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霸蜀汉 > 第三十八章 幸运
    回到了成都城中,先是到了米铺,米铺中的尸体,早已经有禁军收拾干净了。
  
      袁媛此行出来,除了带着自己的儿子,还说服了好几个与之相好的妇人,进城来做其助手,当然还有那个店小二,申旺。有了申旺,米铺就能立刻运营起来。
  
      原本自己的家也被派上了用场,用以安顿这些进城的申氏族人。
  
      安顿好了袁媛,天色已经快暗了下来,就在米铺中打赏了庞博三人及诸位同行的禁军,便进了宫。
  
      随行的还有抬着装有申氏秘辛和金饼的箱子。当然,一部分给了禁军,以作为禁军后半年的军饷。
  
      剩下的,除了自己留很少一部分,其余全部送与诸葛亮。
  
      打仗是要烧钱的,自己说要支持,就必须要有所行动,而且自己此番出宫,说了要灭族,但雷声大雨点小,总要有所解释,总不能让天下人认为自己只是嘴上说说,并没有实际行为。
  
      回到了养心殿,刘镡命禁军军士将箱子抬进了厅中。
  
      皇后李氏三人亦在养心殿,见皇帝回宫,各个欣喜。当下便行动了起来,皇后替刘镡脱下了铠甲,李氏已经吩咐膳房准备晚膳了,王氏也泡了壶新茶伺候了。
  
      用了晚膳,刘镡便在灯烛下,仔细研读起了申氏秘辛来。
  
      卷一为帝王长生术详解。仔细研读完,刘镡才明白,这是一个非常歹毒的秘术,名为长生,实则养尸。
  
      是利用天下,来为一个人蕴养尸身,令其千年后,死而复生。
  
      而其条件,也是极为苛刻,依刘镡来看,纵观四百多年,也只有三四人符合条件。
  
      第一便是此刻已在养尸地安眠的秦始皇,第二变为汉朝开国皇帝刘邦,第三勉强能够达到,那就是汉武帝刘彻,最后一个便是东汉开国皇帝刘秀。
  
      其一,只有帝王才能借用天下之势。能够做到帝王的,无一不是拥有达旗云之人。其二,此术明显是按照中华九州格局而创,故必须是完成大一统的帝王,才能拥有九州之势,功德加身。其三,淚气。古语有云,一将功成万骨枯,一国功成何止万骨枯?
  
      刘镡卷起此卷,递给刘氏道,“再来一卷!”
  
      同时心里暗自叹气,自己此刻,貌似只具备第一个条件,但最难的还是后边两个。
  
      自己的路,依旧任重道远。
  
      “嗯?”
  
      刘镡愣了愣,这卷明显有别于箱中其他卷轴。他一边喝着茶,一边打开了卷轴。
  
      “噗!”一口茶喷了出来。
  
      只见卷轴上写着,
  
      父申承平为刘邦献术,无果,疑卒于途。
  
      祖申浩言为刘彻献术,无果,亦疑卒于途。
  
      祖申惜为刘秀献术,无果,亦疑卒于途。
  
      也难怪刘镡会喷茶,这申氏一族,果然执着,每代也能按照组训,为有为帝王献术,可谓之兢兢业业。但不知是这三个帝王运气不好,还是三个申氏先祖运气不佳,献术之申族皆死于途中,如今却是便宜了自己。
  
      想到这里,刘镡顿时感觉到一股豪情壮志充斥于胸,自己是有多幸运?
  
      望着满满一箱丝帛,刘镡起身,将手中丝帛小心的放于箱中,脑海中又突显一物来,那就是纸。
  
      若是有纸,这一箱丝帛上的信息,便能跃然纸上,薄薄十几页,足矣抵得上这一箱丝帛,而且丝帛易烂,存放了至少四百年的丝帛,刘镡望去,有些丝线居然已经断裂,让其翻动起来不得不小心翼翼,他真担心翻得多了,毁了这些丝帛,到时候哭都晚了。
  
      因此,他决定暂时不看了。
  
      虽然纸在这个时代已经存在,宫中亦有,刘镡也见过,那是西汉时期蔡伦发明的麻纸,但却不宜用作书写,因为麻纸色泽暗淡,书写之后,时间久了会与墨色相容,不宜辨认。且极为粗糙,凹凸不平,是以当下大多仍旧采用丝帛或者竹简书写。
  
      所用不多,故几百年间几乎没有任何改进。
  
      但这对于刘镡来说,就不是什么事。
  
      色泽暗,不怕,咱就算生产不出漂白粉,但却能够换个原料,比如说竹子,稻杆,这都是浅色的。
  
      想到这里,他又有了一分明了,并不是说现代人穿越到古代就一定能够百事皆顺,想什么就一定能得到什么。
  
      比如这漂白剂,他知道几种漂白剂,也清楚的明白它们的制作方法。
  
      但原料呢?氯气溶于水能够漂白,但氯气从哪里来?可以电解食盐溶液?电从哪里来?可以制造一台电磁感应发电机?
  
      但是现在有电线一说?有制造好的磁铁?
  
      想想,刘镡就觉得头大,自己穿越至此,是来当皇帝的,不是来当发明家的。
  
      能够漂白其他物品的东西基本都具有强氧化性或者还原性,这就意味着在这古代,基本就不是天然能够存在的。
  
      还有就是,一个人的力量真的是有限的,而这时的现实状况又表明了,除了自己,没有人能够系统的学习好自己脑袋里的东西,亲力亲为?别扯了!光是寻找材料,就够忙的。
  
      比如说自己想要改良造纸术,就必须有原材料,工具,设备,这些指望自己这个皇帝完成?
  
      所以,想到这里,刘镡又有了个想法,自己必须成立一个部门,专门用来为自己服务,完成一些事务。
  
      名字嘛,刘镡跺了跺脚,要不就叫工部?
  
      不行,这样一来,新成立的部门不就是专门从事生产制造了吗?
  
      那不如直接就叫东厂?
  
      刘镡眼睛一亮,就这么定了。
  
      直接不能建立如同明朝那般的特务机构,间接总可以吧!
  
      部门建立后,再逐渐的,慢慢的来个转型,还是那句话,温水煮青蛙。
  
      想通了的刘镡心情大好,望着厅中的三位妻妾,问道,“今夜谁侍寝?”
  
      他的本意是让其三人自己商议,却不料皇后羞答答的说道,“陛下,您说的内衣内裤已经做好了,而且给两位妹妹也做了,臣妾们想让陛下瞧瞧,瞧瞧臣妾们穿戴的可是正确?”
  
      “纳尼?”刘镡瞪着双眼道,“好极了,快,多点几盏灯烛,让朕好好瞧瞧,你们可别胡乱穿戴啊!”
  
      三人虽然都是羞红了脸,但是依旧按照刘镡的意思,多点了几盏灯烛,关了厅门,互相对视了一眼,同时解开了衣衫。
  
      刘镡的眼睛再次亮了起来,厅中三人的穿着,让其感受到了久违的熟悉感。

Ps:书友们,我是粒米之光,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