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诱爱99天:司少的天价宝贝 > 第1674章此生绝不可能
    顾小沫本就是个脾气火暴的人,当年若不是祈乐对她说,最讨厌女生跟在屁股后面缠个没完没了,她能为了讨他喜欢,逼着自己不去找他?
  
      那么想他,也不敢和他上同一所学校。
  
      这些年,她出落的这么漂亮,他对她的态度就从来没有变过。
  
      太气愤了!
  
      “祈乐!”
  
      顾小沫站在树底下,仰起头唤着,“祈乐哥哥,你下来好不好?”
  
      祈乐靠在树干上,耳朵里塞着耳机听音乐,根本听不见。
  
      从小到大,一个人独处时,通常是上树。
  
      一身正式深色西装穿在身上,即使是曲膝靠在树干上,那也是帅的惊天动地。
  
      这张脸,刚毅、英气、俊美,往树下这个角度望过去,完美的无可挑剔。
  
      这样一个,从小看到大越长越俊的男生,分分钟就想无耻的扑倒拿下将他吃干抹净。
  
      对顾小沫来说,此生最大的梦想就是征服祈乐,可惜,青梅竹马,却根本没有靠近半分的机会。
  
      若祈乐爱上除她以外的女人,她绝对会去毁天灭地。
  
      顾小沫叫了好几声,见祈乐一点反应也没有,捡起地上小朋友落下的苹果,便往他身上砸了过去。
  
      出身特殊,虽是女孩子,也是会些防身功夫,这一抛,准确无误的砸在祈乐脸上。
  
      祈乐昨晚陪长辈们到商讨妹妹婚事到半夜,晚上几个小的打了鸡血似的闹腾,吵的他根本没睡好,作为司家长孙,白天又招待客人,这会得空远离喧闹放松身心补觉。
  
      脸上一痛,倏的睁开犀利的眼睛。
  
      穿着粉蓝色淑女裙的顾小沫在树下叫着:“祈乐,别给我装睡,下来!”
  
      听到顾小沫的声音,祈乐眼中划过不耐烦,这个臭丫头,躲都躲不开!
  
      闭上眼睛,假装听不到。
  
      苹果击中目标后又掉落下来,顾小沫见祈乐睁开眼后又闭上眼睛不搭理她,有些生气了。
  
      作为顾家长女,集万千宠爱于一身,这辈子,只对祈乐一个人低眉顺眼,尽管如此,依旧得不到他的好脸色。
  
      从前介于年纪小,现在,她已经成年了,能做大人们做的事了。
  
      捡起苹果,又一个用力砸过去。
  
      苹果砸在臀上!
  
      祈乐依旧闭着眼睛,不想搭理。
  
      顾小沫的性格他很清楚,越搭理她越来劲,只有视而不见,她才会无趣作罢。
  
      怎料,头上又挨了一下!!
  
      连续被砸三下,祈乐顿时睁开眼睛,疾速伸手,接住了从头上掉下来的苹果。
  
      原不想搭理顾小沫,想让她像从前一样知难而退,乖乖的消失在他的视线,怎料她没完没了!
  
      翻身跃下树稳稳站在气急败坏的顾小沫面前。
  
      冷冽如冰的盯着她的眼睛,五指一用力,苹果在手中碎裂。
  
      顾小沫被祈乐眼中的狠戾之芒吓了好大一跳。
  
      祈乐不想和顾小沫过多纠缠,松开手指,苹果掉落在地。
  
      目光越过顾小沫的脸,一言不发的迈开修长的腿。
  
      即使一个字不说,他的行为已经在表达对顾小沫的讨厌,如果她够聪明,就应该对他彻底死心,离他远远的。
  
      直至阴冷的气息从身边经过,顾小沫才回过神来。
  
      顾不上少女的矜持,扑向前抱住祈乐的腰,失声说:“祈乐,我喜欢你,从小就喜欢你……”
  
      炽热的表白被阴冷没有温度的声音打断:“放开!”
  
      顾小沫虽然害怕他会发怒,可她感觉,这次再不将内心的感情说明白,以后就没机会了,“我不放,祈乐,我这辈子,唯一的愿望就是嫁给你……”
  
      手腕一痛,双手硬生生的被分开。
  
      祈乐转过身,面无表情的望着顾小沫,冷冷的说:“顾小沫,最后再说一次,你和我,此生绝无可能。”
  
      四岁那年,顾小沫出生,原本,他添了个妹妹非常开心,可后来,她一直像个跟屁虫一样缠着他,无论什么场合,张口闭口就叫他老公,赖着要和他睡,一起洗澡,一表现出烦她就哭,并告状。
  
      从那时候开始,他就不喜欢她了。
  
      到后来,她的行为越来越过份,对她就越来越反感。
  
      若从一开始就讨厌的人,到后来的越来越讨厌,就算是仙女下凡,也不会有一点点心动。
  
      不可否认,顾小沫越来越漂亮,但他对她始终无感。
  
      什么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日久生情,全是狗屁。
  
      若将来他遇到一见倾心的人,倾尽所有也无怨无悔。
  
      这个人,绝对不会是顾小沫!
  
      “我不喜欢你,从来没有喜欢过,将来也不会,无论你做多少,也绝不会有一丝动心,顾小沫,若你不再缠着我,依旧可以做兄妹.”
  
      祈乐已经说的很清楚明白,从小一起长大,并不想伤害这份兄妹情。
  
      顾小沫知道,从他十六岁开始,除了这些亲人,任何女人都禁止靠近他三米以内,刚才,他是顾及两家关系和一起长大的情分,否则,她的双手现在已经废了。
  
      他让她放弃,可她坚持了这么多年,如何放得下。
  
      “祈乐,我不管,我就是喜欢你,你从来就没看到我的好,你试试接受我好不好?我们交往一下,若真的无法爱上我……”
  
      “我不会将感情浪费在一个完全没有感觉的人身上。”祈乐残忍的打断顾小沫的话,漠然转身,“若将来,遇到一个一眼便非要不可的人,我愿意与全世界为敌,为她付出一切在所不惜。”
  
      之所以说的这么绝情,只是不想让顾小沫将自己的感情和青春浪费在一在不值得的人身上。
  
      这个世界,只分他要的和不要的,顾小沫,是他不要的。
  
      他是一个有原则的人,在没有遇到一眼终生的那个人之前,绝不将就,也不会让任何有人机可乘,哪怕将人一生当中最宝贵的光阴挥霍殆尽。
  
      若遇到,倾尽所有也要得到。
  
      顾小沫被这句伤的不轻,泪眼汪汪的望着祈乐修长挺拔的背影头毅然的离开,在他即将消失在视线时,双手紧紧握成拳。
  
      南宫司祈乐,这辈子,你休想娶别人,你只能娶我!
  
      我绝不会让你有丁点机会爱上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