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诱爱99天:司少的天价宝贝 > 第1684章换我爱你 2
    全家人集体黑线,说风就是雨,明明都计划好了。
  
      夜离见大家不表态,索性在地上打滚,哭的撕心裂肺:“我就要去迪斯尼……”
  
      她一时情急忘了,时间倒回到当时的年代,当时的交通和通讯虽已蒸蒸日上,但也没有达到说飞就飞的程度。
  
      哭声惊天动地,夜老夫妇火急火燎的跑出屋。
  
      看到爷爷奶奶,夜离嘶喊的更凶:“我就要去……”
  
      在她的记忆里,爸爸是天底下最好的爸爸,工作以外的时间全部陪在家人身边,夜家的建材生意做的很大,他性情温和,邻里之间,大家对他的评论也很好,怎么可能在外面结仇。
  
      H国是南宫家的天下,南宫家有一条商业街,在建材行上面和夜家并有多大竞争,所谓的被南宫家灭门,全是雷诺骗她的。
  
      和他夫妻一场,他的过往,她一无所知。
  
      想到雷诺,心痛如刀割,因为他的欺骗,她太信任,对爷爷下毒,也不知道,最后有没有挽救回他的性命。
  
      重新活过来,拥有十岁的身体,心却是支离破碎,好痛啊。
  
      见状,夜老爷子冲夫妻俩吼到:“离儿心脏不好,她要去就依她,医生的话你们都忘了?她若是有个什么不好,我这条老命也不要了。”
  
      夜老太太心肝儿肉疼的哄着,“心肝儿,不哭哦,咱们去迪斯尼,马上就去,乖宝宝。”
  
      夜天明夫妇俩也是百思不得其解,一向乖巧的女儿,怎么会突然闹的这么凶。
  
      夜心瞠目结舌,这还是他乖萌的妹妹么?
  
      这个熊孩子谁家的?!!
  
      十四岁的夜心盯着电子手表上的时间,无可奈何的问:“那什么,我今天还要不要去学校?”
  
      夜天明心疼女儿,根本见不得她哭,两个老人又急的跟什么似的,只好蹲身,为女儿擦拭着眼泪,好脾气的哄着:“离儿,爸爸一会要去谈一笔大生意,爸爸保证,谈成这笔生意后,在迪斯尼乐园为你举力一个梦幻生日派对。”
  
      冯离心也轻言细语的哄着:“宝贝儿,现在就是马上订机票今天想登机也不可能了,你乖好不好?”
  
      一经提醒,夜离才恍然想起,今非皆比。
  
      连续痛哭了两场,心里的万般委屈也发泄了出来,条件不允许说走就走,马上出国显然是行不通的。
  
      若夜家早就被仇家盯上,现在想离开H国,只要稍有动静,肯定会打草惊蛇。
  
      对方在暗处,恐怕不等天黑就会动手。
  
      “宝贝,今天过生日不上学了,一会妈妈陪你去公园划船好不好?”冯离心见女儿止住了哭,亲吻下她的额头,说:“或者逛街买新衣服。”
  
      就在这时,司机洗好车走了过来,“先生,时候不早,你应该动身去酒店了。”
  
      当年的情景重现,只是当时她是开开心心的送爸爸出门谈生意,而不是在地上打滚耍赖。
  
      夜离大脑飞速转动,是了,爸爸那天谈完生意回来,整个人都诚惶诚恐的,说和他谈大生意的,是南宫世家的二当家。
  
      犹记得,当时妈的脸色也变了,随后两人便进了房间,至于谈了些什么她就不得而知了。
  
      从小在家人的呵护中长大,根本不知道这个世界有多黑暗,那时候的她,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生来不知忧和愁,而且,大人们的事,小孩子又懂什么呢。
  
      直至很多年以后,她才知道,她所生活的,是怎样一个城市,怎样的环境。
  
      阿瞳否定了夜家被南宫家灭门,雷诺也承认全是他的阴谋,世人提到南宫家皆闻风丧胆,夜家是做正经生意的,根本不敢和南宫家沾上星点关系,什么仇什么怨,竟遭灭门之灾。
  
      任何事情,有因才有果,在H国这种地方能够生存下来,显然,表象并不是她所看见的那般平静。
  
      对方狠毒,躲得了一时也躲不了一世,若今天躲开了血光之灾,明天、后天,将来呢?
  
      马上移民离开H国,显然不现实,也来不及了。
  
      若有南宫世家的仳佑,这H国,谁敢动夜家?
  
      难道,终是无法摆脱上一世的诅咒,要与他相遇吗?
  
      夜离这时也不耍小孩子性子,抱住夜天明的脖子,问:“爸爸,你要去哪个饭店谈生意啊?”
  
      夜天明见安静了下来,笑呵呵的说:“南宫世家旗下的天龙酒店。”
  
      天龙酒店是H国第一大星级酒店,生意人为章显身份和档次,通常会选择在这里谈生意请客等。
  
      “爸爸,不去迪斯尼了,我们去酒店,今晚在酒店庆生好不好?”来不及离国,只有在最安全的地方避难,天龙酒店是唯一的选择。
  
      没人敢在天龙酒店闹事。
  
      在南宫家呆了十六年,敢挑战南宫世家威严的,最后结局都很惨。
  
      “天龙酒店的霸王龙虾是H国一绝。”夜心两眼放光,“而且可以参观大鲨鱼,主题客房任君挑选,在酒店顶楼可以看到城市全景。”
  
      “这个提议不错。”夜老爷子将孙女儿裙子上的毛草拈干净,说:“每年都在家里庆生,今年换个方式。”
  
      冯离心笑的温柔:“只要宝宝不闹着马上要上天,什么都依。”
  
      大家都赞同,夜天明只好说:“好好好,只要宝贝开心就好!”
  
      “那我们现出发吧。”夜离松开爸爸的脖子,转身跑到车门前用力拉车门,“到酒店去吃早餐。”
  
      夜心又看一眼手表,得,现就是飞也赶不及了。
  
      反正在老师眼里,印象分已经低到没救了,也不差这一次。
  
      “给我三分钟时间换衣服。”将书包扔给夜离,一溜烟跑进了屋,“爷爷,给班主任打个电话请个假,就说我吃坏肚子拉虚脱了。”
  
      夜老爷子捋着胡子,“大孙子,这个月你已经拉虚脱三次了。”
  
      “那就说我重感冒,病毒性还能传染。”
  
      “这臭小子!”夜天明一巴掌拍在额头上,长叹一声,“这是读书的料?考不上重点高中发配到山区放牛!”
  
      冯离心抱住他的手臂靠在他肩膀,“你不是常得瑟,没读好书依旧能当大老板么?”
  
      夜离抱着书包笑了,泪水又迷了眼睛,慈祥的爷爷奶奶,帅气的爸爸和温柔漂亮的妈妈,老爱睡懒床和逃课却总是拿妹妹当挡箭牌的可爱哥哥。
  
      属于她的人生,又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