便如同穿过肥皂泡的弹珠,失去了对这个世界所有的感知,只剩下脑海中滚动播放的一段话。
  
      吔屎了,裴上元!
  
      吃柠檬,居然被混沌发现了!
  
      重新获得感知时,裴上元的意识已是回到了纸轿中,一旁的秦正手托头看着他,笑靥如花:“你醒啦。”
  
      “啊”裴上元只来得及发出一个语气词,随后就被头部传来的痛觉搞得半身不遂。
  
      太鸡儿痛了,总感觉下一刻脑浆子都会痛到跳起来!
  
      好不容缓过去后,裴上元这才来得及说几句话:“我看到了原处的世界,还有神祇之间的战斗还有什么来着”
  
      恍惚间,裴上元感觉自己似乎忘记了什么东西,细想下来似乎和天成精神康复中心有关,但具体是什么无论他怎么绞尽脑汁都想不出来。
  
      没有办法,他只好先将这件事放一边,询问起自己静修的状况。
  
      “纸轿夫才走过三条街,想来你只是闭眼几分钟吧。不过不用担心,前面不远处就是天成,做好准备吧,我可不会给你热身的机会。”
  
      裴上元闻言点了点头,接着开始扭动躯体,将身体放松到一个合适的程度。
  
      又过了几分钟,轿子停了下来,裴上元率先一步下轿,将轿帘拎起来,给秦腾个地儿。
  
      秦也不客气,抹了把旗袍的下摆后,就扶着裴上元的手臂下了轿子。待裴上元落地后,素手一挥,那些轿子便如烟灰般消散,眼前的景色也随之变化。
  
      裴上元眼睁睁的看着面前的死胡同变成了天成精神康复中心的大铁门,心中对秦的手段钦佩不已。
  
      此时的门卫室只有一个值夜班的年轻人,秦略施小计,只是简单地随他说几句,便让他打开了侧门。
  
      跟在秦的身后,裴上元看着前言这个一扭一扭的屁股,有些恶意地揣测着白夜和秦的关系,但想了想,连当事人都说出了“吃我”这种极端暧昧的话,估计两个人还真的有那种关系。
  
      嗯想想还有点小。
  
      抬手看了眼时间,九点二十三,原本一个多小时的路程在地下穿行竟是只花了二十分钟。
  
      再看康复中心的住院处,此刻还亮着灯光。
  
      裴上元从山下的碎嘴阿姨口中打听过,住在康复中心的病人休息得都很早,基本上一到九点就开始大面积熄灯了。
  
      毕竟这里是医院,病人情况又比较特殊,除了活动室的电视外基本没有其他的娱乐设施,晚上除了睡觉也干不成其他的事。
  
      不过此时已快到九点半,这个时候还没熄灯,是不是说明医院里发生了什么事故?
  
      想到这里,裴上元只觉脑子里仿佛被扎了一根针,紧接着那种“自己好像遗忘了什么东西”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难不成我的记忆真的被人动过手脚?
  
      想到这里,裴上元将目光放在秦的身上。
  
      刚刚都和秦待在一起,难不成是她?

Ps:书友们,我是埃罗喵,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