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国之袁家庶子 > 第864章 让他知道谁在当家
袁谭屋内,一阵拳脚打在皮肉上的WWw..lā
  
  袁康抱头哀求莫要再打,袁谭却根本不予理会。
  
  蔡子墨带同几名游侠站在屋外,一个个满脸为难,进去劝也不是,不劝也不是!
  
  袁谭是袁家长兄。
  
  他动手揍袁康,只是兄长教训兄弟。
  
  外人插手,反倒不妥。
  
  众人正不知该如何才好,袁旭走了进来。
  
  见到袁旭,蔡子墨赶忙迎上。
  
  到他近前,蔡子墨抱拳躬身说道:“公子来的恰好,倘若再晚一些,四公子只怕是要被长公子生生打死!”
  
  袁旭冷着脸点了下头。
  
  到了门前,他轻轻推了一下。
  
  房门从里面闩上。
  
  袁旭拍打了两下:“长兄开门,是某!”
  
  揍着袁康,不知是没听见还是假作没听见,袁谭并没理会袁旭。
  
  又拍了几下门,袁旭喊了两声。
  
  屋内传出袁康求救的喊声。
  
  伴着喊声,还有袁谭的拳脚和喝骂声。
  
  距离门口并不远,袁谭显然是故意不理会袁旭。
  
  “来人!”袁旭喊道:“将们踹开!”
  
  早就担心袁康出事的蔡子墨等人闻言,立刻冲上前去。
  
  守着房门的卫士见是袁旭下令,哪里敢有半点阻挠。
  
  蔡子墨等人上前,其中俩人抬脚朝房门踹去。
  
  房门虽是闩着,又怎承受的住两名游侠同时猛踹。
  
  伴着一声巨响,门被踹了开!
  
  房门打开,袁谭铁青着脸看向门口。
  
  袁旭也铁青着脸,向袁谭问道:“四兄何错,长兄如此待他?”
  
  “某说话,他竟敢顶撞!”狠狠瞪了袁康一眼,袁谭并没再动手揍他。
  
  袁旭来到,袁康赶忙爬起来,灰溜溜的跑到他身后。
  
  扭头看了袁康一眼,袁旭眉头微微一皱。
  
  自从统领游侠,袁康哪里被人如此揍过。
  
  论武勇,袁康虽不是袁谭对手,却也绝非毫无还手之力。
  
  他之所以被打到鼻青脸肿,无非是不敢还手!
  
  “四兄如何顶撞长兄?”袁旭说道:“某愿闻其详!”
  
  袁旭如此一问,袁谭没有吭声。
  
  他之所有动手揍袁康,归根结底还是因为袁旭。
  
  本来只是打算向袁康发发心中烦闷,说些袁旭不肯夺回河北的话,哪想到袁康竟是处处袒护袁旭,令袁谭越发不爽。
  
  愤懑到极致,袁谭终究没能忍住,把袁康按倒好一顿胖揍。
  
  面对袁旭的质问,袁谭脸色铁青,却不知说什么才好。
  
  “长兄若是心中烦闷,可将此屋中物事尽数摔碎。”袁旭说道:“四兄向来无有心机,说话也是耿直一些,长兄何必为难于他?”
  
  袁旭如此一说,袁谭更加恼怒,向他说道:“倘若摔碎屋中物事,便可夺回河北,某决然不会有半点迟疑!”
  
  “夺回河北?”袁旭摇头说道:“长兄与那曹操并非不识,同曹操厮杀,我等有几分成算?”
  
  “三分。”袁谭说道:“即便只有一分,某也要搏上一搏!”
  
  “三分?”袁旭说道:“以某看来,莫说三分,只怕连一分也是没有!”
  
  看向袁康,袁旭说道:“四兄可告知长兄,我等早先与曹军厮杀,得过多少好处?”
  
  鼻青脸肿,袁康面露为难,很是后怕的说道:“显歆莫要再让某说,长兄拳头沉重,某怕担待不起……”
  
  “走!”袁旭也不再与袁谭解释,向众人招呼一声,扭头就走。
  
  目送袁旭离开,待到他出了正门,袁谭搬起屋内矮桌,狠狠摔在地上。
  
  听到身后传来桌子摔在地上的巨响,袁旭脚步停了一下。
  
  他并没有回头,而是径直往前走去。
  
  “显歆!”跟在袁旭身后,袁康指着脸上的淤青说道:“你看长兄下的狠手!”
  
  “长兄一向看不得你。”袁旭说道:“你因何前来招惹他?”
  
  “正因早先有些误会,因此前来。”袁康苦着脸说道:“无奈长兄毫不领情,竟是对某拳脚相加。”
  
  袁旭没再理他。
  
  正走着,郭图和沮授迎面过来。
  
  沮授摇着轮椅,竟比郭图走的还快。
  
  到了袁旭近前,二人向他行礼。
  
  沮授问道:“听闻长公子方才闹将起来,不知此时如何?”
  
  袁旭冷着脸说道:“长兄念念不忘收复河北,以我等军力如何办到?”
  
  郭图闻言,对袁旭说道:“长公子一向如此,但凡遇事,很难冷静处之。公子莫要与他计较!”
  
  “沮公!”袁旭并未理会郭图,而是对沮授说道:“决然不可给长兄半个兵卒。”
  
  “诺!”沮授应了。
  
  从未见袁旭如此,郭图有心为袁谭开脱两句,也是不敢言语。
  
  袁旭接着对沮授说道:“曹军封锁青州沿岸,我等无法登岸,长兄早已得知此事。以他脾性,纵使给他十个兵卒,也敢夜袭曹营。某与曹操已是有所约定,数年之内再无战端。眼下我等并非曹军敌手,某绝不肯轻挑事端!”
  
  “公子之意,某已深悉!”沮授再次应了。
  
  众人簇拥袁旭回到住处。
  
  甄宓和念儿迎了出来。
  
  甄宓问道:“夫君,长兄方才闹些什么?”
  
  “长兄心中烦闷,四兄前去看他,不想竟被他好一通胖揍!”袁旭说道:“此事着实是长兄做的差了。”
  
  “长兄心中烦闷,留在蓬莱早晚惹出祸患。”甄宓说道:“夫君还是早做应对才是。”
  
  袁旭说道:“某已告知沮公,决然不可给他半个兵马。”
  
  “如此不过是治标之法。”甄宓说道:“若要长兄转变心意,夫君如此决然不可!”
  
  “以甄姬之见,该当如何?”袁旭问道。
  
  甄宓说道:“须要长兄吃一次亏方可。”
  
  “与曹操作战多年,他何曾得过好处?”袁旭说道:“若论吃亏,他也是吃的不少。”
  
  “彼时与曹军作战,长兄虽是吃亏不少,却还抱有一丝希望。”甄宓说道:“奴家所说吃亏,乃是要他在夫君手中吃上一次亏。至少要他晓得,蓬莱将士,唯夫君是从,他人决然调动不得!”
  
  看着甄宓,袁旭问道:“甄姬有何谋划?”
  
  “此事还须从长计较!”甄宓说道:“待到时机来时,奴家再与夫君商议!”(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