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秘血令 > 第三章 秘谋

  【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闻说双溪春尚好,也拟泛轻舟。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李清《武陵春·春晚》
  此时的罗侃看着她的脖颈已激动的动弹不得心里念到“老天爷,真的是她吗?我不是在做梦吧!”
  “诶,小子”天宇见他不做任何反应上前推他道“干嘛呢?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小姐吗?”天宇呵斥的对他说到。
  罗侃回过神,这才知道有失礼数,随即他便抱拳弯腰拱手做礼,语气磕磕跘跘的说出抱歉二字
  罗侃说完急忙的从衣袖里拿出来一块红似血的石头,放在她的面前
  梓涵疑顿“你这是?”说完又看向他
  罗侃嘴巴一直在发抖,半天说不出话来,许是激动过度
  明新见状走上前来向他哼了口气,拉着梓涵说到,“走吧小妹,今日碰见这等晦气之事,我们还是回去吧”说罢就想拉着梓涵向回走去
  “可是”梓涵还没有来得及说完就被拽着向回走去
  梓涵回头看了看他,罗侃站在原地不动,双手还拿着刚刚递过去的石头,这块石头正是他们相见时相互交换的信物。
  见三人渐行渐远的身影,罗侃垂头丧气的看着手里的石头,不禁感叹“你是真的不记得我了吗,涵妹”说完眼角流出泪水
  “两位哥哥,现在天色渐暗,那位公子一人在那边,没事吧?”梓涵担心的说到
  “放心小妹,就在观台不远处,有个云安庙,到了晚上灯火通明,他在那里看得着,再说这山了又没有豺狼野兽出没,没事的”明新解释到。
  “那就好”梓涵放心到
  三人到家门口已是戌时,天空早已暗了下来,大门也已紧闭。
  “老二,快去叫门”明新冲天宇说到
  天宇上前一步,咚咚咚的敲了几下,然后叫到“黄叔,开门,我们回来了”
  不一会儿,大门便打开,见是他们,黄管家马上拱手迎进。
  三人进入府中,只见大堂依然灯火通明,梓涵便问向管家。
  “黄叔,今日是来什么客人了吗?”
  “是的小姐。”
  “谁啊?”天宇急切的问到
  黄叔拱手答到“奥,是上大夫公子白”
  听完,天宇向地上呸了一声到“王八蛋”
  明新瞅了他一眼,天宇见状低下头。
  “走吧”梓涵说到
  三人从大门旁的走廊绕过前厅走向后院。
  “白公子,请用茶”说罢申手礼让
  公子白端起茶杯轻抿一口,放下茶杯,看向端坐于主位的刘雁峰。
  “刘老爷近来可好?”公子白假装关怀的问到
  “有劳上大夫挂怀,老朽很好”
  公子白哈哈一笑“那就好”
  “对了”公子白迟疑到“听说老爷的小女回来了,是吗?”说罢公子白用犀利的眼神看向他
  刘雁峰内心不免有些惊恐和奋恨,但表面还是不失有礼,语气缓和的答到“奥,是的,小女昨晚刚到,下午和他哥哥们出去游玩去了”说完看向外面探望到“这时辰应该是还没回来”
  “我此时前来刘老爷应该明白!”说罢又轻抿一口手边的茶
  “白公子,我家小女自幼出门在外,养成了无拘无束的性格,怕是她不会答应”刘雁峰向公子白拱拱手,表示歉意。
  “哈哈”公子白笑到“自古媒妁之言父母之命,刘老爷发话,她怎敢不从?再说,感情是可以慢慢培养的,难道老爷和夫人不是吗?”说罢又笑了几声
  刘雁峰正准备说时被公子白打断
  “刘老爷,我此来就是想见见你这小女,今日已晚,还未见她归来,那在下就寻个别日在来相见。”说罢起身拱手拜别,向府外走出。
  公子白疾步走出刘府大门,灯火通明,就在门外不远处跑来一个人,对他拱手道“白爷”
  “回来了吗?”
  “刚刚进去小半个时辰,但不知是不是,两男一女。”此人说到
  “唉~不好办那”公子白说罢看向天空
  云州城外的小路上,正走着一个人,他缓慢的移动着,正是罗侃。
  他手里依然拿着石头,六神无主的迈着脚步,像是行尸走肉一般。
  不一会便走到了自家门口,城外和城内完全两个景象,村子里暗淡无光,但凭借月色还算看得清楚。
  咯吱~前院发出了开门的响声,屋内传出了中年妇女的声音,“是侃儿吗?”这个房屋正是罗老汉和他妻子的房间,声音也是罗侃母亲发出的
  听到母亲问道,罗侃应答“奥,是”
  “怎么这么晚了才回家?”母亲关怀的问到,房间里慢慢被烛光给照亮了,见门被推开,他母亲走了出来。
  “侃儿,吃饭了吗?”
  “吃了”罗侃答到
  见他六神无主,手里还拿着一块石头,她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侃儿”母亲说到“今天你大哥回来跟我说了,你也不要太上心了,儿女情长皆讲缘分,有缘自会相见”母亲摸了摸他的头
  “快去睡吧天不早了”
  罗侃走进自己的房间睡下
  此日晨起,鸡声鸟鸣,城外村民早已下地干活。
  城中一座客栈后院的厢房里,正有两人在对话,一坐一站,坐在主位的是公子白,站着的是他的手下—御景。
  “昨晚刘府有什么动静没有?”公子白问到
  “兄弟们轮番值守没有发现然后可疑之处。”御景拱手答到
  公子白听完闭目有倾
  “宫里有消息吗?”
  御景仍然摇头说没有
  “备车”公子白一字一顿的说到
  “大人是去哪里?”
  “监御史白申白大人府,来了这么久,总要去看看”
  “是”御景应到,拱手退了出去
  不久公子白便来到了监御史白大人府,白申迎出拱手欢迎“白申见过上大夫”
  公子白还礼拱手还礼
  二人趋进,来到白府大堂之中,分主客坐定。
  “来人,上茶”白申对下人说到
  “公子来日已久,不曾探望,只因公事繁忙,抽不开身,还望见谅”
  “白大人客气了”说完下人端茶入厅,
  “公子请”白申有礼到
  “大人,今日打扰有两个目的”
  “哦?”白申疑问到“公子请讲,要能相助在下定会竭尽所能”
  “这其一吗,就是带太子口谕,探望您老,二就是太子在朝势力单薄,怕是很难与武王对抗啊”说罢看向白申
  白申听罢双手放在腿上,身体前倾,压低声音说到“太子是想”没有说完,用手指了指地面
  公子白点头
  “那需要老朽怎么做,太子可否交代?”白申问到
  “娶亲”公子白一字一顿说到
  白申用手摸了摸自己没有胡子的下巴,“刘家?”
  公子白哈哈一笑,“还是白大人英明啊!”
  二人又在大厅谈了半晌,直到天黑这才分开。
  刘府门口一匹快马急促的停在门口,下来一人,匆匆跑了进去,黄管家带着他走向了刘雁峰的书房
  此人见到刘雁峰,跪地叩首,“老爷,来信了。”
  黄二接过信函,递了上去,刘雁峰急忙打开读了起来。
  

Ps:书友们,我是历莱逗,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