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酒娘子 > 第九百六十一章 婉妃薨
    白敬齐给婉妃把脉,气息微弱。之后又扒开婉嫔的眼皮,瞳孔已经不在聚焦,浑浊。
  
      小王太医第一次见到这样的阵仗的,吓得瑟瑟发抖,真是倒了血霉了,一到太医院就出来这样的事情。以小王太医的表现和资历,都不能渗人这次的事情。这一次主事的人,只能是白敬齐。
  
      白敬齐给婉妃验血,从血液里看出这是中毒了。可白敬齐不知道,中了什么毒。
  
      “什么,你说婉妃中毒了?”晋武帝身子一晃,就要晕倒,宫里之前已经清理了那么多人,为什么还有这么多腌臜的东西?
  
      中毒······又是中毒·······
  
      “是的,陛下。”白敬齐道,“只是微臣不知道婉妃中了什么毒,而且毒药已经随着血液蔓延到四肢百骸,不能随意用针,微臣束手无策啊!”
  
      至于婉妃怎么中毒的,那就不是他一个大夫知道的情况了。这是皇家的秘辛,白敬齐现在只能起到晋武帝不要迁怒于他这个小小的太医。
  
      “婉妃,还能······还能撑多久?”晋武帝惊慌问道,即使现在就开始调查,也不一定能查到谁下的毒。
  
      “顶多到明日早上。”白敬齐道,婉妃的生机已经消失了,即使有一点脉搏,其实和死人也没什么区别了。
  
      晋武帝召集暗卫和内侍,开始调查,从婉妃这里的人,已经到过婉妃这里的人,一个接一个的查。
  
      婉妃已经这样了,晋武帝便让人给六皇子萧骋送信,让他来见婉妃最后一面。那孩子心思重,婉妃的死,定然会给他带来巨大打击。
  
      等到六皇子进宫的时候,外面天光大亮了。
  
      夏公公和内卫也查到了一些信息,找到那个可疑的宫女,那个宫女已经服毒自尽了。这个宫女服侍的主子,听说她的贴身宫女给婉妃下毒,当场就吓疯了。白天给婉嫔看病的陈太医,已经在屋里吊死了。至于家人,也不见了。
  
      找到了这些线索,可现在都断了,任谁都能看出来,这是杀人灭口,一时间就是找不到主谋,更拿不到解药。
  
      六皇子萧骋两眼通红,低着头,眼神里全是愤恨。
  
      他这么努力,这么辛苦往上爬,不仅仅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母妃。
  
      这个可怜的女人,为了他发疯,为了他受了这么多的苦。可现在刚有好日子,她就被人毒死了。
  
      六皇子萧骋从来没有像这一刻如此气愤,他希望和一切同归于尽。让那些人给母妃陪葬,死······全部得死······
  
      母妃今天的遭遇,是那些人看到他有了可以争夺皇位的可能,于是先下手为强,弄死了母妃。
  
      “父皇,您要给母妃主持公道啊。”六皇子萧骋道,“母妃一辈子没有害人,那么善良,可还是没有逃过那些人的毒手。都是我连累了母妃,让她不得安宁。”
  
      晋武帝当然想找到凶手,在神宫里,几次三番遇到下毒事件,他也差点丢了小命。
  
      “骋儿,你放心吧。”晋武帝道,“我会派更多的人调查的,一定会找到凶手了。”
  
      不仅仅是为了给婉妃一个交代,更是为了晋武帝以后的安全。
  
      年纪越大,也不想死,尤其是帝王。
  
      晋武帝没有像前朝的皇帝那样求长生之道,但平日里注意养生,就是为了多活几年。可经历几次事件,晋武帝的身体大不如前,有两次差点就死了。
  
      束手无策之下,婉妃在天亮之后,太阳出来,终于停止了呼吸。
  
      萧骋悲愤交加,喷出几口鲜血,晕了过去。
  
      晋武帝愧对婉妃和六皇子萧骋,所以追封婉嫔为贵妃,以贵妃之礼下葬。
  
      得手的徐嫔,气得摔了好几个好东西。自我安慰道,那婉妃就是追封为贵妃又能怎样,还不是死了。一个死人,就是追风为皇后又如何!
  
      宫里没有这个碍眼的,徐嫔觉得空气都变得新鲜了。自我安慰,她才是后宫最有权势的女人,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六皇子萧骋在给婉贵妃风光大葬的之后,卧病在床,闭门不出。
  
      杜九妹在家里得知这些情况,心里发寒,婉嫔说没就没了。
  
      杜九妹做为命妇,也参加了婉贵妃的葬礼。
  
      葬礼虽然结束了,但晋武帝,六皇子,以及其他的人并没有停止对这件事的追查。
  
      晋武帝是为了自己安心,六皇子萧骋是为了母妃报仇。一旦查到谁是主谋,六皇子都会致其于死地,为母妃报仇。
  
      徐阁老在得知婉贵妃死了之后,就心说不好,这一定是他女儿的手笔。被女儿打乱了计划,徐阁老气得好几天睡不着,不得不修改计划,暂缓行动,以求应对。
  
      徐阁老见不到徐嫔,就去二皇子那里,狠狠骂了二皇子。
  
      二皇子也很无辜啊,他之前已经和母妃好好说了,可母妃不听他的话,任性妄为,他也没办法啊!
  
      好在母妃做得隐蔽,线索全部掐断了,不会有事。看到老六萧骋如此颓废,二皇子甚至觉得母妃做得对,最好;老六一蹶不振,那他们就可以一鼓作气,瓦解老六的势力,让他没有能力和他争大位。
  
      二皇子看问题,只看表面,他不知道婉贵妃的死,彻底迫害了京城的局势,仓促应战,他们这一股势力,也讨不到好处。
  
      广陵王那里的消息最是灵通,已经查到一些眉目。
  
      在空间里,杜九妹问道:“爷爷,你是不是查到一些消息啊?”
  
      广陵王点头道:“是查到了一些,那婉贵妃是被徐嫔下毒毒死的。”
  
      “这徐嫔好毒的手段,那样的毒药,也不知道她从哪里得来的。”杜九妹倒吸几口凉气,不过想到徐家的层出不同的手段,想到于家大夫人,徐嫣然,那宫里的徐嫔,更不是省油的灯。
  
      “呵呵,徐家的手段的确很多。”广陵王笑道,“我们可以查到,想必晋武帝,六皇子那边估计也能查到。徐阁老自诩绝世聪明,可就是养了三个自以为是的女儿。这一次,徐家要倒大霉了。”(未完待续。)